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将笔记分享到:
bo4ye  |  卷第十六.第67段  |  2015-03-19
梁王恐,使邹阳入长安,见皇后兄王信
——人才到底是有的,梁王先前不看中这样的人罢了。

说曰:“长君弟得幸于上,后宫莫及;而长君行迹多不循道理者。——王信有不法之事?只要不关心皇后这个妹妹也是啊,说客的开口往往惊人。

今袁盎事即究竟,梁王伏诛,太后无所发怒,切齿侧目于贵臣,窃为足下忧之。”——不测之祸,身居尊贵而不能帮助皇后,受到责怪是可能的。

长君曰:“为之奈何?”——确实吓人,不得不问。

阳曰:“长君诚能精为上言之,得毋竟梁事——先说目的。

长君必固自结于太后,太后厚德长君入于骨髓,而长君之弟幸于两宫,金城之固也。——有利。

昔者舜之弟象,日以杀舜为事,及舜立为天子,封之于有卑。夫仁人之于兄弟,无藏怒,无宿怨,厚亲爱而已。是以后世称之。以是说天子,徼幸梁事不奏。”——方法,从皇帝这个身份开讲,是不可回避的大道理。

长君曰:“诺。”乘间入言之。帝怒稍解。——有效。不过皇帝也想不到这样不相关的人为何会这样进言吧。多方利害的博弈,变化是很多的。尤其是看不到利害关系的,就很容易让我们觉得是客观的了。
欢迎登录会员回复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