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臣请试问之:属者统万未亡之前,有无败征?若其不知,是无术也;知而不言,是不忠也。”时赫连昌在坐,渊等自以未尝有言,惭不能对
渊等可对曰:天象仅于正朔,是谓受命于天,赫连伪朝,故皇天不佑,无败征以验之,此非臣力可逆也。今魏为正统,天人呼应,日月星象,殊有所征,不可不察。
初,秦尚书陇西辛进从文昭王游陵霄观,弹飞鸟,误中秦王暮末之母,伤其面。及暮末即位,问母面伤之由,母以状告。暮末怒,杀进
曩时未即位,幕末不问,母亦不告,惟俟即位问之,帝王之家,富贵而不能自主,真若是耶?
斤犹难之。颉乃阴与尉眷等谋,选骑待之。
得计,则与斤有隙;不得,则死。斤怯战,以不得全胜故也,以坐困待死说之,则愈怯。斤所欲,全胜也,故其欲听者,全胜之理也。向使说以“敌轻我,诱之必堕吾画,擒之仅一骑之力耳,平夏荡寇,不世之功”云云,或可见用。
得故晋将毛修之、秦将军库洛干,归库洛干于秦,以毛修之善烹调,用为太官令。
宋书·毛修之传载:初,修之在洛,敬事嵩高山寇道士,道士为焘所信敬,营护之,故得不死,迁于平城。修之尝为羊羹,以荐虏尚书,尚书以为绝味,献之于焘;焘大喜,以修之为太官令。
谈及修之,后人必以多艺论之。音律宰割,小艺也,进仕之道,乃其绝艺。
故夏主坚守以待之。”魏主患之。乃退军以示弱,
夏人怀畏,事求万全,仅以弱故不足诱。宜迫而怯之,衅而怒之,然后示弱,夏必逐利,可自乘其时。
今年五星并出东方,利于西伐。
古代的“五星”指岁星、荧惑星、填星、太白星和辰星。
另有汉锦织纹“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此锦后三字为“伐南羌”。
崔浩一不处中国,二无南下伐宋之意,恐不便用“五星”为说辞:D
会稽孔觊尝诣之,遇宾客填咽,暄凉而已
暄凉:暖和与寒冷,犹寒暄,谓谈天气及饮食起居之类的应酬话。唐·韦应物《端居感怀》诗:“暄凉同寡趣,朗晦俱无理。”宋·范仲淹《依韵答提刑张博觉新酝》:“暄凉体四时,日月周数旬。”
阿柴又命诸子各献一箭,取一箭授其弟慕利延使折之,慕利延折之;又取十九箭使折之,慕利延不能折。阿柴乃谕之曰:“汝曹知之乎?孤则易折,众则难摧。汝曹当戮力一心,然后可以保国宁家。”
众心一,同所欲,非常事也,内求不可倏得,必假外力获之。二十箭需折一箭,则十九箭可同其欲,此其真意。
徐羡之问傅亮曰:“王可方谁?”亮曰:“晋文、景以上人。”羡之曰:“必能明我赤心。”亮曰:“不然。”
纵晋文、景复生,欲使以柄授人,引颈待戮,亦必不能。虽有赤心,犹无可恃。况人心寥落,相知者几人?寄望他人能知我意,是强人所难也。
北魏司徒东郡公崔浩教你如何忽悠领导:https://decodezp.github.io/2020/02/03/history4-cuihao/
北魏司徒东郡公崔浩教你如何忽悠领导:https://decodezp.github.io/2020/02/03/history4-cuihao/
崔浩不喜佛、老之书而信谦之之言,其故何哉!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初浩欲排佛而帝左右毁之,非左右之力强,乃帝尊佛老之法故也。今浩欲清君侧,必思以新法,帝能信而用之,则左右之围自解。故因循老庄旧义,以谦之之言为深妙,并劝帝以上灵之命云云,此皆一时权宜,非实信之。
魏主曰:“刘裕乘姚兴之死而灭之,今我乘裕丧而伐之,何为不可!”浩曰:“不然。姚兴死,诸子交争,故裕乘衅伐之。今江南无衅,不可比也。”魏主不从
魏主所惮,唯裕一人而已,且自忧病疾频发,恐身殁而强敌未破,遗患子孙,是故不用浩言。浩当以数术天相卜筮谶语讽之,或可见用。
谢晦数从征伐,颇识机变,若有同异,必此人也
裕忘沈田子王镇恶之事耶?今以故语戒太子,适速其祸也。晦知太子不堪,若晦欲反,太子称帝,于其事为易,何必身豫帝王家事欲立明主耶?晦之忠,明矣。
前言,太子多狎群小,此四子虽身为顾命之臣,一旦山陵崩,势必不及小人。此实祸乱之所在,虽无异图,亦能生变,更非晦之机变堪拟。
晦曰:“臣请观焉。”出造庐陵王义真,义真盛欲与谈,晦不甚答。还曰:“德轻于才,非人主也。”
尽思竭虑,能以身豫帝王家事而不顾者,忠悍之臣,有远图,可用而不可亲。
裴子野论曰:昔重华受终,四凶流放;武王克殷,顽民迁洛。天下之恶一也,乡论清议,除之,过矣!
