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敦闻之,阳惊,亦捕如诛之。
1.非王如不能识此,盖情激于愤,心自蒙蔽
2.敦本遇稜甚厚,终以不己用除之,如此可肆其志哉?可遂为帝乎?是以逞虚而失实,人心妄作也。
猗卢用法严,国人犯法者,或举部就诛,老幼相携而行,人问:“何之?”曰:“往就死。”无一人敢逃匿者。
Holy shit...
非用法之严,乃洗脑之效也。
徽曰:“将军愚愎以取败,乃复忌前害胜,诛忠良以逞忿,犹有天地,将军其得死于枕席乎!”
徽既之志,曷不蚤自去就。择君不察,怠于行动,此自取祸耳,休怪他人。
勒曰:“吾不喜得幽州,喜得二子。”以宪为从事中郎,绰为参军。
1.宪、绰欲死晋,何能供汉将驱使?
2.晋不知宪、绰而勒遇之,故能为勒属。
3.固知宪、绰所大欲,非忠非利,乃逞才而已。此亦才能便捷之士所同欲也。
4.因其所长而破之,因其所有而用之,此勒之所得所喜也。
石将军之比殿下,犹阴精之与太阳,是以远鉴前事,归身殿下,此乃石将军之明识所以远过于人也,殿下又何怪乎!
子春之舌,可舔及手肘。
夫谋人而使人觉其情,难以得志矣。
此吾之累述于前也。
浚左右皆苛刻小人,遗以厚赂,立时为叛,何苦委屈卑辞,寒左右之心。
浚欲自立,此道路皆知,“夫谋人而使人觉其情,难以得志矣”,诚哉斯言,吾当警之。
初,范阳祖逖,少有大志,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同寝,中夜闻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
祖逖年少,而与刘琨同寝,吾不忍再言也^^
刘后闻之,密敕左右停刑,手疏上言:“今宫室已备,无烦更营,四海未壹,宜爱民力。廷尉之言,社稷之福也,陛下宜加封赏;而更诛之,四海谓陛下何如哉!夫忠臣进谏者固不顾其身也,而人主拒谏者
娶恶妻则家丧,得良妻则家兴,庶民皇胄无异也。
怀帝亦遇害
大业未成,空余悲恨。
谓我孤弱,不敢出战,意必懈惰;宜且勿出,示之以怯,凿北城为突门二十馀道,俟其来至,列守未定,出其不意,直冲末柸帐,彼必震骇,不暇为计,破之必矣。
此弱生于强,怯生于勇之谓也。
吾若处此形势,必坚守勿出,设流言曰段氏将反,使闻于浚。并遣使求和于段氏,言不称浚,使王昌知之。段氏为王浚所驱使,素无怨于勒,此其所愿受也。如此则成上下相疑之势。计成,则待王、段交兵以助段,图浚并收段氏德我之惠。计失,用张宾之言不迟。
遣琨马、牛、羊各千馀匹,车百乘而还,留其将箕澹、段繁等戍晋阳
1.刘琨驱虎吞狼,自将轸灭虎口矣
2.猗卢以予为取,势必兴国
琨母曰:“汝不能驾御豪杰以恢远略,而专除胜己,祸必及我。”
驾驭豪杰,以无己为先。故无己则无人可胜己,善下人者上于人也。
观琨好为声色以娱己,且假以私好,授柄非人,“我执”必深。
殷常戒子孙曰:“事君当务几谏。凡人尚不可面斥其过,况万乘乎!夫几谏之功,无异犯颜,但不彰君之过,所以为优耳。”
此殷之智也,而子孙效之大不易。盖胸中实有筹策万千,而能吞言不发,面含卑让,非真人断不能为也。果能如此者,不待刘殷之教而自能行之。
于此中可稍悟“知(智)”“行”合一之旨。
帝曰:“臣安敢忘之?但恨尔日不早识龙颜!
