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将本页分享到:
bo4ye  |  卷第十七.第25段  |  2015-11-01
上祓霸上
——古代用斋戒沐浴等方法除灾求福。

还,过上姊平阳公主,悦讴者卫子夫。——一见钟情。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偶然。

子夫母卫媪,平阳公主家僮也。——这一笔,给后来留下线头。

主因奉送子夫入宫,恩宠日隆。——声色悦人,何况艺术专业,又是底层出身。

陈皇后闻之,恚,几死者数矣。——从不反思,只有任性。

上愈怒。——表面的和谐,没有得到呼应,恶化开始了。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73段  |  2012-05-03
刻鹄不成尚类鹬,画虎不成反为狗~李广将兵,后世难效也~
臣光曰:《易》曰:“师出以律,否臧凶。”言治众而不用法,无不凶也。李广之将,使人人自便。以广之材,如此焉可也;然不可以为法。何则?其继者难也,况与之并时而为将乎!夫小人之情,乐于安肆而昧于近祸,彼既以程不识为烦扰而乐于从广,且将仇其上而不服。然则简易之害,非徒广军无以禁虏之仓卒而已也。故曰“兵事以严终”,为将者,亦严而已矣。然则效程不识,虽无功,犹不败;效李广,鲜不覆亡哉!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72段  |  2012-05-03
将兵之别也~
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屯云中;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屯雁门。六月,罢。广与不识俱以边太守将兵,有名当时。广行无部伍、行陈,就善水草舍止,人人自便,不击刁斗以自卫,莫府省约文书;然亦远斥候,未尝遇害。程不识正部曲、行伍、营陈,击刁斗,士吏治军簿至明,军不得休息;然亦未尝遇害。不识曰:“李广军极简易,然虏卒犯之,无以禁也。而其士卒亦佚乐,咸乐为之死。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然匈奴畏李广之略,士卒亦多乐从李广而苦程不识。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67段  |  2012-05-03
东海太守濮阳汲黯为主爵都尉。始,黯为谒者,以严见惮。东越相攻,上使黯往视之;不至,至吴而还,报曰:“越人相攻,固其俗然,不足以辱天子之使。”河内失火,延烧千馀家,上使黯往视之;还,报曰:“家人失火,屋比延烧,不足忧也。臣过河南,河南贫人伤水旱万馀家,或父子相食,臣谨以便宜,持节发河南仓粟以振贫民。臣请归节,伏矫制之罪。”上贤而释之。其在东海,治官理民,好清静,择丞、史任之,责大指而已,不苛小。黯多病,卧闺阁内不出。岁馀,东海大治,称之。上闻,召为主爵都尉,列于九卿。其治务在无为,引大体,不拘文法。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40段  |  2012-05-03
上书谏猎~
上又好自击熊、豕,驰逐野兽。司马相如上疏谏曰:“臣闻物有同类而殊能者,故力称乌获,捷言庆忌,勇期贲、育,臣之愚,窃以为人诚有之,兽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阻险,射猛兽,卒然遇逸材之兽,骇不存之地,犯属车之清尘,舆不及还辕,人不暇施巧,虽有乌获、逄蒙之技,不得用,枯木朽株,尽为难矣。是胡、越起于毂下而羌、夷接轸也,岂不殆哉!虽万全而无患,然本非天子之所宜近也。宜夫清道而后行,中路而驰,犹时有衔橛之变,况乎涉丰草,骋丘虚,前有利兽之乐,而内无存变之意,其为害也不难矣。夫轻万乘之重不以为安,乐出万有一危之涂以为娱,臣窃为陛下不取。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知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谚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此言虽小,可以谕大。”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31段  |  2012-05-03
