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公子未荼 的读古籍笔记

将公子未荼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资治通鉴
[2]关东民无故惊走,持稿或一枚,转相付与,曰“行西王母筹”,道中相过逢,多至千数;或被发徒跣,或夜折关,或逾墙入,或乘车骑奔驰,以置驿传行,经郡国二十六至京师,不可禁止。民又聚会里巷阡陌,设博具,歌舞崐祠西王母,至秋及止。

阅笔[2]函谷关以东地区人民无故惊恐奔走,拿着一枝禾秆或麻秆,互相传递,说:“将西王母的筹策传递天下。”在道路中相遇转手,多达一千余枝。有的披头散发光着脚,有的夜里绕关而行,有的翻墙而过,有的乘车骑马奔驰,利用国家设置的驿传车马赶路传递。经过二十六个郡国,传递到了京师,无法禁止。人们又在街巷、田间小路上聚会,设赌具赌博,唱歌跳舞祭祀西王母,一直闹到秋天才停止。
赵世家 全部笔记    2018-03-09
缪王使造父御,西巡狩,见西王母,乐之忘归。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乃赐造父以赵城,由此为赵氏。
哀帝之代,世传行诏筹,为西王母共具之祥,当为历代母,昭然著明。
太皇太后肇有元城沙鹿之右,阴精女主圣明之祥,配元生成,以兴我天下之符,遂获西王母之应,神灵之征,以祐我帝室,以安我大宗,以绍我后嗣,以继我汉功。
司马相如《大人赋》中语
西望昆仑之轧沕荒忽兮,直径驰乎三危。排阊阖而入帝宫兮,载玉女而与之归。登阆风而遥集兮,亢鸟腾而壹止。低徊阴山翔以纡曲兮,吾乃今日睹西王母。暠然白首戴胜而穴处兮,亦幸有三足乌为之使。必长生若此而不死兮,虽济万世不足以喜。
金城郡,昭帝始元六年置。莽曰西海。户三万八千四百七十,口十四万九千六百四十八。县十三:允吾,乌亭逆水出参街谷,东至枝阳入湟。莽曰修远。浩亹,浩亹水出西塞外,东至允吾入湟水。莽曰兴武。令居,涧水出西北塞外,至县西南,入郑伯津。莽曰罕虏。枝阳,金城,莽曰金屏。榆中,枹罕,白石,离水出西塞外,东至枹罕入河。莽曰顺砾。河关,积石山在西南羌中。河水行塞外,东北入塞内,至章武入海,过郡十六,行九千四百里。破羌,宣帝神爵二年置。安夷,允街,宣帝神爵二年置。莽曰修远。临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石室、仙海、盐池。北则湟水所出,东至允吾入河。西有须抵池,有弱水、昆仑山祠。莽曰盐羌。
是时,王莽为大司马,哀帝即位,莽乞骸骨就第,天知其必不退,故因是而见象也。姓名章服甚明,径上前殿路寝,入室取组而佩之,称天帝命,然时人莫察。后莽就国,天之冤之,哀帝征莽还京师。明年,帝崩,莽复为大司马,因是而篡国。
哀帝建平四年正月,民惊走,持稿或一枚,传相付与,曰行诏筹。道中相过逢多至千数,或被发徒践,或夜折关,或逾墙入,或乘车骑奔驰,以置驿传行,经历郡国二十六,至京师。其夏,京师郡国民聚会里巷阡陌,设张博具,歌舞祠西王母。又传书曰:“母告百姓,佩此书者不死。不信我言,视门枢下,当有白发。”至秋止。是时,帝祖母傅太后骄,与政事,故杜鄴对曰:“《春秋》灾异,以指象为言语。筹,所以纪数。民,阴,水类也。水以东流为顺走,而西行,反类逆上。象数度放溢,妄以相予,违忤民心之应也。西王母,妇人之称。博弈,男子之事。于街巷阡陌,明离内,与疆外。临事盘乐。炕阳之意。白发,衰年之象,体尊性弱,难理易乱。门,人之所由;枢,其要也。居人之所由,制持其要也。其明甚著。今外家丁、傅并侍帷幄,布于列位,有罪恶者不坐辜罚,亡功能者毕受官爵。皇甫、三桓,诗人所刺,《春秋》所讥,亡以甚此。指象昭昭,以觉圣朝,奈何不应!”后哀帝崩,成帝母王太后临朝,王莽为大司马,诛灭丁、傅。一曰丁、傅所乱者小,此异乃王太后、莽之应云。
哀帝建平元年正月丁未日出时,有著天白气,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西南行,如雷,西南行一刻而止,名曰天狗。传曰:“言之不从,则有犬祸诗妖。”到其四年正月、二月、三月,民相惊动,晔奔走,传行诏筹祠西王母,又曰“从目人当来。十二月,白气出西南,从地上至天,出参下,贯天厕,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十余日去。占曰:“天子有阴病。”其三年十一月壬子,太皇太后诏曰:“皇帝宽仁孝顺,奉承圣绪,靡有解怠,而久病未廖。夙夜惟思,殆继体之君不宜改作。《春秋》大复古,其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如故。”
三年春正月,立广德夷王弟广汉为广平王。
癸卯,帝太太后所居桂宫正殿火。
三月己酉,丞相当薨。有星孛于河鼓。
夏六月,立鲁顷王子郚乡侯闵为王。
冬十一月壬子,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祠,罢南、北郊。
东平王云、云后谒、安成恭侯夫人放皆有罪。云自杀,谒、放弃市。
四年春,大旱。关东民传行西王母筹,经历郡国,西入关至京师。民又会聚祠西王母,或夜持火上屋,击鼓号呼相惊恐。知+
二月,封帝太太后从弟侍中傅商为汝昌侯,太后同母弟子侍中郑业为阳信侯。
三月,侍中驸马都尉董贤、光禄大夫息夫躬、南阳太守孙宠皆以告东平王封列侯。语在《贤传》。
案汲郡竹書及穆天子傳:穆王西征見西王母,執璧帛之好,獻錦組之屬。穆王享王母於瑤池之上,賦詩往來,辭義可觀。遂襲昆侖之丘,遊軒轅之宮,眺鍾山之嶺,玩帝者之寶,勒石王母之山,紀跡玄圃之上。乃取其嘉木豔草奇鳥怪獸玉石珍瑰之器,金膏燭銀之寶,歸而殖養之於中國。穆王駕八駿之乘,右服盜驪,左驂騄耳,造父為御,奔戎為右,萬里長騖,以周歷四荒,名山大川,靡不登濟。東升大人之堂,西燕王母之廬,南轢黿鼉之梁,北躡積羽之衢。窮歡極娛,然後旋歸。案史記說穆王得盜驪騄耳驊騮之驥,使造父御之,以西巡狩,見西王母,樂而忘歸,亦與竹書同。左傳曰:「穆王欲肆其心,使天下皆有車轍馬跡焉。」竹書所載,則是其事也。
阅笔6 王念孫云:「(文選)思玄賦注引此經豹尾上無有字,西山經(西次三經——珂)亦無,(後漢書)張衡傳作有尾,無豹字。」珂案:經文有豹尾之有字實衍。

