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将本页分享到:
正道与歪道:
《孟子》论之曰:或谓:“张仪、公孙衍,岂不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曰:“是恶足以为大丈夫哉?君子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正道,得志则与民由之,不得志则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诎,是之谓大丈夫。”
明德先论于贱,而从政先信于贵
宣传道德要先针对卑贱的下层,而推行法令必须从贵族近臣做起。
定于一。
给百姓生路,百姓就会追随。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9段  |  2012-05-04
赵王封其弟胜为平原君。平原君好士,食客常数千人。有公孙龙者,善为坚白同异之辩,平原君客之。
这些人才,也可算为国家做储备。前提是“君”要服从国君的领导。在攻伐不断的年代,公孙龙这样纯理论研究的能被接纳,难得。

孔穿自鲁适赵,与公孙龙论臧三耳,龙甚辩析。子高弗应,俄而辞出,明日复见平原君。——公孙龙(论证奴婢有三只耳朵)的功夫不错。孔穿去而复返,不甘心,有想法。

平原君曰:“畴昔公孙之言信辩也,先生以为何如?”——平原君这一问,正是孔穿这样的人所求的。

对曰:“然。几能令臧三耳矣。虽然,实难!仆愿得又问于君:今谓三耳甚难而实非也,谓两耳甚易而实是也,不知君将从易而是者乎,其亦从难而非者乎?”平原君无以应。——呵呵,这回平原君可不是孔穿的对手。孔穿这回也不辩论了,走了一条世俗主义的路线。这可不是学术研讨的范围了。

明日,谓公孙龙曰:“公无复与孔子高辩事也!其人理胜于辞,公辞胜于理。辞胜于理,终必受诎。”——悲哀!纯粹的理性思辨只能被这样解读!

齐邹衍过赵,平原君使与公孙龙论白马非马之说。——看来平原君喜欢的是公孙龙的辩论术,并不是真的认真思考理性的存在及必要。

邹子曰:“不可。夫辩者,别殊类使不相害,序异端使不相乱。抒意通指,明其所谓,使人与知焉,不务相迷也。故胜者不失其所守,不胜者得其所求。若是,故辩可为也。——邹衍的辩论理论不错,有一定道理,

及至烦文以相假,饰辞以相惇,巧譬以相移,引人使不得及其意,如此害大道。——确实说出一些人辩论的误区。已经渐渐引入关于个人主观判断。

夫缴纷争言而竞后息,不能无害君子,衍不为也。”——最后的推论纯粹从个人主观出发了。情可动人,却没有纯粹的思辨,邹衍也是个实用主义者啊!

座皆称善。公孙龙由是遂绌。——呵呵,是水平不到还是终于有人出一口恶气了?公孙龙这样的人,在平原君这样喜欢看辩论赛的领导手下,只能通过辩论显示价值,难免会得罪人啊。

公孙龙虽然没有达到苏格拉底那样的水平,也接近智者学派的方向吧。可是,在那个时代,他是一个孤独的人。他或者是有邹衍说的问题,他的思辨的精神,仍然让这些人难以招架。无论人们是否愿意,理性的力量是不会消失的!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8段  |  2012-04-28
楚人告于秦曰:“赖社稷神灵,国有王矣!”
楚国到底稳定了。这话有点调侃秦国的意思。也是要让秦国放弃勒索的念头。

秦王怒,发兵出武关击楚,斩首五万,取十六城。——看秦国的实力,实在是难以对抗。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7段  |  2012-04-28
或谓秦王曰:“孟尝君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哉!”
哪里都有这样的贴心人啊!

秦王乃以楼缓为相,囚孟尝君,欲杀之。——不能用就要杀。真是伴君如伴虎!

孟尝君使人求解于秦王幸姬,——枕头路线。在哪个人那里都有用啊,人性的弱点帝王也不免。

姬曰:“愿得君狐白裘。”孟尝君有狐白裘,已献之秦王,无以应姬求。——能开口是好事,说明愿意了。可是手头没货又是新难题。

客有善为狗盗者,入秦藏中,盗狐白裘以献姬。——没有在现有基础上重新确定谈判条件,这样的构思可谓奇巧。这样的人才也是奇事。可是,一直遵循着“狐白裘”的思路也可看出思路单一。

姬乃为之言于王而遣之。——人性的弱点!

