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鬼督邮摆五行阵 木兰袋收葫芦巴
《草木春秋演义》 驷溪云间子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持却神通摆阵凶,损擒汉将建勋功。

  虽然难灭邪仙鬼,葫芦保袋已收封。

  话说那番邦几员形容古怪的大将,原来就是黎卢往紫苑山伏鸡子处请得来的神将鬼督邮与那五参神将,威威武武一路而来。出了南星关由大路进发,不一时到了营内。巴豆大黄与高良姜命众将迎接。鬼督邮见过了番王,这五参大将俱各拜见毕,巴豆久黄赐坐。高良姜道:“远劳神将降临,不胜感荷之至。”鬼督邮道:“闻真王不能破汉,黎卢先锋来恳告吾师伏鸡子,故吾师遣调下山,即与黎先锋作速而来,助一臂之力。”番王大悦。那黎卢亦来朝见巴豆大黄,赦了以前之罪,仍为先锋大将,黎卢谢了恩。巴豆大黄命大摆宴席以特神将。

  次日金石斛元帅引兵列成阵势,与众将立于军门旗之下,番邦鬼督邮领兵十万立于皂荚山之西,摆下一阵。汉元帅与众将观望,只见番邦无限人马,摇旗呐喊,擂鼓喧天,吹吹打打似摆阵的模样。军师决明子、法师覆盆子俱上将台观看,只见许多番将,皆骑马立于阵上,又见一大队人马,当先一员大将,骑了银鬃马,仗龙葵宝剑,好似天将一般的模样,前面一杆大旗,上书八个大字:紫苑山神将鬼督邮。你道那鬼督邮怎生结束,但只见:

  头戴妆金嵌宝三叉金冠,身披锦边珠砌锁子黄金铠,外罩猩猩血染红战袍,袍上斑斑锦织金翅雕。

  腰系碧玉带,背着葫芦巴,手中执龙葵宝剑,坐下骑银鬃马。

  只见鬼督邮下马上将台,把令旗招动处,无数的刀枪剑戟,彩旗明甲,纷纷队队,旗开动处,飞出五大队人马,都是五色旗号,为首五员大将果然历害,但见:

  一个面如蓝靛,发似青鬃;一个脸似白银,目如秋水;一个面如重枣,一部红髯;

  一个面如黑漆,双眼铜铃;一个面如代赭,三缕黄须。

  都戴金盔,皆披铁甲,齐拿异样兵器,各骑五色战马。

  那五员大将来到将台,一一听令。先是一队人马都是红旗红缨红甲红袍赤马,当前一杆引军大红旗,上书火师丹参神将六个金字。这丹参神将,手执一支火焰金枪,骑赤兔马,立于南方正按丙丁火位上。又见一大队人马尽皆青旗青缨青甲青袍青马,当先一面大青旗,上书本师苦参神将。那苦参大将手拿一个木莲锤,骑一个青鬃马,立于东方,正按甲乙木位上。又见一大队人马,尽是白旗白缨白甲白袍白马,前面一面大白旗,上写着金沙参神将。那沙参大将手持一把金蘸斧,骑的银鬃马,立于西方,正按庚辛金位上。又有一人队人马,尽打皂旗皂缨皂甲皂袍皂马,当前手执一把水银刀,骑的乌骓马,打一杆大皂旗,上书水师玄参神将。这玄参将立于北方,正按壬癸水位上。四方已定,合后又是一大队人马,皆是黄缨黄甲黄袍黄马,前面一杆大黄旗,上写着本师人参神将,那人参大将手执一条上茯苓棍,骑的黄骠马,望中央立着,正按戊已土方位上。这五大队人马,悉是精壮雄兵,多谙纪律的,每队各三万人马,皆带号炮挠钩套索器械等物,多已完备。

  那座阵势排完,汉阵上决明子、覆盆子、金石斛等在将台上观看,只见南边如十条烈火万道焰光,东方青云罩地,西边白雾冲天,中央黄气纵横盘旋,北面乌云堆满布。那五大队人马按青黄赤白黑五色,五般兵器按金木水火土五行。那鬼督邮下将台,进营帐,巴豆大黄大喜道:“鬼仙真神将也,摆的这座大阵又险又猛。”鬼督邮道:“小将今列此五行阵,捉尽汉朝猛将易如反掌。”巴豆大黄大悦。却言决明子、覆盆子与金石斛道:“他今摆此五行阵倒也厉害。”覆盆子道:“鬼督邮与五参将自称为神将,必有法术。”于是皆下将台与众将商议破阵之计。guji.artx.cn

  忽听鼓声大震,番将天名精搦战。黄芪出阵,催动麒麟羯,使起马刀,冲锋过去喝道:“汝这番将叫什么名字,我黄将军好刀下留情。”天名精亦喝道:“呔,你这小厮问说名字么,俺乃天雄元帅麾下大将虎骨将军天名精是也。听说俺兄天竺黄被你邦甚么小将杀死,今俺特来报仇。你这小将有多大本事敢来决战。”黄芪听了,呵呵大笑道:“天竺黄乃是强盗,他作了无天大事,献关反叛,被先锋大将一箭射死,死有余辜。你今认他为兄,是强盗之弟或亦盗也,今思想欲报仇,不识羞耻,有何面目,照刀吧。”说得天名精满面惭羞,面有怒色,忙把卫矛枪刺将过来。二人斗到三十合,天名精诈败走了。黄芪急赶,番营内又冲出那鬼督邮来,用一把海丰天刀,背上插起那口龙葵宝剑与那个葫芦巴,引领番兵杀将过来,正迎着黄芪,二人大战十有余合不分胜负。

  却言决明子望见那面旗号上乃紫苑山神将鬼督邮,即与法师覆盆子道:“那鬼督邮不知有什么法术,恐黄芪被他暗箅。”覆盆子乃命木兰前去助战。那木兰用一枝射干枪,乃是师父传他的,又有一只宝袋儿,能收上千兵器,藏得巨万宝贝,阔止八寸,长止尺二,名叫婆婆针袋,真仙家所罕见的宝物。当下木兰足下蹈两朵云宝车,如腾云的一般疾快,片刻来到阵上。黄芪正与鬼督邮交战,不分上下。木兰起动射干枪帮助,鬼督邮抵敌不住,拨马便走,木兰、黄芪追到番阵上。天雄元帅、阿胶大王同出,一个骑黑牵牛,一个跨白牵牛,一个使水银刀,一个用大蒜刀,狠狠的杀将来,大战一二十合。鬼督邮回转马头,就在背上取那个葫芦巴下来,揭开塞子,口念咒语,放出那三千飞天神兵来,迎风而出,奔驰如万马千军,好不厉害。你道那三千神兵怎生结束,但只见:

  头披乱发,脑后撒一把烟云;身挂葫芦,背上藏千条烈火。黄抹额齐分八卦,豹皮棍尽按四方。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