能忍此辱,必有大节。
勒谓张宾曰:“王公位重而言卑,其图我必矣。勒乃引兵击瑞,斩之。弥大喜,谓勒实亲己,不复疑也。遣使让勒“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然犹加勒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领并州刺史
1.“弥与刘瑞相持甚急”?此弥智勇窘竭之时,故不明勒欲图己之意也。洎勒除其大困,如溺之得起,不查必矣。故智生于明,明生于勇,勇生于闲。
2.为聪计,当表勒大功,加其荣利好玩,以弱其志,并分王弥之众以归己,潜以图勒;为勒计,当阴结晋将,俟时反汉,自固之术也。
苾自称梁、益二州牧、领湘州刺史。
自称亦可揽抚人心,盖因有此名(州牧)即可造相于人心,心因而识此已有之固相,乃因名生相,据相置心,则必以州牧待之。
猗卢以封邑去国悬远,民不相接,乃帅部落万馀家自云中入雁门,从琨求陉北之地。琨不能制,且欲倚之为援,乃徙楼烦、马邑、阴馆、繁畤、崞五县民于陉南,以其地与猗卢;由是猗卢益盛。
强弱消涨,非人力也。拓跋鲜卑得陉北之地,乃乘势也。故君子静修以待变,观势而动,因势而取,乘势而不居。
乂涕泣固请,聪久而许之,曰:“乂及群公正以祸难尚殷,贪孤年长故耳。此家国之事,孤何敢辞!俟乂年长,当以大业归之。”
聪能如此言,必非雄主。大丈夫平靖海内,扫除宗室,当自取大位居之,不然挟震主之功以事他人,其能久乎?重蹈故事而已。
何曾讥武帝偷惰,取过目前,不为远虑;知天下将乱,子孙必与其忧,何其明也!然身为僭侈,使子孙承流,卒以骄奢亡族,其明安在哉!且身为宰相,知其君之过,不以告而私语于家,非忠臣也。
魏晋之士,恨不能立时凭虚羽化,能为目下之难已属非常,岂可以百年身后子孙计劳心哉 :D
睿命酌,引觞覆之,于此遂绝
-非能舍小利,乃明足以识大利也。大小相较,去之霄壤,故能引而绝之。
颖官属先皆逃散,惟卢志随从,至死不怠,收而殡之。
*能得一卢志相随,可谓生而不枉矣。
*初,卢志之谋多见听于颖。后颖逸乐娇奢,不可谋大,志谋遂寝。然志见其倾败而不易其衷,可谓感于知遇之德,惟欲以死报之,亦可谓死得其所也。
毅女秀,明达有父风,众推秀领宁州事。秀奖厉战士,婴城固守。
欲得人心,必加行赏;
虽赏,不如其意,此赏之为祸也
赏其所意,则必图再赏,非长久之计
赏之其意所必不有者,则为赏赏之赏,虽女子亦可得人死力。
若能委信君子,使各得尽怀,散蒂芥之嫌
1.人常困于外见,而非事之实也
2.征而不应,求而不得,以己视之,其忿非尽诛不能平;以天下视之,则无非“芥蒂之嫌”耳。可知,人心皆有常,非心之“小大”各殊,乃眼见不同也。
勒亦被掠,卖为茌平人师懽奴,懽奇其状貌而免之。
世乱,必出英雄,虽起自氓隶而神貌奇伟,殆非天授
愿殿下抚勉士众,靖以镇之,渊请为殿下以二部摧东嬴,三部枭王浚,二竖之首,可指日而悬也。”颖悦,拜渊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
刘渊此论可深玩之
1.“殿下武皇帝之子,有大勋于王室,威恩远著,四海之内,孰不愿为殿下尽死力者!何难发之!”
*果如刘渊所陈,则睹王浚为无物也。我大太弟所以信之,因其欲信,不因事之可信
*可知颖智勇并竭,故不明若此也。
*卢志何在耶?
2.“殿下一发鄴宫,示弱于人,洛阳不可得而至;虽至洛阳,威权不复在殿下也。”
*问计于人者,因己之无善计施也,口不宣此而心已自知
*故欲不用其计,仅陈以厉害可也,不必细加推敲
*设其计可行,为二段论之(...洛阳不可得而至,虽至洛阳,...),则冲折其节,慑服人心
3.“渊请为殿下以二部摧东嬴,三部枭王浚,二竖之首,可指日而悬也。”
SMART Objective
*Specific:“二竖之首”
*Measurable:“悬”
*Achievable:“摧东嬴,枭王浚”
*Realistic:“二部,三部”
*Time-bound:“指日”
ORZ
丞相从事中郎王澄发孟玖奸利事,劝太弟颖诛之,颖从之。
孟玖亦为谮言所毁?WTF?
王澄必知此出必擒孟玖,不若此则引颈待戮矣。
此处有意含混,其中关节,不可得闻矣。
颖既杀机,意常悔之,及见拯辞,大喜,谓玖等曰:“非卿之忠,不能穷此奸。”
求心安?>?求事安
1.知错而证错之非错,致一错再错,无理之理也。
2.孟玖可改是为非,指鹿为马,眩人主之目,塞庙堂之言,屈朝野之心,可谓中官之殊勋,内侍之翘楚也。
3.欲图孟玖,止可以奸计构之
退,与雄谋袭阜军,雄曰:“为今计,当如是;而二翁不从,奈何?”离曰:“当劫之耳!”
