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一笑江水流 的读古籍笔记

将一笑江水流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甲也;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
南怀瑾先生以为:甲木是代表了生长的元素,乙木是成形了的代表,换言之甲木是代表生发的物理,乙木是代表成形的物质。“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这段话正是很好的注解。
wangfu168最近回复:“好奇者路过,以后路还远! …”
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而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泄之机,故曰
仅此一段,天地自然法则,物理人事尽矣!
人能知命,则营竞之可以息,非分之想可以屏,凡一切富贵穷通寿夭之遭,皆听之于天,而循循焉各安于义命,以共勉于圣贤之路,岂非士君子厚幸哉!
--- 虽然!又有几人能真正知于命、安于命?纵然知命,又当若何?佛家所以有“因果轮回”之谓、命也者,业力之轮回报应也。
恍然于命之不可不信,而知命之君子当有以顺受其正。
子曰:乐天知命。而知命之君子“当有以顺受其正”。
夫九星乃七政之根源,八卦乃乾坤之法象,皆天宝地符精华妙气,顾于其中,分彼此,比优劣,真庸愚之识,诡怪之谈矣,只是,天地流行之妙,与时相合者吉,与时相背者凶,故九星八卦,本无不吉,而有时乎吉,
俗谓:地花年年开,风水轮流转也。
以元空之理气,用五行之星体,而高山平地之作法,已概括于其中。
值此两句,风水之道尽矣!
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敢不奔走而服役者,岂
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敢不奔走而服役者,岂非以礼为之纲纪哉!是故天子统三公,三公率诸侯,诸侯制卿大夫,卿大夫治士庶人。贵以临贱,贱以承贵。上之使下,犹心腹之运手足,根本之制枝叶;下之事上,犹手足之卫心腹,枝叶之庇本根。然后能上下相保而国家治安。故曰:天子之职莫大于礼也。-------《素书》: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一系统也。为政者若深刻此道,所履必政通人和。
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云梦之竹,天下之劲也,然而不矫揉,不羽括,则不能以入坚;棠溪之金,天下之利也,然而不熔范,不砥砺,则不能以击强。是故才德全尽
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云梦之竹,天下之劲也,然而不矫揉,不羽括,则不能以入坚;棠溪之金,天下之利也,然而不熔范,不砥砺,则不能以击强。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则?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之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夫德者人之所严,而才者人之所爱。爱者易亲,严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于才而遗于德。自古昔以来,国之乱臣,家之败子,才有馀而德不足,以至于颠覆者多矣,岂特智伯哉!故为国为家者,苟能审于才德之分而知所先后,又何失人之足患哉!

----- 此用人者所知也。千古一同。
天下以智力相雄长,遂使圣贤之后为诸侯者,社稷无不泯绝,生民之害糜灭几尽,岂不哀哉!
“天下以智力相雄长”,而今之世尤盛。“生民之害糜灭几尽。”观古而知今,然也!
卫鞅言于秦孝公曰:“夫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
天生万物良莠不齐,品物万类等差有别。卫鞅此言然也!何况其为改革之先行者也。自然是“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
原文引用已饥方食,未饱先止。散步逍遥,务令腹空。当腹空时,即便入室,不拘昼夜,坐卧自便,惟在摄身,使如木偶。常自念言:「今我此身,若少动摇,如毛发许,便堕地狱。如商君法,如孙武令,
东坡一生留情佛老之学,真过来人语。此止观法门也。
放杖而笑,孰为得失?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钓者,未必得大鱼也。
钓鱼者其意非在鱼者,鱼之乐何如钓之乐。
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鈎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皷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甚么时也不妨熟歇。
孟子有云:学问之道惟放心而已。解脱处惟“放下”耳!东坡此处幡然而悟,所悟者知解之悟,非证悟者也!
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然也!昔日从戎塞外,年少轻狂亦常把酒邀月,望月伤怀,步月当歌。今日年长,混迹市井,此心俗世蝇营再不复如此闲人雅韵矣!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真情语也!非刻骨镂心无与做得此言。先生亦痴耳!何其之痴?!
不学杨枝别乐天,且同通德伴伶玄。伯仁络秀不同老,天女维摩总解禅。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裙歌板旧因缘。丹成随我三山去,不作巫阳云雨仙。
笔记:真红颜知己哉!
“篱边颍阳道,竹外少姨峰。”神意淡泊。------ 真个“善画山水,墨妙无前。” 多悠远之思,陶写性灵,默会风雅,故能脱略世故,超然物外。------ “区区斗筲,何足以系刘先生哉”!然也!
立题乃诗家切要,贵在卓绝清新,言简而意足,句之所到,题必尽之,中无失节,外无余语,此可与智者商搉云,因举而论之。
一语中的,可以为诗文者言之!“卓绝清新,言简而意足”当今之世,寥寥几人乎?!
“五谷非长年,四气乃灵药。列子何必待,吾心满寥廓。”
观张彪《咏神仙》诗,真道人也!得修证者寰中之妙。“吾心满寥廓”句可否是心同太虚,片尘不染之境界?
盖唐人之风,今不复见也!唯书中神教梦里体会之。呜呼!汹汹世道,铜臭熏天,我辈何所适哉、、、、、、
东坡书,笔俱重落。米襄阳谓之画字,此言有信笔处耳
真得其个中三昧也。读东坡书,信其然也。
页数1
一笑江水流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42 分
访问:2064 次
给 一笑江水流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