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五月,陶侃帅众至寻阳。议者咸谓侃欲诛庾亮以谢天下;亮甚惧,用温峤计,诣侃拜谢。
温峤擅筹人,而拙于筹国。首倡大义而授柄于侃,已自知势尽,再难为也。
峻闻之,遣司马何仍诣亮曰:“讨贼外任,远近惟命,至于内辅,实非所堪。
亮心决矣,赴诏必厄,为峻计,当托以外贼未轸,中原尤丧,北出速战,伪造战获文书,言亮通敌以求除己,可变客为主。
张竣闻赵兵为后赵所败,乃去赵官爵
骏作竣时竣亦骏,十个字来十个字
阮孚谓之曰:“卿常无闲泰,如含瓦石,不亦劳乎!”壸曰:“诸君子以道德恢弘,风流相尚,执鄙吝者,非壸而谁!
壸性非峻刻,实厌流俗也。倘时用法家,人皆汲汲,则壸必效老庄,以不合于俗也。
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益实用
非老庄无用,盖世已乱极,无可用之言,乃寄于清净无为,以遁世耳。
敦寻卒,应秘不发丧,裹尸以席,蜡涂其外,埋于厅事中,与诸葛瑶等日夜纵酒淫乐。
应非耽湎之徒,此“拖延症”之表征也。人之为“拖延”者,非事有不急,人无自制也,乃自知力所不逮,事必无成故也。
将举兵伐京师,使记室郭璞筮之,璞曰:“无成。”敦素疑璞助温峤、庾亮,
璞既知此,犹久伴虎,必有沉勇深智于其中也。吾虽不得而知其详,见字如晤,犹有感兴。
峤乃缪为勤敬,综其府事,时进密谋以附其欲。深结钱凤,为之声誉,每曰:“钱世仪精神满腹。”峤素有藻鉴之名,凤甚悦,深与峤结好。
顺附其欲,谄媚事之,不以清名为累,不虑众议枉直,其心不已,唯致其死,可谓真人君子。
琀,荡之长子,有才望,雄欲以为嗣,闻其死,不食者数日。
雄所以不听群臣之鉴而为己意者,欲助琀以军功立威,得为嗣而已。
帝脱戎衣,着朝服,顾而言曰:“欲得我处,当早言!何至害民如此!”
凡于此间而言仁者,吾知其无能为也。
-或说卓:“且伪许敦,待敦至都而讨之。”卓曰:“昔陈敏之乱,吾先从而后图之,论者谓吾惧逼而思变,心常愧之。今若复尔,何以自明!”-为君之计,莫若伪许应命,而驰袭武昌,大将军士众闻
TODO:甘使君何以前后相悖若是耶?按前不欲诈伪反复,弗为口是心非之语,而一旦从之,此必有深论,待深玩而得之。

2017第一贴耶^^
兄与我俱夷狄
夷狄亦以“夷狄”自况耶?鬼子亦自许“鬼子”耶?WTF?
刘隗为帝谋,出心腹以镇方面。
此谋差矣。今臣强主弱,利在缓纵。尽遂王敦之意,以懈其志,外示荣宠,内遗好玩,一朝发难,“擒之止一力士之力耳”。若“出心腹以镇方面”,敦必无不觉,适速其祸耳。
灰身
灰身,粉身碎骨之意也。
光禄大夫游子远谏曰:“圣王用刑,惟诛元恶而已,不宜多杀。”争之,叩头流血。曜怒,以为助逆而囚之;尽杀徐、彭等,尸诸市十日,乃投于水。于是巴众尽反,推巴酋句渠知为主,自称大秦,改元曰
-计前后事,子远所言,必有赵主无力驭蛮之意,所以犯颜者,非独止杀省刑之说
-须喻以七擒孟获之意,则蛮夷可定
今天下大乱,强者为雄。曹亦乡里,为天所相,苟可依凭,即为民主,何必与之力争,使百姓肝脑涂地!吾去此,则祸自息矣。
若退让可恃,妇仁可据,则天下大同可指日而待也。于肆强凌弱之世作恻隐之想,实乃驱民饲虎也。
翰知之,诈为段氏使者,逆于道曰:“慕容翰久为吾患,闻当击之,吾已严兵相待,宜速进也!”使者既去,翰即出城,设伏以待之。宇文氏之骑见使者,大喜驰行,不复设备,进入伏中。
翰策非尽善也,而能颇逞其计,以其尽合宇文之臆想故耳。盖计之得者,不在己而在敌。策之所重,唯造境耳。造敌之欲见之境,策之善者也。
悉独官闻之,曰:“翰素名骁果,今不入城,或能为患,当先取之,城不足忧。”
既闻之,何不示翰以不能,诱而伏之,可乎?
