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潇潇伊人 的读古籍笔记

将潇潇伊人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关雎
关关应是水鸟的叫声,雎是水鸟,或鱼鹰。隹是鸟的象形字,这里的雎字是仪式中的“奉灵石”的女仕和男性对唱的情歌。
吴承恩的创世说。
人类的创世神话有各种版本。西方有圣经的上帝在一个星期之内就完成了创世。中国古代的创世神话有几种来源于不同古代氏族历史的样本。 吴承恩的“西游记”第一章就是道家的版本。 历史从“子”时开始。人类智慧在心理上为宇宙起源确认起点的努力由“作家”“哲学家”承担。“会”即是“阴阳”两性交媾的“隐喻”。没有交媾就没有人类进化,也就没有人类历史,没有文明史。有趣的是名人生在“寅”时的有屈原,(杜撰),还有中华之种族。此说不始于吴承恩,他是“转述” “传统”,他是传说“神话”而已。
伏牺、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
【白虎通】三墳,分也。論三才之分,天地人之始也
又易兴作之条,不见有女娲,何以辄数?又郑玄云:“女娲修伏牺之道,无改作则。”已上修旧者众,岂皆为皇乎?既不数女娲,不可不取黄帝以充三皇耳。又郑玄数五帝,何以六人?或为之说云,德协五
真是难以自圆其说。 文字历史要把历史“帝王系列化”,从上帝一直顺下来,不可不谓用心良苦。
二十四月而生黄
此处的文字,似脱一“帝”字。
以“典”者,常也,言五帝之道,可以百代常行,故曰“言常道也”。
不如说“常言道”。 五帝皆有其母,不知其父,母感神生子,是“英雄无父”的原型神话。 农母曰女登,有神龙首感女登而生炎帝;黄帝母曰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附宝感而怀孕,二十四月而生黄帝;少昊金天氏母曰女节,有星如虹下流,意感而生少昊。颛顼母曰景仆,昌意正妃,谓之女枢,有星贯月如虹,感女枢於幽房之宫而生颛顼。尧母曰庆都,观河遇赤龙,晻然阴风,感而有孕,十四月而生尧。又云舜母曰握登,见大虹感而生舜。
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言常道也
五典的挂名作者五人配五行之德,五人的妈们都在历史上被写了一笔,不然的话, 还真不知这些大作家的母亲们的大名和身份呢--母名有:女节;景仆,谓之女枢;不见;庆都;握登;名字挺怪的,比无记录强多了, 不知登记在何处。
正义曰:坟”,大也。以所论三皇之事,其道至大,故曰“言大道也”。
坟:从土,从贲;贲声。贲:【說文】飾也。【易·賁卦】山下有火,賁。【釋文】鄭云:變也。文飾之貌。【集韻】逋還切,音班。【易·賁卦·釋文】傅氏云:賁,古班字。文章貌。 【傳】宏、賁,皆大也。【詩·大雅】賁鼓維鏞。【傳】賁,大鼓也。 又【爾雅·釋魚】龜三足,賁。【疏】龜之三足者名賁。
刻谓刻石而记识之
岩画应是最早的信息符号
包羲氏。三皇之最先,风姓,母曰华胥,以木德王,即太皞也
以木德而为王的是老包,还是老包他娘?王是女祖还是女祖他儿子?
