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本页分享到:
酂侯:   
消灭项羽、平定楚地后,诸侯联名上《劝进表》给刘邦,推举他为皇帝。公元前202年二月初三,众诸侯及太尉长安侯卢绾等300多人,恭听了刘邦即帝位的诏书。刘邦称帝后,在洛阳南宫大宴群臣。席间,觥筹交错,君臣共饮。刘邦显得特别高兴,他说:“你们都说实话,我为什么能够夺取天下?项羽又为什么会失去天下?”群臣众说不一。刘邦最后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我不如子房(张良);镇国家、抚百姓、供军需、给粮饷,我不如萧何;指挥百万大军,战必胜,攻必克,我不如韩信。这三个人都是人中豪杰,我能用他们,所以能得天下。项羽只有一个范增还不能重用,因此最后败在我的手中。”不难看出,刘邦认为张良、萧何、韩信是他最得力的功臣,这三人亦被称为“汉初三杰。”
酂侯(酇侯)zàn hòu :亦作“鄼侯”。 汉 萧何 的爵号。 何 在 楚 汉 相争中,佐 高祖 ,守 关中 ,转漕给军,兵不乏食,因以致胜。 高祖 即位,论功行赏,评为第一,封 酇侯 。 唐 皎然 《诗式·三不同语意势》:“ 酇侯 务在匡佐,不暇采诗。” 宋 苏辙 《因旧》诗:“ 酇侯 念子孙,不处高閈閎。” 清 宋琬 《行路难》诗:“家家少牢祀 鄼侯 ,有儿莫读天人策。” 清 赵翼 《漂母祠》诗:“ 淮阴 生平一知己,相国 酇侯 而已矣。”
张良(约公元前250—前186年),字子房,汉初政治家、军事家,西汉开国元勋,  张良
[1]史称“汉初三杰”之一。至今,安徽庐江、陕西汉中、河南兰考、张家界,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等都说有张良墓,令人真假莫辨。    张良秦末汉初谋士、大臣,祖先五代相韩。秦灭韩后,他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未中。逃亡至下邳时遇黄石公,得《太公兵法》,深明韬略,足智多谋。秦末农民战争中,聚众归刘邦,为其主要“智囊”。楚汉战争中,提出不立六国后代,联结英布、彭越,重用韩信等策略,又主张追击项羽,歼灭楚军,为刘邦完成统一大业奠定坚实基础,刘邦称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这一名句,也随着张良的机智谋划、文韬武略而流传百世。汉朝建立时封留侯,后功成身退,千古流芳。
股肱 gǔgōng
(1) [right-hand man]∶大腿和胳膊。均为躯体的重要部分。引申为辅佐君主的大臣。又比喻左右辅助得力的人
君之卿佐,是谓股肱;股肱或亏,何痛如之!——《左传·昭公九年》
(2) 又如:股肱之臣
(3) [assist;guard]∶辅佐,捍卫
昔周公大公股肱 周室,夹辅 成王。——《左传·僖公二十六年》
◎ 投鼠忌器 tóushǔ-jìqì:投打靠近器物的老鼠怕伤了器物。比喻想打击坏人而又有所顾忌,怕伤害好人而不敢作为 。
丹墀(dān chí) :宫殿前的红色台阶及台阶上的空地。
胄zhòu
1. 盔,古代战士戴的帽子:甲~(甲衣和头盔)。介~(“介”,甲衣)。
2. 帝王或贵族的子孙:贵~。~裔。~子(古代帝王和贵族的长子,都要进入国学学习,后亦泛称国子学生)。
车胄:曹将,生年不详,司州弘农华阴(今陕西省华阴市东)人,曹操消灭吕布后任之为徐州刺史,后于公元200年被刘备袭杀。官至徐州刺史、车骑将军。
忽侍郎王子服至。门吏知子服与董承交厚,不敢拦阻,竟入书院。见承伏几不醒,袖底压着素绢,微露“朕”字。子服疑之,默取看毕,藏于袖中,呼承曰:“国舅好自在!亏你如何睡得着!”承惊觉,不
此段,反对曹操的各人,在董承密诏的联系下,逐步聚集。曹操试探的结果显现了。董承是否足以担此重任?联络的人员是否有能力呢?这些都是未知数。马腾的加入,是一只比较强势的武力,如何使用共灭曹操,这些问题都在考验反曹联盟的智慧。
董承览毕,涕泪交流,一夜寝不能寐。晨起,复至书院中,将诏再三观看,无计可施。乃放诏于几上,沈思灭操之计。忖量未定,隐几而卧。
董承虽然有志,奈何无计可施。皇亲国戚,文臣武将,各地官员。到底有谁能忠于皇室呢?一个组织,高层和基层脱离了关系,就像树木没有了根,鱼没有了水。而这些中层,平时都是为了利禄而来,没有了精神部分。最终为了利禄,自然也不会考虑中央的生死了。可见,一个组织不能只以利润来刺激发展。这样饮鸩止渴的结果,就是各部分为了利禄,一样会抛弃中央。
承辞操归家,至夜独坐书院中,将袍仔细反复看了,并无一物。承思曰:“天子赐我袍带,命我细观,必非无意;今不见甚踪迹,何也?”随又取玉带检看,乃白玉玲珑,碾成小龙穿花,背用紫锦为衬,缝
皇帝密诏,连董承也无法发现,这才符合曹操查看不出的道理。
然而,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灯花坠落,密诏显现。
早有人报知曹操曰:“帝与董承登功臣阁说话。”
曹操耳目已然遍布。

