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词话
杨湜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杨湜(原作偍,兹从苕溪渔隐丛话改。下同。)古今词话,明以 后久佚。宋以来公私书目罕著于录。也是园书目七载古今词话十卷,未知即此书否。苕溪渔隐丛话成书于绍兴戊辰,已加称引。证之草堂诗余,绍兴同林外洞仙歌后所注,知其人与胡仔为同时。据明写本说郛引白獭髓,知湜字曼倩。(曼原作景,兹从说郛改。下同。)然其里贯及书之卷数迄无考,是可憾也。其书采辑五季以下词林逸事,乃唐来说部体裁,所记每多不实。胡仔于渔隐丛话 后集三十九黜之甚烈。其言曰:
古今词话,以古人好词世所共知者,易甲为乙,称其所作,仍随其词牵合为说,殊无根蒂,皆不足信也。如秦少游千秋岁“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末云“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者。山谷尝叹其句意之善,欲和之,而以海字难押。陈无己言,此调用李后主“问君那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耳。洪觉范和此词,题崔徽真子云“多少事,都随恨远连云海”。晁无咎亦和此词,吊少游云“重感慨,惊涛自卷珠沉海”。观诸公所云,则此词少游作,明甚。乃以为任世德所作。又,八六子“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者,浣溪沙“脚上鞋儿四寸罗”者,二词皆见淮海集。乃以八六子为贺方回作,以浣溪沙为涪翁作。晁无咎盐角儿“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者,为晁次膺作。汪彦章点绛唇“新月娟娟,夜寒江静山衔斗”者,为苏叔党作。皆非也。

  案杨湜此书,乃隶事之作,大都出于传闻。且侧重冶艳故赏,与丽情集、云斋广录相类似。胡仔责之,未免过苛。今于岁时广记、笺注草堂诗余、花草粹编外,又于天一阁旧藏明写本绿窗新话内,搜得十余事,都六十七则。视杨元素本事曲子集传世残编不盈二纸,则所得多矣。兹仿青琐高议,剪灯新话例,遇曲词另行低格,纪事则顶格书之。万里记。

  历代诗余词话引古今词话,多涉宋南渡后及元明人事,盖别一书,与杨湜无涉。历代持余词话亦引杨湜古今词话,则自渔隐丛话贩录者也。此外,康熙问吴江沈雄,亦著古今词话八卷,其书芜陋不足道。此三者名同实异,恐世有混为一淡者,故附记之。

  古今词话
唐庄宗
后唐庄宗修内苑,掘得断碑,中有字三十二曰:
曾宴桃源深花草粹编作仙洞。一曲舞鸾歌粹编作清歌舞凤。长记欲别时,残月落花烟重粹编作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和泪出门相送粹编作残月落花烟重。
庄宗使乐工入律歌之,名曰古记。又使翰林作数篇。上句据粹编补。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三十九引古今词话 花草粹编一引古今词话
案胡仔驳之曰:“东坡言如梦令曲名,本唐庄宗制,一名忆仙姿。嫌其不雅,改云如梦。庄宗作此词,卒章云,如梦。如梦。和泪出门相送?取以为之名。词话所记,多是臆说,初无所据,故不可信。当以坡言为正。”

  孟昶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李 后主词作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花草粹编一引古今词话
案花庵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一引作李后主词,南词本南唐二主词无之。杨湜谓为孟昶作,殆必有据。

  韦庄
韦庄以才名寓蜀,王建割据,迭羁留之。庄有宠人,资质艳丽,兼善词翰。建闻之,托以教内人为词,强庄夺去。庄追念悒怏,作小重山及空相忆云:
空相忆。无计得传消息。天上嫦娥人不识。寄书何处觅。 新睡觉来无力。不忍把花庵词选作看。伊花间集作君。书迹。满院落花春寂寂。断肠芳草碧。
情意凄怨,人相传播,盛行于时。姬后传闻之,遂不食而卒。花草粹编三引古今词话
案上阕又见花间集三、花庵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一,兹并校之。

