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yada 的读古籍笔记

将yada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妇人因指道:“奴这床后茶叶箱内,还藏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你明日都搬出来,替我卖了银子,凑着你盖房子使。你若不嫌奴丑陋,到家好歹对大娘说,奴情愿与娘们做
亲亲的出处原来在这里
张四大骂道:“张四,你休胡言乱语!我虽不能是杨家正头香主,你这老油嘴,是杨家那膫子肏的?”张四道:“我虽是异姓,两个外甥是我姐姐养的,你这老咬虫,女生外向,怎一头放火,又一头放水?”姑娘道:
只骂出了个花儿来。。。。。
迺從其畫,復守敖倉,而使酈生說齊王曰:「王知天下之所歸乎?」
先以人心说之,把汉王和项羽对比起来,后说以兵强,示意兵强又得民心,劝齐王从汉王
沛公方倨床使兩女子洗足,〔二〕而見酈生。酈生入,則長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諸侯乎?且欲率諸侯破秦也?」沛公罵曰:「豎儒!〔三〕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諸侯相率而攻秦,何謂助秦攻諸侯乎?」酈生
笔法入神,可见每每可称善者,放之四海皆准,小说?史书?原来具是一种写法,笔法不善,纵然小说也如同嚼蜡。太史公功夫了得。
君子之道,储天下之用,而不求用于天下。知者知之,不知者以为无用而已矣。
非也,君子之道亦看时世,时世不同而道亦不同,道如水,时世如器物,水入器物,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本源不变,时世绳之,绳之者庸人看来鬼蜮奇绝,变化末端,智者观之源头都是一样。
故世有楚庄公一鸣惊人,明世宗忽智忽愚。
大争之世,正是君子奋起之时,奋起,于家国,于家室才有大用,才大配大用,用得其所
哥道:“我吃那王婆打了,也没出气处。我教你一着:今日归去,都不要发作,也不要说,只自做每日一般。明朝便少做些炊饼出来卖,我自在巷口等你。若是见西门庆入去时,我便来叫你。你便挑着担儿只在左近等
须知这小子也是个惯走江湖的人,如若不然,何来这等计策,比那莽夫愚汉强了不知多少,可怜武大性命在此已丢半截。
太祖曰:”难奉孝为能知孤意。”
今人度毛泽东让林彪看《郭嘉传》是从让林彪忠心护主上说,但我看这句才是毛的本意。
嘉料之,曰:”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策临江未济,果为许贡客所杀。guj
这段有这么几成意思,一、写郭嘉善识人、知人、对孙策的分析,二、郭嘉平时善于收集情报、运用情报、如果没有充分的情报,是很难说服众人的,三、此时此地这样的说发是稳定军心,使众人不忧惧。四、从后文种种可知平时善于揣度曹操的心理。
低低说道:“你两个做得好事!”西门庆和那妇人都吃了一惊。那婆子便向妇人道:“好呀,好呀!我请你来做衣裳,不曾交你偷汉子!你家武大郎知,须连累我。不若我先去对武大说去。”回身便走。那妇人慌的扯
如此前后不一,不是作者笔误,正说明了王婆的计
恰好武大挑担儿进门,妇人拽门下了帘子。武大入屋里,看见老婆面色微红,问道:“你那里来?”妇人应道:“便是间壁干娘央我做送终衣服,日中安排些酒食点心请我吃。”武大道:“你也不要吃他的才是,我们
只看依据“你哪里来?”便知武大平日疑心便是有的,后面回礼的话说的是这人愚钝
王婆道:“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挨光’的两个字最难。怎的是‘挨光’?比如如今俗呼‘偷情’就是了。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的。第一要潘安的貌;第二要驴大行货;第三要邓通般有钱;第四要青春少小,就
一往一来,据可应答入流,可见明朝对风月事儿比较开放
