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sepstar 的读古籍笔记

将sepstar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说:“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那么,秦始皇的名字就是赵政?
要正确知晓秦始皇在当时社会历史背景和环境下的名字,还是要首先知晓当时社会人名的一般性的规矩。
先秦时代,姓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通志·氏族略》曰:三代以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妊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
所以,虽然秦国号称是嬴姓,但是其族人中的男性贵族在当时不被称姓为嬴的。所以,叫嬴政,至少在那个时代是不对的。
史记中,称其为赵政,原因其实很简单,是因为始皇帝的出生地是赵国。当时,其父异人还是作为人质留在赵国,还没有能看到可以回国的希望,可以认为是就要在赵国定居了,所以其以生地为氏,以别于其他留在秦国国内的王子王孙,是很显然的。
有人认为,始皇帝的赵氏,是因为“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一日千里以救乱。缪王以赵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为赵氏。自蜚廉生季胜已下五世至造父,別居赵。赵衰其后也。恶来革者,蜚廉子也,蚤死。有子曰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太几,太几生大骆,大骆生非子。以造父之宠,皆蒙赵城,姓赵氏。”(《史记·秦本纪》)
我并认同。上面这段文字所说明的是,秦的先人曾因别居在赵,而后世将赵作为了自己的氏。这恰恰证明了,始皇帝的赵氏是因为他生地在赵,而非是继承先人的氏。我们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庶子,并且是被抛弃的,寄人篱下的所谓秦公子之后,他相对于秦国国内的那些公子公孙,地位是低下的,所以基于氏是为了别贵贱,其断然是不会用同一个氏的。
假如,历史没有出现吕不韦,没有依靠他的运作使得异人成为了秦王,那么赵政终其一生或许就叫赵政了。但是,因为其父意外地成为了秦国国君的继承人,他也成为了王子,所以称呼是需要变化的。这样的一个代表曾经屈辱历史的氏——赵,是要被抛弃的。
在先秦时代,封国的国君是以国为氏号的。这很好理解,因为氏终究是要辨别贵族地位高低的,以国为氏,正好突出了国君在本国的特殊的高贵地位。
所以,在赵政成了了秦国第一继承人,然后成为了秦国国君,乃至后来成了千古一帝,其氏乃为秦,其称呼应为秦政。
八戒下凡在乌斯藏高老庄,这乌斯藏,就是西藏。八戒前身未必是藏人,但是贬在西藏。沙僧的流沙河指向的应该是戈壁。那么也就是将玄奘的真取经路线拼凑了出来。
八大金刚此时又来,悟空还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戳穿,他们难道就不怕三藏等人跟他们计较?当然了,他们也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卸到菩萨身上,是她没有算准。按说这么大的事情,菩萨不可能不算准的。那么这一难就是天定的。是为了使得他们在取经后也能保持着一种敬畏之心吧。
“不在此!不在此!盖天地不全,这经原是全全的,今沾破了,乃是应不全之奥妙也,岂人力所能与耶!”悟空参透了玄机。世上没有万全的事情,也没有万全的理。佛祖传了经书,但是每样只是挑出了几卷,而非全部。此处留下下文字,也不损经义。况,取经,随得到的是文字,但是真经并非是文字所能传的。佛教在中国传播,有很多的流派和宗派。但是留传最深远的还是禅宗。所谓禅宗,讲究的就是慧心,就是顿悟,就是不在意文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年真的三藏是属于法相唯识宗,和禅宗是有差异的。
这前面的八十难当中,收服八戒和沙僧都是作为一难,而收服悟空则不算在里面。八戒和沙僧都是属于不打不相识的,悟空属于自己找上门的。待遇确实是不一样的。而里面三次提及到了心猿,也就是和悟空有关的灾难。这也说明了,悟空的不可或缺性。悟空虽然是取经中的徒弟,是行保护角色的,但是也可以说他是取经的主角。唐僧取的是有字的经书,他取的无字的经意。一路上他自己也磨练了不少,几次和唐僧对话,说到了心经,都是唐僧佩服他真的理解心经,他自己反倒是不如。
