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会既败魏兵,矜很滋甚;隆屡训责之,会益忿恚。会以农、隆皆尝镇龙城,属尊位重,名望素出己右,恐至龙城,权政不复在己,已知终无为嗣之望,乃谋作乱。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宝既疑会,可为者四,一、速图之;二、委信之,益其兵,许爵荫子,卫辄之事毋再言;余者唯败与死战耳。今宝疑而用之,且夺其兵、树二王、断其所望而谋泄,是逼会反,为政之失,莫甚于此。
宝然之。而卫大将军麟每沮其议,隆成列而罢者,前后数四
御兵以气,当一鼓作之,成列而罢之再三者,是竭己而遗敌也。隆善谋而寡决,知时而亡势,过不在麟。
既而募兵无故自惊,互相斫射。
以财而聚,因财而败,正合其宜。
司马耿稚谏曰:“乾归勇略过人,安肯望风自溃?前破王广、杨定,皆羸师以诱之。今告者视高色动,殆必有奸,
视高色动:智伯从韩魏之君伐赵,韩魏用赵臣张孟谈之计,阴谋叛智伯。张孟谈因朝智伯,遇智果于辕门之外。智果入见智伯,曰:“二主殆将有变,臣遇张孟谈,察其志矜而行高,见二君色动而变,必背君矣。”

欲背而图之,当恭顺以匿其情,若露于颜色,殆必知之。
恭罢朝,叹曰:“榱栋虽新,便有黍离之叹!”
榱栋:指屋椽及栋梁。栋折榱崩,比喻当政的人倒台或死去。
黍离之悲:指对国家残破,今不如昔的哀叹。《诗经 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燕主宝闻魏军将至,议于东堂。
魏军新胜,燕实应完守中山,但不可静待其弊。当密遣使于魏,说以一旦魏内有变,燕愿为应之意。则可令珪自顾不暇,而燕坐收渔利。
士大夫诣军门者,无少长,皆引入存慰,使人人尽言,少有才用,咸加擢叙。
言而用之,虚位待之,使人意己为多力,此创业之主延揽之要。
垂在平城积十日,疾转笃,乃筑燕昌城而还。夏,四月,癸未,卒于上谷之沮阳
滑虏此生,心向往之:)
燕军叛者告于魏云“垂已死,舆尸在军。”
垂实未死,且燕新胜,兵未易叛,此垂恐珪走脱,计而诱之;至于“珪欲追之,闻平城已没,乃引还阻山”云云,“阻山”当为“中山”;其料垂将死,故以收定人心为先。
宝之发中山也,燕主垂已有疾,既至五原,珪使人邀中山之路,伺其使者,尽执之,宝等数月不闻垂起居,
数月不归,音信两绝,又垂疾笃,当多发使者,求其速返,奈何闻而不问,误听伪信,乱惑人心,尸骨不还。
垂曰:“司徒意正与吾同。吾比老,叩囊底智,足以取之,终不复留此贼以累子孙也。”遂戒严。
囊,口袋。古称足智多谋的人为“智囊”。此指年虽老,智谋仍够用。
自河以南诸部悉降,获马三十馀万匹,牛羊四百馀万头,国用由是遂饶
非劫掠不足为饶用也;欲以安陈墨守而得富贵,吾知其不可也。
麟归,言于垂曰:“臣观拓跋珪举动,终为国患,不若摄之还朝,使其弟监国事。”垂不从。
此王猛言于苻坚垂终不为人下之事也,今麟奏而垂不省,正宜其分。
苌曰:“吾自结发以来,与人战,未尝如此之快,以千馀兵破三万之众,营地惟小为奇,岂以大为贵哉!”
