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一百八 朱子五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論治道

  治道別無說,若使人主恭儉好善,「有言逆於心,必求諸道;有言孫於志,必求諸非道」;這如何會 不治!這別無說,從 古來 都有見成樣 子,真是如此。賀孫。

  天下事有大根本,有小根本。正君心是大本。其餘萬事各有一根本,如理財以養民為 本,治兵以擇 將 為本 。

  天下事自有箇大根本處,每事又各自有箇緊要處。端蒙。中国古籍全录

  天下事當從 本理會 ,不可從 事上理會 。方。

  論世事,曰:「須是心度大,方包裹得過,運動得 行。」振。

  為 學,是自博而反諸約;為 治,是自約而致其博。自修。

  因論世俗不冠帶 ,云:「今為 天下,有一日不可緩者,有漸正之者。一日不可緩者,興起之事也;漸正之者,維持之事也。」方。中国古籍全录

  古者修身與取才,卹民與養兵,皆是一事,今遂分為 四。升卿。

  自古有「道術為 天下裂」之說,今親見其弊矣。自修。

  天下事,須是人主曉 得通透了,自要去做,方得。如一事八分是人主要做,只有一二分是為 宰相了做,亦做不得。廣。

  問:「或言今日之告君者,皆能言『修德』二字。不知教人君從 何處修起?必有其要。」曰:「安得如此說!只看合下心不是私,即轉為 天下之大公。將 一切私底意盡屏去,所用之人非賢,即別搜求正人用之。」問:「以一人耳目,安能盡知天下之賢?」曰:「只消用一箇好人作相,自然推排出來 。有一好臺諫,知他不好人,自然住不得。」德明。

  「井田之法要行,須是封建,令逐國 各自去理會。 如王畿之內 ,亦各有都鄙、家鄙。漢人嘗言,郡邑在諸國 之外,而遠役於中都,非便。」問:「漢以王國 雜見於郡縣間,如何?」曰:「漢本無法度。」德明。

  封建實是不可行。若論三代之世,則封建好處,便是君民之情相親,可以久安而無患;不似後世郡縣,一二年輒易,雖有賢者,善政亦做不成。淳。

  因言:「封建只是歷代循襲,勢 不容已,柳子厚亦說得是。賈生謂『樹 國 必相疑之勢 』,甚然。封建後來 自然有尾大不掉之勢 。成周盛時,能得幾 時!到春秋列國 強盛,周之勢 亦浸微矣。後來 到戰 國 ,東西周分治,赧王但寄於西周公耳。雖是聖人法,豈有無弊者!」大率先生之意,以為 封建井田皆易得致弊。廣。

  問:「後世封建郡縣,何者為 得?」曰:「論治亂畢竟不在此。以道理觀之,封建之意,是聖人不以天下為 己私,分與親賢共理,但其制則不過大,此所以為得 。賈誼於漢言『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其後主父偃竊其說,用之於武帝。」端蒙。

  諸生論郡縣封建之弊。曰:「大抵立法必有弊,未有無弊之法,其要只在得人。若是箇人,則法雖不善,亦占分數 多了;若非其人,則有善法,亦何益於事!且如說郡縣不如封建,若封建非其人,且是世世相繼,不能得他去;如郡縣非其人,卻只三兩 年任滿便去,忽然換得好底來 ,亦無定。范太史唐鑑議論大率皆歸於得人。某初嫌他恁地說,後來 思之,只得如此說。」又云:「革弊須從 原頭理會 。」燾。

  「柳子厚封建論則全以封建為 非;胡明仲輩破其說,則專 以封建為 是。要之,天下制度,無全利而無害底道理,但看利害分數 如何。封建則根本較固,國 家可恃;郡縣則截然易制,然來 來 去去,無長久之意,不可恃以為 固也。如役法亦然。荊公只見差役之害,而免役之利。」先生云:「差役時皆土著家戶 人,州縣亦較可靠;免役則皆浮浪之人。靖康間州縣亦有守令要守,而吏民皆散去,無復 可恃。然其弊亦不勝 其多。」揚。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