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本页分享到:
建安七子之一·陈琳
陈琳(?-217)字孔璋,广陵射阳(今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射阳湖镇)人。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
人物生平
生年无确考,惟知在“建安七子”中比较年长,约与孔融相当。汉灵帝末年,任大将军何进主簿。何进为诛宦官而召四方边将入京城洛阳,陈琳曾谏阻,但何进不纳,终于事败被杀。董卓肆虐洛阳,陈琳避难至冀州,入袁绍幕。袁绍使之典文章,军中文书,多出其手。最著名的是《为袁绍檄豫州文》,文中历数曹操的罪状,诋斥及其父祖,极富煽动力,建安五年(200),官渡之战,袁绍大败,陈琳为曹军俘获。曹操爱其才而不咎,署为司空军师祭酒,使与阮瑀同管记室。后又徙为丞相门下督。建安二十二年(217),与刘桢、应玚、徐干等同染疫疾而亡。
漳河是现在安阳和邯郸的分界线,卫河支流。位于中国河北省、河南省之间。源出晋东南山地,有清漳河与浊漳河两源。清漳河大部流行于太行山区的石灰岩和石英岩区,泥沙较少,水较清。浊漳河流经山西黄土地区,水色浑浊。两源在河北省西南边境的合漳村汇合后称漳河。向东流至馆陶入卫河。长466千米(至南陶),流域面积(至蔡小庄)1.82 万平方千米。1960~1969年在上游林县(今林州市)境内建有红旗渠水利工程。
● 夔kuí
1. 〔~~〕敬谨恐惧的样子。
2. 〔~立〕肃立。
3. 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龙形异兽。
● 夤yín
1. 深:~夜。
2. 〔~缘〕攀缘上升,喻拉拢关系,向上巴结。
3. 敬畏。
● 顗yǐ
1. 安静。
2. 庄重恭谨的样子。
袁熙(?-207),字显奕(一说字显雍),袁绍之子,袁谭之弟,袁尚之兄。幽州牧。曹操平定河北之时,他与弟弟袁尚逃往辽东太守公孙康帐下,却被公孙康杀死,首级也被献给曹操。其妻甄氏于袁绍败亡后成为曹丕之妻,即后来的文昭皇后。
● 髡kūn
1. 古代剃去男子头发的一种刑罚:~首(剃去头发,光头)。~钳(剃去头发,并用铁圈束颈)。
2. 古代指和尚。
3. 古代称修剪树枝。
袁谭:袁绍长子,在袁绍平定河北的过程中屡建战功,袁谭到青州之时,所控制地盘只有平原,于是北排田楷,东攻孔融,曜兵海隅,终于占有整个青州,之后便据守此地。绍卒,幼弟袁尚袭绍爵。谭为长子,不得立。谭自称车骑将军,出军黎阳。曹操度河攻谭,谭告急于尚,尚自将助谭,与操相拒于黎阳。自九月至明年二月,大战城下,谭、尚败退。后与尚失和,引兵攻尚,战败。王修、刘表书劝袁氏兄弟勿相攻,二袁不从。后降曹操,操救谭。尚将吕旷、吕翔畔归操,谭复阴刻将军印,以假二将。操知谭诈,乃以子整娉谭女以安之,而引军还。曹操之围邺也,谭复背之。十二月,曹操讨谭,破之,谭坠马,顾曰:“咄,儿过我,我能富贵汝。”言未绝口,头已断地,戮其妻子。
袁尚(?-207),字显甫,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汉末群雄之一袁绍的第三子,受到袁绍的偏爱,并于袁绍去世后继承了袁绍的官位和爵位,也因此招致长兄袁谭的怨恨,兄弟之间经常兵戈相向。后袁氏兄弟均被曹操所败,袁尚与二兄袁熙逃往辽西投奔乌丸首领蹋顿,但不久曹操即平定乌丸,二人只得又投奔辽东太守公孙康,却被公孙康所斩,首级也被送往曹操之处。
袁绍出身于世家大族汝南袁氏,袁家自其高祖袁安官至司空、司徒,袁安的儿子袁京为司空,袁京的儿子袁汤为司空、司徒太尉,袁汤的儿子袁逢亦至司空,袁逢的弟弟袁隗亦至司徒、太傅。四世中居三公之位者多达五人,故号称“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汝南袁氏为东汉时期的著名世族,祖籍在汝南郡汝阳县(今河南商水)。   袁山松书记载,袁绍为袁逢的庶子,因袁逢的哥哥袁成早逝,袁逢就将袁绍过继给袁成。袁逢另有一子袁术,所以血缘上,袁绍、袁术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如由继承关系来看,也可以说是从兄弟。   绍自少喜结交当时上层社会的豪爽之士。188年,以虎贲中郎将的身份被举荐为司隶校尉,成为汉灵帝新建立的西园八校尉的领袖。少年折节下士,知名当世,文武双全,英气勃发。   灵帝死,大将军何进与西园八校尉之首的司隶校尉袁绍合谋诛宦官,事泄,何进被杀,袁绍率军尽诛宦官,主持朝政。董卓专权,袁绍政见不同,逃奔冀州,董卓拜其为勃海太守、祁乡侯。   初平元年(190),关东州郡牧守联合起兵以讨董卓,袁绍被推为关东军盟主,自号车骑将军。统率十八路诸侯攻打董卓,董卓不久被杀。关东军内部开始互相兼并。袁绍夺取冀州牧韩馥地盘,自领冀州牧,此后又夺得青州、并州。建安四年(199)消灭幽州公孙瓒。至此袁绍已据黄河下游四州,领众数十万,成为当时东汉势力最强的北方诸侯。不久袁绍被册封为大将军、太尉,总督冀州、幽州、并州、青州,成为中国黄河以北地区实际统治者。   同年,袁绍准备向曹操发起进攻,直捣许都,劫夺汉帝。监军沮授、谋士田丰劝其进屯黎阳,据守黄河,以逸待劳,遣精骑以骚扰曹军,俾不出3年可击败曹操。而以郭图、审配为代表的一部分将领主张迅速决战。袁绍采纳后者的意见,五年,发布讨曹檄文,率十万精兵进军黎阳。   袁绍与曹操决战于官渡,大败,主力七万多被消灭,只与其长子袁谭带800多亲随败回河北。两年后惭愤病死,诸子亦败灭,所据之地尽并于曹操。
丕八岁能属文,有逸才,博古通今,善骑射,好击剑。时操破冀州,不随父在军中,先领随身军,径投袁绍家,下马拔剑而入。有一将当之曰:“丞相有命,诸人不许入绍府。”丕叱退,提剑入后堂。见两
曹丕年轻,不遵军令。擅入袁家后堂,还要杀人。这不是好习惯啊!曹操聪明,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继承。有时候,教育也不能改变的,难道只能按照佛教的说法来解释?
操视之,乃陈琳也。操谓之曰:“汝前为本初作檄,但罪状孤可也;何乃辱及祖父耶?”
曹操真有涵养,胸襟气度让人折服。手握生杀之权,还能以谅解的态度说“但罪状孤可也”。根本没有生气的意思。

