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Yangfd07 的读古籍笔记

将Yangfd07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若到部里兑,你又吃亏了;不如平准一千两银子送到我家就完了
这是中国官场传统吗!一叹。
贾珍忙接待,让坐至逗蜂轩献茶。
逗蜂轩,雅且妙,若作俗事如蜂乱嗡嗡解,更增趣味。
不悔自家无见识,却将丑语诋他人!
黛玉的境界比宝玉高一层,虽钗黛等人有“迷惑缠陷天下”之能,若彼心不动,何以遭劫?
可巧便翻出昨儿的《庄子》来,看见宝玉所续之处
太巧了,呵呵。非气味相投、心有灵犀者不能也。
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灭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彼含其劝,则无参商之虞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
既为“迷惑缠陷天下者”,必有使天下迷惑缠陷之姿、之质、之痴也。
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宝钗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
宝钗不敢错看的人,袭人虽是丫头,言语志量不凡。
黛玉早已醒了,觉得有人,就猜是宝玉,翻身一看,果然是他。
所谓两小无猜,默契。
那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一幅桃花绸被,只齐胸盖着,衬着那一弯雪白的膀子,撂在被外,上面明显着两个金镯子。
性格、体质之异使然也。
那天已掌灯时分,王夫人、李纨、凤姐、迎、探、惜姊妹等都往贾母这边来。
大家礼数,内眷昏定。
贾敬去世却不见来。
贾敬去世,时值国孝。
你只知朱楼画栋,恶赖富丽为佳,那里知道这清幽气象呢!──终是不读书之过!
不耐清幽、不喜清幽,是不读书之过。
这是第一处行幸之所,必须颂圣方可;莫若“有凤来仪”四字;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黛玉居所,占“有凤来仪”之高贵,得茶闲棋罢之清雅。
贾政近来闻得代儒称赞他专能对对,虽不喜读书,却有些歪才,所以此时便命他跟入园中,意欲试他一试。
专能对对,不喜读书:真性情人之相。
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便用;若不妥,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
堪当黛玉老师的人,才情自然是不凡的
我们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不比阳间瞻情顾意,有许多的关碍处
讥世之意甚浓....
凤姐因亦止步。
凤姐,必有这样的好奇心。
凤姐道:“我常听见我们太爷说,也是这样的。岂有不信的?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样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他们家怎么就这样富贵呢?
拿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这么个拿法呢?挪用公款?呵呵……有故事的呀。
如今还有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好势派!──独他们家接驾四次。要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粪土,凭是世上有的,没有不是堆山积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江南甄家似乎比贾王史薛更富贵了?
凤姐听了,笑道:“我说呢,姑妈知道你二爷来了,忽剌巴儿的打发个屋里人来!原来是你这蹄子闹鬼!”
凤姐之心细可见一斑。
凤姐道:“我那里管的上这些事来!见识又浅,嘴又笨,心又直,人家给个棒槌,我就拿着认作针了。脸又软,搁不住人家给两句好话儿。况且又没经过事,胆子又小,太太略有点不舒服,就吓的也睡不着了。我苦辞
必是凤姐才能如此,十个男人也不及之处正在于此。
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遂掷还不取。宝玉只得收回
此举,除黛玉之外,再无一人可为。
宝玉细看那黛玉时,越发出落的超逸了。黛玉又带了许多书籍来,忙着打扫卧室,安排器具;又将些纸笔等物分送与宝钗、迎春、宝玉等。
1、越发出落的超逸了。不说“水灵”、“漂亮”,而说“超逸”,被凤姐口中“天下”罕有的“标致人物”自然不缺外表之美,不说乃是由于其美不限于外表,最美的还不是外表。
2、带了许多书籍来,把纸笔等物分送于人。诗魂之像。
宝玉只问了黛玉好,余者也就不在意了。好容易盼到明日午错,果报:“琏二爷和林姑娘进府了。”见面时,彼此悲喜交集,未免大哭一场,又致庆慰之词。
余者也就不在意了。余者之疾病生死,自有其业报;妹妹行事做人均无可厚非之处,若不好,便是天地不公了,若好了也是理所应当。
原来近日水月庵的智能私逃入城,来找秦锺,不意被秦邦业知觉,将智能逐出,将秦锺打了一顿,自己气的老病发了,三五日便呜呼哀哉了。
秦邦业,秦钟、秦可卿之父,竟这么死了。
正是贾政的生辰
得到元春被准省亲的消息时正是贾政生日啊
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所作所为,诸如此类,不可胜数。
1、有些事情就不能碰,好像进去了就出不来的陷阱。不做犹可,一做就一发不可收拾。可以归为不读书之过,或者说不读史之过,读史可以知兴替之理、明盛衰之变。
2、自掘坟墓。势力强盛时自然没什么,大厦将倾之时,随便一件都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凤姐听了这话,便发了兴头,说道:“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
听了这话,便发了兴头。恶自此生。
因他庵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
不是“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吗?
