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首页 |

读古籍笔记

|

秦望山若耶水 的读古籍笔记

将秦望山若耶水的古籍笔记分享到:
八月壬戌,友谅食尽,趋南湖觜,为南湖军所遏,遂突湖口。太祖邀之,顺流搏战,及于泾江。泾江军复遮击之,友谅中流矢死。
陈友谅开始逃命了,但他没逃成,为流矢所中。这也是他的运气不好。
由此可见,弓箭的杀伤力是很大的。
友谅势益蹙,忿甚,尽杀所获将士。而太祖则悉还所俘,伤者傅以善药,且祭其亲戚诸将阵亡者。
这条与上面朱元璋杀自己部下逃跑者相比较,就可以看出朱元璋的为人。我不喜欢他的功利意识。我宁可喜欢陈友谅的率性的杀俘行为。朱元璋虚伪,不喜欢。
相持三日,其左、右二金吾将军皆降。
只有在败势已显露的情况下,内部才会出现分裂,也就会出现投降者。
辛卯,复战,友谅复大败。于是敛舟自守,不敢更战。壬辰,太祖移军扼左蠡,友谅亦退保渚矶。
陈友谅由攻转守,是他失败的开始。反之是朱元璋胜利的曙光的显露。
会日晡,大风起东北,乃命敢死士操七舟,实火药芦苇中,纵火焚友谅舟。风烈火炽,烟焰涨天,湖水尽赤。友谅兵大乱,诸将鼓噪乘之,斩首二千余级,焚溺死者无算,友谅气夺。
鄱阳湖之战是水战,但朱元璋却把此战演变成了火战。
友谅气夺,则败局已定了。人不能没有志气,没有志气则就不会努力,结果当然是失败。
己丑,友谅悉巨舰出战,诸将舟小,仰攻不利,有怖色。太祖亲麾之,不前,斩退缩者十余人,人皆殊死战。
退缩当然要军法处置,但我还是认为朱元璋刻薄无情。
友谅骁将张定边直犯太祖舟,舟胶于沙,不得退,危甚,常遇春从旁射中定边,通海复来援,舟骤进,水涌太祖舟,乃得脱。
这应该是朱元璋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战争的变数太大。侥幸或者是天命,是不能不相信的。
戊子,合战,徐达击其前锋,俞通海以火砲焚其舟数十,杀伤略相当。
但一开战,陈友谅并没有占到优势。火炮,南宋就有了,但到了满清却还使用冷兵器,不能不说是中国历史的悲哀。
友谅兵号六十万,联巨舟为阵,楼橹高十余丈,绵亘数十里,旌旗戈盾,望之如山。丁亥,遇于康郎山,太祖分军十一队以御之。
看这气势,陈友谅似乎胜券在握。
秋七月癸酉,太祖自将救洪都。癸未,次湖口,先伏兵泾江口及南湖觜,遏友谅归路,檄信州兵守武阳渡。友谅闻太祖至,解围,逆战于鄱阳湖。
遏友谅归路,显示的是朱元璋的气魄,所以,胜负此时已预示出来了。
夏四月壬戌,友谅大举兵围洪都。乙丑,诸全守将谢再兴叛,附于士诚。友谅分兵陷吉安,参政刘齐、知府硃叔华死之。陷临江,同知赵天麟死之。陷无为州,知州董会死之。
此时的陈友谅是势如破竹。一般分析,朱元璋应该很难,但战局的变化太大。陈友谅反因此战而丧命。
三月辛丑,太祖自将救安丰,珍败走,以韩林儿归滁州,乃还应天。
朱元璋有用韩林儿的年号,此时将韩林儿救回,目的很难判断。但可以说绝无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思。
秋七月丙辰,平章邵荣、参政赵继祖谋逆,伏诛。
邵荣是朱元璋此时最得意的大将,地位在徐达之上。但他却谋逆。原因之一,可能就是此时的局势相当混乱,邵荣对朱元璋没有信心,想自己干。
会察罕方攻益都未下,太祖乃自将舟师征陈友谅。
益都俺生活了十年,这是一个军事重地,从来就被兵家所重视。
二十二年春正月,友谅江西行省丞相胡廷瑞以龙兴降。乙卯,如龙兴,改为洪都府。谒孔子庙。告谕父老,除陈氏苛政,罢诸军需,存恤贫无告者,民大悦。
苛政猛于虎,所以要除去。以收揽人心。陈友谅是苛政,则说明朱元璋自己没有苛政。这是关键的信息。
八月,遣使于元平章察罕帖木儿。时察罕平山东,降田丰,军声大振,故太祖与通好。
你说朱元璋是反元朝廷的吗?可他与察罕通使求好。朱元璋很实在,在利益面前,他没有原则,对我有利就是原则。
戊寅,国珍遣使来谢,饰金玉马鞍以献。却之曰:“今有事四方,所需者人材,所用者粟帛,宝玩非所好也。”
战时需要的是人材和粟帛,而不是奢侈品。所以,要么在战时喜欢奢侈品的一方完蛋,要么就是在一个朝代的末期喜欢奢侈品。
二十一年春二月甲申,立盐茶课。己亥,置宝源局。
盐茶课税,并设铸钱之专门机构宝源局。一个国家,税不能不有,钱也不能不有。盐茶是必须生活品,所以税源很大。
丁卯,置儒学提举司,以宋濂为提举,遣子标受经学。
让朱标跟宋濂学习经学,是朱元璋英明的地方。但如果朱元璋能够让他的所有的儿子都受到这样的教育,那就更好。
初,太祖令茂才绐友谅,李善长以为疑。太祖曰:“二寇合,吾首尾受敌,惟速其来而先破之,则士诚胆落矣。”已而士诚兵竟不出。
从朱元璋的话中,我们可以明白一个道理。两个人的合作的时间以及成本,要长于和高于一个人的决策。陈友谅可以马上来到应天城下,但近于陈友谅的张士诚却不会这么快,因为合作是否有利,张士诚要衡量过。
乃驰谕胡大海捣信州牵其后,而令康茂才以书绐友谅,令速来。友谅果引兵东。
