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YAG7582 的读古籍笔记

将YAG7582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至于邪气深入,则邪气与正气相乱,欲攻邪则碍正,欲扶正则助邪,即使邪渐去,而正气已不支矣。
正邪未合,补泻攻无碍。
正邪即合,先攻后补,至人虚弱;先补后攻,邪愈盛
药所以制病,有一病则有一药以制之。其人有是病,则其药专至于病所而驱其邪,决不反至无病之处以为祸也。.。。。。或老年及久病之人,或宜发散,或宜攻伐,皆不可因其血气之衰而兼用补益。
此说有待研究。。。。。。。。
如身大热而反欲热饮,则假热而真寒也;身寒战而反欲寒饮,是假寒而真热也。以此类推,百不失一。而世之医者,偏欲与病人相背何也?惟病人有所嗜好而与病相害者,则医者宜开导之。如其人本喜酸,或得嗽症,
此说甚妙!谨记!!!!11
盖药之性,各尽其能,攻者必攻强,补者必补弱
参《人身论》,慎之!
用柴胡以驱少阳之邪,柴胡必不犯脾胃;用人参以健中宫之气,人参必不入肝胆。则少阳之邪自去,而中土之气自旺,二药各归本经也。如桂枝汤,桂枝走卫以祛风,白芍走荣以止汗,亦各归本经也。
药性归经----
似与前说《治病不必分经络脏腑论》相矛盾,待细究
夫井鱼不可与语大,拘于隘也;夏虫不可与语寒,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与语至道,拘于俗,束于教也。故圣人不以人滑天,不以欲乱情,不谋而当,不言而信,不虑而得,不为而成,精通于灵府,与造化者为人。
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而后动,性之害也;物至而神应,知之动也;知与物接,而好憎生焉。好憎成形而智诱于外,不能反己,而天理灭矣。故达于道者,不以人易天;外与物化,而内不失其情。至无而供其求,时骋而要其宿;小大修短,各有其具;万物之至,腾踊肴乱而不失其数。是以处上而民弗重,居前而众弗害,天下归之,奸邪畏之。以其无争于万物也,故莫敢与之争。
所谓无为者,不先物为也;所谓无不为者,因物之所为。所谓无治者,不易自然也;所谓无不治者,因物之相然也。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百事有所出,而独知守其门。故穷无穷,极无极,照物而不眩,响应而不乏,此之谓天解。
0916  江海以道为百谷王,故能长久功。

——竹简本

今文  江海近于道,故能长久与天地相保

——今本《自然》
形而有形生焉,無聲而五音鳴焉,無味而五味形焉,無色而五色成焉,故有生於無,實生於虛
竹简文中有少量内容与今本《道原》、《精诚》、《微明》《自然》等篇的部分内容相似而不同,另有相当内容不见于今本。

2481 毋刑(形)、无声、万物□

——竹简本
今本中有有意添加的衍文。

0880曰:“人主唯(虽)贤,而曹(遭)淫暴之世,以一

——竹简本
2262  曰:“吾闻古圣立天下,以道立天下

0564  □何?文子曰:“执一无为”。平王曰

2360  文子曰

0870 (天)地大器也,不可执,不可为,为者贩(败),执者失。

0593  是以圣王执一者,见小也。无为者

0775  下正。”平王曰“见小守静奈何?”文子曰

0908  也。见小故能成其大功,守静□

——竹简本
竹简本中的一些思想为今本所误解
2255  平王曰:“子以道德治天下,夫上世之王

2376  观之古之天子以下,至于王侯,无□□

0877  欲自活也,其活各有簿[薄]厚,人生亦有贤

2252   □使桀纣修道德,汤武唯[虽]贤,毋所建

2213  以相生养,所以

2206  相畜长也,相□

2212  朝请不恭,而不从令,不集。平王

0567   □者奈何之?文子曰:“仁绝,义取者,

2321  诸侯倍[背]反[叛],众[人□正,强]乘弱,大陵小,以
今本《文子·道德》中与2212号竹简对应的文字是:“诸侯轻上,则朝廷不恭,纵令不顺。” 竹简本的“不集”“平王”等重要的信息都被遗漏了,“不从令”被改成了“纵令不顺”,“朝请不公”更被改成了“朝廷不恭”,显然是今本《文子》没有理解竹简《文子》中的说法,甚至是有意改窜“朝请”这一标志性的名词。
文子問政
简文