承心知衣带中必有密诏,恐操看破,迟延不解。操叱左右:“急解下来!”看了半晌,笑曰:“果然是条好玉带!再脱下锦袍来借看。”承心中畏惧,不敢不从,遂脱袍献上。——事关重大,曹操亲自出马,叫手下动手,和黑老大无异。董承畏惧,可见曹操霸道。此时的曹操,和当年的董卓何异?

操亲自以手提起,对日影中细细详看。看毕,自己穿在身上,系了玉带,回顾左右曰:“长短如何?”左右称美。操谓承曰:“国舅即以此袍带转赐与吾,何如?”承告曰:“君恩所赐,不敢转赠;容某别制奉献。”操曰:“国舅受此衣带,莫非其中有谋乎?”承惊曰:“某焉敢?丞相如要,便当留下。”操曰:“公受君赐,吾何相夺?聊为戏耳。”遂脱袍带还承。——曹操还是希望保留表面的和谐。另外,曹操的亲信应该没听到皇帝的话,所以曹操认为皇帝是密谋之后送袍、带为掩饰。否则,必然是要撕开袍、带,细细查找。
皇帝开始行动,要揭穿曹操挟天子的真相。可是,自己要像地下工作者一样活动,真是委屈啊。何况,对抗曹操的势力如何形成,都是未知之数。只能寄望于冥冥之中了。曹操和皇帝的对立,再也无法调和了。
曹操回府,荀彧等一班谋士入见曰:“天子认刘备为叔,恐无益于明公。”
曹操集团已经认识到只有权力才能保证安全了。

操曰:“彼既认为皇叔,吾以天子之诏令之,彼愈不敢不服矣。况吾留彼在许都,名虽近君,实在吾掌握之内,吾何惧哉?吾所虑者,太尉杨彪系袁术亲戚,倘与二袁为内应,为害不浅。当即除之。”乃密使人诬告彪交通袁术,遂收彪下狱,命满宠按治之。——曹操胸有成竹,也是身不由己,传统政治斗争的严酷,常常是无辜者牺牲。

北海太守孔融在许都,因谏操曰:“杨公四世清德,岂可因袁氏而罪之乎?”操曰:“此朝廷意也。”融曰:“使成王杀召公,周公可得言不知耶?”操不得已,乃免彪官,放归田里。——孔融和曹操的对答有趣、有味,官僚阶层和曹操集团的对立开始了。

议郎赵彦愤操专横,上疏劾操不奉帝旨、擅收大臣之罪。操大怒,即收赵彦杀之。于是百官无不悚惧。谋士程昱说操曰:“今明公威名日盛,何不乘此时行王霸之事?”操曰:“朝廷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当请天子田猎,以观动静。”——曹操杀了赵彦,只有走向专权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专权的理想结果就是王霸之业。