三国合兵伐廆。诸将请击之,廆曰:“彼为崔毖所诱,欲邀一切之利。军势初合,其锋甚锐,不可与战,当固守以挫之。彼乌合而来,既无统壹,莫相归服,久必携贰,一则疑吾与毖诈而覆之,二则三国自
此六国约而伐秦之局也,用间无疑。为廆画策,可许宇文以边隅之地,外示结好,另布谣曰,廆与宇文谋共伐毖,俟其自乱,可以图毖。宇文不可跨地而有,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若崔毖宇文有两败之效,则又善焉。
访在襄阳,务农训兵,阴有图敦之志,守宰有缺辄补,然后言上;敦患之,而不能制。
欲图之必秘不使闻,阴蓄异志,外示恭顺,于其意懈而图之,此肆志之道。周访不忍小忿而明其相图之志,此必为乱阶,自取祸耳。
言于曜曰:“大司马遣修等来,外表至诚,内觇大驾强弱,俟其复命,将袭乘舆。”时汉兵实疲弊,曜信之。
事推世易,势如转石,非能力抗也。此处曹君用间,实无一利,舍三族强赵以求进身于汉,吾不知其欲何为也。
选官用人,不料实德,惟在白望,不求才干,惟事请托,当官者以治事为俗吏,奉法为苛刻,尽礼为谄谀,从容为高妙,放荡为达士,骄蹇为简雅,三失也
此来之势,非荡灭不得改易也。
卷第九十 全部笔记    2016-09-23
匹磾雅重琨,初无害琨意,将听还屯。其弟叔军谓匹磾曰:“我,胡夷耳;所以能服晋人者,畏吾众也。今我骨肉乖离,是其良图之日;若有奉琨以起,吾族尽矣。”
果有奉琨以起并讨段氏者,则末柸必以全族为先,而后能立。
尚使末柸乐见匹磾之败,也可说之以卞庄刺虎之言,使琨多所疑虑。
为匹磾计:
1.末柸书可隐而不发,另做伪书,示琨以悖慢无晋之意。另邀琨并击末柸,可坐收两败之利。如此虽损伤士众,终不使他人为己害也。
2.奉琨以原书,伪许以攻匹磾,诱而伏之,可少杀伤而并末柸之众,利尽归己。但恐琨另有谋划也。

为琨计:
必见疑,应遣使之末柸所,说以并分匹磾之意。计成,可另谋末柸。
矩欲夜袭之,士卒皆恇惧,矩乃遣其将郭诵祷于子产祠,使巫扬言曰:“子产有教,当遣神兵相助。”众皆踊跃争进。
世有本体,心见呈相;以符为媒,收摄人心。
无乃不可乎
高中语文课上初识此句,以为奇珍好玩,与同桌调笑无已。其时春光饱溢,书声琅琅,虽则试卷小测无尽,终能以此自娱,亦无忧也。不意今日于此重逢,如时光倒流,捧书诵读之声,春光笑靥之情,犹再现也。
猗曰:“兹事已决,吾怜卿亲旧并见族耳!”因歔欷流涕。二人大惧,叩头求哀。猗曰:“吾为卿计,卿能用之乎?相国问卿,卿但云‘有之’;若责卿不先启,卿即云‘臣诚负死罪。然仰惟主上宽仁,殿
1. 猗之计得,乃因识人善任。知彼二人无死节之志,故能以数言为事。此其固已筹于前也
2. 盖小奸者,间于利;大奸者,间于人。
敦闻之,阳惊,亦捕如诛之。
1.非王如不能识此,盖情激于愤,心自蒙蔽
2.敦本遇稜甚厚,终以不己用除之,如此可肆其志哉?可遂为帝乎?是以逞虚而失实,人心妄作也。
猗卢用法严,国人犯法者,或举部就诛,老幼相携而行,人问:“何之?”曰:“往就死。”无一人敢逃匿者。
Holy shit...
