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乌头鬼箭射汉兵 木兰枪挑独脚仙
《草木春秋演义》 驷溪云间子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从来猿背胜由基。岂意乌头鬼射奇。

  独脚妖人果妖术,木兰仙子使仙机。

  却言金银花斩了土殷蘖,汉王大悦。决明子入曰:“今杀他番邦异人,彼必不肯甘休,早晚决有大兵到的,我这里要准备着,他此番的异人必多,巧将不少,可令众将士披甲以待。”汉王道:“先生之志甚远矣。”正言间,只见王不留行探报:“番王督兵领将,如云集而来也。”决明子请汉王看战。汉王驾到南星关上,元帅金石斛领众军立于门旗之下,三万汉兵列阵。忽见远远的喊声震地,雾气连天,番邦人马如风卷而来。番兵有二十多万,摆成阵势,巴豆大黄令众将一字儿排开,两下催动,呐喊连声。决明子对汉王道:“番兵势气大盛。”正在说着,只见巴豆大黄顶盔擐甲,领三千铁甲军,亲自出马来到汉营前,大叫汉王刘寄奴答话,门旗下金石斛一骑马走动,持枪来战番王。你道巴豆大黄怎生模样,但只见:

  头带凤翅紫金冠,灿烂与日华争耀;身披雁羽素银甲,皎洁与月色同辉。

  口角崔嵬似番王之气,紫甲飘拂如牛马之鬃。颐厚而丰棱垂,鼻如胆悬;

  面黄而黑焰焰然,目似流星。手中枪神出鬼没,座下马翻江搅海。

  当下巴豆大黄喝道:“何不叫汉王来答话。”金石斛道:“小邦有多少勇将,何不出来答话交战,却要番王自己劳神费力。”巴豆大黄道:“尔主欺咱太甚,不得不亲来与他答话,以决胜败,取尔主之天下。古人云,欲来生富贵,需下死功夫。”金石斛道:“番王只顾要取吾主的天下,斗了无数月日,反自损兵折将,倒失城池,如今谅你不能恢复矣,还想要夺汉家江山!请番王莫起这个念头,早早收兵回去了罢。况且番王又如是老迈,不能成什么大事的了。正是:月过十五光渐少,人到中年事乃休。此皆是好言,乞番王详听。”那番王听了,气得暴跳如雷,须发倒竖,拍马挺枪与金元帅大战四十回合,不分胜负。木通提刀跃马而出,叫一声:“元帅少歇,俺来也。”那金元帅一骑马回营去了。巴豆大黄正斗到酣处,忽见木通提刀复又来战,就挺身直取木通。那木通舞刀劈面相迎,各逞威风,勇力相当,这一场好杀,但见得:

  一个乌金刀风驰电擎,一个紫钢枪雪洒霜飞。一个是大汉将军巍巍公裔,一个是胡椒国主奕奕王称。

  一个恃强暴要取江山,一个守忠良要安天下。

  一个气力方刚,自号将军善战;一个武技高强,尽号木通义勇。

  这场厮杀,好不厉害,木通与王大战五六十合不分胜负。金石斛三万雄兵驱过来冲阵,番营中闪出那个乌头太子来,生得面如黑漆,跨一匹雪花马,执一柄海桐刀,重一百五十斤,腰中有川芎一弯,鬼箭一支,那支箭儿要射死百万雄兵也不难的,射去急返再不竭的。此乃是异人白石英传他的,厉害不过,他在番邦伤了多少英雄好汉。当下飞马横刀杀奔汉阵上来。金石斛抬头一看,你说那乌头太子怎生结束,但只见:

  嵌宝头盔稳戴,磨银铠甲金披。素罗袍上绣花枝,丝鸾带琼瑶密砌。

  抹绿战靴足蹈,川芎鬼箭腰坠。海桐宝刀紧绰,雪花骏马顿嘶。

  乌头太子拍马扬刀直奔金石斛。金石斛持枪与乌头太子战了二十回合,乌头太子诈败而走。金石斛统领兵马追赶。乌头太子把刀扣在马鞍上,轻取川芎,搭上了鬼箭,扭转身子望汉兵中乱射。金石斛元帅急回马时,三万兵马去了一半。急收残兵,与木通退回营下。乌头太子、巴豆大黄乘势领兵冲杀过来,汉兵大败。

  乌头太子犹是不住的把汉兵乱射,亏得金铃子把仙人杖打住。巴豆大黄并乌头太子领兵得胜而回,众将与军师等庆贺。那金石斛折了二万雄兵,闷闷不乐,次日决明子与覆盆子计较破箭之策,忽一小军报道:“门外有一道人,自称独脚仙师,只生一足,立在小车上,他言要为徒弟报仇,”覆盆子道:“他的徒弟不知是什么人?”决明子道:“他的徒弟定然是那土遁的野童。”覆盆子即呼木兰道:“你可出去与他答话。”木兰奉命,足踏云车,手挺射干枪,出营一看,乃是一个独脚之人,一人一足踏在一轮紫河车上,手持一条花榈木棍,上画了十数道灵符。当下木兰喝道:“你这独脚怪,到俺营前来作甚么?”那独脚仙也喝道:“你这小童子不晓事的,贫道来与弟子土殷蘖讨命。闻说吾徒弟被那金元帅之女银花杀死了,故来寻金银花答话。”木兰大怒道:“你这人可耻之甚,你徒弟欠能,本事低微,自然被她杀了。况那金银花乃是我的外甥女,你这人真个羞死,自己的足被别人斩掉了一支,还要与他人报仇,看枪!”独脚仙大怒,使起花榈木棍,当头便打。木兰持枪与独脚仙交战。二人皆踏车儿,行动处如风轮一般。此一回大战,但见:

  一个花榈木棍,一个射干钢枪。枪如龙跃尾摇,棍如一条毒蟒。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