0885  平王曰:“为正(政)奈何?”文子曰:“御之以道,□

0707  之以德,勿视以贤,勿加以力,□以□□

2205  □言。平王曰:“御

2324 □□以贤则民自足,毋加以力则民自

2325 0876  可以治国。不御以道,则民离散。不养

0826  则民倍(背)反(叛),视之贤,则民疾诤,加之以

0898  则民苛兆(逃);民离散,则国执(势)衰;民倍(背)

0886 上位危。平王曰:“行此四者何如?”文子
而简文中很重要的“……可以治国”、“不御以道”为今本所无。简文紧接着的“不御以道,则民离散;不养则民倍(背)反(叛)”,在今本中对应为“不下则离散,弗养则背叛”。“不下”的内容也是添加进去的,而这种添加是以割裂竹简《文子》为前提的。另外《老子》中常有“民自化”“民自正”“民自朴”等说法,“自”在这里是“自然而然”之意。竹简本中有“自足”一词,肯定还有“自福”“自朴”之类的词。今本删去“自”,而只言“民足”“民朴”。显然是竹简本更接近于《老子》本义。问“为正(政)奈何”的问题被简化成了 “问政” ,“行此四者何如?”的疑问句也被改编成了“四者诚修”的陈述句。
處大,滿而不溢,居高,貴而無驕,處大不溢,盈而不虧,居上不驕,高而不危,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富貴不離其身,祿及子孫,古之王道其於此矣
今本《文子》割裂了竹简本的文字,又添加了其他文献的有关资料,同时改动句序。

0908  也,见小故能成其大功,守静□

0806  也,大而不衰者,所以长守□

0864  高而不危。高而不危者,所以长守民

2327  有天下,贵为天子,富贵不离其身

——竹简本
聖人法之,卑者所以自下,退者所以自後,儉者所以自小,損之所以自少,卑則尊,退則先,儉則廣,損則大,此天道所成也。
卑退俭损,所以法天也。-----竹简本
文子問道。老子曰:學問不精,聽道不深。凡聽。。。。
竹简本中的一些思想在今本中得到了发挥和引申,说明今本必晚出于竹简本。

2482 修德非一听,故以耳听者,学在皮肤;

0576 以心学在肌月(肉); 以□ 听者

——竹简本
文子問聖智。老子曰:聞而知之,聖也,見而知之,智也。。。。。
竹简《文子》中的一些重要信息被遗漏和改动:

