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秦望山若耶水 的读古籍笔记

将秦望山若耶水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遂乘胜拔太平,执万户纳哈出。总管靳义赴水死,太祖曰:“义士也”,礼葬之。揭榜禁剽掠。有卒违令,斩以徇,军中肃然。
朱元璋有一个很明显的行为,是两个方面的.一面,他对他的敌人非常宽容客气,一面他对自己的部下非常的苛刻无情。
这一点非常明显,我不喜欢。为什么?他只是把自己的部下当作工具使用。而宽容敌人的目的,是要部下也宽容自己。
朱元璋是个很很很自私的人。我读明史时,对他的很多行为都很反感。其实,我不喜欢这个人。
诸将以和州饥,争取资粮谋归。太祖谓徐达曰:“渡江幸捷,若舍而归,江东非吾有也。”
诸将与朱元璋的不同是什么呢?朱元璋有目标,要攻集庆。但诸将早先虽有此想法,但当和州饥时,就想抢掠后回到和州。诸将是在关键时刻放弃目标。没有目标了,你还会有胜利成果吗?不会!所以,朱元璋会成功。
六月乙卯,乘风引帆,直达牛渚。常遇春先登,拔之。采石兵亦溃。缘江诸垒悉附。
这样一个重要的战役,所表现的只有常遇春一个人。可见一场战役的胜负,真的就肩负于一人身上。
常遇春在朱元璋的将领里排第二,第一是徐达。而常遇春投朱元璋是这一年的四月,到了六月他就立了头功。
诸将请直趋集庆。太祖曰:“取集庆必自采石始。采石重镇,守必固,牛渚前临大江,彼难为备,可必克也。”
采石与牛渚是同一个地方。从朱元璋的叙述看,当是牛渚靠近江水,而采石在牛渚的后面。
采石在今天安徽马鞍山。
五月,太祖谋渡江,无舟。会巢湖帅廖永安、俞通海以水军千艘来附,
朱元璋似乎真是天助他,他想着什么,人家就会来成全他。
时刘福通迎立韩山童子林儿于亳,国号宋,建元龙凤。檄子兴子天叙为都元帅,张天祐、太祖为左右副元帅。
多数人这样想,既然我称帝了,那么我就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不论这块土地是否在我的实际控制之下。所以,韩林儿要任命朱元璋为副元帅。
但朱元璋不买帐,为什么?你说他此时已有独霸天下的野心可以,你说他根本就看不起韩林儿也可以。也正是这样的对策,使朱元璋今后的事业可以顺利地发展。
檄太祖总其军。太祖虑诸将不相下,秘其檄,期旦日会厅事。时席尚右,诸将先入,皆踞右。太祖故后至,就左。比视事,剖决如流,众瞠目不能发一语,始稍稍屈。议分工甓城,期三日。太祖工竣,诸将
朱元璋的可怕就在此。他其实早已安排好了整个行动计划,然后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他知道诸将不会服从自己,所以先秘檄。为什么?他要显示自己的本领,让诸将先在内心佩服自己。所以一是在言谈上震摄住诸将,但不是用恐吓,而是用智慧。我比你们聪明,这是朱元璋要告诉诸将的。二是在行动上甓城,朱元璋可以完成自己的任务,而诸将不能。这是告诉诸将,我比你们能干。能说又能干,当然是人中豪杰。诸将怎能不服?