“愚蠢村强,毁谤真言,不识我沙门之奥旨”。既然是佛祖担心不识真言,那么为何还仅仅是“将我那三藏经中三十五部之内,各检几卷与他”,而不是全部呢?或许佛祖也是担心全部传了,自己的威信就没有了,人间的人智慧上升了,超越了自己,没有人再把自己的教义当一回事了。所以他留了一手。佛祖也处处留着小心,留着心思。
“真是修真之径,正善之门,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鸟兽、花木、器用、人事,无般不载。”。原以为经书就是将佛理佛伦的,此看来,佛经是百科全书,无所不包。怪不得佛祖说此乃是真经也。
佛祖身旁,灵山脚下,却是一个道观——玉真观,迎接唐僧师徒的却是一个道人——金顶大仙。不知道是佛家没有人了,还是佛家一统了道家,还是道家占据了灵山胜地。吴承恩似乎是想崇佛抑道,不免有些虚妄了。金顶可能是在影射武当山的金顶殿。
说来虽然是唐僧命里注定有此灾难,但是若不是悟空当时放过了贼人,直接将其送官,有怎么会有呢?再者,当时悟空不是让师弟记录下了贼人的口供,为何不呈现出来呢?所以,灾难的根子虽然是唐僧,但是悟空是催化剂。前面不少的灾难都是这样的,若不是悟空在其中起到了催化的作用,灾难是不是会出现,还要另说。
还是典狱长有些见识,知道情况有差错。小心为妙。那个刺史,为人处事刚正,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在这件案子上处理起来就相对草率了些。虽然有赃物,虽然有所谓的人证,但是没有仔细去想象其中的蹊跷之处。有这样的地方官,虽然自己两袖清风,虽然自己刚正不阿,但是也未必就是保护一方的好父母官。
悟空这次也学乖了,不像从前那样,只顾着自己使性子,不看场合,不分地点,除恶扬善。这次要记下笔供和口供来,将来也带着他们这些强盗去到官府打理。
其实悟空和沙僧都错怪八戒了,八戒是故意为唐僧解围的。若是没有个当恶人的人,就唐僧那个心肠,处处客气着,断不能爽快地从本处离开。唐僧接着八戒的话,说他几句,闹闹脾气,让老员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这样才好。只是这一幕只有八戒能演来,其他的悟空和沙僧都不能入戏。而世人也因而错怪了八戒。
老员外斋僧为的是自己功德圆满还愿。但许愿是万僧,只是不知道万名之后是否还继续斋下去呢?圆满了以后是不是就功成名就而洗手呢?
“把那老僧封为“报国僧官”,永远世袭,赐俸三十六石”。敕封有慧心的老和尚也就罢了,永远世袭有什么意义呢?和尚是没有家室的,谁来世袭呢?这不是很奇怪吗?是国王糊涂,还是老吴糊涂呢?
在凡间的人都向往天上的生活,而在天上生活的又羡慕在凡间的生活。特别是那些天女们,时不时地想着下凡。看来天上的生活甚是无趣,没有情调。能上天的都是有修养的,可是这个宫女动了怒,而这个玉兔也不该睚眦必报的。衔恨许久。虽说是一报还一报,但是何不笑一笑,一笑泯恩仇呢?
这个妖精要太实在了,悟空问什么,她就答什么。自己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这样一来悟空又可以找到她的主人了,这不是自己断了自己的后路吗?好像妖精们都是这样的,每每都是悟空问他们身世,他们就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不会隐瞒,不会说假话。这也是妖精的可爱之处吧。
这个假公主是不是有些不镇静?要是她哭哭啼啼,让自己显得可怜,那么她不是能获得众人的同情,使得自己更像是真公主吗?结果一看见悟空凶巴巴地过来,自己忙了手脚,慌了神,和悟空战在一起。这样一来反倒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既然悟空变成了蜜蜂然后跟着唐僧,那么为何他不在一开始就变成蜜蜂去看看公主到底是何人士?到底是妖还是人?悟空总是一开始不使出变化和能耐,总是到了最后,才显出本事。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呢?若是有意,则悟空私心重,将自己显摆放在首位;若是无意,则悟空没有忧患和计划意识,临时抱佛脚。不是帅才将才,不能运筹帷幄,只能是前部先锋官,开道而已。
这个妖精也真是能算,数年前就知道唐僧师徒何时到达此地。这样的能耐不能做个有道行的神仙,甚是奇怪。是不是也是天妒英才呢?
