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本页分享到:
晁错败亡之迹可见也~
六月,丞相申屠嘉薨。时内史晁错数请间言事,辄听,宠幸倾九卿,法令多所更定。丞相嘉自绌所言不用,疾错。错为内史,东出不便,更穿一门南出。南出者,太上皇庙堧垣也。嘉闻错穿宗庙垣,为奏,请诛错。客有语错,错恐,夜入宫上谒,自归上。至朝,嘉请诛内史错。上曰:“错所穿非真庙垣,乃外 耎垣,故冗官居其中;且又我使为之,错无罪。”丞相嘉谢。罢朝,嘉谓长史曰:“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为错所卖。”至舍,因欧血而死。错以此愈贵。
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
文帝,一代明君、贤君也~
夏,六月,已亥,帝崩于未央宫。遗诏曰:“朕闻之: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有不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奚可甚哀!当今之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在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罹寒暑之数,哀人父子,伤长老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馀年矣。赖天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惟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其奚哀念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毋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跣;绖带毋过三寸;毋布车及兵器;毋发民哭临宫殿中;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音,礼毕罢;非旦夕临时,禁毋得擅哭临;已下棺,服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日,纤七日,释服。它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归夫以下至少使。”乙巳,葬霸陵。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驰以利民。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身衣弋绨;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吴王诈病不朝,赐以几杖。群臣袁盎等谏说虽切,常假借纳用焉。张武等受赂金钱,觉,更加赏赐以愧其心;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安宁,家给人足,后世鲜能及之。
亚夫都军~
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被甲,锐兵刃,彀弓弩持满,天子先驱至,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将军令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居无何,上至,又不得入。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吾欲入营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请车骑曰:“将军约:军中不得驱驰。”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至营,将军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天子为动,改容,式车,使人称谢:“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既出军门,群臣皆惊。上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耶!”称善者久之。月馀,汉后至边,匈奴亦远塞,汉兵亦罢。乃拜周亚夫为中尉。
申屠嘉廉直~
御史大夫梁国申屠嘉,故以材官蹶张从高帝,封关内侯;庚午,以嘉为丞相,封故安侯。嘉为人廉直,门不受私谒。是时,太中大夫邓通方爱幸,赏赐累巨万。帝尝燕饮通家,其宠幸无比。嘉尝入朝,而通居上旁,有怠慢之礼,嘉奏事毕,因言曰:“陛下幸爱群臣,则富贵之;至于朝廷之礼,不可以不肃。”上曰:“君勿言,吾私之。”罢朝,坐府中,嘉为檄召通诣丞相府,不来,且斩通。通恐,入言上;上曰:“汝第往,吾今使人召若。”通诣丞相,免冠、徒跣,顿首谢嘉。嘉坐自如,弗为礼,责曰:“夫朝廷者,高帝之朝廷也。通小臣,戏殿上,大不敬,当斩。吏!今行斩之!”通顿首,首尽出血,不解。上度丞相已困通,使使持节召通而谢丞相:“此吾弄臣,君释之!”邓通既至,为上泣曰:“丞相几杀臣!”
何日遣冯唐~
上辇过郎署,问郎署长冯唐曰:“父家安在?”对曰:“臣大父赵人,父徙代。”上曰:“吾居代时,吾尚食监高祛数为我言赵将李齐之贤,战于巨鹿下。今吾每饭意未尝不在巨鹿也。父知之乎?”唐对曰:“尚不如廉颇、李牧之为将也。”上搏髀曰:“嗟乎!吾独不得廉颇、李牧为将!吾岂忧匈奴哉!”唐曰:“陛下虽得廉颇、李牧,弗能用也。”上怒,起,入禁中,良久,召唐,让曰:“公奈何众辱我,独无间处乎!”唐谢曰:“鄙人不知忌讳。”上方以胡寇为意,乃卒复问唐曰:“公何以知吾不能用廉颇、李牧也?”唐对曰:“臣闻上古王者之遣将也,跪而推毂,曰:‘阃以内者,寡人制之;阃以外者,将军制之。’军功爵赏皆决于外,归而奏之,此非虚言也。臣大父言:李牧为赵将,居边,军市之租,皆自用飨士;赏赐决于外,不从中覆也。委任而责成功,故李牧乃得尽其智能;选车千三百乘,彀骑万三千,百金之士十万,是以北逐单于,破东胡,灭澹林,西抑强秦,南支韩、魏。当是之时,赵几霸。其后会赵王迁立,用郭开谗,卒诛李牧,令颜聚代之;是以兵破士北,为秦所禽灭。今臣窃闻魏尚为云中守,其军市租尽以飨士卒,私养钱五日一椎牛,自飨宾客、军吏、舍人,是以匈奴远避,不近云中之塞。虏曾一入,尚率车骑击之,所杀甚众。夫士卒尽家人子,起田中从军,安知尺籍、伍符!终日力战,斩首捕虏,上功幕府,一言不相应,文吏以法绳之,其赏不行,而吏奉法必用。臣愚以为陛下赏太轻,罚太重。且云中守魏尚坐上功首虏差六级,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罚作之。由此言之,陛下虽得廉颇、李牧,弗能用也!”上说。是日,令唐持节赦魏尚,复以为云中守,而拜唐为车骑都尉。
缇萦救父,文帝宽仁~
齐太仓令淳于意有罪,当刑,诏狱逮系长安。其少女缇萦上书曰:“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虽后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繇也。妾愿没入为官婢,以赎父刑罪,使得自新。”
天子怜悲其意,五月,诏曰:“《诗》曰:‘恺弟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无繇至,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岂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有以易之;及令罪人各以轻重,不记逃,有年而免。具为令!”
是时,上既躬修玄默,而将相皆旧功臣,少文多质。惩恶亡秦之政,论议务在宽厚,耻言人之过失,化行天下,告讦之俗易。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畜积岁增,户口浸息。风流笃厚,禁罔疏阔,罪疑者予民,是以刑罚大省,至于断狱四百,有刑错之风焉。
晁错《论贵粟疏》,言之有理,不合于今~
峭直刻深,必怨人多,卒以怨亡身~
错为人峭直刻深,以其辩得幸太子,太子家号曰“智囊”。
臣闻秦起兵而攻胡、粤者,非以卫边地而救民死也,贪戾而欲广大也,故功未立而天下乱。且夫起兵而不知其势,战则为人禽,屯则卒积死。
YRTY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T
梁孝王以窦太后少子故,有宠,王四十馀城,居天下膏腴地。
——有宠而富,地理使然。