此语前已述之,再读亦颇能为戏。
后秦主苌以秦战屡胜,谓得秦王坚之神助,亦于军中立坚像而祷之曰:
姚苌弑主篡逆,亦深自耻之。其师无正名,故虽屡胜而犹徨,苌亦行止无度,始戮尸而继求恕宥,是故心不平施,可欺于人,终不可自欺也。
后秦主苌掘秦主坚尸,鞭挞无数,剥衣倮形,荐之以棘,坎土而埋之。
有恩而见仇,是为最仇。姚苌如此自处,正当其理也。
苌曰;“苻登众盛,非旦夕可制;登迟重少决,必不能轻军深入。比两月间,吾必破贼而返,登虽至,无能为也。
苌庙算如神,非深悉三军之情者不能为,故大军之后,粮草继之,辎重未动,情报先行。
祚曰:“此乃卿之忠,固吾求也,前言戏之耳”。待之弥厚,以为中常侍。
此处应为“垂曰”,上亦有以诈为祚之误。
会七夕大宴,青抽剑而前曰:“今天下大乱,吾曹休戚同之,非贤主不可以济大事。卫公老,宜返初服以避贤路。狄道长苻登,虽王室疏属,志略雄明,请共立之,以赴大驾。诸君有不同者,即下异议!”
欲决不决之事,以正合,以奇胜,击而必断,击其节也。
魏王珪东如陵石,护佛侯部帅侯辰、乙佛部帅代题皆叛走。诸将请追之,珪曰:“侯辰等累世服役,有罪且当忍之。方今国家草创,人情未壹,愚者固宜前却,不足追也!”
如慕容农所言:当今岂可自相鱼肉,勇不堪战,志不固持,明不见机者,用之无益,不若纵之以宽,示天下延揽之心。
苌与群臣宴,酒酣,言曰:“诸卿皆与朕北面秦朝,今忽为君臣,得无耻乎!”赵迁曰:“天不耻以陛下为子,臣等何耻为臣!”苌大笑。
此实似抑实扬明贬暗褒之语,臣而能为此者,其智深而不可蠡测
坚之所以亡,由骤胜而骄故也。魏文侯问李克吴之所以亡,对曰:“数战数胜。”文侯曰:“数战数胜,国之福也,何故亡?”对曰:“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以骄主御疲民,未有不亡者也。”秦王坚
Cool 光可为征引之功,此实李克之见也。
坚曰:“甚哀诸卿忠诚!然吾猛士如虎豹,利兵如霜雪,困于乌合之虏,岂非天乎?
“岂非天乎”、“殆非天乎”为此语者,前后不绝于册。坚不纳左右讽喻而执意灭晋,淝水败绩犹纵虎归山,终致“困于乌合之众”,而作天意杳远之语,知其不可为也。
后秦王苌使人谓苟辅曰:“吾方以义取天下,岂仇忠臣邪!卿但帅城中之人还长安,吾正欲得此城耳。”辅以为然,帅民五千口出城。苌围而坑之,男女无遗,
辅唯苦郡人无辜,苌之议,正中其怀,然前败苌军,杀其父兄,虽苌实欲纵之,不能平诸将也。
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筹码
燕冠军将军宜都王凤每战,奋不顾身。前后大小二百五十七战,未尝无功。垂戒之曰:“今大业甫济,汝当先自爱!”使为车骑将军德之副,以抑其锐。
锐者易折,此垂琢磨之术;然不面讽其失,托以自爱其身,此其谢而能效之语。
秦王坚遣领军将军杨定击冲,大破之,虏鲜卑万馀人而还,悉坑之。
大梦初醒,悔恨交集,往日种种,皆为幻影,事与愿违,初心难觅,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十一月,嘉入长安,众闻之,以为坚有福,故圣人助之,三辅堡壁及四山氐、羌归坚者四万馀人。坚置嘉及沙门道安于外殿,动静咨之。
“不待两军相当而胜负存亡之机已然存于胸中矣,岂掩于众人之言而以冥冥决事哉”,势竭智枯,乃求于神,若仅示尊崇,或可一战