言者意之声,书者言之记,是故存言以声意,立书以记言
信息有两种载体,音,声载体,耳的听觉的智力成果,形,象载体,目的视觉的智力成果。书最初不是记言,而是“拟形,造象”以记事,就是象形文,字是形符的进化。由于声载信息即语言,和形载信息即字符的非逻辑的"捆绑”,形符发育成“音符”,音载信息在形载符中固定,音符和形符合体的符号出现,复合信息可以引申表达“抽象”概念。文字从文走向字, 开始了文字的“有机发育和生产过程。”
风雨这所会也
“这”字应为”之“字之误。即风雨之所会也。
「二0」《說文》「埋」作「薶」,字同。徐鍇《說文繫傳》:「麥之言幕也,埋之意。」王煦《說文五翼》解釋說:「許氏以薶訓麥,義以音起也。古麥音如「薶」,……淮南謂麥曰「昧」,故史從音為
此段可以用作汉字的“義以音起”的“规律”的例子。拼音文字只需记录“发音”,即mai,但是中文的书写就要发明“视觉”形象载体:文字,麦字,是“原生型”的文字。麦:芒穀,秋穜厚薶,故謂之麥。麥,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从來,有穗者;从夊。凡麥之屬皆从麥。臣鉉等曰:夊,足也。周受瑞麥來麰,如行來。故从夊。
廣雅‧釋詁一》以「斷也」釋「劁」,《玉篇》釋為「刈穫也」,都沒有特別的意思。但這裏以割下放火燒過稱為「劁麥」,是否和「劁」字從火有關,其義未詳。又卷一《收種》篇:「選好穗純色者
这好像是一种农耕的祭俗。
《雜五行書》曰:「常以正月旦——亦用月半——以麻子二七顆,赤小豆七枚,置井中,辟疫病,甚神驗。」又曰:「正月七日,七月七日,男吞赤小豆七顆,女吞十四枚,竟年無病;令疫病不相染。」
民俗之一, 都与数字七有关。正月七日,七月七日,两个节气防病之俗。
《龍魚河圖》曰:「歲暮夕,四更中,取二七豆子,二七麻子,家人頭髮少許,合麻、豆著井中,咒敕井,使其家竟年不遭傷寒,辟五方疫鬼。」
古代民俗之一,为保井水的安全可饮用。
「取麥種,候熟可穫,擇穗大彊者斬,束立場中之高燥處,曝使極燥。無令有白魚「二六」,有輒揚治之。取乾艾雜藏之,麥一石,艾一把。藏以瓦器、竹器。順時種之,則收常倍。
西方的农耕风俗也对留种有特别的仪式。包括人祭。
春候地氣始通:椓橛木長尺二寸,埋尺,見其二寸;立春後,土塊散,上沒橛,陳根可拔。此時二十日以後,和氣去,即土剛。以時耕,一而當四;和氣去耕,四不當一。
zhuo【說文】擊也。【詩·周南】椓之丁丁。【左傳·哀十六年】衞侯辭以難,大子又使椓之。【註】謂攻擊之也。 又留土曰椓。【詩·小雅】椓之橐橐。 又去隂之𠛬,本作𣀈。【書·呂𠛬】劓刵椓黥。【伏生傳】男女不以義交者,其𠛬宮是也,故奄人亦謂之椓。【詩·大雅】昬椓靡共。 又叶都木切,音篤。【詩·小雅】民今之無祿,天夭是椓。
厥。【說文】杙也。一曰門梱。【爾雅·釋宮】樴謂之杙。【註】橜也。蓋直一段之木也。【列子·黃帝篇】若橜株駒。【註】斷木。 又【詩·小雅】旣備乃事。【疏】引漢農書云:孟春,土長冒橛,陳根可拔,耕者急發。 又馬銜曰橜。【【篇海】橜車,鉤心木也。 又擊鼓槌也。【山海經】有獸名夔,以其皮爲鼓,橛以雷獸之管,聲聞五百里。 又同嶡。 又【列子】姑衞切,音劌。盛肉几。【禮·明堂位】俎,夏后氏以嶡。【註】謂中央橫木也。通橛。
土一和解
【說文】地之吐生物者也。二象地之下,地之中,物出形也。〕
命田司「司謂「田畯」,主農之官。
司田,农业干部。管生产的职位。
」《尚書‧堯典》:「湯湯洪水……浩浩滔天。」《管子‧山權數》:「湯七年旱。」《漢書‧食貨志》:「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
农耕社会最大的天灾就是水灾和旱灾。九年之水是说连续九年年年都发大水,七年大旱即连续七年大旱。 从近十年的气象可以想象年年大水,和年年大旱的心理感受。
吴王濞开茱萸沟,通运至海陵仓,北有茱萸村,以村立名。故史记云:“祁沟即吴王夫差所开,漕运以通上国。”
