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本页分享到:
臣光曰:王者以仁义为丽,道德为威,未闻其以宫室填服天下也。天下未定,当克己节用以趋民之急;而顾以宫室为先,岂可谓之知所务哉!昔禹卑宫室而桀为倾宫。创业垂统之君,躬行节俭以示子孙,其末流犹入于淫靡,况示之以侈乎!乃云“无令后世有以加”,岂不谬哉!至于孝武,卒以宫室罢敝天下,未必不由酂侯启之也!
汉王伪仁义否?
春,二月,上至长安。萧何治未央宫,上见其壮丽,甚怒,谓何曰:“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以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上说。
刘敬见识之士~
两国相击,此宜夸矜,见所长。今臣往,徒见羸瘠、老弱,此必欲见短,伏奇兵以争利。愚以为匈奴不可击也。
臣光曰:礼之为物大矣!用之于身,则动静有法而百行备焉;用之于家,则内外有别而九族睦焉;用之于乡,则长幼有伦而俗化美焉;用之于国,则君臣有叙而政治成焉;用之于天下,则诸侯顺服而纪纲正焉;岂直几席之上、户庭之间得之而不乱哉!夫以高祖之明达,闻陆贾之言而称善,睹叔孙通之仪而叹息;然所以不能比肩于三代之王者,病于不学而已。当是之时,得大儒而佐之,与之以礼为天下,其功烈岂若是而止哉!惜夫,叔孙生之为器小也!徒窃礼之糠粃,以依世、谐俗、取宠而已,遂使先王之礼沦没而不振,以迄于今,岂不痛甚矣哉!是以扬子讥之曰:“昔者鲁有大臣,史失其名,曰:‘何如其大也!’曰:‘叔孙通欲制君臣之仪,召先生于鲁,所不能致者二人。’曰:‘若是,则仲尼之开迹诸侯也非邪?”曰:‘仲尼开迹,将以自用也。如委己而从人,虽有规矩、准绳,焉得而用之!’”善乎扬子之言也!夫大儒者,恶肯毁其规矩、准绳以趋一时之功哉!
冬,十月,长乐宫成,诸侯群臣皆朝贺。先平明,谒者治礼,以次引入殿门,陈东、西乡。卫官侠陛及罗立廷中,皆执兵,张旗帜。于是皇帝传警,辇出房;引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贺,莫不振恐肃敬。至礼毕,复置法酒。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寿。觞九行,谒者言“置酒”,御史执法举不如仪者,辄引去。竟朝置酒,无敢讙哗失礼者。于是帝曰:“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
地为国之本~
东胡闻冒顿立,乃使使谓冒顿:“欲得头曼时千里马。”冒顿问群臣,群臣皆曰:“此匈奴宝马也,勿与!”冒顿日;“奈何与人邻国而爱一马乎!”遂与之。居顷之,东胡又使使谓冒顿:“欲得单于一阏氏。”冒顿复问左右,左右皆怒曰:“东胡无道,乃求阏氏!请击之!”冒顿曰:“奈何与人邻国爱一女子乎!”遂取所爱阏氏予东胡。东胡王愈益骄。东胡与匈奴中间有弃地莫居,千馀里,各居其边,为瓯脱。东胡使使谓冒顿:“此弃地,欲有之。”冒顿问群臣,群臣或曰:“此弃地,予之亦乎,勿与亦可!”于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诸言予之者,皆斩之。
冒顿乃作鸣镝,习勒其骑射。令曰:“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冒顿乃以鸣镝自射其善马,既又射其爱妻;左右或不敢射者,皆斩之。最后以鸣镝射单于善马,左右皆射之。于是冒顿知其可用。从头曼猎,以鸣镝射头曼,其左右亦皆随鸣镝而射。遂杀头曼,尽诛其后母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
臣光曰:张良为高帝谋臣,委以心腹,宜其知无不言;安有闻诸将谋反,必待高帝目见偶语,然后乃言之邪?盖以高帝初得天下,数用爱憎行诛赏,或时害至公,群臣往往有觖望自危之心,故良因事纳忠以变移帝意,使上无阿私之失,下无猜惧之谋,国家无虞,利及后世。若良者,可谓善谏矣。
功狗与功人:
萧何封酂侯,所食邑独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坚执锐,多者百馀战,小者数十合。今萧何未尝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顾反居臣等上,何也?”帝曰:“诸君知猎乎?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纵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纵指示,功人也。”群臣皆不敢言。
臣光曰:王者以仁义为丽,道德为威,未闻其以宫室填服天下也。
——司马光不知道是在演戏?

