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会世入言事,与猛争论于坚前,世欲起击猛。坚怒,斩之。于是群臣见猛皆屏息。
猛死坚前,狐假虎威,可得善终,若死坚后,必为亲旧所噬。
王羲之与桓温笺曰:“谢万才流经通,使之处廊庙,固是后来之秀。今以之俯顺荒馀,近是违才易务矣。
此笺虽无可大用,字直千金 :D
今根兵初至,形势方振,贼众恐惧,皆有离心,计虑未定,从而攻之,无不克者。
用势之道,疑而迫之,固而离之,锐而沮之,从容而懈之。其道一,其用无穷。
秦太后苟氏游宣明台,见东海公法之第门车马辐凑,恐终不利于秦王坚,乃与李威谋,赐法死。坚与法诀于东堂,恸哭欧血;谥曰献哀公,封其子阳为东海公,敷为清河公
-“献哀”二字,乃故秦太子苌之谥也。
臣光曰:顾命大臣,所以辅导嗣子,为之羽翼也。为之羽翼而教使剪之,能无毙乎!知其不忠。则勿任而已矣。任以大柄,又从而猜之,鲜有不召乱者也。
委以权柄,恰抚其心耳。若不豫顾命,必内自猜忌,适速其祸,此健“渐除”之意。另,多人顾命,必自相剪除,此健离间旧臣之算,必欲大权遗之子孙,不可旁落于人也。
秦太子苌之拒桓温也,为流矢所中,冬,十月,卒,谥曰献哀。
!!一代雄杰殁于无名之手,“竖子必不敢害苌”言犹在耳,故知可胜者,人也;可败者,天也。
温与秦丞相雄等战于白鹿原,温兵不利,死者万馀人。
此时已有“白鹿原”之名,不知陈忠实在查阅此县二十余卷县志时,上面是否也载有此事?
耆老有垂泣者,曰:“不图今日复睹官军!”
物不常有,而心恒念之。乃至囿于习心,认物为己,行颠倒之事,人之可悲可幸,皆于此处。
祚、长等匿而不宜
宜应为宣,亦可为言。

-文字识别,多以贝叶斯公式判断,字形相似,以“不”字之后何字出现较多(概率较大)为判
-可知自然语言中,“不宜”多于“不宣”,故此处识别为“宜”
翼曰:“将军谓平北雄武难制,终将讨之,故取马欲以自卫耳。”浩笑曰:“何至是也!”
图人之要,在阴而密之,不可见获于人,以攻无备也。备而欲图之,鲜无败者。
燕群僚共上尊号于燕王俊,俊许之。
不虚意伪辞,假言佯卑,推而当之,难得一见。
司徒刘茂、特进郎闿相谓曰:“吾君此行,必不还矣,吾等何为坐待戮辱!”皆自杀。
这个如何理解??加入了相约自杀QQ群??
弟苌以马授襄,襄曰:“汝何以自免?”苌曰:“但令兄济,竖子必不敢害苌!”
此龙行虎步,瞻视不凡,自别于轻贱,而能以力济民之人。吾深佩之,慕而后效。
赵汝阴王琨以其妻妾来奔,斩于建康市,石氏遂绝。
石勒起于氓隶,筚路蓝缕,乃成后赵之盛。石虎继之,制冀、并、豫、兖、青、徐、荆之地,兵不可当。于此而绝,仅三十年矣。其兴勃亡忽,殆非天乎。
浩曰:“决大事正自难,顷日来欲使人闷。闻卿此谋,意始得了。
此其心存侥幸,怠惰拖延,不蚤自为计故也。(自知材资不如桓温,德不配位故也)
炜曰:“吾结发以来,尚不欺布衣,况人主乎!曲意苟合,性所不能。直情尽言,虽沉东海,不敢避也!
