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将本页分享到:
绍惊问曰:“此人是谁?”沮授曰:“此必是刘玄德之弟关云长也。”
袁绍糊涂罢了,沮授难道真的直爽吗?杀了刘备只会消弱自己。沮授难道是恨刘备说动袁绍起兵吗?
程昱曰:“某举一人可敌颜良。”操问是谁。昱曰:“非关公不可。”
程昱妙计,出人意料。

操曰:“吾恐他立了功便去。”昱曰:“刘备若在,必投袁绍。今若使云长破袁绍之兵,绍必疑刘备而杀之矣。备既死,云长又安往乎?”——程昱的博弈论一定学得不错。

曹操指山下颜良排的阵势,旗帜鲜明,枪刀森布,严整有威,乃谓关公曰:“河北人马,如此雄壮!”关公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操又指曰:“麾盖之下,绣袍金甲,持刀立马者,乃颜良也。”关公举目一望,谓操曰:“吾观颜良,如插标卖首耳!”操曰:“未可轻视。”关公起身曰:“某虽不才,愿去万军中取其首级,来献丞相。”——关羽真的傲气。

张辽曰:“军中无戏言,云长不可忽也。”——张辽是出于关心。

颜良正在麾盖下,见关公冲来,方欲问时,关公赤兔马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云长手起一刀,刺于马下。——这段嘉靖本的《三国志通俗演义》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颜良认为关羽是来投奔刘备的,没有提防。关羽用刀“刺”,而不是“劈”就是证明。颜良实在冤枉,他知道刘备在袁绍这边,没想到关羽不知道啊。也可见独自排遣颜良,没有派出谋士跟随的弊端。

关公曰:“某何足道哉!吾弟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耳。”操大惊,回顾左右曰:“今后如遇张翼德,不可轻敌。”令写于衣袍襟底以记之。——关羽还有自谦的时候,可是,却吓坏了曹操。
遥望山前平川旷野之地,颜良前部精兵十万,排成阵势。操骇然,回顾吕布旧将宋宪曰:“吾闻汝乃吕布部下猛将,今可与颜良一战。”
颜良布阵,能让曹操骇然,必有过人之处。叫宋宪出战,明显是心中没底,不愿派出自己的嫡系。

诸将栗然。曹操收军,良亦引军退去。——颜良没有乘势攻杀。奇怪。
沮授谏曰:“颜良性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曰:“吾之上将,非汝等可料。”
沮授尽力,说的清楚理由。还是没能改变袁绍的随意决策的习惯。

关公闻知,遂入相府见操曰:“闻丞相起兵,某愿为前部。”操曰:“未敢烦将军。早晚有事,当来相请。”——曹操采纳荀彧的计策,要让关羽没有离开的条件。
关公再拜称谢。操不悦曰:“吾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耶?”
曹操的不悦,是因为关羽“贱人而贵畜”是不义的。

关公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操愕然而悔。——曹操后悔的不是马,是后悔做了这么多还是没得到关羽的心。

操问张辽曰:“吾待云长不薄,而彼常怀去心,何也?”——关羽这样的人是有精神追求的。曹操第一次遇到自己的魅力无法得到的武将。

辽曰:“我荐兄在丞相处,不曾落后?”公曰:“深感丞相厚意。只是吾身虽在此,心念皇叔,未尝去怀。”辽曰:“兄言差矣,处世不分轻重,非丈夫也。玄德待兄,未必过于丞相,兄何故只怀去志?”——张辽是个好朋友,但是两人的精神境界不一样啊。

公曰:“吾固知曹公待吾甚厚。奈吾受刘皇叔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此。要必立效以报曹公,然后去耳。”辽曰:“倘玄德已弃世,公何所归乎?”公曰:“愿从于地下。”——关羽重信守义,坚贞忠诚。实在罕有。