  徽宗皇帝
【满庭芳】和左丞范致虚寰宇清夷,元宵游豫,为开临御端门。暖风摇曳,香气露轻氛。十万鈎陈灿烂,岁时广记作锦。钧台外、罗绮缤纷。欢声里、烛龙街耀,黼藻太平春。 灵鳖擎彩岫,冰轮远驾,初上祥云。照万宇嬉游,一视同仁。更起广记作喜。维垣大第,通宰燕,调燮良臣。从兹庆,都俞赓载,千岁乐昌辰。花草粹编九引词话
案岁时广记十引上阕,前有序云:“上元赐公师宰执观灯御筵,遵故事也。卿初获御坐,以满庭芳词来上,因俯同其韵以赐。”可据补粹编之略。

  潘阆
【忆余杭】长忆西湖湖水上。湘山野录无上三字,本集同。尽日凭栏楼上望。三三两两钓鱼舟。岛屿正清秋。 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别来闲想整集作整钓。纶野录作渔、集作鱼。竿。思入水云寒。
石曼卿见此词,使画工彩绘之,作小景图。花草粹编五引古今词话 词综四引古今词话
案湘山野录下云:阆尝作忆余杭一阕,钱希白爱之,自写于玉堂后壁。与古今词话说异。

  晏殊
庆历癸未十二月十九日立春,甲申元日,丞相晏元献公会两禁于私第。丞相席上自作木兰花以侑觞曰: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才。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折海棠红粉面。 无情欲集作一。去云间集作中。雁。有意飞集作归。来梁上燕。无集作有。情有集作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于时坐客皆和,亦不敢改首句东风昨夜四字。今得三阕,皆失姓名。
其一曰:
东风昨夜吹春昼。陡觉去年梅蕊旧。谁人能解把长绳,系得乌飞并兔走。 清香潋滟杯中酒。新眼苗条江上柳。尊前莫惜玉颜酡,且喜一年年入手。
其二曰:
东风昨夜传归耗。便觉银屏寒料峭。年华容易即凋零,春色只宜长恨少。 池塘隐隐惊雷晓。柳眼初开梅萼小。尊前贪爱物华新,不道物新人渐老。
其三曰:
东风昨夜归来后。景物便为春意候。金丝齐奏喜新春,愿介香醪千岁寿。 寻花插破桃枝臭。造化工夫先到柳。熔酥剪彩恨无香,且放真香先入酒。岁时广记七引古今饲话

  司马光
【西江月】宝髻松松绾就,铅华淡淡桩成。红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 后酒微醒。深院月明人静。花草粹编四引词话

  王安石
金陵怀古,诸公二字据草堂诗余补。寄词 于桂枝香,凡三十余首,独介甫最为绝唱。东坡见之,不觉叹息曰:“此老乃野狐精也。”上三句据草堂补。
登临纵草堂作送本集同。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潇洒集作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集作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草堂作图画。难足。 念自集作往。昔豪集作繁。华竞逐。怅草堂作恨集作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望眼草堂作对此集同。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集作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尚集作犹。歌,后庭遗曲。景定建康志三十七引古今词话 草堂诗余后集上(类编本三)引古今词话

  张先
晏元献之子小晏,善词章,颇有父风。有宠人善歌舞,晏每作新词,先使宠人歌之。张子野与小晏厚善,每称赏宠人善歌。偶一日,宠人触小晏细君之怒,遂出之。子野作碧牡丹一曲以戏小晏曰:
步帐摇红绮。晓月堕、沈烟砌。缓板香檀,唱彻伊家新制。怨入眉头,敛黛峰横翠。芭蕉寒,雨声碎。 镜华翳。闲照孤鸾戏。思量去时容易。钿盒瑶钗,至今冷落轻弃。望极蓝桥,空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
小晏见之,凄然与子野曰:曰字据道山清话捕。“人生以适意为贵,吾何咎之有。”乃多以金帛赎姬,及归,使歌子野之词。绿窗新话上
案绿窗新话引上节,不注所本,以他节例之,知亦从古今词话出也。 又案道山清话云:晏元献公为京兆辟张先为通判。新纳侍儿,公甚属意。先字子野,能为诗词,公雅重之。每张来,即令侍儿出侑觞,往往歌子野之词。其后王夫人寝不容,公即出之。一日,子野至,公与之饮。子野作碧牡丹词,令营妓歌之,有云“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之句。公闻之,怃然曰:“人生行乐耳,何自苦如此。”亟命于宅库支钱若干,复取前所出侍儿。既来,夫人亦不复谁何也。与古今词话正同,惟清话以此事属元献,此云小晏为异耳。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