当然,我们知道这一路上的磨难都是设计好的,都是计划好的。她不过又是一个棋子而已。天机故意被泄露,她就无意中成为了蒋干。
八戒和沙僧只是将取经当做是自己赎罪的过程,把自己当做是镖师,而悟空一方面也是赎罪,一方面也是自己的修性的过程。他机灵,什么都是一点就破的。他明白,取经的真谛在于过程,而非是最后的几卷经书。唐僧处在懵懂之中。他要真经书,同时也是在经历过程。他在过程中有觉悟,当时还不能有正确的认识。
那呆子听见说打,慌了手脚道:“师父今番变了,常时疼我爱我,念我蠢夯护我,哥要打时,他又劝解;今日怎么发狠转教打么?”行者道:“师父怪你为嘴误了路程,快早收拾行李备马,免打!”
唐僧平日里确是护着八戒,此时跟八戒发狠,也确是因为他有些着急了。他的立场是,什么都可以随便一些,就是日程一定要抓紧。出来取经都已经是十来个年头了,皇旨的事情还是小事,要是太宗皇帝宾天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地位是不是还有呢?说不定还要制一个欺君的罪名。另外取经一路的磨难他经历多了,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惊吓,也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未知的磨难。他怎么能不想快一些呢?在行路上跟唐僧唱反调绝对死找打的。
八戒斩决了两只犀牛怪,动了血腥,是不是破戒了?出家的首要就是不杀生,不动刀枪。八戒八戒,贪吃的是他,妄言的他,挑事的是他,恋色的是他,动血的又是他。八戒不是八戒,是破戒。
几乎每次都是八戒沙僧做了唐僧的垫背,每当唐僧被捕的时候,他们师兄弟俩也是形影不离的。以前觉得这是八戒和沙僧没有本事,是为了体现悟空的强大。现在转头想来,也许也都是注定的,是设局的菩萨佛祖的一种手段,是为了保护唐僧的一种方法。虽然所有的磨难都是设计好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妖精都是有意而为的,很多是无意间被佛祖利用的。唐僧的诱惑摆在那儿了,难免妖精们没有非分只想。虽然唐僧身边有没有现身的六丁六甲等守护,但是他们力量未必比得上八戒沙僧他们,另外他们也不便现身。八戒和沙僧跟着唐僧一起受难,就是为了更便利地保护唐僧,是一种备用弥补的措施。
八戒道:“若是犀牛,且拿住他,锯下角来,倒值好几两银子哩!”。八戒都知道犀牛角值钱。看来这个东西价值高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只是那个时候,国内应该是没有了犀牛,这些犀牛是哪儿来的呢?当然是在非洲。非洲距离东土数万里,由此看来,当时明代的远洋海航应该是繁荣和强大的。
“你师父宽了禅性,在于金平府慈云寺贪欢,所以泰极生否,乐盛成悲,今被妖邪捕获。”。说起来都是唐僧自己的错,都是佛祖们在考验他的禅心如何。所谓的妖魔碍道,此处就点破了。只是,唐僧为的是东土人士解脱而取经,唐僧的心诚不诚都是他个人的,和众人没有干系。那么为何仅仅是测试他一人的诚心呢?有诚心方有真经,那么东土没有诚心的人依然是不可救药的。那么,唐僧忙活了这么许久,不过是自己自身得到了一次生命的升华,自己获得了人生的意义而已。
唐朝来的唐僧要去到西天极乐地寻真经,解救东土大众;西天僧众,一心向往大唐中华托生再世。真是各个都是围城中人。
都说神仙能掐会算的,前知500年,后知500年。自己的坐骑走失了,却不知道。岂不是怪事?今日这个真人的坐骑下凡了,明天那个菩萨的坐骑成妖了。仙界想来不是好地方,一个是留不住人,一个是专门出妖精。那么多人想着天堂,想着极乐世界,看来更加险恶。
既然悟空变出许多小悟空来,才拯救战局的,那么一开始悟空不怎么做的?为何直到到了将近力竭的时候才这么做呢?是他太一根筋了?要是一根筋,也不会想出这个主意。是太注重名头了?要是这样又何以后来变了主意?狗急跳墙,猴急了就使用分身。
这个小狮子,身为妖王,洞主,也是有江湖义气的。比起一些人来说,是更有型的。实际中也往往是一些不为主流所容的人,才更有义气,更讲究这些。
悟空等做不得要妖怪,欠人钱了,还有带人来取钱的道理。妖怪不都是自己动手抢吗?这个羊倌也没有演好。普通的羊倌有这个胆子敢于跟着妖怪到洞府里面来要账的?早就吓破胆了。不光是不敢来要账,就是钱都是不敢要的。随他们去吧,赶快赶走才是正道。妖怪没有演好,羊倌也没有演好,但是就是没有妖精怀疑他们,不是怪事?
