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大司马温恃其材略位望,阴蓄不臣之志,尝抚枕叹曰:“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
是故不能流芳百世之语也。
坚曰:“卿不能见几而作,虚称燕美,忠不自防,返为身祸,可谓智乎?”对曰:“臣闻‘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如臣愚暗,实所不及。然为臣莫如忠,为子莫如孝,自非有一至之心者,莫能保
为臣之要,忠为上,畏为中,敬为下,最下才略。
猛能容其所短,收其所长,若驯猛虎,驭悍马,以成大功。《诗》云:“采葑采菲,无以下体。”猛之谓矣。
猛已言明:今日之事,非将军不能破勍敌。成败之机,在兹一举。猛非量大之人,实不可不容耳。若羌前实欲向攻,以慕容垂之事观之,猛必以心计除之。羌后不见于书简,卒年不详,隐而不传,何也?
猛弗许。羌怒,还营,严鼓勒兵,将攻猛。猛问其故,羌曰:“受诏讨远贼;今有近贼,自相杀,欲先除之!”猛谓羌义而有勇,使语之曰:“将军止,吾今赦之。”成既免,羌诣猛谢。
深疑此二(三)人早有计较,因而唱和,兵老势衰,强敌当前,可砺士气。
王猛言于坚曰:“慕容垂父子,譬如龙虎,非可驯之物,若借以风云,将不可复制,不如早除之。
慕容垂仇雠尚不背之,何为反其恩主。王猛今日之势,全仗苻坚之遇,遇之稍逊,则左右环伺而起,身必无幸,岂容他人共享,定除之以为弭患。
燕之诸将争欲追之,吴王垂曰:不可。温初退惶恐,必严设警备,简精锐为后拒,击之未必得志,不如缓之。彼幸吾未至,必昼夜疾趋;俟其士众力尽气衰,然后击之,无不克矣。
慕容垂不求近利,计划规矩,然贤名远播,不知藏拙,必见疑于燕主。
胤曰:“以温今日声势,似能有为。然在吾观之,必无成功。何则?晋室衰弱,温专制其国,晋之朝臣未必皆与之同心。故温之得志,众所不愿也,必将乖阻以败其事。又,温骄而恃众,怯于应变。大众深
攻守予夺,此皆人事。故工于事者,工于人也。工于人者,善抚吏士之心。
坚遣使谕之曰:“吾待卿等,恩亦至矣,何苦而反!今止不征,卿宜罢兵,各安其位,一切如故。
既反而犹纵抚,未闻如坚者也。翦至亲,厘功臣,独夫之路也。
中军将军慕舆虔曰:“劲虽奇士,观其志度,终不为人用,今赦之,必为后患。”遂杀之。
“一个人的一生,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core
尝讨西部叛者,流矢中目;既而获射者,群臣欲脔割之,什翼犍曰:“彼各为其主斗耳,何罪!”遂释之。
此虽宽厚,却失生杀予夺之权,有赏而无罚,御下无方
时朝廷忧惧,将遣侍中止温,扬州刺史王述曰:“温欲以虚声威朝廷耳,非事实也;但从之,自无所至。”
述乃人杰,但意不重温,又能堪破其意,恐不容于温。
秦王坚命牧伯守宰各举孝悌、廉直、文学、政事,察其所举,得人者赏之,非其人者罪之。
此事推为“连坐”,利弊参半,今世弃之不用,似有深虑,当待日后验之。
今处之塞内,与民杂居,彼窥郡县虚实,必为边患,不如徙之塞外以防未然
御外族,当以离间二字为要。等序其民,许以高低之别,使上烦下,下怨上,上下相离,则可操柄握枢,垂拱而治。
士大夫至相谓曰:“安石不出,当如苍生何
宋王介甫素有重名,称为"国器" :D
俊怒曰:“兄弟之间,岂虚饰邪!”恪曰:“陛下若以臣能荷天下之任者,岂不能辅少主乎!”俊喜曰:“汝能为周公,吾复何忧!李绩清方忠亮,汝善遇之。”召吴王垂还鄴。