於涪大會,置酒作樂,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後舞,非仁者邪?卿言不當,宜速起出!”於是統逡巡引退。先主尋悔,請
统之志大于其才,但凡才气过人的主多半骄傲,骄而失察,何为失察,不识天,不识地,不识时,不识人也,统在刘备大醉之时说这番话,乃失时,在宴席之上说,乃失地,对刘备说,乃失人,故谓之失察。
一日也是合當有事,卻有一個人從簾子下走過來。自古沒巧不成話,姻緣合當湊著。婦人正手裏拿著叉竿放簾子,忽被一陣風將叉竿刮倒,婦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卻打在那人頭上。
潘金莲的棍儿竟砸出了后面多少是非,可见大凡事儿总是从小至大,些许偶然竟惹出后面呼啦啦的一片。
武松笑道:“若得嫂嫂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應。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記得嫂嫂說的話了,請過此杯。”
如何笑?讪笑?一皮笑肉不笑?一个笑字可见作者着力。
那婦人余情不斷,見武松把將酒食來,心中自思:“莫不這廝思想我了?不然卻又回來怎的?到日後我且慢慢問他。”
笑笑生着笔处竟把潘金莲写活了,可见潘金莲乃一敢爱敢恨的奇女子,泼辣中带了些蠢笨,一则前番对武大说送武松调戏她,武松见武大回来没了脸才搬出去住,此时又百般的对武松好,岂不自相矛盾,把前面对武大嚼舌根的话都做了假,这才有了武松后面的决断和对武大的告诫。若武大稍稍上心,嘱咐兄弟早回,不至于送命。
婦人道:“啊呀,你休說他,那裏曉得甚麽?如在醉生夢死一般!他若知道時,不賣炊餅了。叔叔且請杯。”
武松乃是耿直汉子,凡事都把哥哥来说,而潘金莲一听武大倒有二十个不愿意,一轻一重都在作者的笔头上写尽了,后文紧接武松知道潘金莲的原意,才不觉突兀,想武松耿直不假,但也是有头脑的主,不然何来大虎壮威,杀人留名,这等风月事如何不知,只是在一装字上做足功夫。
那婦人連聲叫道:“叔叔卻怎生這般計較!自家骨肉,又不服事了別人。雖然有這小丫頭迎兒,奴家見他拿東拿西,蹀裏蹀斜,也不靠他。就是撥了土兵來,那廝上鍋上竈不乾凈,奴眼裏也看不上這等人。”
自家骨肉写尽潘金莲的心思和口舌,可见其淫,不要士兵乃是怕坏了好事,又怕走了风声,于武松身价端的不好
西門慶道:“對你娘說,叫別要看飯了,拿衣服來我穿。”
西门庆和武松也是孽缘,应花子的一句:“這個人有名有姓,姓武名松,排行第二。”,乃是伏笔,想来是已打听好武松的底细,好后面咄咄的直写出武大,又从武大牵出潘金莲等一干事,这才入了正题。
第一不如大官人有威有德,眾兄弟都服你;第二我原叫做應二哥,如今居長,卻又要叫應大哥,倘或有兩個人來,一個叫‘應二哥’,一個叫‘應大哥’,我還是應‘應二哥’,應‘應大哥’呢
第一来的恭维,第二来的滑巧,譬如先来个高梯上去,底下的众兄弟都看清,于面子上过不去的,再顺杆滑了下来,众兄弟哑然失笑,都把前事忘了去。这等写法把帮闲的人都写活了,又教了些“做人的道理”。妙妙
臣光曰:穰侯援立昭王,除其灾害,荐白起为将,南取鄢、郢,东属地于齐,使天下诸侯稽首而事秦。秦益强大者,穰侯之功也。虽其专恣骄贪足以贾祸,亦未至尽如范雎之言。若雎者,亦非能为秦忠谋,直欲得穰侯之处,故搤
这段评语还算得上中肯!
王以为然。于是废太后,逐穰侯、高陵、华阳、泾阳君于关外,以范雎为丞相,封为应侯。
司马迁:“穰侯,昭王亲舅也。而秦所以东益地,弱诸侯,天下皆西乡稽首者,穰侯之功也。及其贵极富溢,一夫开说,身折势夺而以忧死,况于羁旅之臣乎!”
宋有雀生湣于城之陬。史占之,曰:“吉。小而生巨,必霸天下。”宋康王喜,起兵灭滕;伐薛;东败齐,取五城;南败楚,取地三百里,西败魏军。与齐、魏为敌国,乃愈自信其霸。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斩社稷而焚灭之
得到了一点成绩就忘乎所以,连祖宗都不要的人,死有余辜啊!