琳答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陈琳的答话和他的文章一样妙。没有顶撞、没有直接求饶,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婉转表述为难,请求见谅。口才很好啊!

左右劝操杀之——是泄愤还是示忠啊?

操怜其才,乃赦之,命为从事。——曹操的爱才简直就是一种习惯。

曹操对待问题,对待人员,都能客观思考,理解、欣赏。可以说是很理智,也很能包容。这样的思考的养成,在和袁氏集团的对抗中,屡屡获胜,转危为安。反观袁氏集团,领导者大都任情使性,不能客观思考,没有全局观念,不能群策群力。始终是一盘散沙,怎么会不失败啊!
次日,城上竖起白旗,上写“冀州百姓投降。”操曰:“此是城中无粮,教老弱百姓出降,后必有兵出也。”
这样的计谋瞒不过曹操这样的老江湖。

操自飞马赶来,到吊桥边,城中弩箭如雨,射中操盔,险透其顶。众将急救回阵。——曹操真是勇敢,无怪曹军屡胜。也有些鲁莽。

操更衣换马,引众将来攻尚寨,尚自迎敌。时各路军马一齐杀至,两军混战,袁尚大败。——曹操真是工作狂,不停的共计,情绪根本不受影响。

袁尚对战,防守,用间都败于曹操。最后竟然要投降,杀父之仇还记得吗?曹操没接受袁尚的投降,是符合各个击破的战略的。假装接受投降,然后攻击袁尚,是曹操用计的习性啊。

操回军攻冀州。许攸献计曰:“何不决漳河之水以淹之?”操然其计,先差军于城外掘壕堑,周围四十里。——曹操回攻,毫不放松。许攸又来献计,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聪明吗?