非用法之严,乃洗脑之效也。
徽曰:“将军愚愎以取败,乃复忌前害胜,诛忠良以逞忿,犹有天地,将军其得死于枕席乎!”
徽既之志,曷不蚤自去就。择君不察,怠于行动,此自取祸耳,休怪他人。
勒曰:“吾不喜得幽州,喜得二子。”以宪为从事中郎,绰为参军。
1.宪、绰欲死晋,何能供汉将驱使?
2.晋不知宪、绰而勒遇之,故能为勒属。
3.固知宪、绰所大欲,非忠非利,乃逞才而已。此亦才能便捷之士所同欲也。
4.因其所长而破之,因其所有而用之,此勒之所得所喜也。
石将军之比殿下,犹阴精之与太阳,是以远鉴前事,归身殿下,此乃石将军之明识所以远过于人也,殿下又何怪乎!
子春之舌,可舔及手肘。
夫谋人而使人觉其情,难以得志矣。
此吾之累述于前也。
浚左右皆苛刻小人,遗以厚赂,立时为叛,何苦委屈卑辞,寒左右之心。
浚欲自立,此道路皆知,“夫谋人而使人觉其情,难以得志矣”,诚哉斯言,吾当警之。
初,范阳祖逖,少有大志,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同寝,中夜闻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
祖逖年少,而与刘琨同寝,吾不忍再言也^^
刘后闻之,密敕左右停刑,手疏上言:“今宫室已备,无烦更营,四海未壹,宜爱民力。廷尉之言,社稷之福也,陛下宜加封赏;而更诛之,四海谓陛下何如哉!夫忠臣进谏者固不顾其身也,而人主拒谏者
娶恶妻则家丧,得良妻则家兴,庶民皇胄无异也。
怀帝亦遇害
大业未成,空余悲恨。
谓我孤弱,不敢出战,意必懈惰;宜且勿出,示之以怯,凿北城为突门二十馀道,俟其来至,列守未定,出其不意,直冲末柸帐,彼必震骇,不暇为计,破之必矣。
此弱生于强,怯生于勇之谓也。
吾若处此形势,必坚守勿出,设流言曰段氏将反,使闻于浚。并遣使求和于段氏,言不称浚,使王昌知之。段氏为王浚所驱使,素无怨于勒,此其所愿受也。如此则成上下相疑之势。计成,则待王、段交兵以助段,图浚并收段氏德我之惠。计失,用张宾之言不迟。
遣琨马、牛、羊各千馀匹,车百乘而还,留其将箕澹、段繁等戍晋阳
1.刘琨驱虎吞狼,自将轸灭虎口矣
2.猗卢以予为取,势必兴国
琨母曰:“汝不能驾御豪杰以恢远略,而专除胜己,祸必及我。”
驾驭豪杰,以无己为先。故无己则无人可胜己,善下人者上于人也。
观琨好为声色以娱己,且假以私好,授柄非人,“我执”必深。
殷常戒子孙曰:“事君当务几谏。凡人尚不可面斥其过,况万乘乎!夫几谏之功,无异犯颜,但不彰君之过,所以为优耳。”
此殷之智也,而子孙效之大不易。盖胸中实有筹策万千,而能吞言不发,面含卑让,非真人断不能为也。果能如此者,不待刘殷之教而自能行之。
于此中可稍悟“知(智)”“行”合一之旨。
帝曰:“臣安敢忘之?但恨尔日不早识龙颜!