李离此语自有一番雄才伟略。虽隔千载,读来仍觉胆气弥天。
离之智足以识势,勇总以决断,处乎天地间,可以无愧矣。
冏谢曰:“非子,孤不闻过。”
冏有宽人之怀,自省之明,却无自制之力。耽于犬马,穷奢极欲,天机丧尽,此必成擒。
辛冉倾巧,曾元小竖,李叔平非将帅之材。式前为节下及杜景文论留、徙之宜,人怀桑梓,孰不愿之!但往日初至,随谷庸赁,一室五分,复值秋潦,乞须冬熟,而终不见听。绳之太过,穷鹿抵虎。流民不
Dangerous-- David Garrett
临此曲而温通鉴
其乐千金不易也。
卢志谓颖曰:“齐王众号百万,与张泓等相持不能决;大王迳前济河,功无与贰。然今齐王欲与大王共辅朝政。志闻两雄不俱立,宜因太妃微疾,求还定省,委重齐王,以收四海之心,此计之上也。”
卢志乃浊世翩翩佳公子也。
李庠骁勇得众心,赵廞浸忌之而未言。长史蜀郡杜淑、张粲说廞曰:“将军起兵始尔,而遽遣李庠握强兵于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倒戈授人也,宜早图之。
忌其骁勇可遣其逆强敌,胜之则物尽其用,更可恃其微弱而留掩之;败之则假手于敌,更可使其兄弟激于义愤,更附于己也。何故以无妄之言诛之,盖气量狭者智计短,嗜欲深者天机浅也。
相国伦与孙秀使牙门赵奉诈传宣帝神语云:“伦宜早入西宫。”
司马懿若有知于地下,见子嗣假己之名以逞其浅劣,定不以为辱,反哑然失笑也。
言至垂涕,总不听,众遂自溃。总逃草中,模著总服格战;廞兵杀模,见其非是,更搜求得总,杀之。
赵模智勇双全、侠肝义胆,可惜爱错了人 :D
滕数密表:“流民刚剽,蜀人软弱,主不能制客,必为乱阶,宜使还本居。若留之险地,恐秦、雍之祸更移于梁、益矣。”廞闻而恶之。
滕数为密表,廞何可得闻?但见廞之警备非常,胜滕远矣。何得不逞其志哉。
事将起,孙秀言于伦曰:“太子聪明刚猛,若还东宫,必不受制于人。明公素党于贾后,道路皆知之,今虽建大功于太子,太子谓公特逼于百姓之望,翻覆以免罪耳,虽含忍宿忿,必不能深德明公,若有瑕
孙秀此论可谓深远。
一旦伦登极顶,必又为贾后故事。人人见得伦取权柄之术,则又可复为伦之故事也。
此例一开,刀镬将不绝于朝堂也。
以张华、裴頠安常保位,难与行权,右军将军赵王伦执兵柄,性贪冒,可假以济事
此引狼入室之划也。吾将复见犬戎董卓于此也。
今百姓失职,犹或亡叛,犬马肥充,则有噬啮,况于夷、狄,能不为变!但顾其微弱,势力不逮耳。
1.华夷之辨,久已有之。非辨之不明,谋之不断也。盖华夷二种,有无相生,高下相顷、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非先有华夏然后有夷狄,亦非先有夷狄然后有华夏也。无夷狄则华夏失其文章,无华夏则夷狄无以自证。故华夷羁缠,久辩未决也。
2.有如上言,则二种必为消涨之势。迨其羸弱而分治之,计之上者也。欲使杂居群处以一华夷,吾知其不可也。势至则变,自然之理也。
岐盛说玮“宜因兵势,遂诛贾、郭,以正王室,安天下。”玮犹豫未决。
宜说以“即诛亮瓘,功在不赏,贾后惮之,必图以专恣,公何处自安?”之言。
盖短谋者虑身不虑国,虑短利不虑长益也。
弘训少府蒯钦,骏之姑子也,数以直言犯骏,他人皆为之惧,钦曰:“杨文长虽暗,犹知人之无罪不可妄杀,不过疏我,我得疏,乃可以免;不然,与之俱族矣。
又学一招,嘻嘻(*^__^*)
初,陈群以吏部不能审核天下之士,故令郡国各置中正,州置大中正,皆取本士之人任朝廷官,德充才盛者为之,使铨次等级以为九品,有言行修著则升之,道义亏缺则降之,吏部凭之以补授百官。行之浸
1.此事有必然者也。然过不在中正,亦不在人治。
2.法治亦将有乎此弊,因法亦人所制也。当今不正验乎此言哉?天下事莫外乎人事,法亦不能旁逸。
3.人治之弊,亦需人医。盖人治之弊,根植于塞,乃滋于暗,其人所行为,为外人所不可得而知也,故能成其所“治”。若彰之于明,与外人消息,则其弊无复可滋也。
