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尚书通论辑本  礼记通论辑本
姚际恒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姚際恆,字立方,一字善夫,號首源,自號首源子,又號首源主人,原籍安徽休寧;數代以來即遷居浙江杭州,根據閻若璩的說法,姚氏小他十一歲,而閻氏生於明崇禎九年(一六三六),則姚氏當生於清順治四年(一六四七)。至於卒年,則沒有足夠的文獻足以證知。中国古籍全录

  姚氏早年好為詞章之學,所為詩文,今存者甚少。但以今存詩作西窗絕句、贈毛奇齡長律二十韻觀之,可見質樸自然,文如其人。中年以後,姚氏盡棄詞章之學,專力研究經學,陸續寫下了他的鉅著九種,後來合稱九經通論。

  康熙三十二年(一六九三)冬天,經由毛奇齡的引介,姚氏認識了閻若璩,並出示所作古文尚書通論十卷。令閻氏喜出望外的,姚氏持論多與其所著尚書古文疏證不謀而合。閻氏高興之餘,將姚氏之論點引入其疏證的有二十餘條。康熙三十六年(一六九七)十一月底,毛奇齡設宴款待由北方來問樂的李塨,姚氏應邀參加。席間,姚氏以所著古文尚書通論與儀禮通論,送請李塨指正。從此,南方治學的學風也深深影響到李塨。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李塨與錢煌討論古文尚書真偽。李塨於考辨之學,本非所長,乃持書向毛奇齡求教,毛氏遂根據二人的辯說,加上平日考證所得,作成古文尚書定論四卷,以反駁閻若璩和姚氏。其間,又與姚氏意見相持不下,毛氏為證成己說,乃將定論四卷改為古文尚書冤詞八卷,也將攻擊對象擴大為古今所有疑古文尚書的學者。

  康熙三十八年(一六九九),姚氏因書畫古器得以考古人制器尚象之意,乃作好古堂家藏書畫記一書。又繼續作完儀禮通論。次年(一七○○),錢煌到姚氏家作客多日。此時姚氏周禮通論已成書,姚氏與錢煌切磋討論,對日後錢煌作周禮辨偽的著作有很大的影響。錢煌又把姚氏著書辨周禮的事,告訴毛奇齡,毛氏遂作成周禮問一書,其中總論的部分,即在反駁姚際恆。中国古籍全录

  康熙四十四年(一七○五),因見經傳所言的詩經詩旨都不可盡信,而「漢人說詩失之于固,宋人說詩失之于妄,明人說詩失之于鑿」,乃涵詠篇章,尋繹文義,並辨別前人之言的得失,作成詩經通論十八卷,卷前論旨一卷。康熙四十六年(一七○七),姚氏六十一歲。因感慨自春秋三傳以來,皆不得聖人作春秋之本旨,乃發憤作春秋通論,以辨前人為春秋立義例的非是。

  康熙五十四年(一七一五),姚氏六十九歲。因感年事已高,人生無多,遂整理家藏書籍,彙編成好古堂書目四卷。此後,遂不見有關姚氏的記載。

  綜觀姚氏一生,可分為前後兩時期,前期一如毛奇齡等學者,皆嗜好詞章之學。後期則專力治經,以探尋聖人之本義。至於家中庋藏書畫之多,一方面得之於家傳,另方面,也是他的興趣所在,故廣事蒐羅。考辨群經,言論大膽,既是個性使然,也是當時學風的反映。中国古籍全录

  二、姚際恆的著作
姚氏的著作,最重要的是九經通論,包括:易傳通論六卷、古文尚書通論十卷、詩經通論十八卷(附卷前論旨一卷)、周禮通論十卷、儀禮通論(卷數不詳)、禮記通論(卷數不詳)、春秋通論十五卷(附卷首論旨一卷、春秋無例詳考一卷)、論語通論(卷數不詳)、孟子通論(卷數不詳)等。此外,還有庸言錄、好古堂書目、好古堂家藏書畫記、續收書畫奇物記等書。這些著作,或已亡佚,或僅殘存於後人的著作中。能完整保存下來的僅三、五種而已。茲分別敘述如下:

  (一)易傳通論六卷(佚)
本書各家書目未見著錄。

  姚氏古今偽書考論易傳真偽時,曾說:「予別有易傳通論六卷。」從這句話可知他這本書的書名和卷數。四庫全書總目所收庸言錄的提要說:「其姚氏說經也,如闢圖書之偽,則本之黃宗羲,……至祖歐陽修、趙汝愚之說,以周易十翼為偽書,則尤橫矣。」這段話則可看出姚氏易傳通論的大概內容。

  (二)古文尚書通論十卷(殘)
本書書名,各家著錄略有不同。經義考作古文尚書通論別偽例、安徽通志稿作尚書通論辨偽例。然依姚氏古今偽書考云:「予前作古文尚書通論……。」(經類,大戴禮條)可知這書自始即作古文尚書通論。

  根據閻若璩尚書古文疏證卷八所說,姚氏在康熙三十二年(一六九三)之前即已完成此書。由於有關古文尚書通論的相關記載太少,姚氏這部書的體例如何,今已很難確知。閻氏尚書古文疏證中引有二十六條。根據這二十六條資料,可知姚氏論辨偽古文尚書的方法,與閻若璩相當接近,都是從偽古文尚書襲用古書文句;所述與當時事實、情理及制度不符;文章的文理不合經體等方面來考辨。

  (三)詩經通論十八卷,卷首論旨一卷(存)
本書是姚氏九經通論中唯一能保持完整面貌的著作。

  根據自序所署康熙四十四年(一七○五)冬十月,可知是姚氏比較晚期的著作。清嘉慶十八年(一八一三)秋天,韓城人王篤於其家藏書樓發現本書之鈔本。此時距詩經通論脫稿已有一○八年。王氏於道光十七年將此書刊於四川督學署,為本書有刊本之始。以後所有之刊本、點校本,皆出於此本。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