冬,十月,代王登、长沙王发、中山王胜、济川王明来朝。上置酒,胜闻乐声而泣。上问其故,对曰:“悲者不可为累欷,思者不可为叹息。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不知涕泣之横集也。臣得蒙肺附为东籓,属又称兄。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鸿毛之重,群居党议,朋友相为,使夫宗室摈却,骨肉冰释,臣窃伤之!”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20段  |  2012-05-03
初,景帝以太子太傅石奋及四子皆二千石,乃集其门,号奋为“万石君”。万石君无文学,而恭谨无与比。子孙为小吏,来归谒,万石君必朝服见之,不名。子孙有过失,不责让,为便坐,对案不食;然后诸子相责,因长老肉袒谢罪,改之,乃许。子孙胜冠者在侧,虽燕居必冠。其执丧,哀戚甚悼。子孙遵教,皆以孝谨闻乎郡国。及赵绾、王臧以文学获罪,窦太后以为儒者文多质少,今万石君家不言而躬行,乃以其长子建为郎中令,少子庆为内史。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19段  |  2012-05-03
因一妇人而废天下道,景帝愚孝也~
太皇窦太后好黄、老言,不悦儒术。赵绾请毋奏事东宫。窦太后大怒曰:“此欲复为新垣平邪!”阴求得赵绾、王臧奸利事,以让上。上因废明堂事,诸所兴为皆废。下绾、臧吏,皆自杀。丞相婴、太尉 分免,申公亦以疾免归。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9段  |  2012-05-03
天不变,道亦不变~
夫乐而不乱,复而不厌者,谓之道。道者,万世亡敝;敝者,道之失也。先王之道,必有偏而不起之处,故政有眊而不行,举其偏者以补其敝而已矣。三王之道,所祖不同,非其相反,将以救溢扶衰,所遭之变然也。故孔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乎!’改正朔,易服色,以顺天命而已;其馀尽循尧道,何更为哉!故王者有改制之名,亡变道之实。然夏上忠,殷上敬,周上文者,所继之救当用此也。孔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此言百王之用,以此三者矣。夏因于虞,而独不言所损益者,其道一而所上同也。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是以禹继舜,舜继尧,三圣相受而守一道,亡救敝之政也,故不言其所损益也。繇是观之,继治世者其道同,继乱世者其道变。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8段  |  2012-05-03
慎小慎微,慎始慎终~
臣闻众少成多,积小致巨,故圣人莫不以暗致明,以微致显;是以尧发于诸侯,舜兴虖深山,非一日而显也,盖有渐以致之矣。言出于己,不可塞也;行发于身,不可掩也;言行,治之大者,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故尽小者大,慎微者著;积善在身,犹长日加益而人不知也;积恶在身,犹火销膏而人不见也;此唐、虞之所以得令名而桀、纣之可为悼惧者也。
zhaihu83  |  卷第十七.第5段  |  2012-05-03
臣闻圣王之治天下也,少则习之学,长则材诸位,爵禄以养其德,刑罚以威其恶,故民晓于礼谊而耻犯其上。武王行大谊,平残贼,周公作礼乐以文之;至于成、康之隆,囹圄空虚四十馀年。此亦教化之渐而仁谊之流,非独伤肌肤之效也。至秦则不然,师申、商之法,行韩非之说,憎帝王之道,以贪狼为俗,诛名而不察实,为善者不必免而犯恶者未必刑也。是以百官皆饰虚辞而不顾实,外有事君之礼,内有背上之心,造伪饰诈,趋利无耻,是以刑者甚众,死者相望,而奸不息,俗化使然也。今陛下并有天下,莫不率服,而功不加于百姓者,殆王心未加焉。《曾子》曰:‘尊其所闻,则高明矣;行其所知,则光大矣。高明光大,不在于它,在乎加之意而已。’愿陛下因用所闻,设诚于内而致行之,则三王何异哉。
bo4ye  |  卷第十七.第31段  |  2017-08-28
上问其故,对曰:“悲者不可为累欷,思者不可为叹息。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不知涕泣之横集也。臣得蒙肺附为东籓,属又称兄。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鸿毛之重,群居党议,朋友相为,使夫宗
——对比动人,奈何皇族可比于大臣乎?

具以吏所侵闻。——对照大臣之所为。

于是上乃厚诸侯之礼,省有司所奏诸侯事,加亲亲之恩焉。——亲情孝悌,符合主旋律。
bo4ye  |  卷第十七.第31段  |  2017-08-28
冬,十月,代王登、长沙王发、中山王胜、济川王明来朝。上置酒,胜闻乐声而泣。
悲逢其乐,对比强烈,可谓得时。
bo4ye  |  卷第十七.第29段  |  2016-04-21
时大臣议者多冤晁错之策
——兔死狐悲?