茱萸,又名“越椒”、“艾子”,是一种常绿带香的植物,具备杀虫消毒、逐寒祛风的功能。木本茱萸有吴茱萸、山茱萸和食茱萸之分,都是著名的中药。按中国古人的习惯,在九月九日重阳节时爬山登高,臂上佩带插着茱萸的布袋(古时称“茱萸囊”),以示对亲朋好友的怀念。引自百度百科
神农之教,虽有石城汤池,带甲百万,而无粟者,弗能守也。夫谷帛实天下之命。卫尉前上蚕法,今上农事,人所忽略,卫尉勤之,可谓忠国忧民之至。
民以食为天,可以说是“唯物主义”的“宗教观”。
皇后祭先蚕,至庶人之妇,亦皆有祭。此后妃与庶人之祭,虽贵贱之仪不同,而祈报之心则一。
中国农耕社会桑农并举,妇女是桑事的主体,祭蚕为女性祭。
社稷之神,自天子至郡县,下及庶人,莫不得祭。在国曰大社、国社、王社、侯社,在官曰官社、官稷,在民曰民社
全民皆“社”,“社会”主义。主要以春秋二仲为主。
考之月令,有所谓「祈来年於天宗」者,有所谓「祈谷实」者,有所谓「为麦祈实」者,而《春秋》有一虫兽之为灾害,一雨旸之致愆忒,则必雩,圣人特书之,以见先王勤恤民隐,无所不用其至也。夫惟
年,实,都是“收成”的意思。种禾必祈雨。必求除虫害,和上天,先农,先祖妣对话,是先民的心态。
则祈报禬禳之事,先王所以媚於神而和於人,皆所以与民同吉凶之患者也。凡在祀典,乌可已耶?记礼者曰:伊耆氏之始为蜡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主先啬而祭司啬,飨农及邮表畷,禽兽,迎
此古代农耕社会的“意识形态”。啬:se 从來从㐭。來者,㐭而藏之,故田夫謂之嗇夫,先啬,先农,都是“谷神”的别名,地方代表。
若夫噫嘻之诗,言春夏祈谷於上帝,盖大雩、帝之乐歌也;丰年之诗,言秋冬报者,烝尝之乐歌也。其诗曰,“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然於上帝,则有祈而无报,於祖妣、有报而无祈,岂阙文
谷神是最重要的神,春夏祈谷于上帝要有歌,大雩:(說文)夏祭,樂於赤帝,以祈甘雨也。从雨于聲。【玉篇】請雨祭也。【爾雅·釋訓】舞號雩也。【註】雩之祭,舞者吁嗟而求雨。【禮·月令】仲夏大雩。【註】。雩,吁嗟求雨之祭也。【左傳·桓五年】龍見而雩。【註】遠爲百穀祈膏雨也。【疏】雩之言遠也。遠者豫爲秋收,言意深遠也。
甫田之诗言“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此报之之辞也。继而“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谷我士女”,此又因所报而寓所祈之义也
介:助也。詩·小雅】神之聽之,介爾景福。 又【爾雅·釋詁】介,善也。
谷: 作动词用,養也。
大田之诗言:“去其螟螣,用其蟊贼,无害我田穉。田祖有神,秉畀炎火。有渰萋萋,兴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此祈之之辞也。
大田,应是主祭的农官。他领唱祭歌。
畀:【爾雅·釋詁】畀,賜也。【書·洪範】不畀洪範九疇。【傳】畀,與也【正韻】从田从丌
。【詩·小雅】雨我公田。【通典】古有井田,畫九區如井字形,八家耕之,中爲公田,乃公家所藉。
周礼“龠章”“凡国祈年於田祖”,则「吹豳雅,击士鼓、以乐田畯」。尔雅注曰,畯音俊。乃先农也。于先农有祈焉,则神农后稷与世俗流传所为田父、田母,皆在所祈报可知矣。
可见早期祭的谷神,不仅有男神“田父”,还有“田母”这样的“女神”。他们并不像后来“无限拔高”的“唯一”的“谷神”,那么“神秘”。当老子说“谷神不死“,现代人就把“谷神”看成像“上帝”似的“唯一神”,而且还有了“家谱”,世系,都是后人的“小说”。
天下通祀,惟社与稷;社祭土,勾龙配焉,稷祭谷,后稷配焉。此二祀者,实主农事。载芟之诗,春籍田而祈社稷也、良耜之诗,秋报社稷也。此先王祈报之明典也。
南方称母为社,社应含有“地母”的意思。社祭土,土和地互训。祭土要有勾龙配,勾通溝,又配合媾,是一种生殖和农事共体的仪式。