这妖怪成精了,也敢明目张胆地大白天行走,还要走到集市上买牛羊,买锦衣。真是人妖和睦的世界。这国王刚夸口自己这儿是个胜地,自己有贤名,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妖怪不能禁,何谈其他?
见悟空八戒和沙僧三人要收徒弟,唐僧为何要喜呢?一路上他走到一处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意耽搁上路的。此时心中欢喜。他是不是因为想着收徒也是一件善事呢?也许他想的是,自己要当师公了,徒儿有了徒儿,辈分高了。又者,这些徒孙是三位王孙,自己脸上有光,攀上了好亲戚,路上也不怕官司了。
人有时候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是非要别人露了一手几手才肯觉得自己是多么地渺小。人有时候就是有些自大,有些坐井观天的。
郡侯道:“下官催趱人工,昼夜不息,急急命完,特请列位老爷看看。”行者笑道:“果是贤才能干的好贤侯也!”
此等郡侯,我看非是一个好官,一意阿谀,滥用民力,日夜赶工。前者因为他的私人憎恶而害了百姓,这里,他又用百姓之力来造自己的清名,可恶可恶。
天界之上,龙王可降雨,雷公电母也管降雨,一件工作两个部门做,看来天界上也是有冗员的。
这玉帝老儿也管得忒远了些。人家凤仙郡是天竺国界,玉帝本是中土人士,如何能管辖?况十二月二十五日本是耶稣寿诞,他去巡街,是不是因为他有些寂寞有些嫉恨?那上官郡守,一人做错事,也吧该该郡百姓一体受难。冤有头,债有主。老天总说是因果报应,但是这些百姓为何要受难呢?
悟空总是想着留名立万,想着卖弄本事,就怕世人不认识他。要是别人真个不认识他,他就更人急,把自己的过往说一遍。取经路上,降妖除怪不是因为他吝惜人受苦受难,不是他心怀慈悲,至少不是主要的这么想。而是抱着玩的想法,一股童趣在里面。
没有根基的妖精,就这样丢了性命,没有一个神仙罗汉救他的性命。不怪悟空本事大,不怪他本事小,怪只怪他没有一个靠山,是个野妖精。再者,非要吃什么唐僧,听了什么小妖的话,非要绑起来慢慢等着。要是抓住了,就直接吃了,还不是就长生了。所以,干事就要麻利,不能畏手畏脚的。
悟空既然有瞌睡虫的本事,能将一洞里的妖精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弄睡,那么为何前面不显这个本事呢?每次都在乎名誉的,这次也不管了。是被逼急了么?