范阳王德、陈留王绍、骠骑大将军农皆曰:“翟斌兄弟恃功而骄,必为国患。”垂曰:“骄则速败,焉能为患?彼有大功,当听其自毙耳。”礼遇弥重。
谋无必胜,所以胜者,因人设谋也。翟斌之流,胸无城府,目短识浅,适速其败。倘如论以苻坚之待慕容,则必无可为也。
密遣使谓泓曰:“吾笼中之人,必无还理;且燕室之罪人也,不足复顾。汝勉建大业,以吴王为相国,中山王为太宰、领大司马,汝可为大将军、领司徒,承制封拜,听吾死问,汝便即尊位。”
坚待燕族甚厚,而不得其心,盖高位厚币,小惠也;家破国灭,大恨也。欲以小惠货大恨,愚者知其不可也。
农曰:“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拒大军而来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设备,可以计取之。”越立栅自固,农笑谓诸将曰:“越兵精士众,不乘其初至之锐以击我,方更立栅,吾知其无能为也。”
农众新胜,其锋甚锐,越立栅自固,欲老其师,先为不可胜,亦无可摘。然秦大势已去,人心慌乱,婴守不出,实已生怯退之心,故胜者胜在已胜,不以力战。农之论越,亦不足观。
坚曰:“卿言是也。然朕已许之,匹夫犹不食言,况万乘乎?
坚之所重者,崇戴也,垂即远离,已无崇戴之意,坚知其不可强求,乃纵之而去,非不可食言故也。
坚曰:“但引兵少却,使之半渡,我以铁骑蹙而杀之,蔑不胜矣!”融亦以为然,遂麾兵使却
秦军百万,十倍于晋,滚石难止,兵众易乱,此用正之时,而图以奇胜,非所以因势之画也。
夏,五月,桓冲帅众十万伐秦,攻襄阳
晋既知坚深欲图己,奈何兴此无功之师,开门揖盗,自为祸阶?及融马覆以败肥水,谢安夷然而垂军独全,前后思之,此恐燕晋分秦之谋也。
冠军、京兆尹慕容垂言于坚曰:“弱并于强,小并于大,此理势自然,非难知也。以陛下神武应期,威加海外,虎旅百万,韩、白满朝,而蕞尔江南,独违王命,岂可复留之以遗子孙哉!
卧槽,慕容垂还能表现得再明显一点吗?
于是群臣各言利害,久之不决。坚曰:“此所谓筑室道旁,无时可成。吾当内断于心耳!”
道傍之筑:比喻无法成功的事。
道傍筑室:比喻杂采各家之说。亦比喻无法成功的事。
筑室道谋筑:建造;室:房屋;道谋:与过路的人商量。比喻做事自己没有主见,缺乏计划,一会儿听这个,一会儿听那个,终于一事无成。
自以有灭代之功,求开府仪同三司,不得,由是怨愤
明则有暗,亏则由满,因其不平而间之,其怨而怒之,必引之以自斗而后取之,此以小博大之法也。
勇而多力,能坐制奔牛,射洞犁耳
犁耳即犁鏡,胡三省註:「犁耳之鐵厚而堅。」
十二月,临海太守郗超卒。初,超党于桓氏,以父愔忠于王室,不令知之。及病甚,出一箱书授门生曰:“公年尊,我死之后,若以哀惋害寝食者,可呈此箱;不尔,即焚之。”既而愔果哀惋成疾,门生呈
医足痛而斫足,疗手疾则断手,郗超之谓也:D
坚报曰:“朕方混六合为一家,视夷狄为赤子。汝宜息虑,勿怀耿介。夫惟修德可以禳灾,苟能内求诸己,何惧外患乎
此苻坚之所成,亦苻坚之所毁。“内求诸己”乃方家之语,“混六合为一家”此齐物之论,坚欲“垂拱而治”,为而不恃,以至不目而见,不听而闻,虽圣贤而不能也。
王彪之曰:“前世人主幼在襁褓,母子一体,故可临朝;太后亦不能决事,要须顾问大臣。今上年出十岁,垂及冠婚,反令从嫂临朝,示人君幼弱,岂所以光扬圣德乎!