审配在城上见操军在城外掘堑,却掘得甚浅。配暗笑曰:“此欲决漳河之水以灌城耳。壕深可灌,如此之浅,有何用哉!”遂不为备。当夜曹操添十倍军士并力发掘,比及天明,广深二丈,引漳水灌之,城中水深数尺。更兼粮绝,军士皆饿死。——审配看到不可行,但是没有更深的思考,曹军顺利实现设想。好的设想还要有好的做法来实现。曹操此乃瞒天过海之计。

辛毗在城外,用枪挑袁尚印绶衣服,招安城内之人。审配大怒,将辛毗家屋老小八十余口,就于城上斩之,将头掷下。辛毗号哭不已。——审配也是个刻薄严峻的人。不存是坚定忠贞。

审配之侄审荣,素与辛毗相厚,见辛毗家属被害,心中怀忿,乃密写献门之书,拴于箭上,射下城来。军士拾献辛毗,毗将书献操。操先下令:如入冀州,休得杀害袁氏一门老小;军民降者免死。——审配的侄子都不赞同审配,可见审配只会威压,不能得人心。自己内部已经瓦解。曹操清醒,也有气量啊。

审配在东南城楼上,见操军已入城中,引数骑下城死战,——审配顽强还是顽固,真的不好说。

操曰:“汝知献门接我者乎?”配曰:“不知。”操曰:“此汝侄审荣所献也。”配怒曰:“小儿不行,乃至于此!”——曹操问的有意思,审配这样的人怎么懂得反思。

操曰:“卿忠于袁氏,不容不如此。今肯降吾否?”配曰:“不降!不降”辛毗哭拜于地曰:“家属八十余口,尽遭此贼杀害。愿丞相戮之,以雪此恨!”配曰:“吾生为袁氏臣,死为袁氏鬼,不似汝辈谗谄阿谀之贼!可速斩我!”操教牵出。临受刑,叱行刑者曰:“吾主在北,不可使我面南而死!”乃向北跪,引颈就刃。——审配忠于袁氏。曹操也看出审配才识有限。
操令三军绕城筑起土山,又暗掘地道以攻之。审配设计坚守,法令甚严,东门守将冯礼,因酒醉有误巡警,配痛责之。冯礼怀恨,潜地出城降操。
曹操得以围攻袁军,战术手段和当初袁绍共计曹操没有多大区别。
审配顽强,也有办法,防御还是轻松一点的。审配只有严峻,平时估计没有做到恩威并施。危境中痛责冯礼,没达到改进的效果,冯礼怀恨投降,泄露机密,袁军处境更艰难。

操问破城之策,礼曰:“突门内土厚,可掘地道而入。”操便命冯礼引三百壮士,夤夜掘地道而入。——曹操对每个信息都仔细解读,充分利用。

却说审配自冯礼出降之后,每夜亲自登城点视军马。当夜在突门阁上,望见城外无灯火。配曰:“冯礼必引兵从地道而入也。”急唤精兵运石击突闸门;门闭,冯礼及三百壮士,皆死于土内。——审配机警,尽职尽心。挽救危局,避免了冯礼带来的危险。

操折了这一场,遂罢地道之计,退军于洹水之上,以候袁尚回兵。——曹操有章法,不急躁。

袁尚攻平原,闻曹操已破尹楷、沮鹄,大军围困冀州,乃掣兵回救。部将马延曰:“从大路去,曹操必有伏兵;可取小路,从西山出滏水口去劫曹营,必解围也。”尚从其言,自领大军先行,令马延与张顗断后。早有细作去报曹操。操曰:“彼若从大路上来,吾当避之:若从西山小路而来,一战可擒也。吾料袁尚必举火为号,令城中接应。吾可分兵击之。”——袁尚和部将的想法没超出曹操的估计,可谓未战以败。