"结发"一词,一指结婚,另可指”束发“,“束发加冠”之意。后有姚苌语:吾自结发以来,与人战,未尝如此之快云云,当引后解?:D
健怒曰:“吾岂堪为秦王邪!且晋使未返,我之官爵,非汝曹所知也。”既而密使梁安讽玄硕等上尊号,健辞让再三,然后许之。
晋室凌迟,王业偏安,戎夷不知君父,日已久矣。况逐鹿之心,非问鼎而不能已。玄硕不辨形势,加之不谙上意,恐终不能全身于乱世。
初,赵主遵之发李城也,谓武兴公闵曰:“努力!事成,以尔为太子。”既而立太子衍。
许而不予,人心构怨。由亲生恨,恨无可加。轻许重器,必为祸阶。政之所在,平抑人心。
父愔,简默冲退而啬于财,积钱至数千万,尝开库任超所取;超散施亲故,一日都尽。
处乱世,人为贵,财货为轻。得人者,退可全身保家,进可逐鹿中原。愔所以啬于财,乃贱取如珠玉之道也
或告翰称病而私飞骑乘,疑欲为变。燕王皝虽藉翰勇略,然中心终忌之,乃赐翰死
翰经略四方,独不能安内,无人臣之明,不知藏拙以利有用之身,终死乎其所,亦理之所安。
青州上言:“济南平陵城北石虎,一夕移于城东南,有狼狐千馀迹随之,迹皆成蹊。
青州善揣圣意,能谀媚其心,以其欲信而因之,虽无稽之谈亦不见疑,用心深也
陛下与胡通,孰若与晋通?胡,豺狼也,既灭晋,不得不北面事之;若与之争天下,则强弱不敌,危亡之势也,虞、虢之事,已然之戒,愿陛下熟虑之。
此言无差,然世间非无贤语,亦非无进言之阶,但少闻道勤行之士耳。
翰乃阳狂酣饮,或卧自便利,或被发歌呼,拜跪乞食。
此孙膑勾践司马宣帝之故计,真不识耶?翰真雄材。
朕闻良臣如猛虎,高步旷野而豺狼避路,信哉!
实则明君为猛虎,良臣止假威之狐耳。
是时,庾亮犹上疏欲迁镇石城,闻邾城陷。乃止。上表陈谢,自贬三等
庾亮口颂玄老,外饰宽度,内实不及正反之道,心口不一,内外分析,故焦躁之心屡欲轻率,心为名累,吾甚怜之。
或说皝降,皝曰:“孤方取天下,何谓降也!
为虎计,当因凌锐之势行反间,布敌酋请降之谣,托内臣通息之书,观时而伪泄,则敌自乱,可不烦而胜也。
于是尚书奏:“魏台请依唐、虞禅让故事。”虎曰:“弘愚暗,居丧无礼,不可以君万国,便当废之,何禅让也!”
生而不得,死又不能,生帝王之家,持孝子之义,无得寸步于彼世,近不虑远,前不思后故也。
光因说曰:“皇太子仁孝温恭,中山王雄暴多诈,陛下一旦不讳,臣恐社稷非太子所有也。宜渐夺中山王权,使太子早参朝政。”勒心然之,而未能从
以外臣而豫帝王家事,是以疏间亲,非力所能制,光已死此语。
俟足下军到,风发相赴,岂非遵养时晦以定大事者邪!
处约居下,以待时变,非侃所能解也。
夏,四月,乙未,始安忠武公温峤卒,葬于豫章。
一个人一生的起落
在史书中只不过是几行文字
往往是机关算尽搞下去别人
“成功”还没几天
自己就陨落得更惨更快
慢慢已经不再介意谁胜谁负,谁生谁死
甚至
明白这里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
当温峤毫无征兆的在史书里死了
却想起当初他在王敦的酒席上
在佯醉的隐忍和胆烈之中
就已经编辑好了
属于他的那几行文字
诺亚方舟最近回复:“害人的是人性恶,这世界最可怕的魔鬼是人心。 …”
温峤欲迁都豫章,三吴之豪请都会稽,二论纷纭未决。
温峤虽未有挟天子之图,豫章乃其旧府,其意与三吴之豪同也。至于司徒导所谓安都建康,不欲离其土而出其根也。此恐亦为今上之意。
及峻平,陶侃奏敦阻军,顾望不赴国难,请槛车收付廷尉。王导以丧乱之后,宜加宽宥
宜徙北边戍卫,非有军功不得回也。
峻方劳其将士,乘醉望见胤走,曰:“孝能破贼,我更不如邪!”因舍其众,与数骑北下突陈,不得入,将回趋白木陂;马踬,侃部将彭世、李千等投之以矛,峻坠马
“若天讨有罪,则峻终灭亡;止以人事言之,未易除也。” --峤再闻此言,当不怒反笑矣。
弓长木最近回复:“有时候服务器有问题,重试几次看看。 …”
峤等与公并受国恩,事若克济,则臣主同祚;如其不捷,当灰身以谢先帝耳。今之事势,义无旋踵,譬如骑虎,安可中下哉!
