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第二百四十三卷
《资治通鉴-注释》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资治通鉴第二百四十三卷

  唐纪五十九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长庆三年(癸卯、823)

  唐纪五十九 唐穆宗长庆三年(癸卯,公元823年)

  [1]春,正月,癸未,赐两军中尉以下钱。二月,辛卯,赐统军、军使等绵采、银器各有差。

  [1]春季,正月,癸未(二十七日),唐穆宗赏赐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以下军将钱。二月,辛卯(初六),赏赐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左、右神武军统军、军使等军将丝绵、银器,根据他们的职务高低分等级颁给。

  [2]户部侍郎牛僧孺,素为上所厚。初,韩弘之子右骁卫将军公武为其父谋,以财结中外。及公武卒,弘继薨,稚孙绍宗嗣,主藏奴与吏讼于御史府。上怜之,尽取弘财簿自阅视,凡中外主权,多纳弘货,独朱名细字曰:“某年月日,送户部牛待郎钱千万,不纳。”上大喜,以示左右曰:“果然,吾不缪知人!”三月,壬戌,以僧孺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2]户部侍郎牛僧孺向来被唐穆宗所器重。当初,宣武节度使韩弘的儿子,右骁卫将军韩公武为了巩固父亲的地位,向朝廷内外的许多当权的官员行贿。后来,韩公武去世。接着,韩弘也去世了,韩弘的小孙子韩绍宗继承家业。这时,韩绍宗家里主管储藏的家奴和宣武的官吏和御史台起诉韩公武行贿的问题。穆宗怜悯韩绍宗,于是,把韩弘家里的财产登记本全部调来,亲自审阅,发现朝廷内外凡当权的官员,大多接受过韩弘的贿赂。登记本上只有一处用红笔小字记裁着:“某年某月某日,送户部牛侍郎钱一千万,拒而不收。”穆宗看后大喜,拿来给左右侍从看,并说:“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没有看错人!”三月,壬戌(初七),任命牛僧孺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时僧孺与李德裕皆有入相之望;德裕出为浙西观察使,八年不迁,以为李逢吉排已,引僧孺为相。由是牛、李之怨愈深。

  这时,牛僧孺和李德裕都有升迁宰相的希望,但李德裕被任命为浙西道观察使,以后八年没有升迁。因此,他认为是宰相李逢吉为了排斥自己,而引荐牛僧孺为宰相。从此以后,牛僧孺和李德裕二人之间的怨恨越来越深。

  [3]夏,四月,甲午,安南奏陆州獠攻掠州县。

  [3]夏季,四月,甲午(初十),安南都护府奏报:陆州的獠人攻打掠夺本道州县。ARTX.CN

  [4]丙申,赐宣徽院供奉官钱,紫衣者百二十缗,下至承旨各有差。

  [4]丙申(十二日),唐穆宗赏赐宣徽院供奉官钱,凡身着紫色官服的赐一百二十缗,下至承旨官,各根据他们的官品高低分等级颁给。

  [5]初。翼城人郑注,眇小,目下视,而巧谲倾谄,善揣人意,以医游四方,羁贫甚。尝以药术干徐州牙将,牙将悦之,荐于节度使李。饵其药颇验,遂有宠,署为牙推,浸预军政,妄作威福,军府患之。监军王守澄以众情白,请去之,曰:“注虽如是,然奇才也,将军试与之语,苟无可取,去之未晚。”乃使注往谒守澄,守澄初有难色,不得已见之,坐语未久,守澄大喜,延之中堂,促膝笑语,恨相见之晚。明日,谓曰:“郑生诚如公言。”自是又有宠于守澄,权势益张,署为巡官,列于宾席。注既用事,恐牙将荐已者泄其本末,密以他罪谮之于,杀之。及守澄入知枢密,挈注以西,为立居宅,赡给之;遂荐于上,上亦厚遇之。

  [5]当初,翼城人郑注虽然身材瘦小,眼睛近视,但却巧言谄媚,善解人意,他以行医游行四方,羁旅他乡,十分贫穷。一次,他以精湛的医术得到一个徐州牙将的赏识,于是,这个牙将把他推荐给节度使李。李服用他的药后,很有效果,因而非常宠爱,任命他为牙推。郑注恃宠,逐渐干预军政,胡作非为,节度使府的官员都感到忧虑。监军王守澄把众人对郑注的反映转告李,请求把他驱除出去。李说:“郑注虽然如此,但他是个奇才,您若不信,请和他试见一面,如果一无是处,再驱除也不晚。”于是,李让郑注去拜见王守澄。王守澄开始还面有难色,后来不得已接见郑注。交谈不久,王守澄大喜,把郑注引到正堂,两人促膝交谈,笑声不断,恨相见太晚。第二天,王守澄对李说:“郑注的确像您说的那样,是个奇才。”从此以后,郑注到得到王守澄的宠爱,权势更加扩张。李又任命他为巡官,成为李的重要幕僚。郑注掌握一定权力后,恐怕原来推荐自己的牙将暴露自己的身世,秘密地以其他罪名告于李,李把牙将杀死。等到王守澄被穆宗召入朝廷,任命为知枢密时,王守澄带郑注到京城,给他修建住宅,加以供养。接着,又向穆宗推荐,穆宗也很器重郑注。

  自上有疾,守澄专制国事,势倾中外;注日夜出入其家,与之谋议,语必通夕,关通赂遗,人莫能窥其迹。始则有微贱巧宦之士,或因以求进,数年之后,达官车马满其门矣。工部尚书郑权,家多姬妾,禄薄不能赡,因注通于守澄以求节镇;已酉,以权为岭南节度使。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