尚令军士堆积柴薪干草,至夜焚烧为号;遣主簿李孚扮作曹军都督,直至城下。大叫:“开门!”审配认得是李孚声音,放入城中,说:“袁尚已陈兵在阳平亭,等候接应,若城中兵出,亦举火为号。”配教城中堆草放火,以通音信。孚曰:“城中无粮,可发老弱残兵并妇人出降;彼必不为备,我即以兵继百姓之后出攻之。”配从其论。——李孚有勇有谋。袁军互相交通信息,希望在竞争中配合达到最佳效果。
谭知尚兵来近,告急于操。操曰:“吾今番必得冀州矣。”
曹操已经看到局势演变的结果了。

正说间,适许攸自许昌来;闻尚又攻谭,入见操曰:“丞相坐守于此,岂欲待天雷击杀二袁乎?”操笑曰:“吾已料定矣。”——许攸难道没有一点故主之情吗?可怕!许攸的意气昂扬的样子可以想象的出来。曹操有气量,笑而待之。

袁尚的布置,徒有想法,实力不足以实现目标。曹军战力甚强。
且说袁尚与审配商议:“今曹兵运粮入白沟,必来攻冀州,如之奈何?”配曰:“可发檄使武安长尹楷屯毛城,通上党运粮道;令沮授之子沮鹄守邯郸,遥为声援。主公可进兵平原,急攻袁谭。先绝袁谭,
这次曹操的攻击没开始,袁氏兄弟已经被分裂,这回袁尚要先攻击袁谭。对比第一次和曹操的作战,袁尚度数已亏,实力大损。他和审配会这样计算吗?
郭图谓袁谭曰:“曹操以女许婚,恐非真意。今又封赏吕旷、吕翔,带去军中,此乃牢笼河北人心。后必终为我祸。主公可刻将军印二颗,暗使人送与二吕,令作内应。待操破了袁尚,可乘便图之。”
郭图都是这样的短视思考,没有全局思维。袁谭如何定位,郭图有过思考吗?投降了曹操,自己叫吕旷、吕翔去向曹操投降,又想吕旷、吕翔忠于自己,这可能吗?

谭依言,遂刻将军印二颗,暗送与二吕。二吕受讫,径将印来禀曹操。——刻印可笑,简直是授人以柄,做这样的事情还要故意给人证据,愚不可及啊。二吕的选择是不能责怪的,袁谭自己叫他们投降曹操,他们都已经封侯了,怎么还要玩这样危险的,没有前途的游戏啊。

操大笑曰:“谭暗送印者,欲汝等为内助,待我破袁尚之后,就中取事耳。汝等且权受之,我自有主张。”自此曹操便有杀谭之心。——曹操的笑是看不起的意思吧。郭图的主意害死袁谭。
却说袁尚知曹军渡河,急急引军还邺,命吕旷、吕翔断后。
辛毗的计谋有效果,曹操攻袁尚必救之所。

谭勒马告二将曰:“吾父在日,吾并未慢待二将军,今何从吾弟而见逼耶?”二将闻言,乃下马降谭。谭曰:“勿降我,可降曹承相。”二将因随谭归营。谭候操军至,引二将见操。操大喜,以女许谭为妻,即令吕旷、吕翔为媒。——袁谭能说降吕旷、吕翔,为何又要他们投降曹操呢?是不放心?还是怕曹操怀疑?这样其实会增强曹操的力量啊。不可理解。
曹操到底有几个女儿啊?不是亲生的吧?

谭请操攻取冀州。操曰:“方今粮草不接,搬运劳苦,我济河,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然后进兵。”令谭且居平原。操引军退屯黎阳,封吕旷、吕翔为列侯,随军听用。——袁谭借刀杀人的小把戏怎么能瞒得过曹操,曹操是攻心为上的,袁谭如果不能被融化,就等着他们兄弟互相残杀。封吕旷、吕翔为列侯,就是让他们和袁谭并列,让这两个不会再回归袁氏阵营。
尚三面围城攻打。谭与郭图计议。图曰:“今城中粮少,彼军方锐,势不相敌。愚意可遣人投降曹操,使操将兵攻冀州,尚必还救。将军引兵夹击之,尚可擒矣。若操击破尚军,我因而敛其军实以拒操。操
袁谭一连败北。郭图竟然真的要投降曹操,这样的谋士还有气节吗?袁谭竟然同意了,还记得父亲的仇恨吗?这样选择之后,还能被冀州人民认可吗?