兄弟之间,岂可去虚饰耶?帝王之家无人伦,奈何奈何。
混谓玄胪曰:“卿刺我,幸而不伤,今我辅政,卿其惧乎?”胪曰:“胪受瓘恩,唯恨刺节下不深耳,窃无所惧!”混义之,任为心膂。
- 混作此问,即有相恕之意,胪不过投其所好耳。若真欲相报,虽不效死,义不能为仇雠所使
- 混恕胪,示以宽悯,以安人心
绩曰:“皇太子天资岐嶷,虽八德已闻,然二阙未补,好游畋而乐丝竹,此其所以为损也。”俊顾谓曰:“伯阳之言,药石之惠也,汝宜诫之!”甚不平。
绩已施谀辞而仍得怨望,当退,私说以“进无可进,俊乃自危”之语,以欲固太子之位自固也。
会世入言事,与猛争论于坚前,世欲起击猛。坚怒,斩之。于是群臣见猛皆屏息。
猛死坚前,狐假虎威,可得善终,若死坚后,必为亲旧所噬。
王羲之与桓温笺曰:“谢万才流经通,使之处廊庙,固是后来之秀。今以之俯顺荒馀,近是违才易务矣。
此笺虽无可大用,字直千金 :D
今根兵初至,形势方振,贼众恐惧,皆有离心,计虑未定,从而攻之,无不克者。
用势之道,疑而迫之,固而离之,锐而沮之,从容而懈之。其道一,其用无穷。
秦太后苟氏游宣明台,见东海公法之第门车马辐凑,恐终不利于秦王坚,乃与李威谋,赐法死。坚与法诀于东堂,恸哭欧血;谥曰献哀公,封其子阳为东海公,敷为清河公
-“献哀”二字,乃故秦太子苌之谥也。
臣光曰:顾命大臣,所以辅导嗣子,为之羽翼也。为之羽翼而教使剪之,能无毙乎!知其不忠。则勿任而已矣。任以大柄,又从而猜之,鲜有不召乱者也。
委以权柄,恰抚其心耳。若不豫顾命,必内自猜忌,适速其祸,此健“渐除”之意。另,多人顾命,必自相剪除,此健离间旧臣之算,必欲大权遗之子孙,不可旁落于人也。
秦太子苌之拒桓温也,为流矢所中,冬,十月,卒,谥曰献哀。
!!一代雄杰殁于无名之手,“竖子必不敢害苌”言犹在耳,故知可胜者,人也;可败者,天也。
温与秦丞相雄等战于白鹿原,温兵不利,死者万馀人。
此时已有“白鹿原”之名,不知陈忠实在查阅此县二十余卷县志时,上面是否也载有此事?
耆老有垂泣者,曰:“不图今日复睹官军!”
物不常有,而心恒念之。乃至囿于习心,认物为己,行颠倒之事,人之可悲可幸,皆于此处。
祚、长等匿而不宜
宜应为宣,亦可为言。

-文字识别,多以贝叶斯公式判断,字形相似,以“不”字之后何字出现较多(概率较大)为判
-可知自然语言中,“不宜”多于“不宣”,故此处识别为“宜”
翼曰:“将军谓平北雄武难制,终将讨之,故取马欲以自卫耳。”浩笑曰:“何至是也!”
图人之要,在阴而密之,不可见获于人,以攻无备也。备而欲图之,鲜无败者。
燕群僚共上尊号于燕王俊,俊许之。
不虚意伪辞,假言佯卑,推而当之,难得一见。
司徒刘茂、特进郎闿相谓曰:“吾君此行,必不还矣,吾等何为坐待戮辱!”皆自杀。
这个如何理解??加入了相约自杀QQ群??
弟苌以马授襄,襄曰:“汝何以自免?”苌曰:“但令兄济,竖子必不敢害苌!”
此龙行虎步,瞻视不凡,自别于轻贱,而能以力济民之人。吾深佩之,慕而后效。
赵汝阴王琨以其妻妾来奔,斩于建康市,石氏遂绝。
石勒起于氓隶,筚路蓝缕,乃成后赵之盛。石虎继之,制冀、并、豫、兖、青、徐、荆之地,兵不可当。于此而绝,仅三十年矣。其兴勃亡忽,殆非天乎。
浩曰:“决大事正自难,顷日来欲使人闷。闻卿此谋,意始得了。
此其心存侥幸,怠惰拖延,不蚤自为计故也。(自知材资不如桓温,德不配位故也)
炜曰:“吾结发以来,尚不欺布衣,况人主乎!曲意苟合,性所不能。直情尽言,虽沉东海,不敢避也!