赏赐不可胜道,府库金钱且百巨万,珠玉宝器多于京师。——赏赐,是财富的分配之一。多过京师,矛盾难免。

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自宫连属于平台三十馀里。——土建,张扬。

招延四方豪俊之士,如吴人枚乘、严忌,齐人羊胜、公孙诡、邹阳,蜀人司马相如之属皆从之游。——人才聚集!

每入朝,上使使持节以乘舆驷马迎梁王于关下。——朝廷对待的态度。

既至,宠幸无比,入则侍上同辇,出则同车,射猎上林中。——君主对待的态度。

因上疏请留,且半岁。——故意显示和别的诸侯王的不同?

梁侍中、郎、谒者著籍引出入天子殿门,与汉宦官无异。——梁孝王这一切举动,不断拔高自己和大众的期待。可是,登高之后还可以平安下来么?而且能持久么?恐怕之后只有继承皇位才是出路了!
秋,衡山雨雹,大者五寸,深者二尺。
——南方农业会受到影响吧。
八月,丁未,以御史大夫开封侯陶青为丞相。
——选丞相没有很费神。

丁巳,以内史晁错为御史大夫。——内史转向外部政府体系,这才是陶青任相无需思量的原因吧。陶青不过是过渡性的人物?
六月,丞相申屠嘉薨。
——自然为景帝安排丞相人选腾出空间。

时内史晁错数请间言事,辄听,宠幸倾九卿,法令多所更定。——内史而能胜过九卿,还是因为信任。

丞相嘉自绌所言不用,疾错。——不能不满皇帝,晁错就成了目标。景帝不老到,申屠嘉是峻刻之人。新领导和旧班底在信任上有裂痕了。

错为内史,东出不便,更穿一门南出。南出者,太上皇庙堧垣也。——晁错不知道么?是自信不会有什么事。

嘉闻错穿宗庙垣,为奏,请诛错。——申屠嘉时刻关注!一出手就是杀招。

客有语错,错恐,夜入宫上谒,自归上。——可怕!申屠嘉身边有卧底?!还是有墙头草。后者也是人之常情,不过申屠嘉做这样的事情,而不能严密,估计就是不泄密也不能杀晁错了。而且,这样只会激化和皇帝的矛盾。景帝可不是文帝。

至朝,嘉请诛内史错。——如此公开!彼此矛盾公开化了,难道还指望是文帝对待邓通的故事么?

上曰:“错所穿非真庙垣,乃外耎垣,故冗官居其中;且又我使为之,错无罪。”——景帝还是努力缓和的。但不是要杀杀邓通的气氛的思维。晁错可是智囊一样的人物,又哪里会接受这样的折辱呢。景帝面对的问题,可是比当时文帝处理邓通难多了。

丞相嘉谢。——这样的攻击,非胜即败。申屠嘉反而受挫。

罢朝,嘉谓长史曰:“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为错所卖。”——申屠嘉又错了,身边有泄密的人,难道还能先杀了晁错么?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只想到自己的意愿,知己都未必完全,哪里能知彼?又哪里能有胜算呢?

至舍,因欧血而死。——申屠嘉刚烈倔强啊!晁错从此和旧臣矛盾深了。

错以此愈贵。——以此而贵!难道不是埋下祸患么?多少人怀恨而不能像申屠嘉一样呢!晁错后来的结局,和这件事未必无关吧。
令天下男子年二十始傅。
——这个是基于当时汉朝需要劳力储备足够家里人使用的粮食等,才便于服役,并不是当时的人二十岁才作为成年人。
以太中大夫周仁为郎中令,张欧为廷尉,楚元王子平陆侯礼为宗正,中大夫晁错为左内史。
——太子旧臣升迁,小圈子用人是现实需要。

仁始为太子舍人,以廉谨得幸。——品格不错而得居高位,是国家的幸运。

张欧亦事帝于太子宫,虽治刑名家,为人长者,帝由是重之,用为九卿。——廷尉而又这样的品格,百姓万幸。

欧为吏未尝言按人,专以诚长者处官;官属以为长者,亦不敢大欺。——不知道具体业务能力如何,光品格就可以改变原先下级的习惯,这也是中国特色了。
初,文帝除肉刑,外有轻刑之名,内实杀人;斩右止者又当死;斩左止者笞五百,当劓者笞三百,率多死。
——可惧!

是岁,下诏曰:“加笞、重罪无异;幸而不死,不可为人。其定律:笞五百曰三百,笞三百曰二百。”——文帝的好想法,还得量化落到实处。
五月,复收民田半租,三十而税一。
——文帝的时候有免租,有十五税一。现在这样利于百姓认同吧。景帝以来的一系列做法,都是为了稳定继位。
遣御史大夫青至代下与匈奴和亲。
——不知道是匈奴提出还是汉朝主动,总之是保持政策的延续性。
页数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