操问其来意,毗具言袁谭相求之意,呈上书信。操看书毕,留辛毗于寨中,聚文武计议。——有利的变化出现,曹操还是很慎重,要博采众议再定行止。

程昱曰:“袁谭被袁尚攻击太急,不得已而来降,不可准信。”吕虔、满宠亦曰:“丞相既引兵至此,安可复舍表而助谭?”荀攸曰:“三公之言未善。以愚意度之:天下方有事,而刘表坐保江、汉之间,不敢展足,其无四方之志可知矣。袁氏据四州之地,带甲数十万,若二子和睦,共守成业,天下事未可知也;今乘其兄弟相攻,势穷而投我,我提兵先除袁尚,后观其变,并灭袁谭,天下定矣。此机会不可失也。”——程昱判明形势;吕虔、满宠讲究效率;荀攸纵览全局,提出正确的选择。

操大喜,便邀辛毗饮酒,谓之曰:“袁谭之降,真耶诈耶?袁尚之兵,果可必胜耶?”毗对曰:“明公勿问真与诈也,只论其势可耳。袁氏连年丧败,兵革疲于外,谋臣诛于内;兄弟谗隙,国分为二;加之饥馑并臻,天灾人困:无问智愚,皆知土崩瓦解,此乃天灭袁氏之时也。今明公提兵攻邺,袁尚不还救,则失巢穴;若还救,则谭踵袭其后。以明公之威,击疲惫之众,如迅风之扫秋叶也。不此之图,而伐荆州;荆州丰乐之地,国和民顺,未可摇动。况四方之患,莫大于河北;河北既平,则霸业成矣。愿明公详之。”操大喜曰:“恨与辛佐治相见之晚也!”即日督军还取冀州。玄德恐操有谋,不跟追袭,引兵自回荆州。——曹操行动迅速,还要试探辛毗,希望得到更多信息。辛毗的说法不下于战国策士,他不回避问题,而是站在曹操的角度思考,是个销售人才。这样的建议,是有利曹操的,也到达了袁谭的目的。从目的和技术角度来说,做得很好。
曹操的话,对辛毗也有效果吧,曹操是很会欣赏人,很会真情流露的啊!
刘备不追击,是符合刘表的要求的。
谭、尚听知曹军自退,遂相庆贺。袁熙、高干各自辞去。
曹军无故而退,袁氏集团没有深思,不是有远见的人啊!

袁谭与郭图、辛评议曰:“我为长子,反不能承父业;尚乃继母所生,反承大爵:心实不甘。”图曰:“主公可勒兵城外,只做请显甫、审配饮酒,伏刀斧手杀之,大事定矣。”——郭图的计谋是伤害战略部署的。

适别驾王修自青州来,谭将此计告之。修曰:“兄弟者,左右手也。今与他人争斗,断其右手,而曰我必胜,安可得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谁亲之?彼谗人离间骨肉,以求一朝之利,原塞耳勿听也。”谭怒,叱退王修,使人去请袁尚。——王修说的很对,但是不是出于洞察曹操的威胁,只是一般常情。做对事不代表思考是对的。

尚与审配商议。配曰:“此必郭图之计也。主公若往,必遭奸计;不如乘势攻之。”袁尚依言,便披挂上马,引兵五万出城。——呵呵,郭图的一厢情愿有没有奏效。审配还来个将计就计。这两个谋士从思维的对比来说,都是郭嘉的笼中鸟啊!

袁谭见袁尚引军来,情知事泄,亦即披挂上马,与尚交锋。尚见谭大骂。谭亦骂曰:“汝药死父亲,篡夺爵位,今又来杀兄耶!”二人亲自交锋,袁谭大败。尚亲冒矢石,冲突掩杀。——这样决裂,大家都死定了。袁尚的勇敢在这样的场所倒是很厉害的。
页数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