操叹曰:“事主不忘其本,乃天下之义士也!”荀彧曰:“彼言立功方去,若不教彼立功,未必便去。”操然之。——曹操内心佩服。荀彧文人技巧,发现还有操作空间。

却说玄德在袁绍处,旦夕烦恼。绍曰:“玄德何故常忧?”玄德曰:“二弟不知音耗,妻小陷于曹贼;上不能报国,下不能保家:安得不忧?”绍曰:“吾欲进兵赴许都久矣。方今春暖,正好兴兵。”便商议破曹之策。田丰谏曰:“前操攻徐州,许都空虚,不及此时进兵;今徐州已破,操兵方锐,未可轻敌。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后可动也。”绍曰:“待我思之。”因问玄德曰:“田丰劝我固守,何如!”玄德曰:“曹操欺君之贼,明公若不讨之,恐失大义于天下。”绍曰:“玄德之言甚善。”遂欲兴兵。田丰又谏。绍怒曰:“汝等弄文轻武,使我失大义!”田丰顿首曰:“若不听臣良言,出师不利。”绍大怒,欲斩之。——袁绍只是为了刘备的感觉和判断出兵,却不听从田丰的客观分析。袁绍属于那种,只要讨好他就可以在他手下混的领导。忠诚只能换来杀身之祸。

玄德力劝,乃囚于狱中,沮授见田丰下狱,乃会其宗族,尽散家财,与之诀曰:“吾随军而去,胜则威无不加,败则一身不保矣!”众皆下泪送之。——沮授是明白人,不是清醒人。
公曰:“二嫂思兄痛哭,不由某心不悲。”操笑而宽解之,频以酒相劝。
曹操真是会关心人啊。

公醉,自绰其髯而言曰:“生不能报国家,而背其兄,徒为人也!”操问曰:“云长髯有数乎?”公曰:“约数百根。每秋月约退三五根。冬月多以皂纱囊裹之,恐其断也。”操以纱锦作囊,与关公护髯。——关羽的感慨,曹操都不觉得是威胁。曹操看出关羽不是玩阴谋的人。

帝见关公一纱锦囊垂于胸次,帝问之。关公奏曰:“臣髯颇长,丞相赐囊贮之。”帝令当殿披拂,过于其腹。帝曰:“真美髯公也!”因此人皆呼为“美髯公”。——关羽的答话,给皇帝什么感觉呢?皇帝会认为关羽已经是曹操的人吧?曹操和皇帝很难有什么能一致的了。皇帝的赞赏,也是表示对曹操的认同吧。
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
曹操细心,最是感人。

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旧袍罩之。操笑曰:“云长何如此之俭乎?”公曰:“某非俭也。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操叹曰:“真义士也!”然口虽称羡,心实不悦。——关羽不善作伪,曹操感叹,也有惋惜之意。曹操历来都能得到人才的心,这回没能得到,有点失落啊。
操引关公朝见献帝,帝命为偏将军。
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感觉,高兴还是愤怒。不知道关羽是什么感觉,是惭愧还是难过。不知道曹操是什么居心,是考验关羽还是打击皇帝。

操次日设大宴,会众谋臣武士,以客礼待关公,延之上座;又备绫锦及金银器皿相送。关公都送与二嫂收贮。关公自到许昌,操待之甚厚:小宴三日,大宴五日;又送美女十人,使侍关公。关公尽送入内门,令伏侍二嫂。却又三日一次于内门外躬身施礼,动问二嫂安否。二夫人回问皇叔之事毕,曰“叔叔自便”,关公方敢退回。操闻之,又叹服关公不已。——曹操的权、酒、财、色都用上了。关羽都没反应。长期艰苦奔波,没有被腐化,确实难得。
关公下马入拜,操慌忙答礼。关公曰:“败兵之将,深荷不杀之恩。”操曰:“素慕云长忠义,今日幸得相见,足慰平生之望。”
两人都是真情,可谓英雄相惜。

关公曰:“文远代禀三事,蒙丞相应允,谅不食言。”操曰:“吾言既出,安敢失信。”关公曰:“关某若知皇叔所在,虽蹈水火、必往从之。此时恐不及拜辞,伏乞见原。”操曰:“玄德若在,必从公去;但恐乱军中亡矣。公且宽心,尚容缉听。”关公拜谢。——坦荡相告,高义!

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曹操试探,不是不相信关羽,而是看他是不是只是个武将。

操见公如此,愈加敬服。——知礼者,必重义。敬服的是关羽的义。
公沉吟曰:“汝说我有三罪,欲我如何?”
这一问,主动权已是易手。

辽曰:“今四面皆曹公之兵,兄若不降,则必死;徒死无益,不若且降曹公;却打听刘使君音信,如知何处,即往投之。一者可以保二夫人,二者不背桃园之约,三者可留有用之身:有此三便,兄宜详之。”——张辽的方案足以让人动心。