芸爪,芸爪,耘荡,薅鼓、薅马---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今小锄也。《吕氏春秋》曰:先生者为米,后生者为粃,是故其耨也,长其兄而去其弟。不知稼者,其耨也,去其兄而养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
以上都是农具,工具的发明大大推进了农业的发展。秧马“种植水稻时,用于插秧和拔秧的工具”。何时发明,尚无定论。北宋开始大量使用。其外形似小船,头尾翘起,背面象瓦,供一人骑坐其腹以枣木或榆木制成,背部用揪木或桐木。操作者坐于船背。如插秧,则用右手将船头上放置的秧苗插入田中,然后以双脚使秧马向后逐渐挪动;如拔秧,则用双手将秧苗拔起,捆缚成匝,置于船后仓中,可提高功效及减轻劳动强度。宋代大诗人苏轼曾撰写诗文,热情为之宣传推广,并安排实物进行示范表演。当时,在湖北、江西、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地,均有秧马使用。元代以后,继续不绝,各种式样的秧船,皆从秧马演化而来。宋苏轼《秧马歌序》:“予昔游武昌,见农夫皆骑秧马。以榆枣为腹,欲其滑;以楸梧为背,欲其轻,腹如舟,昂其首尾,背如覆瓦,以便两髀雀跃于泥中。系束藁其首以缚秧,日行千畦,较之伛偻而作者,劳佚相绝矣。”宋楼寿《耕织图.插秧》诗:“抛掷不停手,左右无乱行。被将教秧马,代劳民莫忘。”元袁士元,喜雨三十韵》:“木龙漫吼江头月,秧马犹沉屋角烟。”木龙,指龙骨水车。清陆士仪《思辨录》:“按秧马制甚有理,今农家拔秧时宜用之。可省足力,兼可载秧,供拔莳者甚便。”(引自百度百科;秧马)
田畯至喜,以劝其力
田畯:農夫也。一曰典田官。【詩·豳風】田畯至喜。【傳】田畯,田大夫也。【箋】司嗇,今之嗇夫。【詩詁】周禮無田畯之職,蓋六遂中,鄰里鄙酇縣遂之長。高者爲大夫,𤰞者爲士,通稱爲田畯,蓋農田之俊也。一曰農神。【周禮·春官】籥章龡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註】鄭司農云:古之先敎田者。【禮·郊特牲註】司嗇,后稷是也。 又【正字通】野人曰寒畯。唐鄭光祿勳舉引寒畯士類多之。俗讀寒酸。
贾思勰引《周书》:“神农氏世,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此小说之举,不可用之。
此言甚是,曾公的“科学”态度令人钦佩。所谓“小说”之举,即使通俗迷信的氏族神话。
许氏曰:“粟二十斗;为米十斗,曰毇;为米六斗太半斗,曰粲”。
许氏是否就是“许由”,又“由”训“田”。又通作繇。【董仲舒·賢良策】道者所繇,適於治之路。【註】與由同。又許由。【前漢·古今人表】作許繇。 又通作䌛。【前漢·宣帝紀】上亦無䌛知。 又【楊愼·丹鉛錄】由與農通。韓詩外傳,東西耕曰橫,南北耕曰由。呂氏春秋,管子曆紀皆云:堯使后稷爲大由。註大由,大農也。錢譜,神農幣文,農作由。 又借作㽕。【類篇】按說文徐曰:說文無由字,惟㽕字註:木生條也,古文省弓,而後人因省之,通用爲因由等字。【書·盤庚】若顚木之有由蘖。【註】古作㽕,顚仆也。㽕木生條也
所谓“谷神”就是当时的地方“农业部长”。稷,也是农神之一。
予以为农者,政之所先,
民以食为天,农耕社会的宗教。
江南俗厚,以农为生。吉居其右,尤殷且勤
不了解“吉居其右”的含义,但是尤殷且勤,“殷勤”一词,初与农事有关。【爾雅·釋訓】殷殷,憂也。【詩·邶風】憂心殷殷。【釋文】殷,於巾切,又音隱。 又俗謂周致爲殷勤,別作慇。
?—曾公常语余以黄帝问师旷之说,“杏多实不虫者,来岁秋必善。五木为五谷之先,故欲知五谷,但视五木,择其盛者,来年必益种之”。此说出《师旷占》中,老农往往以为信
这在农耕社会早期,是一种宗教信仰的遗迹。农夫对禾与木与收成的关系的“解释”是祖传的“信仰”。 后来,对种禾的认识和实践逐步地使一些“迷信”淡化了。