0904  □之□而知之乎?”文子曰:“未生者可

0896 1193  知。”平王曰:“何谓圣知?”文子曰:“闻而知之,圣也。

0803  知也。故圣者闻

1200  而知择道。知者见祸福

0765  刑[形],而知择行。故闻而知之,圣也。

0834  知也成刑[形]者,可见而

0711未生;知者见成

0909  □经者,圣知之道也。王也不可不

——竹简本
古之聽訟者。惡其意不惡其人。求所以生之。不得其所以生乃刑之。君必與眾共焉。今之聽訟者。不惡其意而惡其人。求所以殺。是反古之道也。
反古之道,此处“反”为“远离,背离”之意。与论语述而篇“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互证。
又曰:“孟子性善、养气之论,皆前圣所未发。”
性善、养气之论,乃老子主张。偏离孔子根本,只领悟孔子一“仁”之皮毛。孔子的核心思想继承,至子思止,后世更无一人得其真传。荀子继承了孔子的“人性”根本思想,然拒绝继承孔子的“天命”思想,即“中庸”。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
常人因为太重视自己的切身利益,才会宠辱若惊,才会担心生病。
圣人将自己生命得失置之度外,一心只有天下,以百姓心为心,才可寄托天下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唐棣”(本篇)之诗,未注明出处,宋儒疑为《诗经》轶诗。遍观“诗经”,其中“而”字极少,用在句末作为语助词更是了无一例。“而”字作为其他解释,太过牵强。基本可以说明“诗经“的原创时代还没有出现这种用法。所以“唐棣”(本篇)应为更晚期的作品,我疑为其就出自孔子之口。
我曾怀疑本章“唐棣”(本篇)之诗,是否应该把“唐棣之华”加引号,而视为孔子读《诗》中“唐棣之华”时有所感悟而语。若如此,后一句“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当为孔子进一步强调“思”的重要性。

是否应如下标点: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偏其反而”与“室是远而”为孔子评语。“偏”与“室”对,为偏重、局限之意;“反”与“远”对,为背离,远离之意。

子罕篇最后三章应为一个整体,言“人之不同,境界各异,偏爱至亲,未免偏颇”。孔子的重要思想是“仁”。是要爱天下人,而不能仅仅局限于至亲。本章紧扣子罕篇开篇之句“子罕言利与命与仁”,应视为孔子宣扬“仁”的思想。
正如当时之鲁国,以“礼”闻于天下。只是太过偏重同姓即兄弟之国,而对于近邻的非兄弟之国,则相对疏远。这是鲁国始终不能强大以致称霸的原因,其缺乏的正是“仁”的思想。
◇定公元年
孔子42岁,鲁定公13年,孔子55岁,被迫离开鲁国,周游列国。29年后鲁国受制于三桓。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此处“偏”指偏重、不全面,有局限性。“其”及后面的“是”均代“唐棣之华”。“室”指思维思想局限于某一范围,思维定势。
释义:唐棣花开的很绚丽,若仅仅看到其表面则背离了为学之道。怎么不会触动你的心灵,给你一点启迪呢?我们的思维仅局限于此还远远不够。
圣人说:拓展我们的思维,调动我们的想象力,才能接近事物的本质。

见山知山,见水知水还不够,要像圣人一样: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见到水的流逝,感叹时光的无情,想到了自己的使命,不由感叹。

本句再次验证了孔子的“举一反三”教学思想,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子曰:“岁寒
要有坚强的意志,取得一点成就不能骄傲自满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朋友都有强于自己的方面,自己不完善的地方要勇于改进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要明辨是非,善于分析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子曰:“后生可
要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废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感叹一天天过去了,可肩负的使命还
没完成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圣人之伟大,匡复社会思想文化的使命孔子则无旁贷,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要学以致用,跟“君子不器”呼应。
君子不能仅仅学问满腹,象盛满东西的器皿一样,而要学以致用。
大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意思为坎坷逆境出真知,顺境出庸才。
吾不试,故艺
不试的意思为不为所用,也就是自己的思想主张不为人接受、不能在社会推广,相当于一个人处于逆境当中,故艺。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吾命受之于天 ,况身兼匡复中国文化思想的重要使命,他人能奈我何?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根据论语的篇名习惯性命名,本句若按传统的解释,那么篇名应叫做“子罕言”篇。由流传的篇名可推测“子罕”应为人名。况且本篇主要谈孔子受命于天,把推行以礼治国、传道授业作为自己 责无旁贷的使命,怎能说他很少谈“命”呢?"利"的本意为能满足自己需要的东西,后人见到"利"字,总跟贪婪\私利联系到一起.
综上,本句的意思为:
子罕说过:要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必须合乎天命,有助于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些都要以仁为衡量标准。

子罕:见《左传.宋人献玉》,其以不贪为宝,他认为自己的"利"就是不贪.
页数1
YAG7582
被收藏:2 次 [收藏]
积分:72 分
访问:8357 次
给 YAG758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