天下未定,当克己节用以趋民之急;而顾以宫室为先,岂可谓之知所务哉!昔禹卑宫室而桀为倾宫。创业垂统之君,躬行节俭以示子孙,其末流犹入于淫靡,况示之以侈乎!——似乎都对,就是没考虑刘邦不是圣人,是流氓。

乃云“无令后世有以加”,岂不谬哉!至于孝武,卒以宫室罢敝天下,未必不由酂侯启之也!——家天下是必然的。
春,二月,上至长安。萧何治未央宫,上见其壮丽,甚怒,谓何曰:“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
——所谓天威难测。大言惶惶。

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以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简直让人怀疑是背台词的。

上说。——完美落幕。
匈奴攻代。代王喜弃国自归,赦为郃阳侯。
——去掉一个王。

辛卯,立皇子如意为代王。——皇家又占据一个王位。刘邦的布局慢慢完善。
十二月,上还,过赵。赵王敖执子婿礼甚卑,上箕倨慢骂之。
——刘邦的缺点始终没改,如果遇到的是比项羽强的人,真不知道鹿死谁手呢。

赵相贯高、赵午等皆怒,曰:“吾王,孱王也!”——耿!

乃说王曰:“天下豪桀并起,能者先立。今王事帝甚恭,而帝无礼;请为王杀之!”——勇!

张敖啮其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误!先人亡国,赖帝得复,德流子孙;秋豪皆帝力也。愿君无复出口!”——感恩!

贯高、赵午等皆相谓曰:“乃吾等非也。吾王长者,不倍德;且吾等义不辱。今帝辱我王,故欲杀之,何洿王为!事成归王,事败独身坐耳!”——士风犹存!
上居晋阳,闻冒顿居代谷,欲击之。
——皆因之前的战胜。

使人觇匈奴,冒顿匿其壮士、肥牛马,但见老弱及羸畜。使者十辈来,皆言匈奴可击。——刘邦谨慎,冒顿机深。之前的战败很可能是有意为之。

上复使刘敬往使匈奴,未还;汉悉兵三十二万北逐之,逾句注。——刘邦急切。

刘敬还,报曰:“两国相击,此宜夸矜,见所长。今臣往,徒见羸瘠、老弱,此必欲见短,伏奇兵以争利。愚以为匈奴不可击也。”——刘敬无愧信任。刘邦用人有水平。

是时,汉兵已业行,上怒,——可见之前未等回信即出兵不妥。因刘邦心中已然认定匈奴可击。派遣刘敬不过是慎重,却没想到会有不同意见。

骂刘敬曰:“齐虏以口舌得官,今乃妄言沮吾军!”械系敬广武。——过分了!

帝先至平城,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帝于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刘邦轻敌,冒顿得逞。汉军战斗力不弱,才没被攻陷。冒顿本身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意义吧?或者是没有逐鹿中原的志向。

帝用陈平秘计,使使间厚遗阏氏。阏氏谓冒顿曰:“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主亦有神灵,单于察之!”——陈平善间!

冒顿与王黄、赵利期,而黄、利兵不来,疑其与汉有谋,乃解围之一角。——外部有此变化,冒顿才保持围困的吧。至此转机出现。

会天大雾,汉使人往来,匈奴不觉。——未必不知。

陈平请令强弩傅两矢,外乡,从解角直出。——陈平慎重。

帝出围,欲驱;太仆滕公固徐行。——滕公稳健。

至平城,汉大军亦到,胡骑遂解去。——冒顿始终没有专注。

汉亦罢兵归,令樊哙止定代地。——核心成员掌控要点。

上至广武,赦刘敬,曰:“吾不用公言,以困平城;吾皆已斩前使十辈矣。”乃封敬二千户为关内侯,号为建信侯。——知错能改,刘邦长处。斩之前使者,不至于吧?!

