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四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道德经》 老子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道冲[1],而用之或不盈[2]。渊兮[3],似万物之宗[4]。挫其锐[5],解其纷[6],和其光[7],同其尘[8]。湛兮[9],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10]。

  【简注】

  [1]冲:古作“盅”,虚、空。
[2]不盈:不满、不尽、无穷。
[3]渊兮:深沉啊。
[4]宗:宗主、根本。
[5]挫其锐:不露锋芒。挫:按抑,使其不显扬、不外露。
[6]解其纷:消解纷扰。纷:纠纷、纷扰。
[7]和其光:含敛光耀。
[8]同其尘:混同尘埃。
[9]湛兮:隐约啊。
[10]象:似。帝:天帝。

  【引发】

  ——道与万物彼此圆融

  天道即宇宙的基本特性,因为这一特性造就了万物,所以万物无不内蕴这种特性。特性并非抽象精神的表述,而是能量、信息的实存,只是他与表面的物质比较,更加宏观或微观,因此表面物质一层的生命,才不易于将他捕捉。

  深层的特性与表面的物质,具有特定的不容逆转的关系:特性存,外物存;特性败,外物败;外物存在的本身,即因相应的特性尚存;外物败坏的原因,只因相应的特性败坏。就宇宙的整体而言,他有物质存在的一面,同有特性存在的一面。就生命的个体而言,如果他背离了宇宙的特性,他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他始终顺应宇宙的特性,他就拥有无限延展的时空。

  如果天道在穷极一切的高处有其独立的存在,这存在对于下界的生命而言,必定可望难及。又因天道无形存在于万物之中,且不易为凡夫俗子所把握,所以我们才说天道缥缈莫测。倘若生命能够超凡脱俗,能从滚滚红尘之中跳开一步观望,即能看见天道在更宏观或更微观一层的切实表现。

  天道当然在天帝之前产生,因为没有任何生命、事物可以摒弃宇宙的根本特性,或是不以这种特性为其根本的来源。因为每一层天地的万物都有其根本的来源,故不知层层表现不同的天道到底是从哪里产生。如果将宇宙的特性视为精神,他便与物质同一,二者绝不可以分割。任何精神的力量,都先在更宏观或更微观处实存,所以必定在眼见的范围发挥物质性的影响。

  正因道与万物彼此圆融,所以万物、众生运行与共处的正确状态,只能以诚善、柔韧、和谐为特征;倘若以虚伪、暴恶、争斗为能事,必属逆天背道,必定自受其害。`

  【反思】中国古籍全录

  ——战天斗地,人人为近敌

  我们正处一个乱世。何谓乱世?人类日益丧失道德的标准与心法的约束,愈来愈以国家利益、个体利益、科学主义及本能、欲望、冲动等等为主宰。同时,物质环境急剧败坏,空气、土壤、海洋、淡水等等都越来越难适应人类生存的需要。由此,争斗便成为社会的常态。

  争斗是全方位的。国家集团之间、不同民族之间、不同组织之间、不同岗位及不同个体之间,争斗的关系错综复杂,争斗的浪潮此起彼伏,争斗的手段千姿百态,争斗的嘴脸无限狰狞。而其目的,即使是在意识形态、学术观念的领域,也最终只是为了名利与情感。因此,人人为近敌,人人都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仅如此,一切外物都在成为帮凶或工具,纷纷融入到争斗激烈的漩涡。纵是花草树木,也似带有满腔的怨恨,怀抱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更有甚者,大肆宣扬战天斗地的豪情与精神,不惜破坏自然,惊扰太空,淆乱历史,亵渎神佛,将生命赖以传承的传统截断,更将生命赖以滋生的天道挤兑。

  而且,人将争斗所致的各种恶果,妄加解读:倘若己方大胜对方惨败,则视为有效争斗的必然成果;倘若对方大胜己方惨败,则视为“化悲痛为力量”的最佳契机,以待下一波狂澜;倘若两败俱伤,或者各在其他方面遭遇大难,则无不视之为偶然。总之无论是哪样的结果,都不足以让自身反省,都不足以让争斗、仇恨之心磨灭。guji.artx.cn

  人们很难知道,真正支配天地万物的是天道,而非人力;人心的恶念与人身的恶行,都会因为逆天而行,自食恶果。天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能。虽然他的锋芒并不外露,又能为生命消解纷扰,还能和光同尘,与万物无所分别,他却具有崇高的威严与非凡的力量。如果一个生命已经完全背离天道,丧尽德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