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卷第二
《朱子语类》 朱熹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理氣 下

  天地下

  天文有半邊在上面,須有半邊在下面。僩。

  如何見得天有三百六十度?甚麼人去量來 ?只是天行得過處為 度。天之過處,便是日之退處。日月會 為辰 。節。

  有一常見不隱者為 天之蓋,有一常隱不見者為 天之底。節。

  叔器問:「天有幾 道?」曰:「據 曆 家說有五道。而今且將 黃赤道說,赤道正在天之中,如合子縫模樣, 黃道是在那赤道之間。」義剛。

  問同度同道。曰:「天有黃道,有赤道。天正如一圓匣相似,赤道是那匣子相合縫處,在天之中。黃道一半在赤道之內 ,一半在赤道之外,東西兩 處與赤道相交。度,卻是將 天橫分為 許多度數 。會 時是日月在那黃道赤道十字路頭相交處冢撞著。望時是月與日正相向。如一箇在子,一箇在午,皆同一度。謂如月在畢十一度,日亦在畢十一度。雖同此一度,卻南北相向。日所以蝕於朔者,月常在下,日常在上,既是相會 ,被月在下面遮了日,故日蝕。望時月蝕,固是陰敢與陽敵 ,然曆家 又謂之暗虛。蓋火日外影,其中實暗,到望時恰當著其中暗處,故月蝕。僩。

  問:「周天之度,是自然之數 ,是強分?」曰:「天左旋,一晝一夜行一周,而又過了一度。以其行過處,一日作一度,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方是一周。只將 南北表看:今日恁時看,時有甚星在表邊;明日恁時看,這星又差遠,或別是一星了。」胡泳。

  天一日周地一遭,更過一度。日即至其所,趕不上一度。月不及十三度。天一日過一度,至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則及日矣,與日一般,是為 一期。揚。

  天行至健,一日一夜一周,天必差過一度。日一日一夜一周恰好,月卻不及十三度有奇。只是天行極速,日稍遲一度,月必遲十三度有奇耳。因舉陳元滂云:「只似在圓地上走,一人過急一步,一人差不及一步,又一人甚緩,差數 步也。」天行只管差過,故曆 法亦只管差。堯 時昏旦星中於午,月令差於未,漢晉以來 又差,今比堯 時似差及四分之一。古時冬至日在牽 牛,今卻在斗。德明。

  天最健,一日一周而過一度。日之健次於天,一日恰好行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但比天為 退一度。月比日大故緩,比天為 退十三度有奇。但曆 家只算所退之度,卻云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有奇。此乃截法,故有日月五星右行之說,其實非右行也。橫渠曰:「天左旋,處其中者順之,少遲則反右矣。」此說最好。書 疏「璣衡」,禮疏「星回於天」,漢志天體,沈括渾儀議,皆可參 考。閎祖。ARTX.CN

  問:「天道左旋,自東而西,日月右行,則如何?」曰:「橫渠說日月皆是左旋,說得好。蓋天行甚健,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進過一度。日行速,健次於天,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正恰好。比天進一度,則日為 退一度。二日天進二度,則日為 退二度。積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則天所進過之度,又恰周得本數 ;而日所退之度,亦恰退盡本數 ,遂與天會 而成一年。月行遲,一日一夜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行不盡,比天為 退了十三度有奇。進數 為 順天而左,退數 為 逆天而右。曆 家以進數 難算,只以退數 算之,故謂之右行,且曰:『日行遲,月行速。』然則日行卻得其正,故揚子太玄首便說日云云。向來久 不曉 此,因讀月令『日窮於次』疏中有天行過一度之說,推之乃知其然。又如書 『齊七政』疏中二三百字,說得天之大體亦好。後漢曆 志亦說得好。」義剛錄云:「前漢曆 志說道理處少,不及東漢志較詳。」淳問:「月令疏『地冬上騰,夏下降』,是否?」曰:「未便理會 到此。且看大綱識得後,此處用度算方知。」淳。義剛同。

  天左旋,日月亦左旋。但天行過一度,日只在此,當卯而卯,當午而午。某看得如此,後來 得禮記說,暗與之合。泳。

  天道與日月五星皆是左旋。天道日一周天而常過一度。日亦日一周天,起度端,終度端,故比天道常不及一度。月行不及十三度四分度之一。今人卻云月行速,日行遲,此錯說也。但曆 家以右旋為 說,取其易見日月之度耳。至。

  問天道左旋,日月星辰右轉。曰:「自疏家有此說,人皆守定。某看天上日月星不曾右轉,只是隨天轉。天行健,這箇物事極是轉得速。且如今日日與月星都在這度上,明日旋一轉,天卻過了一度;日遲些,便欠了一度;月又遲些,又欠了十三度。如歲星須一轉爭了三十度。要看曆 數 子細,只是『璇璣玉衡』疏載王蕃渾天說一段極精密,可檢看,便是說一箇現成天地了。月常光,但初二三日照只照得那一邊,過幾 日漸漸移得正,到十五日,月與日正相望。到得月中天時節,日光在地下,迸從 四邊出,與月相照,地在中間,自遮不過。今月中有影,云是莎羅樹 ,乃是地形,未可知。」賀孫。中国古籍全录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