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回 论韵谱冷言讥沈约 引毛诗佳句美庄姜
《镜花缘》 李汝珍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话说紫芝拿著牙鼛在兰荪牙缝狠狠一夹才夹了出来,望了一望,朝地下一丢道:

  “我只当肉丝子塞在里面,原来却是整整的一个肉圆子!宝云姐姐这个厨子,明日一定要重重赏他,难为他做的这样结实!”说的众人笑个不了。

  凤雏掣了列女叠韵。玉芝道:“《诗经》极言庄姜容貌甚美,姐姐既承上文,岂可符他美貌置之不问?倘能引出《毛诗》赞他一句,妹子格外再饮一杯。”凤雏道:“《诗经》之句原多,要与所报之名相合的,一时何能凑巧?也罢,我借别书略为点染一句,也就算不辱命了。

  延娟《陈思王集》云髻峨峨,修眉联娟。 guji.artx.cn

  ‘峨峨,双声,‘联娟’叠韵,敬华芝姐姐一杯,普席一环。”小春道:“本题即无普席之酒,这个重字也不应普席有酒;若象这样,少刻都飞重字了。”若花道:“嗣后凡飞本题以及重字者,只算交卷,普席一概无酒。倘接令之家,情愿照常说一笑话,普席仍饮一杯。”众人道:“如此极妙。”

  华芝掣了戏具双声,饮了令杯道:

  “秋千《陆平原集》采千载之遗韵。

  ‘之遗’叠韵,‘遗韵’双声,敬星辉姐姐一杯,普席一杯。”兰言道:“大家飞了若干句子,惟华芝姐姐这句才归到今日酒令本题。借此点明,却是不可少的,但普席又要吃酒,未免令人接应不暇了。”兰芝趁著大家饮酒,又在那里让菜,被众人罚了一杯。

  蒋星辉道:“妹子说个禅机笑话:有个和尚,道行极深,讲的禅机,远近驰名。这日有个狂士,因慕和尚之名,特来拜访。来至庵中,走到和尚面前,不意和尚稳坐禅床,并不让坐。狂士不觉怒道:‘和尚既有道行,就该明礼,为何见我仍旧端坐,并不立起,是何缘故?’和尚道:‘我不立起,内中有个禅机。’狂士道:‘是何禅机?’和尚道:

  ‘我不立起,就是立起。’狂士听罢,即在和尚秃头上狠狠打了一掌。和尚道:‘相公为何打我?’狂士道:‘我也有个禅机。’和尚道:‘是何禅机?’狂士道:‘我打你,就是不打你。’”说的众人好笑。

  星辉掣了财宝双声道:

  “青钱鲁褒《钱神论》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

  ‘前钱’双声而兼叠韵,敬全贞姐姐一杯,普府一杯。”春辉道:“这句当中很可点断,普席之酒似乎可免。”毕全贞道:“既如此,我的笑话自然也免了。”兰音道:

  “这名‘钱多处前,钱少居后’,令人听了,想起世态炎凉,能无慨叹!”青钿道:

  “姐姐因‘钱’字而叹,我因‘青’字忽又想起‘是以’二字真罚的委屈。试问这个‘青’字同水旁‘清’字有何分别?‘龙’与玲珑之‘珑’其音又有何异?他却分在两韵。最令人不懂的:方旁之‘於’归在‘六鱼’,干钩之‘于’归在‘七虞’,诸如此类,不知是何肺腑?”春辉道:“他以一身而事宋、齐、梁三朝之君,於总之一字,已可想见,其余又何必谈他。”

  全贞道:“二位姐姐暂停高论,妹子交卷了。”随手掣了人伦双声道:

  “妻妾蔡邕《月令问答》今曰御妾,何也?”

  紫芝道:“他要置妾,你便怎样?我看姐姐倒有些醋意了。”兰芝道:“人家话还未完,你停停再说罢。”全贞接着道:“‘曰御’双声,敬亚兰姐姐一杯。”

  苏亚兰掣了虫名双声道:“玉芝姐姐才托凤雏姐姐所飞《毛诗》之句不能凑巧,如今妹子倒可引用赞美庄姜原句了: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