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弘训少府蒯钦,骏之姑子也,数以直言犯骏,他人皆为之惧,钦曰:“杨文长虽暗,犹知人之无罪不可妄杀,不过疏我,我得疏,乃可以免;不然,与之俱族矣。
又学一招,嘻嘻(*^__^*)
初,陈群以吏部不能审核天下之士,故令郡国各置中正,州置大中正,皆取本士之人任朝廷官,德充才盛者为之,使铨次等级以为九品,有言行修著则升之,道义亏缺则降之,吏部凭之以补授百官。行之浸
1.此事有必然者也。然过不在中正,亦不在人治。
2.法治亦将有乎此弊,因法亦人所制也。当今不正验乎此言哉?天下事莫外乎人事,法亦不能旁逸。
3.人治之弊,亦需人医。盖人治之弊,根植于塞,乃滋于暗,其人所行为,为外人所不可得而知也,故能成其所“治”。若彰之于明,与外人消息,则其弊无复可滋也。
4.彰之于明者,需以下条件:1.信息来源之多样(<1>.信息采集手段灵活方便<2>.信息采集成本低廉<3>.信息采集者众多)2.信息传播之高效(<1>.信息实时传播<2>.传播成本低廉<3>.传播源广泛|信息载体多样)3.信息反馈之集中(<1>.反馈来源众多<2>.反馈成本低廉<3>.反馈他人之反馈)?||||||||此互联网之谓也。
Note:可为善,亦可为恶也。
尚书张华,以文学才识名重一时,论者皆谓华宜为三公。中书监荀勖、侍中冯紞以伐吴之谋深疾之。会帝问华:“谁可托后事者?”华对以“明德至亲,莫如齐王。”由是忤旨,勖因而谮之。甲午,以华都
1.?帝不征华,乃齐王事前后相托故也
2.?谮言以入,非因紞之巧舌,帝与华早有分野,此必然之事也
3.?按紞所言钟会之事,若求以征华,可言钟会在朝则无反,在外则有反,所制之力强弱非同也。非“上有仁暴之殊,下有愚智之异”,盖远近力殊使之然耳。可知,一事可言为万理,虽悖而同存。理之为理,乃听者以之为理也。所以者,和于听者之隐情哉。
4.?华以才名致谗,才位脱离,以其为事而不为人也。若止以末位小甘而自安,可也;若欲尽展才略,但非一人之事耳。

P.S.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An old African proverb
预在镇,数饷遗洛中贵要;或问其故,预曰:“吾但恐为害,不求益也。”
预之知人事,可谓能矣。
可复为其家求美宅良田于洛,效王翦故事,炎但无复疑也。
濬上书自理曰:“前被诏书,令臣直造秣陵,又令受太尉充节度。臣以十五日至三山,见浑军在北岸,遣书邀臣;臣水军风发乘势,径造贼城,无缘回船过浑。臣以日中至秣陵,暮乃被浑所下当受节度之符
濬欲自理,宜陈其意如左:
1.推功于众,分己功则己俞得,且令王浑无功
2.表王浑不进之明理,示帝以结好睦和之相
3.陈孙皓负隅困兽之情,破之不易,一,可彰己功,二,可以形势自伸
4.叙失制之过,甘领责逞,明但求有功于社稷,不计身死之意

按濬此疏,乖旨多矣
1.数典王浑之过
2.多以琐琐为辩,不以失制为意
3.虽陈以社稷为重,性命为轻之意,然落笔以“明君必能明我意”为要挟,心中愤懑,溢于言表。
它日,又问吾彦,对曰:“吴主英俊,宰辅贤明。”帝笑曰:“若是,何故亡?”彦曰:“天禄永终,历数有属,故为陛下禽耳。”帝善之。
1.吾彦真吾师也
2.司马炎好闻此语,此固步自封昏聩自欺之兆也
卫瓘老奴,几破汝家
1.欲图人,必不可使知之!!!!
2.帝不欲废太子,故有设问以试之。瓘不知帝意明矣,而欲为废立,能不自取祸乎?
3.贾南风不闻朝议而预为设备,临渴而掘井,知其无能为政矣。张泓闻“共富贵”之语,必知“无罪以当贵”矣。
夫谋之虽多,决之欲独
1.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2.多智而不足勇,不能决大事
3.由1.2可知,能决大事者,必不合于众也 :p
4.上可决事,下可合众者,殆非天授以济时之用乎?
吴主爱姬遣人至市夺民物,司市中郎将陈声素有宠于吴主,绳之以法。姬诉于吴主,吴主怒,假他事烧锯断声头,投其身于四望之下。
能得宠于吴主之人,定知事主之道,何能有此蠢行?