公孙奭,樗里子
樗音“出”,奭音“释”
燕子之為王三年,國內大亂。將軍市被與太子平謀攻子之。齊王令人謂燕太子曰:“寡人聞太子將飭君臣之義,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雖小,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黨聚眾,使市被攻子之,不克。市被反攻太子。構難數月
国将不国由部分君臣,父子,尊卑的缘故
左右谏曰:“夫以一都买一胥靡,可乎?”嗣君曰:“非子所知也。夫治无小,乱无大。法不立,诛不必,虽有十左氏,无益也。法立,诛必,失十左氏,无害也。”
此话很有道理。有法家的味道
初,商君相秦,用法嚴酷,嘗臨渭淪囚,渭水盡赤,為相十年,人多怨之。趙良見商君,商君問曰:“子觀我治秦,孰與五羖大夫賢?”趙良曰:“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仆請終燒正言而無誅,可
已成不可挽回之势,如何能改,即便改之未尝能活起命,不若不改一成其名。
卫鞅欲变法,秦人不悦。卫鞅言于秦孝公曰:“夫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甘龙曰:“不然。缘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之。
法家就是从新来过的代表。
公孙鞅者,卫之庶孙也,好刑名之学。事魏相公叔痤,痤知其贤,未及进。会病,魏惠王往问之曰:“公叔病如有不可讳,将奈社稷何?”公叔曰:“痤之中庶子卫鞅,年虽少,有奇才,愿君举国而听之!
除了公输座,都是极品啊。
子思曰:“人主自臧,则众谋不进。事是而臧之,犹却众谋,况和非以长恶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悦人赞己,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谀求容,谄莫甚焉。君暗臣谄,以居百姓之上,民不与也。若引不
现在有些老板不正是这样么?
楚悼王薨,贵戚大臣作乱,攻吴起,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既葬,肃王即位。使令尹尽诛为乱者,坐起夷宗者七十馀家。
甘愿冒中王身的大罪也要多刺吴起几刀,非大恨不至于此!!
其姊嫈闻而往哭之,曰:“是轵深井里聂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
真堪得起一个贤字么?
文侯问于群臣曰:“我何如主?”皆曰:“仁君。”任座曰:“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何谓仁君?”文侯怒,任座趋出。次问翟璜,对曰:“仁君也。”文侯曰:“何以知之?”对曰:“
文侯翟璜皆转识为智也,但以法家观之,失之大也,君王不以言兴人,亦不以言废人,听臣下鼓唇而变两端,不亦糊涂。该段后面所言之事也不外如是,听他人言而动起初念。
臣光曰:智伯之亡也,才勝德也。夫才與德異,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謂之賢,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聰察強毅之謂才,正直中和之謂德。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雲夢之竹,天下之勁也,然而不矯
用人之道大抵如此!
明日,智伯以絺疵之言告二子,二子曰:“此夫讒臣欲為趙氏遊說,使主疑於二家而懈於攻趙氏也。不然,夫二家豈不利朝夕分趙氏之田,而欲為危難不可成之事乎?”二子出,絺疵入曰:“主何以臣之言
智伯不智也。这种话怎能给二子知道?如实相告无益处,本就以力强取的事情,靠出卖给自己进言的人的,妄图获得信任不是愚痴么?
臣聞天子之職莫大於禮,禮莫大於分,分莫大於名。
定儒家之根本,提纲挈领的中心,后面的评论大不外乎此.
帝曰:“诸君见望者重,安敢避之?”乃与群公卿士共奏太后曰:“臣闻天子者,所以济育群生,永安万国。皇帝春秋已长,未亲万机,日使小优郭怀、袁信等裸袒淫戏。又于广望观下作辽东妖妇,道路行
其中挑拨太后的“太后遭合阳君丧,帝嬉乐自若。清商丞庞熙谏帝,帝弗听。太后还北宫,杀张美人,帝甚恚望。熙谏,帝怒,复以弹弹熙。每文书入,帝不省视。太后令帝在式乾殿讲学,帝又不从。”,何其毒也!