帝南过曲逆,曰:“壮哉县!吾行天下,独见洛阳与是耳。”乃更封陈平为曲逆侯,尽食之。——对陈平是重视体现。

平从帝征伐,凡六出奇计,辄益封邑焉。——陈平计谋固然奇,关键还是使用受益的对象是刘邦。
上自将击韩王信,破其军于铜鞮,斩其将王喜。信亡走匈奴;白土人曼丘臣、王黄等立赵苗裔赵利为王,复收信败散兵,与信及匈奴谋攻汉。
——韩王信的问题,演变成韩王信和匈奴联合攻击汉朝。这是刘邦内政处理不妥的外延反映。

匈奴使左、右贤王将万馀骑,与王黄等屯广武以南,至晋阳,汉兵击之,匈奴辄败走,已复屯聚,汉兵乘胜追之。——优势条件下,匈奴首战败北。对于处于巅峰状态的汉军来说,这也算是正常的。

会天大寒,雨雪,士卒堕指者什二三。——天时!
臣光曰:礼之为物大矣!用之于身,则动静有法而百行备焉;用之于家,则内外有别而九族睦焉;用之于乡,则长幼有伦而俗化美焉;用之于国,则君臣有叙而政治成焉;用之于天下,则诸侯顺服而纪纲正焉;岂直几
——不仅是礼仪,也是制度建设的意思。

夫以高祖之明达,闻陆贾之言而称善,睹叔孙通之仪而叹息;然所以不能比肩于三代之王者,病于不学而已。——这倒未必,如果一开始就玩这些,哪里能得到草莽豪杰的认同和支持呢。

当是之时,得大儒而佐之,与之以礼为天下,其功烈岂若是而止哉!惜夫,叔孙生之为器小也!徒窃礼之糠粃,以依世、谐俗、取宠而已,遂使先王之礼沦没而不振,以迄于今,岂不痛甚矣哉!——理想主义。以刘邦这样的表现,也就是适合叔孙通这样的人了。专制的统治者要的是奴才。

是以扬子讥之曰:“昔者鲁有大臣,史失其名,曰:‘何如其大也!’曰:‘叔孙通欲制君臣之仪,召先生于鲁,所不能致者二人。’曰:‘若是,则仲尼之开迹诸侯也非邪?”曰:‘仲尼开迹,将以自用也。如委己而从人,虽有规矩、准绳,焉得而用之!’”善乎扬子之言也!夫大儒者,恶肯毁其规矩、准绳以趋一时之功哉!——这才是真理的追求者!中国的专制,是天人合一对,这样也就不会接受质疑。这点和西方把神权和君权分开的观点是不同的。
冬,十月,长乐宫成,诸侯群臣皆朝贺。先平明,谒者治礼,以次引入殿门,陈东、西乡。卫官侠陛及罗立廷中,皆执兵,张旗帜。于是皇帝传警,辇出房;引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贺,莫不振恐肃敬。
——前面诸多形式,只为了后面这“振恐肃敬”四字。

至礼毕,复置法酒。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寿。——皆伏,抑首!

觞九行,谒者言“置酒”,御史执法举不如仪者,辄引去。竟朝置酒,无敢讙哗失礼者。——引去,保证大局不收影响。此后成了规则,引去的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于是帝曰:“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秦始皇的味道么?

乃拜叔孙通为太常,赐金五百斤。——有用。关系到皇权稳固。

初,秦有天下,悉内六国礼仪,采择其尊君、抑臣者存之。——尊上抑下,是专制的奥秘。

及通制礼,颇有所增损,大抵皆袭秦故,自天子称号下至佐僚及宫室、官名,少所变改。——推翻的是皇帝,恢复的是专制。

其书,后与律、令同录,藏于理官。法家又复不传,民臣莫有言者焉。——上升到国家制度层面,儒家从此和专制合为一体。
帝悉去秦苛仪法,为简易。群臣饮酒争功,醉,或妄呼,拔剑击柱,帝益厌之。
——秦的苛法关系到国家治理,大臣的举措没有直接关系,却关系到刘邦的威权。

叔孙通说上曰:“夫儒者难与进取,可与守成。——这话有水平,让刘邦放心。

臣愿征鲁诸生,与臣弟子共起朝仪。”——直接。

帝曰:“得无难乎?”——刘邦一直都担心这个。

叔孙通曰:“五帝异乐,三王不同礼,礼者,因时世、人情为之节文者也。臣愿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善变通。