辽曰:“丞相宽洪大量,何所不容。愿闻三事。”——张辽不是套话,是自己的感受。

辽又曰:“但知玄德信息,虽远必往。”操摇首曰:“然则吾养云长何用?此事却难从。”辽曰:“岂不闻豫让众人国士之论乎?刘玄德待云长不过恩厚耳。丞相更施厚恩以结其心,何忧云长之不服也?”操曰:“文远之言甚当,吾愿从此三事。”——曹操的本意是人才必为己用。如果这点不达成一致,曹操会不会杀了关羽呢?张辽是真心为了双方的。情之所至,推己及人。认为关羽也会像自己一样。

关公曰:“虽然如此,暂请丞相退军,容我入城见二嫂,告知其事,然后投降。”张辽再回,以此言报曹操。操即传令,退军三十里。荀彧曰:“不可,恐有诈。”操曰:“云长义士,必不失信。”遂引军退。——荀彧是谋略之士的正常思考。不能理解武士的骄傲和彼此的敬重。
关公迎谓曰:“文远欲来相敌耶?”辽曰:“非也。想故人旧日之情,特来相见。”
武将情谊,坦荡感人。

公曰:“文远莫非说关某乎?”辽曰:“不然。昔日蒙兄救弟,今日弟安得不救兄?”——张辽真情实话。

公曰:“然则文远将欲助我乎?”辽曰:“亦非也。”公曰:“既不助我,来此何干?”辽曰:“玄德不知存亡,翼德未知生死。昨夜曹公已破下邳,军民尽无伤害,差人护卫玄德家眷,不许惊忧。如此相待,弟特来报兄。”关公怒曰:“此言特说我也。吾今虽处绝地,视死如归。汝当速去,吾即下山迎战。”——张辽这样的武将口里说出这样的话,让人没有戒心。关羽还是警醒的。

张辽大笑曰:“兄此言岂不为天下笑乎?”公曰:“吾仗忠义而死,安得为天下笑?”辽曰:“兄今即死,其罪有三。”公曰:“汝且说我那三罪?”辽曰:“当初刘使君与兄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使君方败,而兄即战死,倘使君复出,欲求兄相助,而不可复得,岂不负当年之盟誓乎?其罪一也。刘使君以家眷付托于兄,兄今战死,二夫人无所依赖,负却使君依托之重。其罪二也。兄武艺超群,兼通经史,不思共使君匡扶汉室,徒欲赴汤蹈火,以成匹夫之勇,安得为义?其罪三也。兄有此三罪,弟不得不告。”——这段说辞,明显是说客手法,关羽熟读《春秋》怎能不知。但是,说的也是实情。不由关羽不思量。
关公大怒,引三千人马出城,与夏侯惇交战。
关羽也没有大局观啊。
却说程昱献计曰:“云长有万人之敌,非智谋不能取之。今可即差刘备手下投降之兵,入下邳,见关公,只说是逃回的,伏于城中为内应;却引关公出战,诈败佯输,诱入他处,以精兵截其归路,然后说之
程昱计谋简单实用。

关公以为旧兵,留而不疑。——确实难以注意防范。
捱到天晓,再欲整顿下山冲突,忽见一人跑马上山来,视之乃张辽也。关公迎谓曰:“文远欲来相敌耶?”辽曰:“非也。想故人旧日之情,特来相见。”遂弃刀下马,与关公叙礼毕,坐于山顶。公曰:“文远莫非说关某乎?”辽曰:“不然。昔日蒙兄救弟,今日弟安得不救兄?”公曰:“然则文远将欲助我乎?”辽曰:“亦非也。”公曰:“既不助我,来此何干?”辽曰:“玄德不知存亡,翼德未知生死。昨夜曹公已破下邳,军民尽无伤害,差人护卫玄德家眷,不许惊忧。如此相待,弟特来报兄。”关公怒曰:“此言特说我也。吾今虽处绝地,视死如归。汝当速去,吾即下山迎战。”张辽大笑曰:“兄此言岂不为天下笑乎?”公曰:“吾仗忠义而死,安得为天下笑?”辽曰:“兄今即死,其罪有三。”公曰:“汝且说我那三罪?”辽曰:“当初刘使君与兄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使君方败,而兄即战死,倘使君复出,欲求兄相助,而不可复得,岂不负当年之盟誓乎?其罪一也。刘使君以家眷付托于兄,兄今战死,二夫人无所依赖,负却使君依托之重。其罪二也。兄武艺超群,兼通经史,不思共使君匡扶汉室,徒欲赴汤蹈火,以成匹夫之勇,安得为义?其罪三也。兄有此三罪,弟不得不告。”
页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