接下里的描写,可见皇帝的害怕,曹操的试探手法。关羽的愤怒,刘备的假糊涂,深谋。最后,忠于朝廷的反抗势力开始行动。
次日,献帝设朝,操表奏玄德军功,引玄德见帝。玄德具朝服拜于丹墀。帝宣上殿,问曰:“卿祖何人?”玄德奏曰:“臣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雄之孙,刘弘之子也。”帝教取宗族世谱
此段曹操还是希望得到刘备的支持的。但是,皇帝已经觉得他权力太大了,希望通过刘备制衡。刘备得到皇家的认证,这个品牌价值飙升。曹操未必想到要篡位,可是,现在开始,他已经陷入权力的魔咒之中。在传统的权力斗争中,他已是骑虎难下了。
话说曹操举剑欲杀张辽,玄德攀住臂膊,云长跪于面前。
关羽是爱惜英雄,刘备恐怕还有笼络之意。若是曹操叫刘备管教张辽,那刘备岂不是得到张辽真心。

操掷剑笑曰:“我亦知文远忠义,故戏之耳。”乃亲释其缚,解衣衣之,延之上坐,辽感其意,遂降。操拜辽为中郎将,赐爵关内侯,使招安臧霸。霸闻吕布已死,张辽已降,遂亦引本部军投降。操厚赏之。臧霸又招安孙观、吴敦、尹礼来降。——曹操厉害,反应很快,这回首先得到张辽的认同,封赏之后,张辽已经不在刘备之下,只能作为曹操的部下了。张辽投降之后,又带动了大批敌军归顺。

路过徐州,百姓焚香遮道,请留刘使君为牧。操曰:“刘使君功大,且待面君封爵,回来未迟。”百姓叩谢。操唤车骑将军车胄权领徐州。——曹操现在知道刘备不是一般的将领,肯定不能让他生根。
操回府,荀彧等一班谋士入见曰:“天子认刘备为叔,恐无益于明公。”操曰:“彼既认为皇叔,吾以天子之诏令之,彼愈不敢不服矣。况吾留彼在许都,名虽近君,实在吾掌握之内,吾何惧哉?吾所虑者,太尉杨彪系袁术亲戚,倘与二袁为内应,为害不浅。当即除之。”乃密使人诬告彪交通袁术,遂收彪下狱,命满宠按治之。时北海太守孔融在许都,因谏操曰:“杨公四世清德,岂可因袁氏而罪之乎?”操曰:“此朝廷意也。”融曰:“使成王杀召公,周公可得言不知耶?”操不得已,乃免彪官,放归田里。议郎赵彦愤操专横,上疏劾操不奉帝旨、擅收大臣之罪。操大怒,即收赵彦杀之。于是百官无不悚惧。谋士程昱说操曰:“今明公威名日盛,何不乘此时行王霸之事?”操曰:“朝廷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当请天子田猎,以观动静。”于是拣选良马、名鹰、俊犬、弓矢俱备,先聚兵城外,操入请天子田猎。帝曰:“田猎恐非正道。”操曰:“古之帝王,春搜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示武于天下。今四海扰攘之时,正当借田猎以讲武。”帝不敢不从,随即上逍遥马,带宝雕弓、金鈚箭,排銮驾出城。玄德与关、张各弯弓插箭,内穿掩心甲,手持兵器,引数十骑随驾出许昌。曹操骑爪黄飞电马,引十万之众,与天子猎于许田。军士排开围场,周广二百余里。操与天子并马而行,只争一马头。背后都是操之心腹将校。文武百官,远远侍从,谁敢近前。当日献帝驰马到许田,刘玄德起居道傍。帝曰:“朕今欲看皇叔射猎。”玄德领命上马,忽草中赶起一兔。玄德射之,一箭正中那兔。帝喝采。转过土坡,忽见荆棘中赶出一只大鹿。帝连射三箭不中,顾谓操曰:“卿射之。”操就讨天子宝雕弓、金鈚箭,扣满一射,正中鹿背,倒于草中。群臣将校,见了金鈚箭,只道天子射中,都踊跃向帝呼“万岁”。曹操纵马直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众皆失色。玄德背后云长大怒,剔起卧蚕眉,睁开丹凤眼,提刀拍马便出,要斩曹操。玄德见了,慌忙摇手送目。关公见兄如此,便不敢动。玄德欠身向操称贺曰:“丞相神射,世所罕及!”操笑曰:“此天子洪福耳。”乃回马向天子称贺,竟不献还宝雕弓,就自悬带。围场已罢,宴于许田。宴毕,驾回许都。众人各自归歇。云长问玄德曰:“操贼欺君罔上,我欲杀之,为国除害,兄何止我?”玄德曰:“投鼠忌器。操与帝相离只一马头,其心腹之人,周回拥曰
页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