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弓长木 的读古籍笔记

将弓长木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备德曰:“卿知调朕,朕不知调卿邪!卿所以非实,故朕亦以虚言赏卿耳。”
宜俟孟春风畅景明之时读来佐酒可也。
业,儒素长者,无他权略,威禁不行,群下擅命;尤信卜筮、巫觋,故至于败。
非斯人,亦不能推其为主。业之所败,败于欲与沮渠比权量力之时。“儒素长者”云云,盖非主因。
说纬曰:“纂贼杀兄弟,隆、超顺人心而讨之,正欲尊立明公耳。方今明公先帝之长子,当主社稷,人无异望,夫复何疑!”纬信之,乃与隆、超结盟,单马入城;超执而杀之。
此非纬昏闇轻信,固邈之所言,如纬自言,邈之所劝,如纬自劝;言而能验,事与意合,此即人之所为。
凉王纂嗜酒好猎,太常杨颖谏曰:“陛下应天受命,当以道守之。今疆宇日蹙,崎岖二岭之间,陛下不兢兢夕惕以恢弘先业,而沈湎游畋,不以国家为事,臣窃危之。”纂逊辞谢之,然犹不悛
颖言无可指摘,然必不见用,以不合纂意故也。向使颖劝以“则二王威服,外族比而咸归,克绍箕裘,可指日待也”,此纂意向往处,其言或可用之。
凝之妻谢道蕴,弈之女也,闻寇至,举措自若
谢道蕴,即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林下风气。
会稽内史王凝之,羲之之子也,世奉天师道,不出兵,亦不设备,日于道室稽颡跪咒。
惟闻献之,不闻凝之。
另,为人子者,当避父讳。羲之献之,却不讳“之”,乃奉天师道,其徒皆以“之”附名后之故。
德置守宰以抚之,禁军士无得虏掠。百姓大悦,牛酒属路。
- 意甚怜之
珪问博士李先曰:“天下何物最善,可以益人神智?”对曰:“莫若书籍。”
书止智余意末,凋朽木死之物。若论最善者,莫若神清智爽之人。
兄子恩逃入海,愚民犹以为泰蝉蜕不死,就海中资给恩。
民诚非愚,实世多磨难,无以为继,非泰无可自托也。
丁亥,宝至索莫汗陉,去龙城四十里,城中皆喜。汗惶怖,欲自出请罪,兄弟共谏止之。
宝不疑汗,不能令汗不自疑也。汗初实不欲反,怎奈皇位至重,一旦染指,譬如养蛊,所余者唯得与死二事也。
黄门侍郎张华曰:“今天下大乱,非雄才无以宁济群生。嗣帝暗懦,不能绍隆先统。陛下若蹈匹夫之节,舍天授之业,威权一去,身首不保,况社稷其得血食乎!”
倘以“陛下雄才,德崇位尊,固宜称制,解民倒悬”请之——德三让乃许之。
甲子晦,魏王珪进军攻之。太史令晁崇曰:“不吉。昔纣以甲子亡,谓之疾日,兵家忌之。”珪曰:“纣以甲子亡,周武不以甲子兴乎?”
客尘妄作,幻翳叠生,诸事纷扰,唯心所造;凭心造境,从心所欲,一丝不挂者,可名心之主。
王光召太原公纂使讨黁。纂将还,诸将皆曰:“段业必蹑军后,宜潜师夜发。”纂曰:“业无雄才,恁城自守;若潜师夜去,适足张其气势耳。
料地不若料敌,料敌不如料势,料势不如料将,料将不如料己。
道子以其笺送恭
敌友不分,情势不明,不败何为。
不知纪极
有1:终极;限度,2、引申为穷尽的意思。
会既败魏兵,矜很滋甚;隆屡训责之,会益忿恚。会以农、隆皆尝镇龙城,属尊位重,名望素出己右,恐至龙城,权政不复在己,已知终无为嗣之望,乃谋作乱。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宝既疑会,可为者四,一、速图之;二、委信之,益其兵,许爵荫子,卫辄之事毋再言;余者唯败与死战耳。今宝疑而用之,且夺其兵、树二王、断其所望而谋泄,是逼会反,为政之失,莫甚于此。
宝然之。而卫大将军麟每沮其议,隆成列而罢者,前后数四
御兵以气,当一鼓作之,成列而罢之再三者,是竭己而遗敌也。隆善谋而寡决,知时而亡势,过不在麟。
既而募兵无故自惊,互相斫射。
以财而聚,因财而败,正合其宜。
司马耿稚谏曰:“乾归勇略过人,安肯望风自溃?前破王广、杨定,皆羸师以诱之。今告者视高色动,殆必有奸,
视高色动:智伯从韩魏之君伐赵,韩魏用赵臣张孟谈之计,阴谋叛智伯。张孟谈因朝智伯,遇智果于辕门之外。智果入见智伯,曰:“二主殆将有变,臣遇张孟谈,察其志矜而行高,见二君色动而变,必背君矣。”

欲背而图之,当恭顺以匿其情,若露于颜色,殆必知之。
恭罢朝,叹曰:“榱栋虽新,便有黍离之叹!”