"结发"一词,一指结婚,另可指”束发“,“束发加冠”之意。后有姚苌语:吾自结发以来,与人战,未尝如此之快云云,当引后解?:D
健怒曰:“吾岂堪为秦王邪!且晋使未返,我之官爵,非汝曹所知也。”既而密使梁安讽玄硕等上尊号,健辞让再三,然后许之。
晋室凌迟,王业偏安,戎夷不知君父,日已久矣。况逐鹿之心,非问鼎而不能已。玄硕不辨形势,加之不谙上意,恐终不能全身于乱世。
初,赵主遵之发李城也,谓武兴公闵曰:“努力!事成,以尔为太子。”既而立太子衍。
许而不予,人心构怨。由亲生恨,恨无可加。轻许重器,必为祸阶。政之所在,平抑人心。
父愔,简默冲退而啬于财,积钱至数千万,尝开库任超所取;超散施亲故,一日都尽。
处乱世,人为贵,财货为轻。得人者,退可全身保家,进可逐鹿中原。愔所以啬于财,乃贱取如珠玉之道也
或告翰称病而私飞骑乘,疑欲为变。燕王皝虽藉翰勇略,然中心终忌之,乃赐翰死
翰经略四方,独不能安内,无人臣之明,不知藏拙以利有用之身,终死乎其所,亦理之所安。
青州上言:“济南平陵城北石虎,一夕移于城东南,有狼狐千馀迹随之,迹皆成蹊。
青州善揣圣意,能谀媚其心,以其欲信而因之,虽无稽之谈亦不见疑,用心深也
陛下与胡通,孰若与晋通?胡,豺狼也,既灭晋,不得不北面事之;若与之争天下,则强弱不敌,危亡之势也,虞、虢之事,已然之戒,愿陛下熟虑之。
此言无差,然世间非无贤语,亦非无进言之阶,但少闻道勤行之士耳。
翰乃阳狂酣饮,或卧自便利,或被发歌呼,拜跪乞食。
此孙膑勾践司马宣帝之故计,真不识耶?翰真雄材。
朕闻良臣如猛虎,高步旷野而豺狼避路,信哉!
实则明君为猛虎,良臣止假威之狐耳。
是时,庾亮犹上疏欲迁镇石城,闻邾城陷。乃止。上表陈谢,自贬三等
庾亮口颂玄老,外饰宽度,内实不及正反之道,心口不一,内外分析,故焦躁之心屡欲轻率,心为名累,吾甚怜之。
或说皝降,皝曰:“孤方取天下,何谓降也!
为虎计,当因凌锐之势行反间,布敌酋请降之谣,托内臣通息之书,观时而伪泄,则敌自乱,可不烦而胜也。
于是尚书奏:“魏台请依唐、虞禅让故事。”虎曰:“弘愚暗,居丧无礼,不可以君万国,便当废之,何禅让也!”
生而不得,死又不能,生帝王之家,持孝子之义,无得寸步于彼世,近不虑远,前不思后故也。
光因说曰:“皇太子仁孝温恭,中山王雄暴多诈,陛下一旦不讳,臣恐社稷非太子所有也。宜渐夺中山王权,使太子早参朝政。”勒心然之,而未能从
以外臣而豫帝王家事,是以疏间亲,非力所能制,光已死此语。
俟足下军到,风发相赴,岂非遵养时晦以定大事者邪!
处约居下,以待时变,非侃所能解也。
夏,四月,乙未,始安忠武公温峤卒,葬于豫章。
一个人一生的起落
在史书中只不过是几行文字
往往是机关算尽搞下去别人
“成功”还没几天
自己就陨落得更惨更快
慢慢已经不再介意谁胜谁负,谁生谁死
甚至
明白这里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
当温峤毫无征兆的在史书里死了
却想起当初他在王敦的酒席上
在佯醉的隐忍和胆烈之中
就已经编辑好了
属于他的那几行文字
诺亚方舟最近回复:“害人的是人性恶,这世界最可怕的魔鬼是人心。 …”
温峤欲迁都豫章,三吴之豪请都会稽,二论纷纭未决。
温峤虽未有挟天子之图,豫章乃其旧府,其意与三吴之豪同也。至于司徒导所谓安都建康,不欲离其土而出其根也。此恐亦为今上之意。
及峻平,陶侃奏敦阻军,顾望不赴国难,请槛车收付廷尉。王导以丧乱之后,宜加宽宥
宜徙北边戍卫,非有军功不得回也。
峻方劳其将士,乘醉望见胤走,曰:“孝能破贼,我更不如邪!”因舍其众,与数骑北下突陈,不得入,将回趋白木陂;马踬,侃部将彭世、李千等投之以矛,峻坠马
“若天讨有罪,则峻终灭亡;止以人事言之,未易除也。” --峤再闻此言,当不怒反笑矣。
弓长木最近回复:“有时候服务器有问题,重试几次看看。 …”
页数1234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326 分
访问:19414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