裴子野(469年-530年),字几原,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人。裴松之的曾孙,裴骃之孙,裴昭明之子,与曾祖、祖父合称“史学三裴”。
亮入,但曰:“臣暂宜还者。”王解其意,无复他言
按《宋书 傅亮传》载,此处应为“臣暂宜还都”,其意遂显,微此则裕亦不能解。
裕私谓田子曰:“钟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语曰:‘猛兽不如群狐’,卿等十馀人,何惧王镇恶!
观镇恶盗秦府库辇车金银之举,似无鸿志。今因镇恶功得关中,自当赏以关中之地,以安士心。田子自以功高,心有不平,可擢拔亲族,分裕兵赐之,并赫连拓跋之地励之,使其更有远瞩,意超关中。
于是朝廷大事常决于穆之者,并悉北咨。
人无良辅,不可以成大事。初张邵有言于裕,一旦穆之不幸,谁可代之,裕疏于简练,至终无可代者,此人君之失。
傅弘之以众寡不敌止之,田子曰:“兵贵用奇,不必在众。且今众寡相悬,势不两立,若彼结围既固,则我无所逃矣。不如乘其始至,营陈未立,先薄之,可以有功。
当是时,秦兵知裕将至,虽泓亲御,已自惊怖。向使田子乘其未立,疾呼裕军天降,以此来攻,秦军必当信之。不待两军相较则秦军已先自溃,可免“合围数重”之困。
魏河内镇将于栗磾有勇名,筑垒于河上以备侵轶。裕以书与之,题曰“黑槊公麾下”。栗磾好操黑槊以自标,故裕以此目之。
使人如推物,若善而名之,则如两物相权衡,长标短本,力可百倍;得其所名,人如再生,以名状已,以名范行。
裕闻华贤,欲用之,乃发廞丧,使华制服。服阕,辟为徐州主簿
人如流水,终有所往,用人之要,殊无繁难,辨其质,抚其情,得其所,成其名。驭千里而不劳者,驭其所欲往也。
宁州献琥珀枕于太尉裕。裕以琥珀治金创,得之大喜,命碎捣分赐北征将士
不避小患,可以为校;不趋小利,可以为尉;推利而利人,可以为将
Boger最近回复:“请问“推利而利人”做何解? …”
延之以裕父名翘,字显宗。乃更其字曰显宗,名其子曰翘,以示不臣刘氏
延之国士,理当款怀纳之。然事断意决,再无转圜,全其生不若成其名,葬以厚礼,亦可垂范左右。
傉檀叹曰:“知人固未易。大臣亲戚皆弃我去,今日忠义终始不亏者,唯卿一人而已!”
识人易,知己难。以万乘之国,千钧之势,左右皆为忠臣,不试亦明。宁不知势不可久,或知而无睹,待时移势跫,方知力不能制,随势聚散,而叹知人固难,恐为人徒增笑耳
虎台曰:“炽磐小贼,旦夕当走,卿何过虑之深!”虎台疑晋人有异心,悉召豪望有谋勇者闭之于内
上下相疑,事无可成;利出一孔,力出一孔。
道福谓其众曰:“蜀之存亡,实系于我,不在谯王。今我在,犹足一战。”众皆许诺。道福尽散金帛以赐众,众受之而走。
拉拢人心,以势不以时,以远不以近。以虚驭实,以来牧今,此心术,执此能得肆其志。
诸将以水北城地险兵多,欲先攻其南城。龄石曰:“今屠南城,不足以破北,若尽锐以拔北城,则南城不麾自散矣。”
非不知此理,乃实不欲行;非智有不及,势成而阻,皆因勇不足以破小厄,胆不足以纾细困故也。
时人多聪颖,难堪命世才。
毅性刚愎,自谓建义之功与裕相埒,深自矜伐,虽权事推裕而心不服。
政者,正人心也。心有不平,政鲜能用。今毅自高于裕而实后之,势必不合,为裕计,当以身下之,外示优宠,适速其祸;为毅计,当以退为进,阴结行伍之士,伺机而动。
循知不免,先鸩妻子,召妓妾问曰:“谁能从我死者?”多云;“雀鼠贪生,就死实难。”
实不若桓玄之有丁仙期、万盖也。
将济江,风急,众咸难之。裕曰:“若天命助国,风当自息;若其不然,覆溺何害!”