-疏不间亲
-不搦其锋
-翕张之道,正反之用,欲图而必不可使其知
羊祜不附结中朝权贵,荀勖、冯紞之徒皆恶之。
良才必不合与流俗,克之可用反间。
寒潭秋水最近回复:“你的手段很毒辣,一句话就点出了羊祜这种人的弱点。 …”
祜与陆抗对境,使命常通。抗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疾,求药于祜,祜以成药与之,抗即服之。
此棋逢对手风云际会之时也,恨不能目睹耳闻。
东还乐乡,貌无矜色,谦冲如常
以抗之贞亮君子,处群小环伺之地,后必无能为也。
充乃荐恺为吏部尚书,恺侍觐转希,充因与荀勖、冯紞承间共谮之,恺由是得罪,废于家。
操纵君王之术:
1.距离之远近——进己出敌
2.频率之寡繁——每必谮之
3.异口而同声——众口铄金
后固以为请,荀顗、荀勖、冯瓘皆称充女绝美,且有才德,帝遂从之。留充复居旧任。
1. 能以丑为美,以猥为德,皆左右之力也,可谓之能 :p
2. 贾南风竟因以得进为太子妃,非人算可及
3. 郭贾失和,势在必为也 :D
丁未,以汝阴王骏为镇西大将军,都督雍、凉等州诸军事,镇关中。
1. 诸王力多,则易为衅
2. 诸王力少,则无以御外晦
3. 有外姓之敌,续树同姓王为务,此魏之所以禅晋也
4. 苟无外敌,宜削诸王,此晋之所以乱也
5. 此无孰优孰劣之争,因于势也
寒潭秋水最近回复:“唐太宗《帝范》里也有类似的议论,所遇到的具体形势不同,所采取的统治术不同,很赞同你的看法。 …”
-吴人皆归罪于定,而吴主以为忠勤,赐爵列侯。-小人不明理道,所见既浅,虽使竭情尽节,犹不足任,况其奸心素笃而憎爱移易哉!”吴主不从。
此非小人不明理道,乃吴主不明理道也!
-小人以曲媚事主,适其道也
-苛以明主圣王之道,此其孙皓能明之理乎?罔自取祸耳。
-民不罪于主而罪于定,主不罪于定而罪于非定者。此无理之理也,世所屡见。
吴主素衔其切直,且日闻何定之谮,久之,竟徙凯家于建安。
此亦可谓各死其所也。
或有问曰:何如对小人?
曰:以颜顺之,以礼待之,以利诱之,以令名许之,禽之止一力士之力耳。
且四臣同罪,刘友伏诛而涛等不问,避贵施贱,可谓政乎!
政,人事也;
事,人心也;
心,平忿也;
能平人心者,善为政者也。
晋王由是意定,丙午,立炎为世子。
1. 鱼不可脱于渊,人不可脱于亲
2. 远近有错,亲疏有别,表疏之万言,不如比周之一语也
3. 人皆欲亲贤而远佞,贤人者,非好而致之,其自致也
4. 天下事,皆人事也,除此无他
会王复问,祥对如前,王曰:“何乃似郤正语邪!”禅惊视曰:“诚如尊命。
此刘禅之设构也。欲示无用以自全也。
夫人心豫怯则智勇并竭,智勇并竭而强使之,适所以为敌禽耳。惟钟会与人意同,今遣会伐蜀,蜀必可灭。灭蜀之后,就如卿虑,何忧其不能办邪?夫蜀已破亡,遗民震恐,不足与共图事;中国将士各自思
夫上兵伐谋,上谋攻心也!昭诚规虑深远之主也。
任贤使能,各尽其心,其本根固矣
欲收贤者之心,不为财货,不好浮名,以事任之,可也。
汉人不意魏兵卒至,不为城守调度
出其不意,攻其不守,此战之先也。
由是可知,“不意”不在敌而在己;
“在己”不在臆而在事;
蜀汉为中侍所误,殆于秣厉,终致“不意”之敌,亦如桓灵故事。
然吴主恐布疑惧,卒如布意,废其讲业,不复使昭等入。
吴主剔心明质,能为圣主,观其进退沉虑,非俗学之士可拟,斯非博览之功耶?亦或高士皆嗜读书耶?:p
皓奸巧专恣,将败国家,请杀之!
欲不利于人,必先以亲善为务,禽之止一力士之力耳。切切不可无权柄又令其知也。
昭累得基书,意狐疑,敕诸军已上道者,且权停住所在,须候节度。
人之心意,时有推移。能操人心之机枢,得愿意之权柄,可谓识于人;欲识人,先识己,究于人,施于法,须加多加揣摩玩味。
1.酒酣,出怨言曰   2.布以告吴主,吴主衔之,恐其有变,数加赏赐
此亦同吾前述:
1. 欲图人,不可知也,而纟林告之
2. 欲图人,不可知也,故吴主以赏赐兵戈器具抚之
3. 图于己,不可不知也,而纟林见缚于腊会
4. 图于己,不可不知也,故吴主咨贤而谋定
妻曰:“不可。君本庶民耳,先帝相拔过重,既数作无礼,而复逆自猜嫌,逃叛求活,以此北归,何面目见中国人乎!”衡曰:“计何所出?”妻曰:“琅邪王素好善慕名,方欲自显于天下,终不以私嫌杀
李衡得如此贤妻,吾慕而羡之极也。
侍中近臣及乳母共牵攀止之,不得出
推吴主近侍,已为纟林之耳目。纟林所规划,深于吴主远矣,可无败乎?
