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己出 的读古籍笔记

将己出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炎帝是否为神农氏之族系,在史学界还没有确证,但基本认同炎帝就是神农氏,因为司马迁应该是不会随意使用帝号的,黄帝之时神农氏衰,也就是说黄帝之前天下并无其他被认可的共主,而此处既然司马迁将黄帝与炎帝两帝号共用,基本上可说神农氏就是炎帝了。但既然此时神农氏已世衰,而炎帝仍可“欲侵陵诸侯”,那么这个炎帝不是桀纣式昏君就是欲重整霸业而不得的明君了。黄帝为少典式之族系,广施仁义,打着“以征不享”的旗号笼络人心,真是会看天时的人杰,也因此与炎帝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据《淮南子·要略》之说,墨子原为儒门弟子,后因不满儒家学说而另创一对立的学派。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以为其礼烦扰而不说,厚葬靡
后世之儒学当为先秦儒墨杂交。只是墨家节用之说即出,多为道家无为之术所搏,一己独占,模棱两可。
《韩非子·显学》篇说:“世之显学,儒墨也。”
显,外显而已,乘诸侯纷争,民多疾苦,尊王之气未尽,一统之心潜行,大势所趋也。然孔氏之学不得用,敬而远之,孔氏本人亦是曲奔于齐鲁陈卫之间,落落乎如丧家之犬。孔氏修安邦之学,本应施术于太平,不期乱世既遂,其学正是骑虎难下,兴于治且兴于乱之学,无能怪乎孔氏。
非命而不非志,可细参酌!
君子进不败其志,内究其情,虽杂庸民,终无怨心,彼有自信者也
君子进取而不会损伤自己的志气,向自己的内心探究本性,虽然身处云云烟火生民,却能有颜回箪食瓢饮之雅态,为其有大信者也。
墨家的创始人墨子约公元前468年一公元前376年名翟,鲁国人,原是手工工匠,善于制造守城器械等,学过儒学,后创墨家学派。
大凡有大智慧、参悟生死之人多能安于一技之长,非不得已入世殉身一般都能够栖身所谓流俗。像老子为守藏室之官,庄子为漆园小吏,————待补
玩其词,参其意,胡运不长,可立而待,毋以天之骄子自处也。
胡运不长,好大胆啊真是!
圣人觉世牖民,大抵因事以寓教。《诗》寓於风谣,《礼》寓於节文,《尚书》、《春秋》寓於史,而《易》则寓於卜筮。
义理,百姓日用而疏于致知,故因事以寓教更为切近。
盖经者非他,即天下之公理而已。今参稽众说,务取持平,各明去取之故,分为十类:曰易、曰书、曰诗、曰礼、曰春秋、曰孝经、曰五经总义、曰四书、曰乐、曰小学。
清代的《四库全书》,把小学之书分为:训诂,字书,韵书三类。小学附庸于经学,以经学为大学,故称语言文字之学为小学,分音韵、文字、训诂三种。
《疏》称“大事书于策者,经之所书;小事书于简者,传之所载。”
策为古代用以记事的竹、木片,编在一起的叫策。
简为古代用以写字的竹片。
策与简有什么不同吗
儒家本《六艺》之支流,虽其间依草附木,不能免门户之私,而数大儒明道立言,炳然具在,要可与经史旁参。
六艺者,一言礼乐射御书数,见之于《周礼·保氏》;一言诗书礼乐易春秋,又曰六经。六艺与六经淆于史记滑稽列传,故为后之假者。儒以六经为范,自汉独尊,然溯源追本,周之六艺者下,儒墨道法皆为枝桠,亦不敢妄自尊大。
儒家尚矣。有文事者有武备,故次之以兵家,兵刑类也。唐虞无皋陶,则寇贼奸宄无所禁,必不能风动时雍,故次以法家。
儒道广狭,故有君子儒与小人儒之分。君子儒又多糅道墨法家之气,故言有文事者有武备。
从仓央嘉措的诗中品不出他的修为,或者世人本就没什么资格去评判,但强而论之,仓央嘉措定是有大爱之人,头上佛光,身下美人,到底可两不相误,只是频顾于道行与卿卿之间的这份执拗似乎不能为仓央嘉措在“情”与“圣”之中二选其一,而只能融二为一,是为“情圣”了。不知此解可否?只作粗品粗解了之。
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 历历情人挂目前,   
若将此心以学道, 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不观生灭与无常, 但逐轮回向死亡,   
绝顶聪明矜世智, 叹他于此总茫茫。   
山头野马性难驯, 机陷犹堪制彼身,   
自叹神通空具足, 不能调伏枕边人。   
欲倚绿窗伴卿卿, 颇悔今生误道行。   
有心持钵丛林去, 又负美人一片情。   
静坐修观法眼开, 祈求三宝降灵台,   
观中诸圣何曾见? 不请情人却自来。   
入山投谒得道僧, 求教上师说因明。   
争奈相思无拘检, 意马心猿到卿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好像全些,不负如来不负卿。