阅笔7 郭璞云:「河圖玉版亦曰:『西王母居昆侖之山。』西山經(西次三經——珂)曰:『西王母居玉山。』穆天子傳(卷五)曰『乃紀名跡于弇山之石,曰西王母之山』也。然則西王母雖以昆侖之宮,亦自有離宮別窟,游息之處,不專住一山也。故記事者各舉所見而言之。」郝懿行云:「今本穆天子傳作『紀丌跡于弇山之石』,丌即其之假借字也。郭云『西王母雖以昆侖之宮』,以當為居。以,古字作?;居,古文作?,皆形近而訛也。藏經本作『雖以昆侖為宮』,其義亦通也。經言西王母穴處者,莊子大宗師篇云:『西王母坐乎少廣。』釋文引司馬彪云:『少廣,穴名。』是知此人在所,乃以窟穴為居。故穆天子傳(卷三)載:『為天子吟曰:「虎豹為群,鳥獸與處(
今本作於鵲與處——珂)。」』蓋自道其實也。它書或說西王母所居玉闕金堂,徒為虛語耳。」珂案:郭注「雖以昆侖之宮」,王念孫亦校以作居。
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侖之丘1。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2,皆白——處之3。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4,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5。有人,戴勝,虎齒,有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6。此山萬物盡有7。