赌者,赏已也。何谓赏已,曰:识已重已饰已也。赏已者成事之半,人多赏而助之焉,天亦不忍违逆也。
绍年十六,夜,与帐下及宦者宫人数人通谋,逾垣入宫,至天安殿。左右呼曰:“贼至!”珪惊起,求弓刀不获,遂弑之。
刀弓不获,惟近人匿之故也。绍应早有此谋,非促而能行。
王猛之孙镇恶来奔
乱离之世,以猛之荫,尚延不及三代;才干智能之士,更相催折;黔首小民,略不见于史传,至于坚、垂、裕、珪,一世雄杰,虽一枕黄粱,世无所托,仍得肆其志,吾意敬而怜之。
刘、孟诸公,与公俱起布衣,共立大义以取富贵,事有前后,故一时相推,非为委体心服,宿定臣主之分也。势均力敌,终相吞噬。
裕初时乃借势而为,且以己为力多,虽未宿定臣主,然权柄在握。今毅等欲以数言夺裕势,是利令智昏,不明甚矣。盖势因于今而成于前,为人君者,不可不蚤自绸缪。
我今专固一城彼必并力于我,众非其敌,亡可立待。不如以骁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后,救后则击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
“游击”术真乃勃勃所创?
兴弟邕谏曰:“勃勃不可近也。”兴曰:“勃勃有济世之才,吾方与之平天下,奈何逆忌之!”
邕当以苻坚慕容垂事喻之。
昔苻坚之遇慕容垂也,恩宠无俦,犹在诸王之上,乃欲分天下共之,自谓尽得此人心。及兵败淝水,坚仅以身免,而垂兵独全。然垂竟见败不救,裂秦地而王,终至坚国覆身灭,悔无及也。今王之明不及坚,勃勃之遇不及垂,而其志犹过之,一旦长安有事,臣恐其将勒旧部而效垂故事。
作者不居,居者不作
建造殿堂的人居住不上,住上的都不是建造者
段后大呼:“今召中书作诏立超,可乎?”备德开目颔之
能决大事者,人主也;能决人主之事者,幸臣近习也。
刘裕遣使求和于泰,且求南乡等诸郡,秦王兴许之。
Are u kidding me?请和而求地,裕诚非常人也;固能成此非常之事。
尚书殷仲文以朝廷音乐未备,言于刘裕,请治之。裕曰:“今日不暇给,且性所不解。”仲文曰:“好之自解。”裕曰:“正以解则好之,故不习耳。
明足以自知,则遇事随意处分,分疏亭匀,无往而不利,盖解自性更有甚于音律者。

https://decodezp.github.io/notes
玄嬖人丁仙期、万盖等以身蔽玄,皆死。
生而能得此二人,虽事垂国败,死无憾矣。
萧方等曰:夫蛟龙潜伏,鱼虾亵之。是以汉高赦雍齿,魏武免梁鹄,安可以布衣之嫌而成万乘之隙也!今王谧为公,刁逵亡族,醻恩报怨,何其狭哉!
包羞忍耻,无不以他日雪洗为快。能由布衣至万乘者,赏罚信明,足以垂范当世。萧方之余,身不居万乘之位而恣代万乘之政,何其陋哉。
玄后刘氏,有智鉴,谓玄曰:“刘裕龙行虎步,视瞻不凡,恐终不为人下,不如早除之。”
此节多刘宋史官曲阿之笔。
戊戌,玄入建康宫,登御坐,而床忽陷,群下失色。殷仲文曰:“将由圣德深厚,地不能载。”玄大悦
此语不妥,当作“圣德深厚,非地不能载之”。
性复贪鄙,人士有法书、好画及佳园宅,必假蒲博而取之;尤爱珠玉,未尝离手
蒲博:古代的一种博戏。亦泛指赌博
桓谦私问彭城内史刘裕曰:“楚王勋德隆重,朝廷之情,咸谓宜有揖让,卿以为何如?”裕曰:“楚王,宣武之子,勋德盖世。晋室微弱,民望久移,乘运禅代,有何不可?”谦喜曰:“卿谓之可即可耳。
枭狡诡诈,虚文矫饰,因人所欲,以从其欲。
其妻怒之曰:“君正坐此口,奈何尚尔!”始曰:“皇后不知,自古岂有不亡之国!朕则崩矣,终不改号!
魏晋风度,苟不拘于门阀,心无所掩,神徜意徉者,虽山贼野夫,亦可不辱斯意。
刘迈往见玄,玄曰:“汝不畏死,而敢来邪?”迈曰:“射钩斩祛,并迈为三。”
射钩指的是管仲曾经为公子纠于公子小白归国途中箭射衣带钩,斩祛说的是另一个公子重耳,杀手勃辊在公子重耳逃亡途中曾斩断其衣袖。

并迈为三,乃刘迈以桓玄比于齐桓晋文之谄词媚言耳。
牢之怒曰:“吾岂不知!今日取玄如反覆手耳;但平玄之后,令我奈骠骑何!”三月,乙巳朔,牢之遣敬宣诣玄请降。
牢之如不欲为三分之计,自当居正位,处义名,寻隙以观衅,使元显桓玄自相图毁,以利卞庄之便;而今尽降于玄,是自斩其势而授人以柄,再无转圜。
备德曰:“卿知调朕,朕不知调卿邪!卿所以非实,故朕亦以虚言赏卿耳。”
宜俟孟春风畅景明之时读来佐酒可也。
业,儒素长者,无他权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卜筮、巫觋,故至于败。
非斯人,亦不能推其为主。业之所败,败于欲与沮渠比权量力之时。“儒素长者”云云,盖非主因。
页数123456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538 分
访问:39359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