诸将既不能说,又不能干,还触犯了军法,此时拿出郭子兴之檄,诸将当然折服。这就是手腕,朱元璋确是一大腕。
十五年春正月,子兴用太祖计,遣张天祐等拔和州,檄太祖总其军。
从濠州到定远,再到滁州,再到和州。朱元璋的运动方向是向南。然后渡江攻太平,再北上攻集庆。
元兵寻大至,攻滁,太祖设伏诱败之。然度元兵势盛且再至,乃还所获马,遣父老具牛酒谢元将曰:“守城备他盗耳,奈何舍巨寇戮良民?”元兵引去,城赖以完。
能够根据形势的变化。来变化你的行动,这就是领袖的本领。
先是救六和,不行,就撤回。元军攻滁,只好保卫。虽然取胜,但怕元军再至,就与元军修好。当然最终还是完成了解除滁的危险。
十四年冬十月,元丞相脱脱大败士诚于高邮,分兵围六合。太祖曰:“六合破,滁且不免。”与耿再成军瓦梁垒,救之。力战,卫老弱还滁。
朱元璋也有判断失误之处。去救六和是个错误,因为凭朱元璋的实力不能救六和。所以,只能撤回。六和不能保,并不能说滁就不免。但恰是去救六和才引元军来攻滁。但后面,朱元璋却可以挽回这个错误所造成的局面。这是他的英明之处。
计降驴牌寨民兵三千,与俱东。夜袭元将张知院于横涧山,收其卒二万。道遇定远人李善长,与语,大悦,遂与俱攻滁州,下之。
朱元璋的事业做得很成功。只在几个月内就达了几万人的势力。而能有李善长这样的相材,又使朱元璋的事业可以得到巩固和发展。
定远确实是朱元璋事业的最佳起点地。
时彭、赵所部暴横,子兴弱,太祖度无足与共事,乃以兵属他将,独与徐达、汤和、费聚等南略定远。
想成就事业的,暴横不行,弱也不行。那怎么办?自己开创事业。朱元璋选择了向南发展。
十三年春,贾鲁死,围解。太祖收里中兵,得七百人。子兴喜,署为镇抚。
要有自己的子弟兵,才可以成就大的事业。刘邦当年也是以沛县的子弟兵为基础的。
镇抚可以领导七百人,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营长吧。
德崖遂与谋,伺子兴出,执而械诸孙氏,将杀之。太祖方在淮北,闻难驰至,诉于彭大。大怒,呼兵以行,太祖亦甲而拥盾,发屋出子兴,破械,使人负以归,遂免。
这里可见朱元璋对郭子兴的忠诚,闻难驰至,用的是驰字。
救人办法也正确,能够与赵均用抗衡的只有彭大,而彭大与郭子兴要好,所以应该找彭大。如果是朱元璋本人去,或者是请其它人救人,未必能成功。
秋九月,元兵复徐州,李二走死,彭大、赵均用奔濠,德崖等纳之。子兴礼大而易均用,均用怨之。德崖遂与谋,伺子兴出,执而械诸孙氏,将杀之。
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好坏,皆缘于彼此性格的相容与不相容。郭子兴不喜欢赵均用当然就对之不礼;你不礼于我,赵均用当然就恨郭子兴,当然也就要报复之。所以,是人的性情决定了人的关系,而人的关系又决定了历史的走向,不论是大历史,还是小小的个人家族历史。
子兴与德崖龃龉,太祖屡调护之。
为什么子兴与德崖龃龉?因为他二人都是大元帅,平级的。如果是上下级,那是不听调令,是谋反。所以平级之间一定是内哄。

但朱元璋却可以调护之,只有上级才有可能调护下级。可见朱元璋确实与人不同。领袖的才能此时就表现了出来。
遂以闰三月甲戌朔入濠见子兴。子兴奇其状貌,留为亲兵。战辄胜,遂妻以所抚马公女,即高皇后也。
朱元璋的相貌的特别,从郭子兴的眼中透露了出来。
人与人是否能谈得来,第一就是看相貌,然后是言行。郭子兴一见朱元璋的相貌就留在身边,并将马公之女嫁之,可见他二人性情和得来。后来,郭子兴与小张夫人的亲生女儿也嫁给了朱元璋。
太祖时年二十四,谋避兵,卜于神,去留皆不吉。乃曰:“得毋当举大事乎?”卜之吉,大喜,遂以闰三月甲戌朔入濠见子兴。
至元四年,朱元璋当和尚,到至元十二年,是八年。朱元璋做了八年和尚。其中三年在外流浪。
朱元璋最初的念头不过是避兵,也就是不做良民。所以,你看,想得到天下,第一步就是不做良民。做良民必死,不做良民或许有生的可能,还有得到天下可能。
元将彻里不花惮不敢攻,而日俘良民以邀赏。
良民从来就是被人踩踏的。特别是在战乱的时候。官军不但不讨贼,还俘良民去邀赏。你看,官军总有办法不使自己处于不利的境地,为什么?因为官军有他的权力的资源,有他的压迫良民的武器。但这些资源和武器却不敢面对贼寇。拥有这样军队的政府怎么能不完蛋?所以,元帝国的灭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十二年春二月,定远人郭子兴与其党孙德崖等起兵濠州。