捣信州是为了让陈友谅分兵,不使他将全部军队攻打应天。令速来,是使陈友谅的后勤跟不上,战略部署也不够缜密。朱元璋是个军事天才。
或请自将迎击,太祖曰:“不可。彼以偏师缀我,而全军趋金陵,顺流半日可达,吾步骑急难引还,百里趋战,兵法所忌,非策也。”
保住根据地,是最重要的事情。
主动出击,与以逸待劳,也要比较。
诸将议先复太平以牵之,太祖曰:“不可。彼居上游,舟师十倍于我,猝难复也。”
某一地理情况当然是对一方有利,而对另一方不利。但朱元璋认为,在短期内,上游比下游有优势,但长期的情况,他没有作出判断。
闰月丙辰,友谅陷太平,守将朱文逊,院判花云、王鼎,知府许瑗死之。未几,友谅弑其主徐寿辉,自称皇帝,国号汉,尽有江西、湖广地,约士诚合攻应天,应天大震。
陈友谅不能小看他。
应天大震,是指百姓呢,还是百官呢,还是朱元璋呢?还是所有的应天人?当所有的人对同一件事情,产生了同样的感觉,那么这个集体将是强大无比的。,
二十年春二月,元福建行省参政袁天禄以福宁降。三月戊子,征刘基、宋濂、章溢、叶琛至。
四位都是浙江名士。而早已拿下浙东的方国珍却不能争取到这些人。所以,朱元璋确实与凡人不同。当然拿朱元璋与方国珍比较,不合适,方国珍本就是一胸无大志之人。
时元守兵单弱,且闻中原乱,人心离散,以故江左、浙右诸郡,兵至皆下,遂西与友谅邻。
要打,就打比我弱的,如此我才有胜算的可能。朱元璋先拿江浙地区,不是他英明,而是他刚刚走得好,给他撞上了。所以,人们才会说是天命。
十一月壬寅,胡大海克处州,石抹宜孙遁。
处州在宁越、衢州南。
九月,常遇春克衢州,擒宋伯颜不花。
衢州在宁越西,建德南。
夫师行如火,不戢将燎原。为将能以不杀为武,岂惟国家之利,子孙实受其福。”
据说常遇春因为杀人太多,故余庆不及子孙。徐达则不同,不喜杀人,故与朱明同始终。
十九年春正月乙巳,太祖谋取浙东未下诸路。戒诸将曰:“克城以武,戡乱以仁。吾比入集庆,秋毫无犯,故一举而定。
克城以武,戡乱以仁。武与仁这里是近义词。武是止戈,仁是爱人。朱元璋自己说,不杀为武。这确实是朱元璋能够夺有天下关键。
辟范祖干、叶仪、许元等十三人分直讲经史。
朱元璋知道要学习文化知识,他也知道要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知识。他可以聘请当时最优秀的老师来上课。这点我很有感慨。帝王虽然富有天下,但还是可以做学生,请老师。朱元璋以后在对太子朱标的教育上,也是用了很大的心思的。可惜朱标早逝,如果是朱标能活下来,当上皇帝而不是朱棣,那么明朝的历史会更加辉煌,更加人性些吧?但我们只能可惜了。
石抹宜孙遣将率车师由松溪来援,太祖曰:“道狭,车战适取败耳。”命胡德济迎战于梅花门,大破之,婺州降,执厚孙。
春秋战国时代有车战,到了元末还有车战。浙南地区是山区,车战当然不合适。
冬十二月,胡大海攻婺州,久不下,太祖自将往击之。
婺州在建德东南方。。
所过不杀,收召才隽,由是人心日附。
收拾人心是最紧要的事情,
五月,刘福通破汴梁,迎韩林儿都之。初,福通遣将分道四出,破山东,寇秦晋,掠幽蓟,中原大乱,太祖故得次第略定江表。
朱元璋所对付的不是元的主力,比如此时未与察罕帜木儿交战。
夏四月,徐寿辉将陈友谅遣赵普胜陷池州。
有反复是正常的,敌对双方的的接触是在边境地区,要么是点与点,要么是边与边。我的领土扩大,也就意味着与敌人的边线的拉长,所以守与攻怎么掌握得更好的一方,就可以战胜对方。
十八年春二月乙亥,以康茂才为营田使。三月己酉,录囚。邓愈克建德路。
建德在徽州东。继续扩张。
六月,赵继祖克江阴。秋七月,徐达克常熟。胡大海克徽州,八思尔不花遁。冬十月,常遇春克池州,缪大亨克扬州,张明鉴降。
江阴在常州东。
常熟在江阴东,已进入张士诚的平江府了。
徽州在宁国南。
池州在宁国西,太平南。
杨州在镇江北。朱元璋开始进入江北。
夏四月丁卯,自将攻宁国,取之,别不华降。
宁国在应天西南,太平南,广德西。还是蚕食。
九月戊寅,如镇江,谒孔子庙。遣儒士告谕父老,劝农桑,寻还应天。
朱元璋知道要敬孔子。但应天没有孔子庙吗?
劝农桑可以理解,但用儒士去劝农桑,所表达的是和平时期的到来?你派一个将军去劝农桑,意义就不同了。
贻书张士诚,士诚不报,引兵攻镇江。徐达败之,进围常州,
张士诚攻镇江是想当然的。但有徐达这样的大将,张士诚攻不下,还要失去常州这个地方,次年三月徐达克常州。常州在应天的东南面。
所以,你看,朱元璋以应天为核心,以蚕食的方式扩展。
秋七月己卯,诸将奉太祖为吴国公。置江南行中书省,自总省事,置僚佐。
朱元璋的政府就此成立了,虽然是一个地方政府的级别。他还是没有称王,只是称公。他不急于称王。
夏六月,邓愈克广德。
广德在集庆现在称应天的南面。
虑士诚、寿辉强,江左、浙右诸郡为所并,于是遣徐达攻镇江,拔之,定定战死。夏六月,邓愈克广德。
这个战略部署是正确的。到后来朱元璋的强敌就是张士诚,以及接掌徐寿辉部属的陈友谅。

