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十三0 的读古籍笔记

将十三0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云梦者
云梦地域相当广阔,东部在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和幕阜山麓以至长江江岸一带,西部当指今宜昌、宜都一线以东,包括江南的松滋、公安县一带,北面大致到进随州市、钟祥、京山一带、南面以大江长江为缘。其中有山林、川泽等各种地理形态,并有一名为“云梦泽”的湖泊。
“云梦泽”因“云梦”而得名,二者并非指同一概念。春秋时,梦在楚方言中为“湖泽”之意,与漭相通,由于长江泥沙沉积,云梦泽分为南北两部分,长江以北成为沼泽地带,长江以南还保持着浩瀚的水面,称之为洞庭湖,洞庭湖亦古称云梦。
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
酒极则乱,乐极则悲;万事尽然,言不可极,极之而衰。
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
仰天大笑,冠缨索绝;瓯窭满篝,汙邪满车,五穀蕃熟,穰穰满家。
淳于髡
与邹忌同时,略长于孟子,主要活动在齐威王和齐宣王之际。
齐国赘婿(由殷商至春秋的亲亲,尊尊,到战国的贤贤;即便贤贤推崇唯才是举,但在封建社会早期,这种社会阶级的划分还是很严格的,本质上"贤人"的身份前提还是在“士”以上的阶层。也就是说战国时期的唯才是举是很有限的。 想要跨越可能只能同过婚姻等行为跻身上层社会,借此更好发挥自己的才干,从而谋得自身发展),齐威王用为客卿。他学无所主(”博而不专,专而不博“不是没有道理;学无所主除了是自身兴趣广泛,好奇心强以外;由于出身卑微,没有稳定的权利保障,未来的道路总是很迷茫,自然就会都涉猎各行各业以备不时之需。其次,外在环境的丰富多变,自小接触社会底层的方方面面,三教九流什么的也是无师自通),博闻强记,能言善辩。(几乎每个人才都具备”强记“这个特点,只有具备一定的知识量,才能更好的理解事物发展消亡,人类的生老病死。而且,站得高看得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忽悠起别人来,也是头头是道,总不至于引经据典才深感书到用时方恨少。尤其是天才,天生具备这一功能。战国时期的能言善辩大多都是”诡辩“,只不过是主观主义地玩弄一些概念,搞些虚假或片面论据,做些歪曲地论证。苏秦张仪的纵横捭阖之术,差不多都是文字逻辑游戏,正说反说都有理。这一套在同时期的西方智者学派也屡见不鲜,古希腊爱利亚学派的哲学家芝诺就曾提出“飞矢不动”等带有诡辩特征的著名命题;中国先秦时代的名辩家们也曾提出过一些把辩证法歪曲为诡辩论的命题,如“两可论”、“鸡三足”、“犬可以为羊”、“白马非马”等等。
他多次用隐言微语的方式讽谏威王,(即便是像邹忌这样的美男子也要靠日常生活小事来讽齐王纳谏,何况淳于髡长得不咋样;君王能虚心纳谏,广开言路,明白并践行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是明君的表现,但历史上明君屈指可数,而且明君也是人啊,不给个台阶下实在是数不过去,直言不讳也未必能够达到引言微语的寓意于物的良好效果)居安思危,革新朝政。还多次以特使身份,周旋诸侯之间,不辱国格,不负君命。公元前349年,楚国侵齐,他奉命使赵,说服了赵王,得精兵十万,革车千乘,楚国闻风,不战而退。政治思想上,他主张益国益民的功利主义在同孟轲就“礼”与“仁”的两次论战中,鲜明地表现了他这一立场。司马迁称赞他说:“其谏说慕晏婴之为人也。”所著《王度记》今已失传。
必葬我成周,以明吾不敢离成王
周公对之前的流言蜚语还是心有余悸,其实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周公从小聪慧德行高尚未尝没有过僭越之心,而且君主本来就是有德才者居之,只是当时那种情况,武王的亲信并未尽亡,他贸然做出任何非礼的举动也未必会成功。而且他也有实无名的做了成王的摄政叔父多年,为鲁国今后发展奠定了基础。
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
无论是东西方,在人类没有研发出长生不老的方法的封建社会,继承的合法性始终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制度
继承制度是同特定的社会制度相联系的,是在社会出现私有制、分裂为阶级以后随同国家的产生而产生的。列宁说:“遗产制度以私有制为前提”(《列宁选集》第1卷,第20页)。母系氏族中的继承大多是公有,个人继承的只是些随身武器之类。这种继承的神会习惯并不是法律制度。进入阶级社会以后,法律首先确认身份继承,而后确认独立的财产继承。(在奴隶社会以嫡长子继承为主,封建社会中宗祧制度为主)制度
继承制度是同特定的社会制度相联系的,是在社会出现私有制、分裂为阶级以后随同国家的产生而产生的。列宁说:“遗产制度以私有制为前提”(《列宁选集》第1卷,第20页)。早在母系氏族社会,氏族中的财产,如土地、住房、家畜和其他生产资料,都属于公有,个人财产只限于少量生活用品和随身携带的武器。氏族首领死后,财产中的日用品随葬。其余财物由同族人共有。这时的继承,只是一种社会习惯,还未形成法律制度。进入阶级社会以后,法律首先确认身份继承,而后确认独立的财产继承。资本主义社会财产继承开始独立并取代了原来的身份继承,反映出继承关系同其他法律关系一样,是由经济基础所决定又为产生它的经济基础服务的一种社会意志关系。马克思说:“继承法最清楚地说明了法对于生产关系的依存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然而这种身份继承并不能完全使统治达到稳固,身份继承有利于统治者加强延续对被统治者的剥削,他们手上掌握着国家集体重要的公共资源,被统治者需要依赖这些资源从而接受其统治,统治者由此得到了权力并利用身份继承将这种权力延续。虽然是规定了嫡长子继承,但是这种制度毕竟不具备充分的合理性,加之在那个时代,成王败寇,对于其它庶子来说,失去继承权意味着失去了统治的权力,沦为了被统治者,并不是接单的财产继承;而且还会由于统治者的暴虐可能会对自己的存在构成威胁。
十三0最近回复:“不过即便嫡长子继承制不能保证身份的合理平稳继承,但是通过新一轮的竞争也遵循了优胜劣汰的进化论原则,为家族留下了更为强壮的基因。只是如果不择手段的大规模残杀则不利于种族繁衍,甚至可能造成灭顶之宅。 …”
页数1
最近访客
十三0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12 分
访问:615 次
给 十三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