峤止以义动,恐不为行。为峤计,当说以覆巢唇齿之利,且卑辞以示尊崇,或可为计。
峤表宝为庐江太守
令行以信,不可因胜而废。当拜以庐江太守,并断发以明军法,或可更砺其志。
五月,陶侃帅众至寻阳。议者咸谓侃欲诛庾亮以谢天下;亮甚惧,用温峤计,诣侃拜谢。
温峤擅筹人,而拙于筹国。首倡大义而授柄于侃,已自知势尽,再难为也。
峻闻之,遣司马何仍诣亮曰:“讨贼外任,远近惟命,至于内辅,实非所堪。
亮心决矣,赴诏必厄,为峻计,当托以外贼未轸,中原尤丧,北出速战,伪造战获文书,言亮通敌以求除己,可变客为主。
张竣闻赵兵为后赵所败,乃去赵官爵
骏作竣时竣亦骏,十个字来十个字
阮孚谓之曰:“卿常无闲泰,如含瓦石,不亦劳乎!”壸曰:“诸君子以道德恢弘,风流相尚,执鄙吝者,非壸而谁!
壸性非峻刻,实厌流俗也。倘时用法家,人皆汲汲,则壸必效老庄,以不合于俗也。
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益实用
非老庄无用,盖世已乱极,无可用之言,乃寄于清净无为,以遁世耳。
敦寻卒,应秘不发丧,裹尸以席,蜡涂其外,埋于厅事中,与诸葛瑶等日夜纵酒淫乐。
应非耽湎之徒,此“拖延症”之表征也。人之为“拖延”者,非事有不急,人无自制也,乃自知力所不逮,事必无成故也。
将举兵伐京师,使记室郭璞筮之,璞曰:“无成。”敦素疑璞助温峤、庾亮,
璞既知此,犹久伴虎,必有沉勇深智于其中也。吾虽不得而知其详,见字如晤,犹有感兴。
峤乃缪为勤敬,综其府事,时进密谋以附其欲。深结钱凤,为之声誉,每曰:“钱世仪精神满腹。”峤素有藻鉴之名,凤甚悦,深与峤结好。
顺附其欲,谄媚事之,不以清名为累,不虑众议枉直,其心不已,唯致其死,可谓真人君子。
琀,荡之长子,有才望,雄欲以为嗣,闻其死,不食者数日。
雄所以不听群臣之鉴而为己意者,欲助琀以军功立威,得为嗣而已。
帝脱戎衣,着朝服,顾而言曰:“欲得我处,当早言!何至害民如此!”
凡于此间而言仁者,吾知其无能为也。
-或说卓:“且伪许敦,待敦至都而讨之。”卓曰:“昔陈敏之乱,吾先从而后图之,论者谓吾惧逼而思变,心常愧之。今若复尔,何以自明!”-为君之计,莫若伪许应命,而驰袭武昌,大将军士众闻
TODO:甘使君何以前后相悖若是耶?按前不欲诈伪反复,弗为口是心非之语,而一旦从之,此必有深论,待深玩而得之。

2017第一贴耶^^
兄与我俱夷狄
夷狄亦以“夷狄”自况耶?鬼子亦自许“鬼子”耶?WTF?
刘隗为帝谋,出心腹以镇方面。
此谋差矣。今臣强主弱,利在缓纵。尽遂王敦之意,以懈其志,外示荣宠,内遗好玩,一朝发难,“擒之止一力士之力耳”。若“出心腹以镇方面”,敦必无不觉,适速其祸耳。
灰身
灰身,粉身碎骨之意也。
光禄大夫游子远谏曰:“圣王用刑,惟诛元恶而已,不宜多杀。”争之,叩头流血。曜怒,以为助逆而囚之;尽杀徐、彭等,尸诸市十日,乃投于水。于是巴众尽反,推巴酋句渠知为主,自称大秦,改元曰
-计前后事,子远所言,必有赵主无力驭蛮之意,所以犯颜者,非独止杀省刑之说
-须喻以七擒孟获之意,则蛮夷可定
页数123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292 分
访问:13634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