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魏 戰國策卷十八
《战国策》 刘向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趙一鮑本趙初分晉,得趙國。北有信都、真定、常山、中山,又得涿郡之高陽鄚州鄉。東有廣平、鉅鹿、清河、河間、渤海之東平、舒、中邑、文安、束州、成平、章武河以北。南至浮水、繁陽、內黃、斥丘。西有太原、定原、上黨。

  知伯從韓魏兵以攻趙知伯從韓、魏兵〔一〕以攻趙,圍晉陽而水之,城下〔二〕不沉者三板。郤疵〔三〕謂知伯曰:「韓、魏之君必反矣。」知伯曰「何以知之?」郗疵曰:「以其人事知之。夫〔四〕從韓、魏之兵〔五〕而攻趙,趙亡,難必及韓、魏矣。今約勝趙〔六〕而三分其地。今城不沒者三板,臼灶生蛙,人馬相食,城降有日,而韓、魏之君無〔七〕志而有憂色,是非反如〔八〕何也?」

  〔一〕鮑本二國兵從之。

  〔二〕鮑本「下」作「之」。○補曰:疑衍,或是「之」字。

  〔三〕姚本元和姓篡,郤,己姓,青陽氏之後,趙有郤疵。鮑本晉人。補曰:郤,刺黎反,孫本作「郗」,說文作「絺」。

  〔四〕鮑本「夫」作「矣」。○一本作「夫」,「夫」當屬下句。

  〔五〕鮑本「兵」作「君」。○

  〔六〕姚本四本無「勝趙」二字。

  〔七〕鮑本「」作「喜」。○中国古籍全录

  〔八〕鮑本補曰:猶而。中国古籍全录

  明日,知伯以告韓、魏之君曰:「郤疵言君之且反也。」韓、魏之君曰:「夫勝趙而三分其地,城今且將拔矣。夫三〔一〕家雖愚,〔二〕不棄美利於前,背信盟之約,而為危難不可成之事,其勢可見也。是疵為趙計矣,使君疑二主之心〔三〕,而解〔四〕於攻趙也。今君聽讒臣之言,而離二主之交,為君惜之。」趨而出。郤疵謂知伯曰:「君又何以疵言告韓、魏之君為?」知伯曰:「子安知之?」對曰:「韓、魏之君視疵端而趨疾〔五〕。」

  〔一〕姚本錢、劉作「二」。鮑本「三」作「二」。○

  〔二〕鮑本補曰:「愚」下恐當有「必」字。札記丕烈案:吳說未是。中国古籍全录

  〔三〕鮑本二主自稱曰「主」,亦非當時語。

  〔四〕鮑本「解」,「懈」同。

  〔五〕鮑本視端,畏之;趨疾,避之。恐疵要之與見知伯而辭屈也。guji.artx.cn

  郤疵知其言之不聽,請使於齊,知伯遣之。韓、魏之君果反矣。〔一〕

  〔一〕鮑本彪謂:智伯至是,眩於得而不顧其禍,殆天奪其魄者。至以謀人之言,質人以反,夫非狂昏癡瞢,孰肯自承其反哉?guji.artx.cn

  知伯帥趙韓魏而伐范中行氏知伯帥趙、韓、魏而伐范中行氏〔一〕,滅之。休數年,使人請地於韓。韓康子欲勿與,段〔二〕諫曰:「不可。夫知伯之為人也,好利而鷙〔三〕復〔四〕,來請地不與,必加兵於韓矣。君其與之。與之〔五〕彼狃〔六〕,又將請地於他國,他國不聽,必鄉之以兵;然則韓可以免於患難,而待事之變。」康子曰:「善。」使使者致萬家之邑一於知伯。知伯說,又使人請地於魏,魏宣〔七〕子欲勿與。趙葭〔八〕諫曰:「彼請地於韓,韓與之。請地於魏,魏弗與,則是魏內自強,而外怒知伯也。然則其錯兵於魏必矣!不如與之。」宣子曰:「諾。」因使人致萬家之邑一於知伯。知伯說,又使人之趙,請蔡〔九〕、皋狼之地;趙襄子弗與。知伯因〔一0〕陰結韓、魏,將以伐趙。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