榱栋:指屋椽及栋梁。栋折榱崩,比喻当政的人倒台或死去。
黍离之悲:指对国家残破,今不如昔的哀叹。《诗经 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燕主宝闻魏军将至,议于东堂。
魏军新胜,燕实应完守中山,但不可静待其弊。当密遣使于魏,说以一旦魏内有变,燕愿为应之意。则可令珪自顾不暇,而燕坐收渔利。
士大夫诣军门者,无少长,皆引入存慰,使人人尽言,少有才用,咸加擢叙。
言而用之,虚位待之,使人意己为多力,此创业之主延揽之要。
垂在平城积十日,疾转笃,乃筑燕昌城而还。夏,四月,癸未,卒于上谷之沮阳
滑虏此生,心向往之:)
燕军叛者告于魏云“垂已死,舆尸在军。”
垂实未死,且燕新胜,兵未易叛,此垂恐珪走脱,计而诱之;至于“珪欲追之,闻平城已没,乃引还阻山”云云,“阻山”当为“中山”;其料垂将死,故以收定人心为先。
宝之发中山也,燕主垂已有疾,既至五原,珪使人邀中山之路,伺其使者,尽执之,宝等数月不闻垂起居,
数月不归,音信两绝,又垂疾笃,当多发使者,求其速返,奈何闻而不问,误听伪信,乱惑人心,尸骨不还。
垂曰:“司徒意正与吾同。吾比老,叩囊底智,足以取之,终不复留此贼以累子孙也。”遂戒严。
囊,口袋。古称足智多谋的人为“智囊”。此指年虽老,智谋仍够用。
自河以南诸部悉降,获马三十馀万匹,牛羊四百馀万头,国用由是遂饶
非劫掠不足为饶用也;欲以安陈墨守而得富贵,吾知其不可也。
麟归,言于垂曰:“臣观拓跋珪举动,终为国患,不若摄之还朝,使其弟监国事。”垂不从。
此王猛言于苻坚垂终不为人下之事也,今麟奏而垂不省,正宜其分。
苌曰:“吾自结发以来,与人战,未尝如此之快,以千馀兵破三万之众,营地惟小为奇,岂以大为贵哉!”
此语前已述之,再读亦颇能为戏。
后秦主苌以秦战屡胜,谓得秦王坚之神助,亦于军中立坚像而祷之曰:
姚苌弑主篡逆,亦深自耻之。其师无正名,故虽屡胜而犹徨,苌亦行止无度,始戮尸而继求恕宥,是故心不平施,可欺于人,终不可自欺也。
后秦主苌掘秦主坚尸,鞭挞无数,剥衣倮形,荐之以棘,坎土而埋之。
有恩而见仇,是为最仇。姚苌如此自处,正当其理也。
苌曰;“苻登众盛,非旦夕可制;登迟重少决,必不能轻军深入。比两月间,吾必破贼而返,登虽至,无能为也。
苌庙算如神,非深悉三军之情者不能为,故大军之后,粮草继之,辎重未动,情报先行。
祚曰:“此乃卿之忠,固吾求也,前言戏之耳”。待之弥厚,以为中常侍。
此处应为“垂曰”,上亦有以诈为祚之误。
会七夕大宴,青抽剑而前曰:“今天下大乱,吾曹休戚同之,非贤主不可以济大事。卫公老,宜返初服以避贤路。狄道长苻登,虽王室疏属,志略雄明,请共立之,以赴大驾。诸君有不同者,即下异议!”
欲决不决之事,以正合,以奇胜,击而必断,击其节也。
魏王珪东如陵石,护佛侯部帅侯辰、乙佛部帅代题皆叛走。诸将请追之,珪曰:“侯辰等累世服役,有罪且当忍之。方今国家草创,人情未壹,愚者固宜前却,不足追也!”
如慕容农所言:当今岂可自相鱼肉,勇不堪战,志不固持,明不见机者,用之无益,不若纵之以宽,示天下延揽之心。
苌与群臣宴,酒酣,言曰:“诸卿皆与朕北面秦朝,今忽为君臣,得无耻乎!”赵迁曰:“天不耻以陛下为子,臣等何耻为臣!”苌大笑。
此实似抑实扬明贬暗褒之语,臣而能为此者,其智深而不可蠡测
坚之所以亡,由骤胜而骄故也。魏文侯问李克吴之所以亡,对曰:“数战数胜。”文侯曰:“数战数胜,国之福也,何故亡?”对曰:“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以骄主御疲民,未有不亡者也。”秦王坚
Cool 光可为征引之功,此实李克之见也。
坚曰:“甚哀诸卿忠诚!然吾猛士如虎豹,利兵如霜雪,困于乌合之虏,岂非天乎?