王后悔,使追之。——能醒悟。

孟尝君至关。关法:鸡鸣而出客。时尚蚤,追者将至,客有善为鸡鸣者,野鸡闻之皆鸣。孟尝君乃得脱归。——和赵武灵王的动作片不同,孟尝君这回演的是喜剧片。鸡鸣狗盗都能发挥作用,人才无处不在啊!后世说孟尝君没有真正的人才。在当时秦国这么强横的情况下,又哪里有什么谋士可以扭转大局呢。孟尝君能深入秦国,能全身而退,不能不说是得益于自己手下的人才啊。
鸡鸣狗盗:
或谓秦王曰:“孟尝君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哉!”秦王乃以楼缓为相,囚孟尝君,欲杀之。孟尝君使人求解于秦王幸姬,姬曰:“愿得君狐白裘。”孟尝君有狐白裘,已献之秦王,无以应姬求。客有善为狗盗者,入秦藏中,盗狐白裘以献姬。姬乃为之言于王而遣之。王后悔,使追之。孟尝君至关。关法:鸡鸣而出客。时尚蚤,追者将至,客有善为鸡鸣者,野鸡闻之皆鸣。孟尝君乃得脱归。
赵武灵王不拘于古,善变时俗,明也:
赵武灵王北略中山之地,至房子,遂之代,北至无穷,西至河,登黄华之上。与肥义谋胡服骑射以教百姓,曰:“愚者所笑,贤者察焉。虽驱世以笑我,胡地、中山,吾必有之!”遂胡服。国人皆不欲,公子成称疾不朝。王使人请之曰:“家听于亲,国听于君。今寡人作教易服而公叔不服,吾恐天下议之也。制国有常,利民为本;从政有经,令行为上。明德先论于贱,而从政先信于贵,故愿慕公叔之义以成胡服之功也。”公子成再拜稽首曰:“臣闻中国者,圣贤之所教也,礼乐之所用也,远方之所观赴也,蛮夷之所则效也。今王舍此而袭远方之服,变古之道,逆人之心,臣愿王熟图之也!”使者以报。王自往请之,曰:“吾国东有齐、中山,北有燕、东胡,西有楼烦、秦、韩之边。今无骑射之备,则何以守之哉?先时中山负齐之强兵,侵暴吾地,系累吾民,引水围鄗;微社稷之神灵,则鄗几于不守也,先君丑之。故寡人变服骑射,欲以备四境之难,报中山之怨。而叔顺中国之俗,恶变服之名,以忘鄗事之丑,非寡人之所望也。”公子成听命,乃赐胡服,明日服而朝。于是始出胡服令,而招骑射焉。
先见之明:
甘茂攻宜阳,五月而不拔。樗里子、公孙奭果争之。秦王召甘茂,欲罢兵。甘茂曰:“息壤在彼。”王曰:“有之。”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秦王使甘茂约魏以伐韩,而令向寿辅行。甘茂至魏,令向寿还,谓王曰:“魏听臣矣,然愿王勿伐!”王迎甘茂于息壤而问其故。对曰:“宜阳大县,其实郡也。今王倍数险,行千里,攻之难。鲁人有与曾参同姓名者杀人,人告其母,其母织自若也。及三人告之,其母投杼下机,逾墙而走。臣之贤不若曾参,王之信臣又不如其母,疑臣者非特三人,臣恐大王之投杼也。魏文侯令乐羊将而攻中山,三年而拔之。反而论功,文侯示之谤书一箧。乐羊再拜稽首曰:‘此非臣之功,君之力也。’今臣,羁旅之臣也,樗里子、公孙奭挟韩而议之,王必听之,是王欺魏王而臣受公仲侈之怨也。”王曰:“寡人弗听也,请与子盟。”乃盟于息壤。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5段  |  2012-04-27
秦人伐楚,取八城。
秦国不断调整攻击目标。逐步消弱各国,又不让各国有过于强烈的危机感。

秦王遗楚王书曰:“始寡人与王约为兄弟,盟于黄棘,太子入质,至欢也。太子陵杀寡人之重臣,不谢而亡去。寡人诚不胜怒,使兵侵君王之边。——先责怪,要对方理亏。

今闻君王乃令太子质于齐以求平。寡人与楚接境,婚姻相亲。——讲到现在的问题,逼迫。

而今秦、楚不欢,则无以令诸侯。寡人愿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结盟而去,寡人之愿也!”——诱人的前景,暗含胁迫。这封信应该不是秦王写的吧。

楚王患之,欲往,恐见欺,欲不往,恐秦益怒。——没有战略规划,没有实力的支撑,就只能临时动脑了。

昭睢曰:“毋行而发兵自守耳!秦,虎狼也,有并诸侯之心,不可信也!”——一针见血。

怀王之子子兰劝王行,王乃入秦。——儿子不考虑父亲的安危,是为了国家还是为了自己?

秦王令一将军诈为王,伏兵武关,楚王至则闭关劫之,与俱西,至咸阳,朝章台,如籓臣礼,要以割巫、黔中郡。——黑社会做派。难以相信秦国的文明。

楚王欲盟,秦王欲先得地。——楚王还执着于契约,秦王靠着欺骗得逞,怎么会相信盟约呢?

