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八十五 禮二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儀禮ARTX.CN

  總論中国古籍全录

  河間獻王得古禮五十六篇,想必有可觀。但當時君臣間有所不曉 ,遂至無傳 。故先儒謂聖經不亡於秦火,而壞 於漢儒,其說亦好。溫 公論景帝太子既亡,當時若立獻王為 嗣,則漢之禮樂 制度必有可觀。又「致堂謂:『武帝若使董仲舒為 相,汲黯為 御史大夫,則漢治必盛。』某嘗謂:『若如此差除,那裏得來 !』」廣。

  先王之禮,今存者無幾 。漢初自有文字,都無人收拾。河間獻王既得雅樂 ,又有禮書 五十六篇,惜乎不見於後世!是當時儒者專 門名家,自一經之外,都不暇講,況在上又無典禮樂 之主。故胡氏說道,使河間獻王為 君,董仲舒為 相,汲黯為 御史,則漢之禮樂 必興。這三箇差除,豈不甚盛!賀孫。

  今儀禮多是士禮,天子諸侯喪 祭之禮皆不存,其中不過有些小朝聘燕饗之禮。自漢以來 ,凡天子之禮,皆是將 士禮來 增加為 之。河間獻王所得禮五十六篇,卻有天子、諸侯之禮,故班固謂「愈於推士禮以為 天子、諸侯之禮者」。班固作漢書 時,此禮猶在,不知何代何年失了。可惜!可惜!廣。賀孫錄略。中国古籍全录

  禮書 如儀禮,尚完備 如他書 。儒用。

  儀禮,不是古人預作一書 如此。初間只以義起,漸漸相襲,行得好,只管巧,至於情文極細密,極周經處。聖人見此意思好,故錄成書 。只看古人君臣之際,如公前日所畫圖子,君臨臣喪 ,坐撫 當心要絰而踊。今日之事,至於死生之際,恝然不相關,不啻如路人!所謂君臣之恩義安在!祖宗時,於舊執 政喪 亦親臨。渡江以來 ,一向廢此。只秦檜之死,高宗臨之,後來 不復 舉。如陳福公,壽 皇眷之如此隆至,其死亦不親臨。祖宗凡大臣死,遠地不及臨者,必遣郎官往弔。壽 皇凡百提掇得意思,這般處卻恁地不覺。今日便一向廢卻。賀孫。ARTX.CN

  禮有經,有變。經者,常也;變者,常之變也。先儒以曲禮為 變禮,看來 全以為 變禮,亦不可。蓋曲者,委曲之義,故以曲禮為 變禮。然「毋不敬,安定辭,安民哉」!此三句,豈可謂之變禮?先儒以儀禮為 經禮。然儀禮中亦自有變,變禮中又自有經,不可一律看也。禮記,聖人說禮及學者問答處,多是說禮之變。上古禮書 極多,如河間獻王收拾得五十六篇,後來 藏在秘府,鄭玄輩尚及見之。今注疏中有引援處,後來 遂失不傳, 可惜!可惜!儀禮古亦多有,今所餘十七篇,但多士禮耳。僩。

  「儀禮是經,禮記是解儀禮。如儀禮有冠禮,禮記便有冠義;儀禮有昏禮,禮記便有昏義;以至燕、射之類,莫不皆然。只是儀禮有士相見禮,禮記卻無士相見義。後來 劉 原父補成一篇。」文蔚問:「補得如何?」曰:「他亦學禮記下言語,只是解他儀禮。」文蔚。

  魯共王壞 孔子宅,得古文儀禮五十六篇,其中十七篇與高堂生所傳 十七篇同。鄭康成注此十七篇,多舉古文作某,則是他當時亦見此壁中之書 。不知如何只解此十七篇,而三十九篇不解,竟無傳 焉!義剛。

  儀禮疏說得不甚分明。溫 公禮有疏漏處,高氏送終禮勝 得溫 公禮。義剛。

  劉 原父補亡記,如士相見義公食大夫義儘好。蓋偏會 學人文字,如今人善為 百家書 者。又如學古樂 府,皆好。意林是專 學公羊,亦似公羊。其他所自為 文章如雜著等,卻不甚佳。人傑 。

  永嘉張忠甫所校儀禮甚仔細,然卻於目錄中冠禮玄端處便錯了。但此本較他本為 最勝 。賀孫。

  陳振叔亦儘得。其說儀禮云:「此乃是儀,更須有禮書 。儀禮只載行禮之威儀,所謂『威儀三千』是也。禮書 如云『天子七廟,諸侯五,大夫三,士二』之類,是說大經處。這是禮,須自有箇文字。」賀孫。

  士冠

  問:「士冠禮『筮于廟門』,其禮甚詳。而昏禮止云:『將 加諸卜。』『占曰吉。』既無筮,而卜禮略,何也?」曰:「恐卜筮通言之。」又問:「禮家之意,莫是冠禮既詳其筮,則於昏禮不必更詳,且從 省文之義如何?」曰:「亦恐如此。然儀禮中亦自有不備 處,如父母戒女,止有其辭,而不言於某處之類。」人傑 。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