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空,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于此?”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智巧果敢之列。”“壹其性,养其气,含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
夫气,轻清上浮者为天,重浊下凝者为地,阴阳激荡冲和而化人。故至人,“纯气之守也,非智巧果敢之列”。列子以醉者坠车为例,浅显通理。
内外进矣。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
初出世人,为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扰,七孔多浸尘杂,执念太重,必使其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方得抵道门。张湛注:“夫心者何?寂然而无意想也;口者何?默然而自吐纳也。若顺心之极,则无是非;任口之理,则无利害。道契师友,同位比肩,故其宜耳。”
朕闲居三月,斋心服形,思有以养身治物之道,弗获其术。疲而睡,所梦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朕知之矣!朕得之矣!而不能以告若矣。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齐之国乐大富,宋之向氏大贫;自宋之齐,请其术。国氏告之曰:“吾善为盗”。
盗,一名尔,非道也。道可道,非常道。故盗之道,非常盗。人有为盗之名而富者,诚识天地阴阳之道而已。
或谓子列子曰:“子奚贵虚?”列子曰:“虚者无贵也。”子列子曰:“非其名也,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矣;取也与也,失其所矣。事之破毁,而后有舞仁义者,弗能复也。”
此语甚妙。堪与佛家不真空论与名相论异曲同工。列子非贵虚,而是以虚为万物真谛。张湛注:“凡贵名之所以生,必谓去彼而取此,是我而非物。今有无两忘,万异冥一,故谓之虚。虚既虚矣,贵贱之名,将何所
生?”此言讲的就是不可着相。真是妙哉。
子贡曰:“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伏焉。”仲尼曰:“赐!汝知之矣。人胥知生之乐,未知生之苦;知老之惫,未知老之佚;知死之恶,未知死之息也。晏子曰:‘善哉,古之有死也!仁者息焉,不仁者伏焉。’”
“息焉”,“伏焉”虽有不同,究竟都是一死。但对于一死的人却有很大不同。君子、仁者将死亡视作灵魂的归途,视作本我的原现,而小人、不仁者则将死亡视作一件冷冰冰的事情,身死必归于无情。此番对待,优劣颇见分晓。
“林类年且百岁,底春被裘,拾遗穗于故畦,并歌并进。”——
林类真一豪杰,钱穆讲史有豪杰与圣贤,皆有显与不显于世。林类,一隐士,且曰:“死之与生,一往一反。故死于是者,安知不生于彼?故吾知其不相若矣。吾又安知营营而求生非惑乎?亦又安知吾今之死不愈昔之生乎?”是人有大胸怀,大气魄,双眼似能看破生死,当为豪杰。另查,张湛注:“不勤行,则遗名誉;不竟时,则无利欲。二者不存于胸中,则百年之寿不祈而自获也。”卢重玄解:“勤于非行之行,竞于命外之时,求之下跋,伤生夭寿矣。吾所以乐天知命,而得此寿。”此解甚好,可观,林类不但参透生死,更能外化于人,行于非行,竞于命外,又是大胸怀,大气魄。
前面说得“当官大要,直不犯祸”,这里有讲,忍为处世之本,靠,看来这真是为官的敞亮话了。
尝谓仁人所处,能变虎狼如人类。如虎不入境,不害物,蝗不伤稼之类是也。
这可算是去了类界了,连畜生都能因仁而化,不得不服啊。
处事者,不以聪明为先,而以尽习为急;不以集事为急,而以方便为上。
嗯,仍有不解,但知必是好言相劝。
“待群吏如奴仆”
看来那远去的中国,奴仆的地位在时人眼中是有着良好待遇的,切莫把奴仆看做奴隶啊。
再有,从此段来看,理想化的成分要多些,信仰的成分要多些,但也只能如此,也应该如此,道德、人伦究竟不是外在律令,理想化的追逐正是对人之自由的肯定。而且,颇觉得此言有康有为要破除九界的意味,但是其中的精神力量要逊的多了。
“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司马微《坐忘论》云:‘与其巧持于末,孰若拙戒于初。’此天下之要言,当官处事之大法,用力简而见功多,无如此言者。人能思之,岂复有悔吝耶?”