朱元璋的很多功臣都是定远人。这是地理环境造成的结果。刘邦的很多功臣,是沛县人,也是同样道理。
濠州,濠州,出英雄豪杰。定远,定远,定万里江山。
刘福通奉韩山童假宋后起颍,徐寿辉僭帝号起蕲,李二、彭大、赵均用起徐,众各数万,并置将帅,杀吏,侵略郡县,而方国珍已先起海上。他盗拥兵据地,寇掠甚众。天下大乱。
为了证明盗贼四起,例举了刘福通、徐寿辉等人。
当是时,元政不纲,盗贼四起。
元政不纲是前件,盗贼四起是后件。这里关键是四起。你去读明史本纪,盗贼几乎伴随朱明王朝始终。但不是四起。四起的时候是明末了,
逾月,游食合肥。道病,二紫衣人与俱,护视甚至。病已,失所在。
这段让我想起了刘宝瑞的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贫穷时能得到的维持生命的再烂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不过这儿的紫衣人,好像是神仙,但刘宝瑞说的是俩要饭的。
父母兄相继殁,贫不克葬。里人刘继祖与之地,乃克葬,即凤阳陵也。太祖孤无所依,乃入皇觉寺为僧。
这是一个很让人感慨的事情。朱元璋可以说是一个无立锥之地的最贫穷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能得有天下,成为最富有的人。
刘邦还是个亭长,有几亩地,这点朱元璋比刘邦还不如。朱元璋去做和尚,除了一能睡觉的禅床外,没有任何财产。
至正四年,旱蝗,大饥疫。太祖时年十七,父母兄相继殁,贫不克葬.
旱蝗,旱和蝗是否有因果关系?要农学家来确定。但旱蝗一定与饥疫有关系。旱蝗的结果是没有粮食,没有粮食的结果是人民的饥饿和身体虚弱,然后就是瘟疫。所以,朱元璋的家人都先后死去。
比长,姿貌雄杰,奇骨贯顶。志意廓然,人莫能测。
朱元璋的相貌据说很特别,奇骨贯顶,你怎么去理解都可以,但看画像可能更能增加你的感觉。

志意廓然,也很像刘邦。

人莫能测,说得很可怕,不似刘邦那么可爱了。
先世家沛,徙句容,再徙泗州。父世珍,始徙濠州之钟离。生四子,太祖其季也。
沛是刘邦的老家,朱元璋的老家也是沛。而且刘邦在兄弟中是老小,朱元璋也是老小。刘邦以一庶人夺有天下,朱元璋也是凭自己之力量,夺有天下。刘朱二人有很多相似之处。
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讳元璋,字国瑞,姓朱氏。
从今天开始,读明史,做笔记。喜欢明史的朋友,可以和俺一同探讨。
辛伯谏曰:「并后、匹嫡、两政、耦国,乱之本也。」周公弗从,故及。
辛伯的观点是,国家的稳固一定是金字塔式样的。在国家的顶端,只能是一个,而不能是两个。
所以,中国人的情况是什么呢?君王只能有一个,有了对手就得消灭之。这就是中国何以,只能走向统一,不论你分裂多长时间。
作为治理国家的大臣,他们之间也不能容下别人,所以中国的政治史,是大臣之间的内斗史。
夏四月丙子,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车。
对鲁桓公的死,写得很含糊。留下的是可以想像的空间。公子彭生究竟是怎样杀死鲁桓公的,可以有很多的版本。实际上,如果公子彭生自己不说,谁也不知道。
公会齐侯于泺,遂及文姜如齐。齐侯通焉。公谪之,以告。
我不知道今天人如何叙述这件史实?二十一个字,将整个事件交待完了。三位主角的言行,齐襄公是通,鲁桓公是谪,文姜是告。齐襄公所表现的是无耻,鲁桓公是愤怒,文姜是对鲁桓公的无情无义。
急子至,曰:「我之求也。此何罪?请杀我乎!」又杀之。二公子故怨惠公。
急子与寿子,对生死的看淡,不是所有贵族都能做到的,但有贵族一定可以做到。其实古人,对死并不是特别地恐惧,他们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这也是中国崇拜祖先的缘故。
初,卫宣公烝于夷姜,生急子,属诸右公子。为之娶于齐,而美,公取之,生寿及朔,属寿于左公子。
卫宣公妻后母,夺儿媳。今天看来真是不可思议,但在当时未必。因为这样的事情,不能说是普遍现象,也是司空见惯的。为什么?