阅笔1 珂案:昆侖之丘已見西次三經、海內西經。海內西經丘作虛。

阅笔2 珂案:太平御覽卷三八引此經無兩有字,兩有字疑衍。
阅笔3 郭璞云:「言其尾以白為點駮。」珂案:西次三經云:「昆侖之丘,實為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即此神。

阅笔4 郭璞云:「其水不勝鴻毛。」珂案:弱水已見海內西經。古小說鉤沉輯玄中記云:「天下之弱者,有崑崙之弱水焉,鴻毛不能起也。」說與此同。史記大宛傳索隱引輿地圖云:「昆侖弱水,非乘龍不至。」則尤見其難渡也。郭氏圖讚云:「弱出昆山,鴻毛是沉;北淪流沙,南映火林;惟水之奇,莫測其深。」火林,即下文炎火之山也。

阅笔5 郭璞云:「今去扶南東萬里,有耆薄國;東復五千里許,有火山國,其山雖霖雨,火常然。火中有白鼠,時出山邊求食,人捕得之,以毛作布,今之火澣布是也。即此山之類。」珂案:神異經南荒經云:「南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盡之木,晝夜火然,得暴風不猛,猛雨不滅。不盡木中有鼠,重千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但居火中洞赤,時時出外而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取其毛績紡,織以為布用之;若有垢涴,以火燒之則淨。」即郭氏所說也。而搜神記火澣布則是崑崙炎火之山所有,云:「崑崙之墟,地首也,是惟帝之下都,故其外絕以弱水之淵,又環以炎火之山。山上草木鳥獸,皆生育滋長於炎火之中。故有火澣布,非此山鳥獸之皮枲,則其鳥獸之毛也。」則又傳說之發展也,可逕以之釋經矣。
郭璞云:「地理志昆侖山在臨羌西,又有西王母祠也。」珂案:漢書地理志云:「金城郡臨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石室。」又云:「有弱水昆侖山祠。」是郭所本也。
西王母1梯几而戴勝杖2,其南有三青鳥3,為西王母取食4。在昆侖虛北。

阅笔1 珂案:有關西王母神話之記敘,見於此經者凡三,最先為西次三經:「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稍後為此經。再後為大荒西經:「
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侖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文尾,皆白——處之。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有人戴勝,虎齒,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此山萬物盡有。」三處所記,以此經為最簡,然既著「戴勝」(下「杖」字衍,說見後),則其形貌固未易也。

阅笔2 郭璞云:「梯謂馮也。」郝懿行云:「如淳注漢書司馬相如大人賦引此經無杖字。」珂案:無杖字是也,御覽卷七一0引此經亦無杖字,西次三經與大荒西經亦俱止作「戴勝」,杖字實衍。

阅笔3 珂案:西次三經云:「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是山也,廣員百里。」大荒西經云:「有西王母之山(原作西有王母之山,從王念孫、郝懿行校改),有三青鳥,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鵹,一名少鵹,一名曰青鳥。」從其居地及其形貌可以想見:此三青鳥者,非宛轉依人之小鳥,乃多力善飛之猛禽也。

阅笔4 郭璞云:「又有三足鳥主給使。」珂案:郭注三足鳥,宋本、藏經本作三足烏。史記司馬相如大人賦云:「亦幸有三足烏為之(西王母)使。」玉函山房輯佚書輯河圖括地象亦云:「有三足神烏,為西王母取食。」則作三足烏是也。
10郭璞云:「在巖閒也。」珂案:謂百神居處昆侖八隅巖穴之間。大荒西經云:「昆侖之丘,有人戴勝,虎齒,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可證神處巖穴,在古人質樸的思想觀念中,並不足異。