八戒裹住人头,挖坑,放置石子等,这些事情可以看出,八戒是真心对唐僧很敬重,很行孝心的。三个徒弟里面,也就是他最从心底里敬重唐僧。悟空是不太服的,他跟着唐僧无非是因为受了菩萨的嘱托,把取经看做一次好玩的旅程;沙僧跟着也没有多少敬重之心,他想的是自己能赎罪身。就是八戒,虽然平日里总是说分家散伙,但是对于唐僧的孝心发自肺腑。
八戒难得大丈夫一把。悟空又猴急地落泪了。他哭什么呢?不是哭唐僧命苦,不是哭自己没有本事。哭的是我天堂悟空怎么这么累,以我悟空的本事,取经什么的,算得了什么呢?几个妖精算得了什么呢?偏偏遇上个惹事的唐僧,三天两头被人欺负,哭的是自己命苦。
小妖说的倒是实话,若是唐僧肉容易吃,还能留到这里?前面多少妖精怪物想吃,都没有得逞,唐僧能走到这里,定是很有些能耐,有神人护佑。每个妖精都只想着唐僧肉好吃,不想想这些事情。好不就是对前面的妖精不以为然,自以为是了。世上的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只看到了好的,有利的一面,而少看了不利的,微妙的一面。
那行者一生豪杰,再不晓得暗算计人。用计谋的地方悟空多了,时常往妖精的肚子里钻,就不是计谋?变个小虫小妖,然后进洞里面,盗了妖精的宝贝,难道也不是算计人?悟空不是不晓得算计人,而是觉得事情有些太简单了,不能逞能耐,不能显身手,留不了名。故而每次遇到这种看起来很简单的降妖之事,他非要弄复杂一些,有些曲折,然后再费力去干。这也是一种小孩的心理。想的不是快速把事情办完,而是要以玩心看待。找些乐趣。
唐僧读得万卷经书,背得万字经卷,不过未必解得其中的玄妙和大道。他是背死书,死背书。悟空心窍玲珑,解得真解。佛经不是箴言,正道在人心。修身不如养性。佛在心头坐,酒肉穿肠过。心向佛,性向佛,不斋戒,也是修佛之身。
东城兵马使算是文官,有些不科学吧。明代的京城巡捕有五城兵马司,其中就有东城。统兵的为指挥和副指挥,没有兵马使的官职。看这个官职,有宋代的遗存。京城巡捕捕捉了贼人,还要烦劳国王自己亲自审问,这个国王也太管多了吧。难道就没有京城的地方官和父母官来管么?
还是悟空见识广,活泛,脑袋灵,什么话儿,一说就是那么回事,得体,理由充分。不会让人怀疑。要死唐僧,羞羞臊臊的,不知道说什么;八戒大大咧咧的,虽然会说讨好的话,但是撒谎不能自圆;沙僧更不说了,平时话都没有几句。
悟空拿人的衣服和头巾也就算了,还要拿砖瓦弄成银两,这样也太不地道了,不是真汉子的做法。况且,刚才已经留名了,就是明人不做暗事,何必不把些碎银两呢?一路上虽然他们总是谢绝了金银之物,不过八戒不是攒下一些私房钱么?我想唐僧身上也是有些零碎银两的。即使是真没钱,他兄弟四个,卖艺一个,打个零工,也是可以的。
托塔天王的性格在此处和《封神演义》中,可以重合的。一则,他有些怕事;二则,他有些鲁莽冲动。事情原委都清楚了,他还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办;而事情没有弄清楚前,就觉得自己被冤枉了,把悟空绑了。《封神演义》中,李靖在龙王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怕事。而哪吒拿了龙王儿子,则一下子就发作了,结果才弄出后面一大串的是故了。
悟空得理不饶人,学起了耍赖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比起在妖精肚子里闹腾来说,更有些上不了台面,更有失悟空的身份。有人说悟空代表了一种少年的心态,这里是很能看出来的。前者不愿在妖精肚子里闹,怕害了名声,因为在少年看来,打架就该是堂堂正正的,正面的交锋;而打官司告状,则可以用些心机,可以撒娇,可以更调皮一些。
此处,哪吒的出处为佛祖再造金身,而《封神演义》中则是道人太乙真人为他赋予了第二次的生命。《西游记》讲的是取经的故事,当然要为佛祖说好话了。不过,还真是不好说,哪吒到底是最早是佛祖救的,还是真人救的。道教起源并不一定比佛教完,不过,道教的兴盛还是佛教兴盛之后的,特别是唐宋因为皇家的支持而得到了大的发展。道教里面的很多故事和仙人的原型都是佛教的,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哪吒的原型据说是来自于佛教。在佛经中哪吒是梵文 Nalakuvara 的音译之略。相传是四大天王中之北方多闻天王毗沙门之子,是佛教护法神之一。毗沙门天王有五子(一说四大天王各有九十一子),除了三太子哪吒之外,二太子独健也是神通广大,母亲是吉祥天女,姊妹也是天女,属佛门中之豪门之家。佛教的四大天王后来都进入到了道教当中,那么天王的儿子也随父亲一起搬迁,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页数1234567>|
sepstar
被收藏:5 次 [收藏]
积分:764 分
访问:25258 次
给 sepstar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