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
古人比西方人早几千年,就知道边际递减这个规律了。当然西人用在数学上,经济学上,我们的古人用在伦理家庭上。绝!
莫敖使徇于师曰:「谏者有刑。」及鄢,乱次以济。遂无次,且不设备。及罗,罗与卢戎两军之。大败之。莫敖缢于荒谷,
这样的军队一定是失败的。不拿军人的生命当会事儿,没有纪律。
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
必败说得很肯定。但条件是,脚要抬得很高很高。
郑昭公之败北戎也,齐人将妻之,昭公辞。祭仲曰:「必取之。君多内宠,子无大援,将不立。三公子皆君也。」弗从。
春秋时代,国君的地位的确立,不但要有本国的力量支持,还要有诸侯的支持。所以,从来人们就愿意干涉别国内政。
「卜以决疑,不疑何卜?」
古人行卜,是为了决疑,并不是事事皆卜。如果自己能作出决断,就不需要卜了。
周谚有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句谚语,有深意。你身上不能有别人欲望的东西。虞叔的璧当然是别人想要的。而职位、权力、女人、金钱也是别人想要的。所以这些东西很可能是祸根。
九月丁卯,子同生,以大子生之礼举之,接以大牢,卜士负之,士妻食之。
国君之夫人不乳子,用士妻乳之。
《诗》云:『自求多福。』在我而已。
这句话当好好琢磨琢磨,对人生当大有益。
六月,大败戎师,获其二帅大良、少良,甲首三百,以献于齐
春秋初期的战争规模都不大,杀几百个人都要记录在案。
臣闻小之能敌大也,小道大淫。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
大淫可能完蛋,但小道不一定能胜大淫。
我张吾三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而协以谋我,故难间也。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
谁强大,就会被孤立。
这是一个充分条件判断。
那么我们看,楚强大,就会被孤立。随强大,也会被孤立。所以,斗伯比提出了他的谋略。
夜,郑伯使祭足劳王,且问左右
就是死人的战争,春秋时代,敌对双方也是彬彬有礼。
祝聃射王中肩,王亦能军。祝聃请从之。公曰:「君子不欲多上人,况敢陵天子乎!苟自救也,社稷无陨,多矣。」
中国古代贵族,最典型的一个品德就是谦卑,谦卑!所以,郑庄公说,君不欲多上人。
战于繻葛,命二拒曰:「旝动而鼓。」
车战,鼓是指挥军队进攻的信号,但击鼓之前,还有一个行动先于鼓,这就是旗旝。
王夺郑伯政,郑伯不朝。   秋,王以诸侯伐郑,郑伯御之。
易,履霜坚冰至。周天王做事是渐进地。但有同样中华文化渊源的郑庄公,应该会判断到这一结果。
凡公女嫁于敌国,姊妹则上卿送之,以礼于先君,公子则下卿送之。于大国,虽公子亦上卿送之。于天子,则诸卿皆行,公不自送。于小国,则上大夫送之。
春秋时代,国君的女儿,称作公女,不能称公主。
这一套规矩,你只有明白是宗法等级的时代,才会这样。因为不论是卿还是大夫,与国君就是同姓,就是一家人。所以,国君嫁女儿,当然要卿与大夫送。
三年春,曲沃武公伐翼,次于陉庭,韩万御戎,梁弘为右,逐翼侯于汾隰,骖絓而止。夜获之,及栾共叔。
在用战车作战的年代,驾驭国君及军队统帅将领战车的驭手,和车右,是很重要的。在左传里,其它的军官不一定会记录,但这些驭手及车右却一定会记录。
页数|<234567
秦望山若耶水
被收藏:13 次 [收藏]
积分:708 分
访问:44426 次

秦望山若耶水 的收藏

hanshu
给 秦望山若耶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