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笔记分享到:
恪令安排车仗。
这么久了,不好再意思推辞了。

方欲出府,有黄犬衔住衣服,嘤嘤作声,如哭之状。恪怒曰:“犬戏我也!”叱左右逐去之,遂乘车出府。——凡事都不能警醒、反思,一意孤行。性格使然。

行不数步,见车前一道白虹,自地而起,如白练冲天而去。——第二次遇到了,应该可以对比鉴别。

恪甚惊怪,心腹将张约进车前密告曰;“今日宫中设宴,未知好歹,主公不可轻入。”恪听罢,便令回车。——终于觉得不妙了。

行不到十余步,孙峻、滕胤乘马至车前曰:“太傅何故便回?”恪曰:“吾忽然腹痛,不可见天子。”——孙峻、滕胤努力促成。呵呵,诸葛恪这个理由很常见啊。

胤曰:“朝廷为太傅军回,不曾面叙,故特设宴相召,兼议大事。太傅虽感贵恙,还当勉强一行。”——滕胤加紧,言词有理。

恪从其言,遂同孙峻、滕胤入宫,张约亦随入。——这么好被说动,没头脑。张约也没有坚持,没水平。
欢迎登录会员回复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