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六十七 易三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綱領下

  三聖易

  上古之易,方是「利用厚生」,周易始有「正德」意,如「利貞」,是教人利於貞正;「貞吉」,是教人貞正則吉。至孔子則說得道理又多。閎祖。道夫錄云:「『利貞』,『貞吉』,文王說底,方是教人『隨時變易以從 道』。」中国古籍全录

  乾之「元亨利貞」,本是謂筮得此卦,則大亨而利於守正,而彖辭文言皆以為 四德。某常疑如此等類,皆是別立說以發明一意。至如坤之「利牝馬之貞」,則發得不甚相似矣。道夫。

  伏羲自是伏羲易,文王自是文王易,孔子自是孔子易。伏羲分卦,乾南坤北。文王卦又不同。故曰:周易「元亨利貞」,文王以前只是大亨而利於正,孔子方解作四德。易只是尚占之書 。德明。

  須是將 伏羲畫底卦做一樣 看,文王卦做一樣 看;文王周公說底彖象做一樣 看,孔子說底做一樣 看,王輔嗣伊川說底各做一樣 看。伏羲是未有卦時畫出來 ,文王是就那見成底卦邊說。「畫前有易」,真箇是恁地。這箇卦是畫不迭底,那許多都在這裏了,不是畫了一畫,又旋思量一畫。才一畫時,畫畫都具。淵。壯 祖錄云:「須將 伏羲畫卦,文王重卦,周公爻辭,孔子繫辭及程氏傳 各自看,不要相亂惑,無牴 牾處也。」guji.artx.cn

  問易。曰:「聖人作易之初,蓋是仰觀俯察,見得盈乎天地之間,無非一陰一陽之理;有是理,則有是象;有是象,則其數 便自在這裏,非特河圖洛書 為 然。蓋所謂數 者,祇是氣 之分限節度處,得陽必奇,得陰必偶,凡物皆然,而圖、書 為 特巧而著耳。於是聖人因之而畫卦,其始也只是畫一奇以象陽,畫一偶以象陰而已。但纔有兩 ,則便有四;纔有四,則便有八;又從 而再倍之,便是十六。蓋自其無朕之中而無窮之數 已具,不待安排而其勢 有不容已者。卦畫既立,便有吉凶在裏。蓋是陰陽往來 交錯於其間,其時則有消長之不同,長者便為 主,消者便為 客;事則有當否之或異,當者便為 善,否者便為 惡 。即其主客善惡 之辨,而吉凶見矣,故曰:『八卦定吉凶。』吉凶既決定而不差,則以之立事,而大業自此生矣。此聖人作易教民占筮,而以開天下之愚,以定天下之志,以成天下之事者如此。但自伏羲而上,但有此六畫,而未有文字可傳 ,到得文王周公乃繫之以辭,故曰:『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蓋是卦之未畫也,因觀天地自然之法象而畫;及其既畫也,一卦自有一卦之象,象謂有箇形似也,故聖人即其象而命之名。以爻之進退而言,則如剝復 之類;以其形之肖似而言,則如鼎井之類,此是伏羲即卦體之全而立箇名如此。及文王觀卦體之象而為 之彖辭,周公視卦爻之變而為 之爻辭,而吉凶之象益著矣。大率天下之道,只是善惡 而已,但所居之位不同,所處之時既異,而其幾 甚微。只為 天下之人不能曉 會 ,所以聖人因此占筮之法以曉 人,使人居則觀象玩辭,動 則觀變玩占,不迷於是非得失之途,所以是書 夏商周皆用之。其所言雖不同,其辭雖不可盡見,然皆太卜之官掌之,以為 占筮之用。有所謂『繇辭』者,左氏所載,尤可見古人用易處。蓋其所謂『象』者,皆是假此眾人共曉 之物,以形容此事之理,使人知所取舍而已。故自伏羲而文王周公,雖自略而詳,所謂占筮之用則一。蓋即那占筮之中,而所以處置是事之理,便在那裏了。故其法若粗淺,而隨人賢愚,皆得其用。蓋文王雖是有定象,有定辭,皆是虛說此箇地頭,合是如此處置,初不黏著物上。故一卦一爻,足以包無窮之事,不可只以一事指定說。他裏面也有指一事說處,如『利建侯』,『利用祭祀』之類,其他皆不是指一事說。此所以見易之為 用,無所不該,無所不遍,但看人如何用之耳。到得夫子,方始純以理言,雖未必是羲文本意,而事上說理,亦是如此,但不可便以夫子之說為 文王之說。」又曰:「易是箇有道理底卦影。易以占筮作,許多理便也在裏,但是未便說到這處。如楚辭以神為 君,以祀之者為 臣,以寓其敬事不可忘之意。固是說君臣,林錄云:「但假托事神而說。」但是先且為 他說事神,然後及他事君,意趣始得。今人解說,便直去解作事君底意思,也不喚 做不是他意。但須先與結了那一重了,方可及這裏,方得本末周備 。易便是如此。今人心性褊急,更不待先說他本意,便將 道理來 袞說了。易如一箇鏡相似,看甚物來 ,都能照得。如所謂『潛龍』,只是有箇潛龍之象,自天子至於庶人,看甚人來 ,都使得。孔子說作『龍德而隱,不易乎世,不成乎名』,便是就事上指殺 說來 。然會 看底,雖孔子說也活,也無不通;不會 看底,雖文王周公說底,也死了。須知得他是假託說,是包含說。假託,謂不惹著那事;包含,是說箇影象在這裏,無所不包。」又曰:「卦雖八,而數 須是十。八是陰陽數 ,十是五行數 。一陰一陽,便是二;以二乘二,便是四;以四乘四,便是八。五行本只是五而有十者,蓋是一箇便包兩 箇,如木,便包甲乙;火,便包丙丁;土,便包戊己;金,便包庚辛;水,便包壬癸,所以為 十。彖辭,文王作;爻辭,周公作,是先儒從 來 恁地說,且得依他。謂爻辭為 周公者,蓋其中有說文王,不應 是文王自說也。」賀孫。

  孔子之易,非文王之易;文王之易,非伏羲之易;伊川易傳 又自是程氏之易也。故學者且依古易次第,先讀本爻,則自見本旨矣。方子。

  長孺問:「『乾健坤順』,如何得有過不及?」曰:「乾坤者,一氣 運於無心,不能無過不及之差。聖人有心以為 之主,故無過不及之失。所以聖人能贊天地之化育,天地之功有待於聖人。」賀孫。

  邵子易

  康節易數 出於希夷。他在靜中推見得天地萬物之理如此,又與他數 合,所以自樂 。今道藏中有此卦數 。謂魏伯陽參 同契。魏,東漢人。德明。

  王天悅雪夜見康節於山中,猶見其儼 然危坐。蓋其心地虛明,所以推得天地萬物之理。其數 以陰陽剛柔四者為 準 ,四分為 八,八分為 十六,只管推之無窮。有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太剛、太柔、少剛、少柔。今人推他數 不行,所以無他胸中。德明。

  康節也則是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淵。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