宣帝之将誅曹爽,深謀秘策,獨與帝潛畫,文帝弗之知也。将發夕乃告之,旣而使人觇之,帝寝如常,而文帝不能安席。晨會兵司馬門,鎮靜内外,置陣甚整。宣帝曰:“此子竟可也。”
真可谓高下立见,只不过是不是司马师装的不可知也,但是既然只和司马师策划,和文帝又有何干?为司马师的从容最对比而已。
与之对垒百余日,会亮病卒,诸将烧营遁走,百姓奔告,帝出兵追之。亮长史杨仪反旗鸣鼓,若将距帝者。帝以穷寇不之逼,于是杨仪结阵而去。经日,乃行其营垒,观其遗事,获其图书、粮谷甚众。帝审
这个就是历史上的五丈原最后的三十六计走位上计,不过,曹丕也是神判断啊,诸葛亮吃的少,操心多,离死也不远了。
jiahonghui6最近回复:“帝指的是司马懿 …”
初,蜀将孟达之降也,魏朝遇之甚厚。帝以达言行倾巧,不可任,骤谏,不见听,乃以达领新城太守,封侯,假节。达于是连吴固蜀,潜图中国。蜀相诸葛亮恶其反覆,又虑其为患。达与魏兴太守申仪有隙
同为识人,诸葛亮和司马懿可谓大不同,主观有差异,处理的方法的差异也就不足为奇了。
帝又言荆州刺史胡修粗暴,南乡太守傅方骄奢,并不可居边。魏武不之察。及蜀将羽围曹仁于樊,于禁等七军皆没,修、方果降羽,而仁围甚急焉。是时汉帝都许昌,魏武以为近贼,欲徙河北。帝谏曰:“
魏武善纳言,司马懿善识大体也也善断人也。
丁亥,杀于谦、王文,籍其家。
可惜一代良将了,本来就是人家的家事,干卿何事?
八年春正月戊辰,免江西被灾税粮。丁丑,帝舆疾宿南郊斋宫。己卯,群臣请建太子,不听。壬午,武清侯石亨、副都御史徐有贞等迎上皇复位。二月乙未,废帝为郕王,迁西内。皇太后吴氏以下悉仍旧号
下场如此,可叹也,可惜于谦了
成祖发书视之,乃叹曰:“几杀吾子。”
家务事怎么能凭借一个宦官之口就曹然断之,发此语,不是史家故为之,就是成祖已经有了喜好之心。
尚书左仆射杨素见师古年弱貌羸,因谓曰:“安养剧县,何以克当?”师古曰:“割鸡焉用牛刀。”
杨素问他:安养那么重要的地方你能治理好么?

颜师古说:杀鸡哪里需要用牛刀呢?不是大材小用么?
臣闻古之圣帝明王所以薄葬者,非不欲崇高光显,珍宝具物,以厚其亲。然审而言之,高坟厚垅,珍物毕备,此适所以为亲之累,非曰孝也。是以深思远虑,安于菲薄,以为长久万代之计,割其常情以定耳
这段文字是虞世南提倡简葬的明证,从字面来看,多举史实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有纵横家的味道
凡民之所以守戰至死而不德其上者。有數以至焉曰:大者,親戚墳墓之所在也;田宅富厚足居也。
何其毒也,以此二者,余者可不看也
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
意思就是说寡妇不为织布的线少而发愁,却担心国家的兴亡
徵再拜曰:“愿陛下使臣为良臣,勿使臣为忠臣。”帝曰:“忠、良有异乎?”徵曰:“良臣,稷、契、咎陶是也。忠臣,龙逢、比干是也。良臣使身获美名,君受显号,子孙传世,福禄无疆。忠臣身受诛
忠臣良臣做千古一论也未可知也。真嘉言也。
地大而不為,命曰土滿。人眾而不理,命曰人滿。兵威而不止,命曰武滿。三滿而不止,國非其國也。地大而不耕,非其地也。卿貴而不臣,非其卿也。人眾而不親,非其人也。夫無土而欲富者憂。無德而
理者,次序井然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国家的祸乱大多因为次序点到错乱。
夫明王之所輕者馬與玉,其所重者政與軍;若失主不然,輕與人政,而重予人馬,輕予人軍,而重與人玉,重宮門之營,而輕四境之守,所以削也。
前段时间看到NHK的《激流中国》纪录片的第一集,里面远华的老总,为了一辆新到的跑车不听完员工的汇报,就去看车,我想就是属于管子在这里所说的失主吧。

古往今来爱器物胜过爱人的得到好下场的还真没有几个。
页数123
yada
被收藏:4 次 [收藏]
积分:262 分
访问:18154 次
给 yada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