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将笔记分享到:
却说诸葛恪自兵败回朝,托病居家,心神恍惚。
从小没受过什么挫折,这回受一点挫折就这样,太子党一个。

一日,偶出中堂,忽见一人穿麻挂孝而入。恪叱问之,其人大惊无措。恪令拿下拷问,其人告曰:“某因新丧父亲,入城请僧追荐;初见是寺院而入,却不想是太傅之府。却怎生来到此处也?”恪大怒,召守门军士问之。军士告曰:“某等数十人,皆荷戈把门,未尝暂离,并不见一人入来。”恪大怒,尽数斩之。——如此杀人,有法可依吗?

是夜,恪睡卧不安,忽听得正堂中声响如霹雳。恪自出视之,见中梁折为两段。恪惊归寝室,忽然一阵阴风起处,见所杀披麻人与守门军士数十人,各提头索命。恪惊倒在地,良久方苏。——不祥之兆,怕鬼不怕人。

次早洗面,闻水甚血臭。恪叱侍婢,连换数十盆,皆臭无异。——可能是身体问题,造成嗅觉问题。

恪正惊疑间,忽报天子有使至,宣太傅赴宴。——这么多天都不上朝,这回怎么处理呢。
欢迎登录会员回复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