镇江在集庆的东面,拿下后可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且能够守得住。
而朱元璋既然向东方向打得顺利,那么就继续向东攻打。
元御史大夫福寿,力战死之,葬御史大夫福寿,以旌其忠。
朱元璋的心机太重,再笨的人都能看出他的这个行为的目的。那是演给朱元璋的部属们看的。
太祖入城,悉召官吏父老谕之曰:“元政渎扰,干戈蜂起,我来为民除乱耳,其各安堵如故。贤士吾礼用之,旧政不便者除之,吏毋贪暴殃吾民。”民乃大喜过望。
这很像刘邦进入关中时的语言。
下面是刘邦的话语“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巿。吾与诸侯约,先入关者王之,吾当王关中。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馀悉除去秦法。诸吏人皆案堵如故。凡吾所以来,为父老除害,非有所侵暴,无恐!”
十六年春二月丙子,大破海牙于采石。三月癸未,进攻集庆,擒兆先,降其众三万六千人,皆疑惧不自保。太祖择骁健者五百人入卫,解甲酣寝达旦,众心始安。
再次攻打采石,并将蛮子海牙打败。也是再次攻打集庆,陈兆先的军队降服于朱元璋。你看朱元璋是怎么对待陈兆先的军队的,所以,与朱元璋为敌反倒是幸福的事情,只要你没有战死。
朱元璋打集庆,他此时已有以集庆为根据地的念头了。
野先寻为民兵所杀,从子兆先收其众,屯方山,与海牙掎角以窥太平。
到了此时,朱元璋并没有完全有成算。所以,他必须消灭陈兆先。
秋九月,郭天叙、张天祐攻集庆,野先叛,二人皆战死,于是子兴部将尽归太祖矣。
这二人的战死,扫清了朱元璋通往权力顶峰的障碍。
时太平四面皆元兵。右丞阿鲁灰、中丞蛮子海牙等严师截姑孰口,陈野先水军帅康茂才以数万众攻城。太祖遣徐达、邓愈、汤和逆战,别将潜出其后,夹击之,擒野先,
太平的局势很危险,但朱元璋不是死守,而是在能守住的前提下,主动出击。所以,正面的守要用徐达邓愈汤和,而潜出其后的是普通将领。
页数1234567
秦望山若耶水
被收藏:13 次 [收藏]
积分:708 分
访问:44460 次

秦望山若耶水 的收藏

hanshu
给 秦望山若耶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