寻老君生于殷末,长自週初。托神玄妙玉女玄妙,处胎八十一载,逍遥李树之下,剖左腋而生。生即皓然,号曰老子。指树为氏,因姓李焉。其相也,美眉黄色,日月角悬,蹈五把十,耳有三门,鼻有双柱
道家”上帝“老子的出世神话,或称:标准答案,神乎其神。圣人出世都不是从”娘肚子里出来“,必是”神授精,借圣女怀胎”。
赤精开皇元年七月七日丙午中时,登琳琅之都,月之上馆,受符于元始天王,开金阳玉匮,玄和玉女口命出皇民录谱。
不知“赤精”二字的隐喻是什么。又是在七月七日丙午中时,登琳琅之都,月上之馆面授天机,又有玄和玉女,“口命出”“皇民录谱”。看来与“阴坤之道“大有关系。
老君下降为师
老君像基督教的上帝,是万世万神万圣之师,不知老君的老师是谁,可能是“生而知之,无师自通”吧。
太初时虽有日月,未有人民。渐始初生,上取天精,下取地精,中间和合以成一神,名曰人也。
古时先民不知“造人”之秘,有各种杜撰说法。此天精合地精之说为其中之一说法。人被天精地精合而产出,不似人间男女之交媾,因而为神。 有趣的神化过程。
臣为郎时,与太卜待诏为郎者同署,言曰:“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妇乎?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辩讼不决
这时已是多种部落的融合时代,各家有各家的“说法”。 最后还是“皇上”说了算。 不过“皇上”也不敢不卜就妄动。
古者卜人所以不载者
卜术都是家族内一代一代女祖传下一辈女儿, 后由族内祭司传给下一代,后来是男性族子, 多不见文字。 伏羲作卦的说法只是“神话”。 又易经是氏族的祭司无数代的集体创作。 因而只有族长才有机会学习。 例如周公。 有家传有时间。 如孔子, 有家传。 他不能作只能述,述而不作也是一大功劳, 不作不述就是失职。
居三日,宋忠见贾谊於殿门外,乃相引屏语相谓自叹曰:“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居赫赫之势,失身且有日矣。夫卜而有不审,不见夺糈;为人主计而不审,身无所处。此相去远矣,犹天冠地屦也。此老子
当代人可以此为鉴。又老子曰“无名者万物之始”,似乎玄而有玄。 其实是十分“唯物主义”的。 文字的历史就是证明。
此夫老子所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德是母系社会的原始共产主义的“天堂”标志。 这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故骐骥不能与罢驴为驷,而凤皇不与燕雀为群,而贤者亦不与不肖者同列。故君子处卑隐以辟众,自匿以辟伦,微见德顺以除群害,以明天性,助上养下,多其功利,不求尊誉。公之等喁喁者也,何知长
巫术的时代已成过去。德衰道行, 无可耐何。
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时,顺於仁义,分策定卦,旋式正釭,然後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败。昔先王之定国家,必先龟策日月,而後乃敢代;正时日,乃後入家;产子必先占吉凶,後乃有之。自伏羲作
历史从占卜的记录中被破译。 没有母系社会的女神的谶言和对这些卜占的记录,就没有文字的历史。卜占是原始人的思维成就的最高表现。
今公所谓贤者,皆可为羞矣
私有制的父权社会是王道和霸道交替而已。伊甸园已失,如今可羞者更是前赴后继。
页数12
潇潇伊人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130 分
访问:6060 次
给 潇潇伊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