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六十 孟子十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盡心上

  盡其心者章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者」字不可不子細看。人能盡其心者,只為 知其性,知性卻在先。文蔚。

  李問「盡其心者,知其性也」。曰:「此句文勢與『得其民者,得其心也』相似。」雉。

  人往往說先盡其心而後知性,非也。心性本不可分,況其語脈是「盡其心者,知其性」。心只是包著這道理,盡知得其性之道理,便是盡其心。若只要理會 盡心,不知如何地盡。。

  或問「盡心、知性」。曰:「性者,吾心之實理,若不知得盡,卻盡箇甚麼?」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所以能盡其心者,由先能知其性,知性則知天矣。知性知天,則能盡其心矣。不知性,不能以盡其心。「物格而後知至。」道夫。

  盡其心者,由知其性也。先知得性之理,然後明得此心。知性猶物格,盡心猶知至。德明。

  知性也,物格也;盡心者,知至也。「物」字對「 性」字,「知」字對 「心」字。節。

  知性,然後能盡心。先知,然後能盡;未有先盡而後方能知者。蓋先知得,然後見得盡。節。

  王德修問「盡心然後知性」。曰:「以某觀之,性情與心固是一理,然命之以心,卻似包著這性情在裏面。故孟氏語意卻似說盡其心者,以其知性故也。此意橫渠得知,故說『心統性情者也』,看得精。邵堯 夫亦云:『性者,道之形體;心者,性之郛郭;身者,心之區宇;物者,身之舟車。』語極有理。」大雅云:「橫渠言『心禦見聞,不弘於性』,則又是心小性大也。」曰:「『禦』字不可作『止』字與『當』字解,禦有梏之意。云心梏於見聞,反不弘於性耳。」大雅。

  問:「橫渠謂:『心能盡性,「人能弘道」也;性不知檢其心,「非道弘人」也。』如孟子:『盡其心者,知其性也。』先生謂:『盡其心者,必其能知性者也。知性是物格之事,盡心是知至之事。』如何?」曰:「心與性只一般,知與盡不同。所謂知,便是心了。」問:「知是心之神明,似與四端所謂智不同?」曰:「此『知』字義又大。然孔子多說仁、智,如『元亨利貞』,元便是仁,貞便是智。四端,仁智最大。無貞,則元無起處;無智,則如何是仁?易曰:『大明終始。』有終便有始。智之所以為 大者,以其有知也。」廣。guji.artx.cn

  問:「先生所解『盡其心者,知其性也』,正如云『得其民者,得其心也』語意同。」先生曰:「固自分曉 。尋 此樣 子亦好。」「後見信州教授林德久未甚信此說,過欲因以其易曉 者譬之,如欲盡其為 教授者,必知其職業,乃能盡也。」先生云:「『存其心』,恰如教授在此,方理會 得每日職業。」過。

  問「盡心者知至也」。曰:「知得到時,必盡我這心去做。如事君必要極於忠,為 子必要極於孝,不是備 禮如此。既知得到這處,若於心有些子未盡處,便打不過,便不足。」賀孫。專 論「盡心」。中国古籍全录

  問:「盡心,只是知得盡,未說及行否?」曰:「某初間亦把做只是知得盡,如大學『知至』一般,未說及行。後來 子細看,如大學『誠意』字模樣 ,是真箇恁地盡。『如惡 惡 臭,如好好色』,知至亦須兼誠意乃盡。如知得七分,自家去做,只著得五分心力,便是未盡。有時放緩,又不做了。如知得十分真切,自家須著過二十分心力實去恁地做,便是盡。『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性,所以能盡心。」淳。此段句意恐未真。

  「某前以孟子『盡心』為 如大學『知至』,今思之,恐當作『意誠』說。蓋孟子當時特地說箇『盡心』,煞須用功。所謂盡心者,言心之所存,更無一毫不盡,好善便『如好好色』,惡 惡 便『如惡 惡 臭』,徹 底如此,沒些虛偽 不實。」童云:「如所謂盡心力為 之之『盡』否?」曰:「然。」砥。

  黃先之問「盡心」。曰:「盡心,是竭盡此心。今人做事,那曾做得盡,只盡得四五分心,便道了。若是盡心,只是一心為 之,更無偏旁底心。『如惡 惡 臭,如好好色』,必定是如此。如云盡心力為 之。」賀孫。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