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八十九 禮六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冠昏喪

  總論

  冠禮、昏禮,不知起於何時。如禮記疏說得恁地,不知如何未暇辨得。義剛。

  問:「冠、昏、喪 、祭,何書 可用?」曰:「只溫 公書 儀略可行,亦不備 。」又曰:「只是儀禮。」問:「伊川亦有書 ?」曰:「只有些子。」節。

  欽夫嘗定諸禮可行者,淳錄云:「在廣西刊三家禮。」乃除冠禮不載。問之,云:「難行。」某答之云:「古禮惟冠禮最易行。淳錄云:「只一家事。」如昏禮須兩 家皆好禮,淳錄云:「礙兩 家,如五兩 之儀,須兩 家是一樣 人,始得。」方得行。喪 禮臨時哀痛中,少有心力及之。祭禮則終獻之儀,煩 多長久,皆是難行。看冠禮比他禮卻最易行。」賀孫。淳錄少異。

  問:「喪 、祭之禮,今之士固難行,而冠、昏自行,可乎?」曰:「亦自可行。某今所定者,前一截依溫 公,後一截依伊川。昏禮事屬 兩 家,恐未必信禮,恐或難行。若冠禮,是自家屋裏事,卻易行。向見南軒說冠禮難行。某云,是自家屋裏事,關了門,將 巾冠與子弟戴,有甚難!」又云:「昏禮廟見舅姑之亡者而不及祖,蓋古者宗子法行,非宗子之家不可別立祖廟,故但有禰廟。今只共廟,如何只見禰而不見祖?此當以義起,亦見祖可也。」問:「必待三月,如何?」曰:「今若既歸來 ,直待三月,又似太久。古人直是至此方見可以為 婦,及不可為 婦,此後方反馬。馬是婦初歸時所乘車,至此方送還母家。」賀孫。

  問冠、昏、喪 、祭禮。曰:「今日行之正要簡,簡則人易從 。如溫 公書 儀,人已以為 難行,其殽 饌十五味,亦難辦。」舜功云:「隨家豐儉。」曰:「然。」問:「唐人立廟,不知當用何器?」曰:「本朝只文潞公立廟,不知用何器。曰與叔亦曾立廟,用古器。然其祭以古玄服,乃作大袖皂衫,亦怪,不如著公服。今五禮新儀亦簡,唐人祭禮極詳。」可學。

  問:「冠、昏之禮,如欲行之,當須使冠、昏之人易曉 其言,乃為 有益。如三加之辭,出門之戒,若只以古語告之,彼將 謂何?」曰:「只以今之俗語告之,使之易曉 ,乃佳。」時舉。

  冠

  因言冠禮,或曰:「邾隱公將 冠,使孟懿子問於孔子,孔子對 他一段好。」曰:「似這樣 事,孔子肚裏有多,但今所載於方冊 上者,亦無幾 爾。」廣。

  昏

  天子諸侯不再娶,亡了后妃,只是以一娶十二女、九女者推上。魯齊破了此法再娶。大夫娶三,士二,卻得再娶。揚。guji.artx.cn

  因論今之士大夫多是死於慾,曰:「古人法度好。天子一娶十二女,諸侯一娶九女,老則一齊老了,都無許多患。」揚。

  親迎之禮,從 伊川之說為 是,近則迎於其國 ,遠則迎於其館。閎祖。中国古籍全录

  問:「程氏昏儀與溫 公儀如何?」曰:「互有得失。」曰:「當以何為 主?」曰:「迎婦以前,溫 公底是;婦入門以後,程儀是。溫 公儀,親迎只拜妻之父兩拜 ,便受婦以行,卻是;程儀遍見妻之黨,則不是。溫公 儀入門便廟見,不是;程儀未廟見卻是。大概只此兩條,以此為 準 ,去子細看。」曰:「廟見當以何日?」曰:「古人三月而後見。」曰:「何必待三月?」曰:「未知得婦人性行如何。三月之久,則婦儀亦熟,方成婦矣。然今也不能到三月,只做箇節次如此。」曰:「古人納采後,又納吉。若卜不吉,則如何?」曰:「便休也。」曰:「古人納幣 五兩 ,只五匹耳。恐太簡,難行否?」曰:「計繁簡,則是以利言矣。且吾儕無望於復 古,則風俗更教誰變?」曰:「溫 公用鹿皮,如何?」曰:「大節是了,小小不能皆然,亦沒緊要。」曰:「溫 公婦見舅姑,及舅姑享婦儀,是否?」曰:「亦是古人有此禮。」淳。

  或問:「古者婦三月廟見,而溫 公禮用次日。今有當日即廟見者,如何?」曰:「古人是從 下做上,其初且是行夫婦禮;次日方見舅姑;服事舅姑已及三月,不得罪於舅姑,方得奉祭祀。」義剛。

  問:「婦當日廟見,非禮否?」曰:「固然。溫公 如此,他是取左氏『先配後祖』之說。不知左氏之語何足憑?豈可取不足憑之左氏,而棄可信之儀禮乎!」卓。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