阅笔11郭璞云:「言非仁人及有才藝如羿者不能得登此山之岡嶺巉巖也。羿嘗請藥西王母,亦言其得道也。羿一或作聖。」珂案:郭注「羿一或作聖」,宋本、藏經本俱無一字,一字衍。「仁羿」,郭釋為「
仁人及有才藝如羿者」,嫌迂曲;據近人研究,仁羿,即夷羿,「仁」即「夷」之借字,「夷」之重文古作(入二),與「仁」音形並近,較確。郭云「羿或作聖」,亦通。「非仁聖莫能上岡之巖」,猶海外西經稱「龍魚陵居在其北,即有神聖乘此以行九野」,無非對古有才德者之讚美而已。然此處仁羿實當即羿,為有關羿神話之零片而散見於此者。淮南子覽冥篇云:「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悵然有喪,無以續之。」高誘注云:「姮娥,羿妻;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盜食之,得仙,奔入月中為月精也。」「為月精」之說,不見於今本淮南子,唯初學記卷一引古本淮南子有之,云「(姮娥)託身於月,是為蟾蠩,而為月精」,此十二字蓋後人或以其「不雅馴」,刊落去也。「非仁羿莫能上岡之巖」者,羿登此(昆侖山)岡巖向西王母請不死藥也。西王母或居玉山。西次三經云:「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或居弇茲山。穆天子傳卷三云:「天子遂驅升于弇山,乃寄名跡于弇山之石而樹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郭璞注:「弇,弇茲山,日入所也;言是西王母所居也。」或居昆侖。大荒西經云:「有大山,名曰昆侖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有人戴勝,虎齒,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雖傳說中西王母居地非一,而唯昆侖有不死樹及不死藥。本卷下文云:「開明北有……不死樹。」又云:「開明東有巫彭、巫抵、巫陽、巫履、巫凡、巫相,夾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藥以距之。」則羿「上岡之巖」之所請者,亦唯有居於昆侖之西王母耳。郭璞圖讚云:「萬物暫見,人生如寄;不死之樹,壽蔽天地;請藥西姥,烏得如羿!」是能得其解者。
漢代石刻畫像及磚畫中,常有九尾狐與白兔、蟾蜍、三足烏之屬列於西王母座旁,以示禎祥,九尾狐則象徵子孫繁息(見白虎通德論封禪篇),亦禹娶塗山神話之遺意也。「
丈夫國在維鳥北,其為人衣冠帶劍1。

阅笔1 郭璞云:「殷帝太戊使王孟採藥,從西王母至此,絕糧,不能進,食木實,衣木皮,終身無妻,而生二子,從形中出,其父即死,是為丈夫民。」珂案:淮南子墬形篇有丈夫民;大荒西經亦云:「有丈夫之國。」太平御覽卷三六一引玄中記云:「丈夫民。殷帝太戊使王英採藥於西王母,至此絕糧,不能進,乃食木實,衣以木皮。終身無妻,產子二人,從背脅間出,其父則死,是為丈夫民。去玉門二萬里。」同書卷七九0引括地圖文略同,唯「王英」仍作「王孟」,「從背脅間出」作「從背間出」。
晉書束皙傳云:「穆天子傳五篇,言周穆王遊行四海,見帝臺、西王母。」
目 录 全部笔记    2018-03-09
卷七 海內北經(山海經第十二)
蛇巫山上操柸人
西王母
翻译
往西南四百里,是座昆仑山,这里确实是天帝在下界的都邑,天神陆吾主管它。这位天神的形貌是老虎的身子却有九条尾巴,一副人的面孔可长着老虎的爪子;这个神,主管天上的九部和天帝苑圃的时节。
再往西三百五十里,是座玉山,这是西王母居住的地方。西王母的形貌与人一样,却长着豹子一样的尾巴和老虎一样的牙齿而且喜好啸叫,蓬松的头发上戴着玉胜,是主管上天灾厉和五刑残杀之气的。
西王母似为其女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①,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y^u)时②。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有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笔(西有)(有西)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民)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甘柤、白柳、视肉、三骓、(璇)[璿]瑰、瑶碧、白木、琅玕、白丹、青丹,多银铁。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有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鵹,一名曰少鵹,一名曰青鸟。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嚮(射),畏轩辕之台。
海内北经第十二
笔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枚),其南有三青(鸟)乌,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q&)北。
【译文】西王母靠倚着小桌案而头戴玉胜。在西王母的南面有三只勇猛善飞的青鸟,正在为西王母觅取食物。西王母和三青鸟的所在地是在昆仑山的北面。
居住地及西王母形象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页数1
公子未荼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46 分
访问:785 次
给 公子未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