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二十 論語二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學而篇上

  學而時習之章

  今讀論語,且熟讀學而一篇,若明得一篇,其餘自然易曉 。壽 昌。

  學而篇皆是先言自修,而後親師友。「有朋自遠方來 」,在「時習」之後;「而親仁」,在「入則孝,出則弟」之後;「就有道而正焉」,在「食無求飽,居無求安」之後;「毋友不如己者」,在「不重則不威」之後。今人都不去自修,只是專 靠師友說話。璘。

  入道之門,是將 自家身己入那道理中去,漸漸相親,久之與己為 一。而今人道理在這裏,自家身在外面,全不曾相干涉!僩。

  劉 問「學而時習之」。曰:「今且理會 箇『學』,是學箇甚底,然後理會 『習』字、『時』字。蓋人只有箇心,天下之理皆聚於此,此是主張自家一身者。若心不在,那裏得理來 !惟學之久,則心與理一,而周流泛應 ,無不曲當矣。且說為 學有多少事,孟子只說『學問之道,求其放心而已矣』。蓋為 學之事雖多有頭項,而為 學之道,則只在求放心而已。心若不在,更有甚事!」雉。學習。中国古籍全录

  書 也只是熟讀,常記在心頭,便得。雖孔子教人,也只是「學而時習之」。若不去時習,則人都不奈你何。只是孔門弟子編集,把這箇作第一件。若能時習,將 次自曉 得。十分難曉 底,也解曉 得。義剛。

  或問:「『學而時習』,不是詩書 禮樂 。」「固不是詩書 禮樂 。然無詩書 禮樂 ,亦不得。聖人之學與俗學不同,亦只爭這些子。聖賢教人讀書 ,只要知所以為學之道。俗學讀書 ,便只是讀書 ,更不理會 為 學之道是如何。」淳。

  問:注云:『學之為 言,效也。』『效』字所包甚廣。」曰:「是如此。博學,慎思,審問,明辨,篤行,皆學效之事也。」驤。容錄云:「人凡有可效處,皆當效之。」

  吳 知先問『學習』二字。曰:「『學』,是未理會 得時,便去學;『習』,是已學了,又去重學。非是學得了,頓放在一處,卻又去習也。只是一件事。『如鳥數 飛』,只是飛了又飛,所謂『鷹乃學習』是也。」先生因言:「此等處,添入集注中更好。」銖。

  未知未能而求知求能,之謂學;已知已能而行之不已,之謂習。義剛。

  讀書 、講論、修飭,皆要時習。銖。

  「學而時習之」,雖是講學、力行平說,然看他文意,講學意思終較多。觀「則以學文」,「雖曰未學」,則可見。伯羽。

  或問「學而時習之」。曰:「學是學別人,行是自家行。習是行未熟,須在此習行之也。」履。

  問:「時習,是溫 尋 其義理,抑習其所行?」曰:「此句所包廣。只是學做此一件事,便須習此一件事。且如學『克己復 禮』,便須朝朝暮暮習這『克己復 禮』。學,效也,是效其人。未能孔子,便效孔子;未能周公,便效周公。巫、醫亦然。」淳。

  學習,須是只管在心,常常習。若習得專 一,定是脫然通解。賀孫。中国古籍全录

  且如今日說這一段文字了,明日又思之;一番思了,又第二、第三番思之,便是時習。今學者才說了便休。學蒙。

  問:「如何是時習?」曰:「如寫一箇『上』字,寫了一箇,又寫一箇,又寫一箇。」當時先生亦逐一書 此「上」於掌中。節。ARTX.CN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