因他庵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
不是“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吗?
近闻宁国府冢孙妇告殂,因想当日彼此祖父有相与之情,同难同荣,因此不以王位自居,前日也曾探丧吊祭,如今又设了路奠,命麾下的各官在此伺候。
彼此祖父有相与之情,孙妇告殂,探丧吊祭之后又设路奠;贾敬去世却不见来。
凤姐向宝玉笑道:“你林妹妹可在咱们家住长了。”宝玉道:“了不得!想来这几日他不知哭的怎么样呢。”说着,蹙眉长叹。
长住自然于宝玉为喜事,因此凤姐笑着说。但一个事事从妹妹角度出发的宝玉肯定高兴不起来。
凤姐笑道:“我算着你今儿该来支取。想是忘了?要终久忘了,自然是你包出来,都便宜了我!”
支取香灯这么细微的事也要算着,得多么细心的一个人。劳心劳力啊。
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就难管别人了,不如开发了好
便是狠话,也要委婉地说。不是不饶你,是不能饶。
要用“严”而不用“德”治家,就不能有一次徇私,要严,必然会伤人,要让人伤而心服,必须保证规矩的稳定和普遍适用。
一见棺材,那眼泪恰似断线之珠,滚将下来。
35天之后一见棺材眼泪就滚下来,不全是真情。
因见尤氏犯病,贾珍也过于悲哀不大进饮食,自己每日从那府中熬了各样细粥,精美小菜,令人送过来
凤姐之忙而不乱、心细如发,确非常人可比。
:“这二十个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内单管亲友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管。这二十个也分作两班,每日单管本家亲戚茶饭,也不管别的事。这四十个人也分作两班,单在灵前上香、添油、挂幔、守灵、供饭、
活要按轻重分开,重者可以一件一件分开,轻者几件和到一起分派;
不一样的活儿需要的人数不一样,具体怎么安排需要经验;
凤姐最后不忘说一句“咱们大家”的话,放低姿态,拉近距离;
“你们大爷自然赏你们”,借贾珍之花献于众人,不出钱而有激励效果。
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
凤姐严以持家,必遭此垢的。
这里凤姐来至三间一所抱厦中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委;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
凤姐总是这么有条理,能很快找到最主要的问题。
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好卖弄能干,今见贾珍如此央他,心中早已允了,又见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说得如此恳切,太太就依了罢。”
最喜揽事,好卖弄能干。恶事由此而生。
若说料理不开,从小儿,大妹妹玩笑时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
此话确实不假。此话确实不假。
闻人报:“大爷进来了。”唬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
除凤姐个性外,日常处理家事,人也见多了,因此不藏。
黛玉笑道:“既要学做诗,你就拜我为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的起你。”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为师,你可不许腻烦的。”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
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规矩竟是没事的,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为辞害意”。”
香菱道:“我只爱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切有趣!”黛玉道:“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香菱听了,笑道:“既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黛玉听说,便命紫鹃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递与香菱,道:“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姑娘;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圞?众人看了,笑道:“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
香菱学做的第三首诗。“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睛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宝钗笑道:“不像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一个“色”字,倒还使
香菱学做的第二首诗
月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黛玉笑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
香菱学做的第一首诗
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内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
香菱对作诗的理解
这先生方伸手按在右手脉上,调息了至数,凝神细诊了半刻工夫,换过左手,亦复如是。
张友士先生看病
于是二人见过,辞了贾母。宝玉忽想起未辞黛玉,又忙至黛玉房中来作辞。
果真是“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第四个就是妹妹了”
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东西算账
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
头上挽着黑漆油光的髻儿,蜜合色的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线的坎肩儿,葱黄绫子棉裙,一色儿半新不旧的,看去不见奢华,惟觉雅淡。罕言寡语,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宝钗的装愚守拙
页数12
Yangfd07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152 分
访问:5263 次
给 Yangfd0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