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全解卷三
《论语全解》 陈祥道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公冶長第五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公冶長能為不可罪之行而不能必免於縲絏南容有保身之明而能必免於刑戮其賢固有間矣孔子以己子妻長以兄子妻容處己子可薄處兄子不可不厚也孔子於疾病不禱周公於君之疾則金縢孝子於已則含菽緼絮於親則致滋美其意亦若是也傳曰君子為己不重為人不輕為人且不輕况於君親乎聖人之妻人不必求其才徳之備要其修身慎行不累其妻孥可也故於公冶長言雖在縲絏之中於南容言邦無道免於刑戮家語曰公冶長能忍恥南容世清不廢世濁不汙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不染自黒此不齊在魯所以取君子之名也故曰魯無君子斯焉取斯不齊於君子有以父事者有以兄事者有以友事者此其所以取君子之名也家語言不齊之事其學益明骨月益親朋友益篤孔子嘿然謂之君子者此也孔子曰君子吾不得而見又言魯有君子與孟子所謂春秋無義戰彼善於此同意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禮曰夏后氏四璉商六瑚朝廷之器也君子不器而子貢謂之瑚璉則不免於器也不免於器而猶為器之珍者方之君子則不足比之衆人則有餘然則不為人之所器者而後能器人為人之所器而器人則非人之所宜故子貢方人孔子非之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訥則近仁巧言則鮮仁給則奪仁故顔子之如愚冉雍之不佞孔子以為仁宰予之言語公西華之可與賓客言孔子不以為仁蓋仁者愛人愛人者常愛於人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則不仁可知矣孔子謂雍可使南面為人君止於仁故也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子曰道不行乗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

  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中国古籍全录

  孔子於天下環車接淅席不暇煖於南子陽貨則見於佛肸公山則欲往嘗謂茍有用我者三年有成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則其汲汲於行道不為不至矣然所歴者七十二君一君無所任用以至伐木于宋削迹于衞圍于陳蔡欲避世也不可得矣於是有欲居夷浮海之說子路不知乎此而欲勇於必行故曰好勇過我無所取材以其能勇而不能怯非所以為成材也鼓方叔入於河播鼗武入於漢少師陽撃磬襄入於海范蠡之泛湖管寧之浮海亦乗桴之意也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guji.artx.cn

  顔淵冉雍得聖人之具體者也具體則為聖人而足以名仁故孔子與之仁由求與赤得聖人之一體者也一體則非成人而不足以名仁故孔子曰不知其仁有曰未知焉得仁者聖人知其為仁也不欲以不仁名之故曰不知其仁未知其為仁也特聞其忠清而已故曰未知焉得仁由於千乗之國可使治其賦也則大夫而已求於千室之邑百乗之家可使為之宰則陪臣而已然則千乗之國由也為之可使有勇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可使足民則皆諸侯之事與此不同者三子所言者志也孔子所論者材也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聖人後天地而生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成知天地之終故能以微知明以一知萬豈特聞一知十哉葢道之所在有方有隅有上有下聞一知十者知方而已此顔回所以下於聖人聞一知二則不過告往知来而已此賜所以下於回也賜雖下於回與詩所謂人知其一莫知其它莊周所謂識其一不識其二者異矣孔子嘗以賜為士君子以回為明君子蓋士則上達故可以知二明則殆於幾故可以知十也聖人之與人常與其自知而不與其自是子貢不蔽於自是而知其弗如故夫子與之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