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一百四十 論文下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或言今人作詩,多要有出處。曰:「『關關雎鳩』,出在何處?」文蔚。

  因說詩,曰:「曹操作詩必說周公,如云:『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又,苦寒行云:『悲彼東山詩。』他也是做得箇賊起,不惟竊國之 柄,和聖人之法也竊了!」夔孫。

  詩見得人。如曹操雖作酒令,亦說從 周公上去,可見是賊。若曹丕詩,但說飲酒。

  古詩須看西晉以前,如樂 府諸作皆佳。杜甫夔州以前詩佳;夔州以後自出規模,不可學。蘇黃只是今人詩。蘇才豪,然一滾說盡,無餘意;黃費安排。德明。

  選中劉 琨詩高。東晉詩已不逮前人,齊梁益浮薄。鮑明遠才健,其詩乃選之變體,李太白專 學之。如「腰鐮刈葵藿,倚杖牧雞豚」,分明說出箇倔強不肯甘心之意。如「疾風衝塞起,砂礫自飄揚;馬尾縮如蝟,角弓不可張」,分明說出邊塞之狀 ,語又俊健。方子。

  淵明詩平淡出於自然。後人學他平淡,便相去遠矣。某後生見人做得詩好,銳意要學。遂將 淵明詩平側用 字,一一依他做。到一月後便解自做,不要他本子,方得作詩之法。中国古籍全录

  或問:「『形夭無千歲』,改作『形天舞干戚』,如何?」曰:「山海經分明如此說,惟周丞相不信改本。向薌林家藏邵康節親寫陶詩一冊 ,乃作『形夭無千歲』。周丞相遂跋尾,以康節手書 為 據 ,以為 後人妄改也。向家子弟攜來 求跋,某細看,亦不是康節親筆,疑熙豐以後人寫,蓋贗本也。蓋康節之死在熙寧二三年間,而詩中避『畜』諱,則當是熙寧以後書 。然筆畫嫩弱,非老人筆也。又不欲破其前說,遂還之。」雉。

  蘇子由愛 選詩「亭皋木葉下,隴首秋雲飛」,此正是子由慢底句法。某卻愛 「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蒼然」,十字卻有力!雉。

  齊梁間之詩,讀之使人四肢皆懶 慢不收拾。

  晉人詩惟謝靈運用古韻,如「祐」字協「燭」字之類。唐人惟韓退之柳子厚白居易用古韻,如毛穎傳 「牙」字、「資」字、「毛」字皆協「魚」字韻是也。人傑 。

  唐明皇資稟英邁,只看他做詩出來 ,是甚麼氣 魄!今唐百家詩首載明皇一篇早渡蒲津關,多少飄逸氣 概!便有帝王底氣 燄 。越州有石刻唐朝臣送賀知章詩,亦只有明皇一首好,有曰:「豈不惜賢達,其如高尚何!」雉。

  李太白詩不專 是豪放,亦有雍容和緩底,如首篇「大雅久不作」,多少和緩!陶淵明詩人皆說是平淡。據 某看,他自豪放,但豪放得來 不覺耳。其露出本相者是詠荊軻一篇,平淡底人如何說得這樣 言語出來 !雉。

  張以道問:「太白五十篇古風不似他詩,如何?」曰:「太白五十篇古風是學陳子昂感遇詩,其間多有全用他句處。」義剛。

  杜詩初年甚精細,晚年橫逆不可當,只意到處便押一箇韻。如自秦州入蜀諸詩,分明如畫,乃其少作也。李太白詩非無法度,乃從 容於法度之中,蓋聖於詩者也。古風兩 卷多效陳子昂,亦有全用其句處。太白去子昂不遠,其尊慕之如此。然多為 人所亂,有一篇分為 三篇者,有三篇合為 一篇者。方子。佐同。

  李太白終始學選詩,所以好。杜子美詩好者亦多是效選詩,漸放手,夔州諸詩則不然也。雉。

  或問:「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前輩多稱此語,如何?」曰:「自然之好,又不如『芙蓉露下落,楊 柳月中疏』,則尤佳。」雉。中国古籍全录

  「人多說杜子美夔州詩好,此不可曉 。夔州詩卻說得鄭重煩 絮,不如他中前有一節詩好。魯直一時固自有所見。今人只見魯直說好,便卻說好,如矮人看戲 耳!」問:「韓退之潮州詩,東坡海外詩如何?」曰:「卻好。東坡晚年詩固好。只文字也多是信筆胡說,全不看道理。」雉。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