好一个“清慎勤”,初看似乎更适合在新闻联播上倡导一番。司马微之言,贵在难能,很有一番佛家本空的韵味。生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生的一身臭皮囊,舍掉一些东西可谓难矣。周易讲吉凶悔吝,不祥之事四中占得三席,可见之难。
从“出于地”,还可以看出,《葬书》所讲的气,更是指“地气”,我们现在的人也还保留着地气的观念。所谓“接地气”就是如此,人就像从地里长出来的似的,长期住在高楼大厦而不从大地吸收些灵气是会出毛病的。
“分而为阴阳,析而为五行,虽运于天实出于地”
分析二字用得妙,前者讲气之形态,后者讲气之质态。“出于地”更是为“葬书”之根本。唯有气之出于地,才有择地相地的用效。
“葬者乘生气也”
生气,生生之气也。《易经》有云,“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
蔡季通
宋蔡季通,字元定,风水学专家,好名字。时人言,“蔡季通,蔡季通,出门指西又指东,山中既有王侯地,何不归家葬祖宗”。蔡氏言,“山中具有王侯地,争奈不在我山中”。
“周流六虚”
何谓“周流六虚”,百科查得,来源于《易经》的卦气论。《易经》讲“象、数、气、理”。周流六虚的解释引如下:在人们认识自然界宇宙时,借卦象而定时空,称为天地定位,阴阳二气周流六虚,虚指气,也指在天虚空阴阳六次演变成象。以先天卦象而言,乾坤二卦定位,其它六卦,是为六虚卦,也称交合卦。六个方位,产生“生、克、制、化”,以后天卦而言:坎离定位,其它六卦,卦气交合,也同样产生,“生、克、制、化、”由于时空的主客关系产生了变化,其中就演释出阴阳二气的“生、化、返”,得气机规律。故先天二卦周流六虚的时空作用是不同的。两个卦气规律但同在十二宫中,流变。“阳气显阴气藏,阴气显阳气藏”。故阴阳二气周流六虚。
“故藏之为元精,用之为万灵,含之为太一,放之为太清。是以坎离消长于一身,风云发泄于七窃,真气薰蒸而时无寒暑,纯阳流注而民无死生,是谓神化之道者也。”
似乎与《周易》很有关系啊。周易,乾卦讲元贞利亨,以元为始,而此处讲“元精”,有些意思。——
“虚实相通,是谓大同。”
不知道康有为的《大同书》与这有没有点渊源呢。
“夫至虚无生者,盖是般若玄鉴之妙趣,有物之宗极者也”,“审一气以观化”,“然则物我同根,是非一气”
这大概可作为宋明时期张子“太虚即气”说的先声。
既悟彼此之非有,有何物而可有哉?故知万物非真,假号久矣。
佛教中之非有,之空论,可否做以下理解:所谓非有非真,指的并不是物理学上的不存在,而是佛家恐佛弟子轻谈“有”而落入名教,所以,非有非真指的是相对于“我”而言。相由我起,故无我无相,相即非相。理会到此,才知无我执,无法执的道理。
作者简介
刘熙载(1813~1881),清代文学家。字伯简,号融斋,晚号寤崖子,江苏兴化人。道光进士,官至左春坊左中允、广东学政。后主讲上海龙门书院多年。他是我国十九世纪时期的一位文艺理论家和语言学家。被称为“东方黑格尔”。
chrn818最近回复:“刘熙载词概论词,概而全深,精而卓荦,为词者不可不细读久研。 …”
乐歌,古以诗,近代以词。如〈关雎〉、〈鹿鸣〉,皆声出於言也。词则言出於声矣,故词,声学也。
此句多可玩味。品之确然,诗者皆声出于言也,词则言出于声矣,故词,声学也。
页数1
己出
被收藏:0 次 [收藏]
积分:74 分
访问:3861 次
给 己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