此明显之理,安岂不知也,所意者,乃桓温所遗之独断专裁之柄也。

彪之慎乎!安意若此,明君首当其冲。
坚召见,悦之,问以为治之本,对曰:“治本在得人,得人在审举,审举在核真,未有官得其人而国家不治者也。”
治本在得人,得人在心平,心平在得其所,得其所在审举..

政事难治,因审举核真不力,审举所难,因审举者亦心不平也。
帝曰:“天下,倘来之运,卿何所嫌!”
倘来之物:指意外得到的或非本分应得的东西。同“傥来之物”。
傥:
本义:洒脱不拘,不拘于俗
又如:傥然(失志的样子);傥莽(怅然自失)
表示假设,相当于“倘若”、“如果”
偶然,意外地
况荣宠贵盛,傥来物也,可恃以凌人乎。——欧阳修《新唐书》。又如:傥来(意外得来);傥然(偶然;侥幸)
秦王坚不以为诛首,又从而宠秩之,是爱一人而不爱一国之人也,其失人心多矣。是以施恩于人而人莫之恩,尽诚于人而人莫之诚。卒于功名不遂,容身无所,由不得其道故也。
秦王何爱评也,其所爱者,宽博之名也。后慕容垂叛秦自立,亦深得苻坚之恩。垂评二人,非坚有另待,乃此二人有别也。
大司马温恃其材略位望,阴蓄不臣之志,尝抚枕叹曰:“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
是故不能流芳百世之语也。
坚曰:“卿不能见几而作,虚称燕美,忠不自防,返为身祸,可谓智乎?”对曰:“臣闻‘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如臣愚暗,实所不及。然为臣莫如忠,为子莫如孝,自非有一至之心者,莫能保
为臣之要,忠为上,畏为中,敬为下,最下才略。
猛能容其所短,收其所长,若驯猛虎,驭悍马,以成大功。《诗》云:“采葑采菲,无以下体。”猛之谓矣。
猛已言明:今日之事,非将军不能破勍敌。成败之机,在兹一举。猛非量大之人,实不可不容耳。若羌前实欲向攻,以慕容垂之事观之,猛必以心计除之。羌后不见于书简,卒年不详,隐而不传,何也?
猛弗许。羌怒,还营,严鼓勒兵,将攻猛。猛问其故,羌曰:“受诏讨远贼;今有近贼,自相杀,欲先除之!”猛谓羌义而有勇,使语之曰:“将军止,吾今赦之。”成既免,羌诣猛谢。
深疑此二(三)人早有计较,因而唱和,兵老势衰,强敌当前,可砺士气。
王猛言于坚曰:“慕容垂父子,譬如龙虎,非可驯之物,若借以风云,将不可复制,不如早除之。
慕容垂仇雠尚不背之,何为反其恩主。王猛今日之势,全仗苻坚之遇,遇之稍逊,则左右环伺而起,身必无幸,岂容他人共享,定除之以为弭患。
燕之诸将争欲追之,吴王垂曰:不可。温初退惶恐,必严设警备,简精锐为后拒,击之未必得志,不如缓之。彼幸吾未至,必昼夜疾趋;俟其士众力尽气衰,然后击之,无不克矣。
慕容垂不求近利,计划规矩,然贤名远播,不知藏拙,必见疑于燕主。
胤曰:“以温今日声势,似能有为。然在吾观之,必无成功。何则?晋室衰弱,温专制其国,晋之朝臣未必皆与之同心。故温之得志,众所不愿也,必将乖阻以败其事。又,温骄而恃众,怯于应变。大众深
攻守予夺,此皆人事。故工于事者,工于人也。工于人者,善抚吏士之心。
页数12345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412 分
访问:23592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