务摧抑诸侯王——两方争斗。

数奏暴其过恶,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证其君。——侵凌竞胜,权势所在,皇族奈何。

诸侯王莫不悲怨。——莫名飞祸,只因出身。
bo4ye  |  卷第十七.第26段  |  2016-04-21
子夫同母弟卫青,其父郑季,本平阳县吏,给事侯家,与卫媪私通而生青,冒姓卫氏。
——不幸的人生。

青长,为侯家骑奴。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可悲的命运。

其友骑郎公孙敖与壮士篡取之。——能得如此朋友,想见卫青交友得人心。

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赏赐数日间累千金。——何以得闻?微妙。何以武帝不惮得罪到大公主。

既而以子夫为夫人,青为太中大夫。——原来如此。
bo4ye  |  卷第十七.第29段  |  2016-02-26
时大臣议者多冤晁错之策,务摧抑诸侯王
——于理而言。

数奏暴其过恶,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证其君。——为了政治目的而做,手段恶劣。

诸侯王莫不悲怨。——无妄之灾,投诉无门。
bo4ye  |  卷第十七.第26段  |  2016-02-23
子夫同母弟卫青,其父郑季,本平阳县吏,给事侯家,与卫媪私通而生青,冒姓卫氏。
——现实的底层生活。不得已的“卫”姓。

青长,为侯家骑奴。——出生决定。

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不知何故,蝼蚁之命。

其友骑郎公孙敖与壮士篡取之。——能得如此出力!卫青善于交友由此可见。

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赏赐数日间累千金。——闻?何以闻?静中有动。

既而以子夫为夫人,青为太中大夫。——弟凭姐贵。
bo4ye  |  卷第十七.第24段  |  2015-11-01
初,堂邑侯陈午尚帝姑馆陶公主嫖,帝之为太子,公主有力焉,以其女为太子妃,及即位,妃为皇后。窦太主恃功,求请无厌,上患之。
——有功得赏本是常理,无厌,有居功自傲而轻上之意。患不在贪,在权倾臣轻,威信或失。

皇后骄妒,擅宠而无子,与医钱凡九千万,欲以求子,然卒无之。后宠浸衰。——无德,无子。不衰何待。

皇太后谓上曰:“汝新即位,大臣未服,先为明堂,太皇太后已怒。今又忤长主,必重得罪。——洞悉利害!

妇人性易悦耳,宜深慎之!”——深知性情,和为贵,贤。

上乃于长主、皇后复稍加恩礼。——闻而能用,历练。
bo4ye  |  卷第十七.第21段  |  2015-09-13
窦婴、田分既免,以侯家居。
——行政职位虽去,社会地位还在。

分虽不任职,以王太后故亲幸,数言事多效。——盘根错节,势力不减。

士吏趋势利者,皆去婴而归分,分日益横。——没有职位,关系不同,强弱有别。无位仍能左右国政,焉能不横。
bo4ye  |  卷第十七.第20段  |  2015-08-12
初,景帝以太子太傅石奋及四子皆二千石,乃集其门,号奋为“万石君”。万石君无文学,而恭谨无与比。
——学而不能习者多矣!不学可至,不可谓不学。

子孙为小吏,来归谒,万石君必朝服见之,不名。——重礼成习。

子孙有过失,不责让,为便坐,对案不食;然后诸子相责,因长老肉袒谢罪,改之,乃许。——非以柔克刚之权术,乃以仁至人。

子孙胜冠者在侧,虽燕居必冠。其执丧,哀戚甚悼。子孙遵教,皆以孝谨闻乎郡国。——孝谨恰当。

及赵绾、王臧以文学获罪,窦太后以为儒者文多质少,——太后明鉴!

今万石君家不言而躬行——不以文饰,质。

乃以其长子建为郎中令,少子庆为内史。——多少质朴之士,未能闻于上位者!儿子幸哉。

建在上侧,事有可言,屏人恣言极切,至廷见,如不能言者;上以是亲之。——知止所止。

庆尝为太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庆于诸子中最为简易矣。——非拙也。今之倭人严格按照标准类乎。
页数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