上曰:“可试为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者为之。”——呵呵,大实话。

于是叔孙通使征鲁诸生三十馀人。鲁有两生不肯行,曰:“公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谀以得亲贵。——两人耿直。

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伤者未起,又欲起礼、乐。礼、乐所由起,积德百年而后可兴也。吾不忍为公所为。公去矣,无污我!”——不愧对孔子。

叔孙通笑曰:“若真鄙儒也,不知时变。”——笑的得意。儒家就此区分。

遂与所微三十人西,及上左右为学者与其弟子百馀人,为绵蕞,野外习之。——认真,凡事作于细。

月馀,言于上曰:“可试观矣。”上使行礼,曰:“吾能为此。”乃令群臣习肄。——善于揣摩的结果。叔孙通也是下了苦功夫吧。
东胡初轻冒顿,不为备;冒顿遂灭东胡。
——一战而灭之。冒顿不下于勾践。

既归,又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遂侵燕、代,悉收蒙恬所夺匈奴故地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那、肤施。——由此看来,冒顿堪称雄才。

是时,汉兵方与项羽相距,中国罢于兵革,以故冒顿得自强,控弦之士三十馀万,威服诸国。——这样的武力如果进入中原,也是可以逐鹿的。冒顿没有这个念头吧。

秋,匈奴围韩王信于马邑。信数使使胡,求和解。——韩王当初有远见。这时候求和解有不得已,只是还是要注意内部沟通。

汉发兵救之。疑信数间使,有二心,使人责让信。——刘邦为何这样做呢?这和楚汉竞争的时候不同。难道是为了逼反韩王?

信恐诛,九月,以马邑降匈奴。——局势恶化。

匈奴冒顿因引兵南逾句注,攻太原,至晋阳。——匈奴进入内陆,刘邦面临考验了。如果韩王坚持在边境抵抗,局势本不至此。
初,匈奴畏秦,北徙十馀年。
——多年的争斗,秦人对匈奴的威压有效。

及秦灭,匈奴复稍南渡河。——匈奴也是秦灭亡的受益者,也可视为和六国一样受到秦压制的势力之一的恢复。

单于头曼有太子曰冒顿。后有所爱阏氏,生少子,头曼欲立之。——首领的私事每每关系到组织的稳定,不是小事。

是时,东胡强而月氏盛,乃使冒顿质于月氏。既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借刀杀人的手法,不是汉民族的专利。部落的发展,组织的形成,自然会有这样的发育。

冒顿盗其善马骑之,亡归;头曼以为壮,令将万骑。——原始部落的坦荡。

冒顿乃作鸣镝,习勒其骑射。令曰:“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冒顿乃以鸣镝自射其善马,既又射其爱妻;左右或不敢射者,皆斩之。——可怕!这样的阴狠丝毫不下于汉民族的谋略。杀人武器的训练。

最后以鸣镝射单于善马,左右皆射之。——试探!谨慎。

于是冒顿知其可用。从头曼猎,以鸣镝射头曼,其左右亦皆随鸣镝而射。——纯粹的杀人机器,消解了原先的组织威权。

遂杀头曼,尽诛其后母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心狠手辣。

冒顿自立为单于。东胡闻冒顿立,乃使使谓冒顿:“欲得头曼时千里马。”——原始部落的侵凌。

冒顿问群臣,群臣皆曰:“此匈奴宝马也,勿与!”冒顿日;“奈何与人邻国而爱一马乎!”遂与之。——冒顿的思维远超常人。

居顷之,东胡又使使谓冒顿:“欲得单于一阏氏。”冒顿复问左右,左右皆怒曰:“东胡无道,乃求阏氏!请击之!”冒顿曰:“奈何与人邻国爱一女子乎!”遂取所爱阏氏予东胡。——面对挑衅,隐忍过人。

东胡王愈益骄。——冒顿就等着这个吧。

东胡与匈奴中间有弃地莫居,千馀里,各居其边,为瓯脱。东胡使使谓冒顿:“此弃地,欲有之。”——东胡似乎也是有意的。

冒顿问群臣,群臣或曰:“此弃地,予之亦乎,勿与亦可!”于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诸言予之者,皆斩之。——很难理解。这不是单纯的生气吧。是不是为了消除潜在的偏向东胡的人呢?

冒顿上马,令:“国中有后出者斩!”遂袭击东胡。——军令可怖。冒顿长期如此,军威已成。
页数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