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三十九 論語二十一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先進篇上

  先進於禮樂 章

  立之問:「先進、後進,於禮樂 文質何以不同?」曰:「禮,只是一箇禮,用得自不同。如升降揖遜,古人只是誠實依許多威儀行將 去,後人便自做得一般樣 忒好看了。古人只是正容謹節,後人便近於巧言、令色。樂 ,亦只是一箇樂 ,亦是用處自不同。古樂 不可得而見矣。只如今人彈琴,亦自可見。如誠實底人彈,便雍容平淡,自是好聽。若弄手弄腳,撰出無限不好底聲音,只見繁碎耳。」因論樂 :「黃鍾之律最長,應 鍾之律最短,長者聲濁 ,短者聲清。十二律旋相為 宮,宮為 君,商為 臣。樂 中最忌臣陵君,故有四清聲。如今響板子有十六箇,十二箇是正律,四箇是四清聲。清聲是減一律之半。如應 鍾為 宮,其聲最短而清。或蕤賓為 商,則是商聲高似宮聲,是為 臣陵君,不可用;遂乃用蕤賓律減半為 清聲以應 之。雖然減半,然只是此律,故亦自能相應 也。此是通典載此一項。徽宗朝作大晟樂 ,其聲是一聲低似一聲,故其音緩散。太祖英明不可及。當王朴造樂 時,聞其聲太急,便令減下一律,其聲遂平。」時舉。

  問:「『先進於禮樂 』,此禮樂 還說宗廟、朝廷以至州、閭、鄉、黨之禮樂 ?」曰:「也不止是這般禮樂 。凡日用之間,一禮一樂 ,皆是禮樂 。只管文勝 去,如何合殺 !須有箇變轉道理。如今日事,都恁地侈靡。某在南康時,通上位書 啟 ,只把紙封。後來 做書 盝,如今盡用紫羅背盝,內 用真紅。事事都如此,如何合殺 !」問:「孔子又云:『吾從 周。』只是指周之前輩而言?」曰:「然。聖人窮而在下,所用禮樂 ,固是從 周之前輩。若聖人達而在上,所用禮樂 ,須更有損益,不止從 周之前輩。若答顏子為 邦之問,則告以四代之禮樂 。」問:「如孔子所言:『禮,與其奢也寧儉;喪 ,與其易也寧戚。』又云:『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 云樂云 ,鍾鼓云乎哉!』此皆欲損過就中之意。」曰:「固是。此等語最多。」又云:「觀聖人意思,因見得事事都如此,非獨禮樂 。如孟子後面說許多鄉原、狂狷,亦是此意。鄉原直是不好,寧可是狂底、狷底。如今人恁地文理細密,倒未必好,寧可是白直粗疏底人。」賀孫。

  夫子於禮樂 欲從 先進。今觀禮書 所載燕饗之禮,品節太繁,恐亦難用。不若只如今人宴集,就中刪修,使之合義。如鄉飲酒禮,向來 所行,真成彊人,行之何益!所以難久。不若只就今時宴飲之禮中刪改行之,情意卻須浹 洽。必大。

  從 我於陳蔡章

  問「從 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曰:「此說當從明 道。謂此時適皆不在孔子之門,思其相從 於患難,而言其不在此耳。門人記之,因歷數 顏子而下十人,并目其所長云耳。」謨。

  問:「德行,不知可兼言語、文學、政事否?」曰:「不消如此看,自就逐項上看。如顏子之德行,固可以備 ;若他人,固有德行而短於才者。」因云:「冉伯牛閔子之德行,亦不多見。子夏子游兩 人成就自不同。胡五峰說,不知集注中載否。他說子夏是循規守矩,細密底人;子游卻高朗,又欠細密工夫。荀子曰:『第作其冠,神譚其辭,禹行而舜趨,是子張氏之賤儒也;正其衣冠,齊其顏色,嗛 然而終日不言,是子夏氏之賤儒也;偷懦憚事,無廉恥而嗜飲食,必曰:「君子固不用力」,是子游氏之賤儒也。』如學子游之弊,只學得許多放蕩疏闊意思。」賀孫因舉如「喪 至乎哀而止」,「事君數 ,斯辱;朋友數 ,斯疏」,皆是子游之言。如「小子當洒埽應 對 進退」等語,皆是子夏之言。又如子游能養而不能敬,子夏能敬而少溫 潤之色,皆見二子氣象 不同處。曰:「然。」賀孫。

  問「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之別。曰:「德行是箇兼內 外、貫本末、全體底物事,那三件,各是一物見於用者也。」

  德行,得之於心而見於行事者也。

  回也非助我者也章

  舊曾問李先生,顏子非助我者處。李先生云:「顏子於聖人根本有默契處,不假枝葉之助也。如子夏,乃枝葉之功。」祖道。

  南容三復 白圭章

  先生令接讀問目「南容三復 白圭」。云:「不是一旦讀此,乃是日日讀之,玩味此詩而欲謹於言行也。此事見家語,自分明。」時舉。ARTX.CN

  顏路請子之車章

  鄭問:「顏淵死,孔子既不與之車,若有錢,還亦與之否?」曰:「有錢亦須與之,無害。」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