能忍此辱,必有大节。
勒谓张宾曰:“王公位重而言卑,其图我必矣。勒乃引兵击瑞,斩之。弥大喜,谓勒实亲己,不复疑也。遣使让勒“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然犹加勒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领并州刺史
1.“弥与刘瑞相持甚急”?此弥智勇窘竭之时,故不明勒欲图己之意也。洎勒除其大困,如溺之得起,不查必矣。故智生于明,明生于勇,勇生于闲。
2.为聪计,当表勒大功,加其荣利好玩,以弱其志,并分王弥之众以归己,潜以图勒;为勒计,当阴结晋将,俟时反汉,自固之术也。
苾自称梁、益二州牧、领湘州刺史。
自称亦可揽抚人心,盖因有此名(州牧)即可造相于人心,心因而识此已有之固相,乃因名生相,据相置心,则必以州牧待之。
猗卢以封邑去国悬远,民不相接,乃帅部落万馀家自云中入雁门,从琨求陉北之地。琨不能制,且欲倚之为援,乃徙楼烦、马邑、阴馆、繁畤、崞五县民于陉南,以其地与猗卢;由是猗卢益盛。
强弱消涨,非人力也。拓跋鲜卑得陉北之地,乃乘势也。故君子静修以待变,观势而动,因势而取,乘势而不居。
乂涕泣固请,聪久而许之,曰:“乂及群公正以祸难尚殷,贪孤年长故耳。此家国之事,孤何敢辞!俟乂年长,当以大业归之。”
聪能如此言,必非雄主。大丈夫平靖海内,扫除宗室,当自取大位居之,不然挟震主之功以事他人,其能久乎?重蹈故事而已。
何曾讥武帝偷惰,取过目前,不为远虑;知天下将乱,子孙必与其忧,何其明也!然身为僭侈,使子孙承流,卒以骄奢亡族,其明安在哉!且身为宰相,知其君之过,不以告而私语于家,非忠臣也。
魏晋之士,恨不能立时凭虚羽化,能为目下之难已属非常,岂可以百年身后子孙计劳心哉 :D
睿命酌,引觞覆之,于此遂绝
-非能舍小利,乃明足以识大利也。大小相较,去之霄壤,故能引而绝之。
颖官属先皆逃散,惟卢志随从,至死不怠,收而殡之。
*能得一卢志相随,可谓生而不枉矣。
*初,卢志之谋多见听于颖。后颖逸乐娇奢,不可谋大,志谋遂寝。然志见其倾败而不易其衷,可谓感于知遇之德,惟欲以死报之,亦可谓死得其所也。
毅女秀,明达有父风,众推秀领宁州事。秀奖厉战士,婴城固守。
欲得人心,必加行赏;
虽赏,不如其意,此赏之为祸也
赏其所意,则必图再赏,非长久之计
赏之其意所必不有者,则为赏赏之赏,虽女子亦可得人死力。
若能委信君子,使各得尽怀,散蒂芥之嫌
1.人常困于外见,而非事之实也
2.征而不应,求而不得,以己视之,其忿非尽诛不能平;以天下视之,则无非“芥蒂之嫌”耳。可知,人心皆有常,非心之“小大”各殊,乃眼见不同也。
勒亦被掠,卖为茌平人师懽奴,懽奇其状貌而免之。
世乱,必出英雄,虽起自氓隶而神貌奇伟,殆非天授
页数1234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322 分
访问:18296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