楚王怒曰:“秦诈我,而又强要我以地!”因不复许,秦人留之。——楚王能怒,值得尊敬。

楚大臣患之,乃相与谋曰:“吾王在秦不得还,要以割地,而太子为质于齐。齐、秦合谋,则楚无国矣。”欲立王子之在国者。——暗流涌动!楚王被劝和秦国结盟是有内在动力的。

昭睢曰:“王与太子俱困于诸侯,而今又倍王命而立其庶子,不宜!”乃诈赴于齐。——忠直之士还存,楚国还有希望。

齐湣王召群臣谋之,或曰:“不若留太子以求楚之淮北。”——乘火打劫,和秦国有何不同?

齐相曰:“不可。郢中立王,是吾抱空质而行不义于天下也。”——博弈思维。

其人曰:“不然。郢中立王,因与其新王市曰:‘予我下东国,吾为王杀太子。不然,将与三国共立之。’”——厉害!智巧高超!

齐王卒用其相计而归楚太子。楚人立之。——还是要从大局考虑,齐王不被利所惑,有见识。

秦王闻孟尝君之贤,使泾阳君为质于齐以请。孟尝君来入秦,秦王以为丞相。——秦国对人才的渴望令人动心。不过,这里还隐含着消弱齐国的人才储备,吸引齐国人才的作用。这也是这回没能让楚国的屈服的反思吧。秦国的智囊集团应该是很专业的!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4段  |  2012-04-23
齐王、魏王会于韩。
三国终于走到一起了。不知道是否醒悟了?是否认识到只有联合才能对抗秦国。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3段  |  2012-04-20
五月戊申,大朝东宫,传国于何。
一直以来善于决策的赵武灵王,这回的决策会怎样呢?

王庙见礼毕,出临朝,大夫悉为臣。——不知道如此提拔是否有章可循。

肥义为相国,并傅王。——应该是听从赵武灵王的建议吧。

武灵王自号“主父”。——不知道啥意思。

主父欲使子治国,身胡服,将士大夫西北略胡地。——不是国君了,还能调动军队作战。不知道当如何理解。

将自云中、九原南袭咸阳,于是诈自为使者,入秦,欲以观秦地形及秦王之为人。——这么多年来,六国中惟一一个可能攻击到秦国都城的计划。赵武灵王亲自侦查,有江湖豪客的做派。赵国在这样的领导指挥下,武力必然不弱。

秦王不知,已而怪其状甚伟,非人臣之度,——呵呵,当领导惯了,自然有些气势。身边的人也不可能短期改变习惯。倒不是秦王见识多高。

使人逐之,主父行已脱关矣。——赵武灵王这个间谍露马脚,还是不专业啊。秦王派人追赶。反应不慢。是赵武灵王这个侠客型的人物,有特种兵的灵敏,行动迅速。

审问之,乃主父也。——能逮着人审问。应该是和掩护的后卫有冲突。惊险片。

秦人大惊。——呵呵,谁都会吃惊的。历史上也是唯一的一次吧。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1段  |  2012-04-20
赵武灵王爱少子何,欲及其生而立之。
继承人的问题开始出现。凭自己的爱好选择,而不是考验选拔,赵武灵王不如先人啊。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80段  |  2012-04-20
秦樗里疾卒,以赵人楼缓为丞相。
秦国的人才都是由六国来的啊!六国难道就不能反思一下自己的人才政策吗?!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79段  |  2012-04-20
秦华阳君伐楚,大破楚师,斩首三万,杀其将景缺,取楚襄城。
秦国归还的地方一战即可取,一切真的都在鼓掌之中。

楚王恐,使太子为质于齐以请平。——太子的命运真悲惨。这回还不敢直接和秦国议和了,还得请他人说和。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78段  |  2012-04-20
秦泾阳君为质于齐。
秦王的弟弟来当人质,秦国远交近攻的策略贯彻得很彻底。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76段  |  2012-04-20
赵王伐中山,中山君奔齐。
割地求和是不能得到和平的。中山国的下场不就是六国将来的写照吗?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75段  |  2012-04-20
秦庶长奂会韩、魏、齐兵伐楚,
楚国的祸事来了,是因为上文太子亡归的缘故吧。韩、魏被裹挟可以理解。齐国也参与就是不明智了。
bo4ye  |  资治通鉴.卷第三.第74段  |  2012-04-20
秦人取韩穰。
秦国又开始欺负韩国?小弟可不好当啊。

蜀宁煇叛秦,秦司马错往诛之。——秦国统治的蜀国还没完全稳定,不知道是不是统治严峻的结果,还是没有把蜀国国民当作秦国国民对待。
页数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