“岂非天乎”、“殆非天乎”为此语者,前后不绝于册。坚不纳左右讽喻而执意灭晋,淝水败绩犹纵虎归山,终致“困于乌合之众”,而作天意杳远之语,知其不可为也。
后秦王苌使人谓苟辅曰:“吾方以义取天下,岂仇忠臣邪!卿但帅城中之人还长安,吾正欲得此城耳。”辅以为然,帅民五千口出城。苌围而坑之,男女无遗,
辅唯苦郡人无辜,苌之议,正中其怀,然前败苌军,杀其父兄,虽苌实欲纵之,不能平诸将也。
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筹码
燕冠军将军宜都王凤每战,奋不顾身。前后大小二百五十七战,未尝无功。垂戒之曰:“今大业甫济,汝当先自爱!”使为车骑将军德之副,以抑其锐。
锐者易折,此垂琢磨之术;然不面讽其失,托以自爱其身,此其谢而能效之语。
秦王坚遣领军将军杨定击冲,大破之,虏鲜卑万馀人而还,悉坑之。
大梦初醒,悔恨交集,往日种种,皆为幻影,事与愿违,初心难觅,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十一月,嘉入长安,众闻之,以为坚有福,故圣人助之,三辅堡壁及四山氐、羌归坚者四万馀人。坚置嘉及沙门道安于外殿,动静咨之。
“不待两军相当而胜负存亡之机已然存于胸中矣,岂掩于众人之言而以冥冥决事哉”,势竭智枯,乃求于神,若仅示尊崇,或可一战
范阳王德、陈留王绍、骠骑大将军农皆曰:“翟斌兄弟恃功而骄,必为国患。”垂曰:“骄则速败,焉能为患?彼有大功,当听其自毙耳。”礼遇弥重。
谋无必胜,所以胜者,因人设谋也。翟斌之流,胸无城府,目短识浅,适速其败。倘如论以苻坚之待慕容,则必无可为也。
密遣使谓泓曰:“吾笼中之人,必无还理;且燕室之罪人也,不足复顾。汝勉建大业,以吴王为相国,中山王为太宰、领大司马,汝可为大将军、领司徒,承制封拜,听吾死问,汝便即尊位。”
坚待燕族甚厚,而不得其心,盖高位厚币,小惠也;家破国灭,大恨也。欲以小惠货大恨,愚者知其不可也。
农曰:“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拒大军而来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设备,可以计取之。”越立栅自固,农笑谓诸将曰:“越兵精士众,不乘其初至之锐以击我,方更立栅,吾知其无能为也。”
农众新胜,其锋甚锐,越立栅自固,欲老其师,先为不可胜,亦无可摘。然秦大势已去,人心慌乱,婴守不出,实已生怯退之心,故胜者胜在已胜,不以力战。农之论越,亦不足观。
坚曰:“卿言是也。然朕已许之,匹夫犹不食言,况万乘乎?
坚之所重者,崇戴也,垂即远离,已无崇戴之意,坚知其不可强求,乃纵之而去,非不可食言故也。
坚曰:“但引兵少却,使之半渡,我以铁骑蹙而杀之,蔑不胜矣!”融亦以为然,遂麾兵使却
秦军百万,十倍于晋,滚石难止,兵众易乱,此用正之时,而图以奇胜,非所以因势之画也。
夏,五月,桓冲帅众十万伐秦,攻襄阳
晋既知坚深欲图己,奈何兴此无功之师,开门揖盗,自为祸阶?及融马覆以败肥水,谢安夷然而垂军独全,前后思之,此恐燕晋分秦之谋也。
冠军、京兆尹慕容垂言于坚曰:“弱并于强,小并于大,此理势自然,非难知也。以陛下神武应期,威加海外,虎旅百万,韩、白满朝,而蕞尔江南,独违王命,岂可复留之以遗子孙哉!
卧槽,慕容垂还能表现得再明显一点吗?
于是群臣各言利害,久之不决。坚曰:“此所谓筑室道旁,无时可成。吾当内断于心耳!”
道傍之筑:比喻无法成功的事。
道傍筑室:比喻杂采各家之说。亦比喻无法成功的事。
筑室道谋筑:建造;室:房屋;道谋:与过路的人商量。比喻做事自己没有主见,缺乏计划,一会儿听这个,一会儿听那个,终于一事无成。
页数12345
弓长木
被收藏:1 次 [收藏]
积分:442 分
访问:25885 次
给 弓长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