4.彰之于明者,需以下条件:1.信息来源之多样(<1>.信息采集手段灵活方便<2>.信息采集成本低廉<3>.信息采集者众多)2.信息传播之高效(<1>.信息实时传播<2>.传播成本低廉<3>.传播源广泛|信息载体多样)3.信息反馈之集中(<1>.反馈来源众多<2>.反馈成本低廉<3>.反馈他人之反馈)?||||||||此互联网之谓也。
Note:可为善,亦可为恶也。
尚书张华,以文学才识名重一时,论者皆谓华宜为三公。中书监荀勖、侍中冯紞以伐吴之谋深疾之。会帝问华:“谁可托后事者?”华对以“明德至亲,莫如齐王。”由是忤旨,勖因而谮之。甲午,以华都
1.?帝不征华,乃齐王事前后相托故也
2.?谮言以入,非因紞之巧舌,帝与华早有分野,此必然之事也
3.?按紞所言钟会之事,若求以征华,可言钟会在朝则无反,在外则有反,所制之力强弱非同也。非“上有仁暴之殊,下有愚智之异”,盖远近力殊使之然耳。可知,一事可言为万理,虽悖而同存。理之为理,乃听者以之为理也。所以者,和于听者之隐情哉。
4.?华以才名致谗,才位脱离,以其为事而不为人也。若止以末位小甘而自安,可也;若欲尽展才略,但非一人之事耳。

P.S.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An old African proverb
预在镇,数饷遗洛中贵要;或问其故,预曰:“吾但恐为害,不求益也。”
预之知人事,可谓能矣。
可复为其家求美宅良田于洛,效王翦故事,炎但无复疑也。
濬上书自理曰:“前被诏书,令臣直造秣陵,又令受太尉充节度。臣以十五日至三山,见浑军在北岸,遣书邀臣;臣水军风发乘势,径造贼城,无缘回船过浑。臣以日中至秣陵,暮乃被浑所下当受节度之符
濬欲自理,宜陈其意如左:
1.推功于众,分己功则己俞得,且令王浑无功
2.表王浑不进之明理,示帝以结好睦和之相
3.陈孙皓负隅困兽之情,破之不易,一,可彰己功,二,可以形势自伸
4.叙失制之过,甘领责逞,明但求有功于社稷,不计身死之意

按濬此疏,乖旨多矣
1.数典王浑之过
2.多以琐琐为辩,不以失制为意
3.虽陈以社稷为重,性命为轻之意,然落笔以“明君必能明我意”为要挟,心中愤懑,溢于言表。
它日,又问吾彦,对曰:“吴主英俊,宰辅贤明。”帝笑曰:“若是,何故亡?”彦曰:“天禄永终,历数有属,故为陛下禽耳。”帝善之。
1.吾彦真吾师也
2.司马炎好闻此语,此固步自封昏聩自欺之兆也
卫瓘老奴,几破汝家
1.欲图人,必不可使知之!!!!
2.帝不欲废太子,故有设问以试之。瓘不知帝意明矣,而欲为废立,能不自取祸乎?
3.贾南风不闻朝议而预为设备,临渴而掘井,知其无能为政矣。张泓闻“共富贵”之语,必知“无罪以当贵”矣。
夫谋之虽多,决之欲独
1.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2.多智而不足勇,不能决大事
3.由1.2可知,能决大事者,必不合于众也 :p
4.上可决事,下可合众者,殆非天授以济时之用乎?
吴主爱姬遣人至市夺民物,司市中郎将陈声素有宠于吴主,绳之以法。姬诉于吴主,吴主怒,假他事烧锯断声头,投其身于四望之下。
能得宠于吴主之人,定知事主之道,何能有此蠢行?
-疏不间亲
-不搦其锋
-翕张之道,正反之用,欲图而必不可使其知
羊祜不附结中朝权贵,荀勖、冯紞之徒皆恶之。
良才必不合与流俗,克之可用反间。
寒潭秋水最近回复:“你的手段很毒辣,一句话就点出了羊祜这种人的弱点。 …”
祜与陆抗对境,使命常通。抗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疾,求药于祜,祜以成药与之,抗即服之。
此棋逢对手风云际会之时也,恨不能目睹耳闻。
页数123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270 分
访问:13200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