纪承诏以告尚。尚无远虑,以语纪母,母使人密语纟林。
非尚无远虑,实乃夫妻同体,不可隐瞒之故也。
吴孙林以吴主亲览政事,多所难问,甚惧
事有不可知者,有不可不知者,欲图人,不可知也,欲图己,不可不知也。今吴主多所难问,是欲图人可使其知也。
今与贼家对敌,当不动如山,若迁移依险,人心摇荡,于势大损。诸军并据深沟高垒,众心皆定,不可倾动,此御兵之要也且兵出逾年,人有归志,今俘馘十万,罪人斯得,自历代征伐,未有全兵独克如
按王基用兵,以势为先。势可得,亦可造。然世有得势之人,而造势之人鲜。观事之大概,可得于势,悉谙常理人心,可行于造化矣。王基之谓也。
古之用兵,全国为上,戮其元恶而已。吴兵就得亡还,适可以示中国之大度耳。
此计之非也。诛叛平乱,宜张威示刑,非表大度之时耳。使吴兵还就家室,乃知犯魏之不见罚,后吴主以家室胁之,必又来犯,无怀德之心也。不如尽坑之。
泰每以一方有事,辄以虚声扰动天下,故希简上事,驿书不过六百里。
尽己而知人,故能有此沉勇潜智
初志大其量,能合虚声而无实才。何平叔言远而情近,好辩而无诚,所谓利口覆邦国之人也。邓玄茂有为而无终,外要名利,内无关钥,贵同恶异,多言而妒前;多言多衅,妒前无亲。丰饰伪而多疑,矜
此智能之士所通病也。若能以彼为镜,自揽吾身,祛虚妄浮智,轻慢自执,或可为非常之事于今世也。
不念抚恤上下以立根基,竞于外事,虐用其民,番国之众,顿于坚城,死者万数,载祸而归,此恪获罪之日也
国败非因外敌也,皆内因致也。
昔周亚夫坚壁昌邑而吴、楚自败,事有似弱而强,不可不察也。今恪悉其锐众,足以肆暴,而坐守新城,欲以致一战耳。
虞松此论,清明练达,国士无双
威震其主,功盖一国,求不得死乎!
若能为守雌谦冲之道,方无忧矣。司马师引责,诸葛恪推功,此皆人之所为难,若能如此,亦可谓一时瑜亮也 :p
然恪终不能为,虽人主闇弱,亦将覆于“所忌盛满”之故事也。
夏,四月,吴主殂。孙弘素与诸葛恪不平,惧为恪所治,秘不发丧,欲矫诏诛恪。
内廷外臣之故事也
1.内臣之重,全赖人主之威
2.君死则失权,蚤自拥立太子,以备山陵崩陷
3.宜矫诏召非其党者而戮之,竟听外臣之议,身履至危之地而不自知,吾知其无能为也
全公主及侍中孙峻、中书令孙弘固争之,乃止。
1. 亲近者施力非疏远者可及
2. 以人君之尊,父子之亲,内怀忧思而仍夺志于左右,可知
2.1 欲施力于上,必左右不离也
2.2 总肃朝纲,不可不有定见也
2.3 亲己顺意,人皆好之。权柄旁落,不可不慎于左右也
八月,戊寅,舞阳宣文侯司马懿卒。诏以其子卫将军师为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
当世强人,终为黄土,若地下有知,见其生前所屠戮,可继守其强乎?又令其见后世子嗣相斫,以致一门覆灭,前世琐琐,劳累为何人哉?
蒋济智浅,以个人而触朋党,终不可免患,唯太傅懿能究天人之变,度世殊时异,示之以弱而动如发钧,乃成其功。
时尚书何晏等朋附曹爽,好变改法度。太尉蒋济上疏曰:“昔大舜佐治,戒在比周;周公辅政,慎于其朋。夫为国法度,惟命世大才,乃能张其纲维以垂于后,岂中下之吏所宜改易哉!终无益于治,适足伤
欲成命世大才,岂有不为朋党者乎?唯其根深,方能成其盛,唯其枝繁,方能立其功。朋党之出,乃因利也,朋党之败,亦因利也。故因其势可坏其党,导其利可比其周,此世之难于详说之变化也,唯智者审之。
汉主数出游观,增广声乐。太子家令巴西谯周上疏谏曰:“昔王莽之败,豪杰并起以争神器,才智之士思望所归,未必以其势之广狭,惟其德之薄厚也。于时更始、公孙述等多已广大,然莫不快情恣欲,怠
此类劝谏,虽为拳拳之言,耿耿之心,然多以切责讽喻为事,居高临下,示主之黯弱;逞意卖弄,彰君之不明。终不见听,何所怪哉?臣之进鉴,宜学中官常侍之法,多为谦退为下之语,明示君洞若观火智非人所及之旨,或可得用于世。
宗室曹冏上书曰:“古之王者,必建同姓以明亲亲,必树异姓以明贤贤。亲亲之道专用,则其渐也微弱;贤贤之道偏任,则其敝也劫夺。先圣知其然也,故博求亲疏而并用之,故能保其社稷,历经长久。今
此与之为取,张弛之道也。
页数123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292 分
访问:13922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