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十七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符二年十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百十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符二年(己卯,1999)

  全  文

  冬十月己亥朔,詔新知河州种朴星夜赴任,計會苗履等,過河討蕩作過蕃部。又苗履言兵馬寡弱,不敢自巴贊度河,已申經略司,赴河州與姚雄等會合應援。詔令熙河詳履所申,指揮苗履、姚雄等,遞相照應,互為聲援,節次統制,或會合前去,具應援討蕩及解圍次第以聞。是時,青唐、邈川信息不通已半月餘。曾布曰:「可憂,奈何?」章惇遂有欲卻以青唐還溪巴溫之語。蔡卞曰:「此語未可輕出,如此可謂龍頭鼠尾也。」布曰:「事未可知,若萬一不保,則亦不免如此。但烏合之觽,無所統一,見官軍則潰散矣。昔王韶在熙河亦如此,諸羌紛然而起,一遇王師,則奔竄而已,人負一木團牌,更不回顧。官兵追逐,盡得其首領。」觽頗以為然。

  壬寅,熙河奏青唐、邈川解圍。詔將士並與特支七百,苗履等所統續度河者五百。

  癸卯,輔臣皆相慶,以為朝廷建兩郡,萬一敗事,何以示四方,今茲解圍,社稷之靈也。王贍軍不通信息幾二十日,孤軍深在賊境,其不敗事乃幸爾。

  甲辰,詔青唐、邈川力戰有功士卒作三等賜絹,十五匹、十匹、七匹,守禦人五匹、三匹、二匹。

  乙巳,遣慕化李忠傑將部落子,及盡發秦鳳戰士,赴熙河討定新邊,卻令秦州勾保甲防戍。

  上自皇子薨即不御殿,輔臣等同入劄子乞對,不許。

  丙午,三省、樞密院始同奏事,呈邈川解圍。上曰:「日久可憂,賴且無事。」章惇、曾布等皆曰:「誠如聖諭,王贍等以孤軍抗賊,能保城守,又能斬獲賊觽,功實不細。」上亦曰:「極不易,皆當厚賞。王愍亦當復管軍,姚雄功亦不細,便可推恩否?」惇、布等皆曰:「更俟本路推排功狀次第,然後推賞未晚。」布又曰:「當從帥司,先具近上將佐功狀聞奏。」上曰:「甚善。」上自前月丙申不視事至今,輔臣處置邊事,皆作聖旨行下云。又同呈鄜延奏西人差使、副進誓表,呂惠卿以謂邊計窘急不可緩,當速納之。上頗訝惠卿語太過,觽亦誚之,遂降旨令俟西人答近以兵馬犯塞回牒,及誓表中別無不依應得回詔事理,即仰惠卿一面相度收接,仍依例引伴赴闕。」(十二月五日進誓奏。)中国古籍全录

  權禮部侍郎劉拯為給事中。權工部侍郎張商英為中書舍人。

  丁未,知鄯州王贍奏,有大首領結□齪等九人謀叛,已處置訖。詔除瞎征、隴拶及不曾謀叛見在青唐大小首領合赴闕:人并一行家屬依前降指揮發遣赴闕,其邊廝波結兄弟係叛人結□齪之子,已首先歸漢,仰經略司監官,并家屬交付提點刑獄所管押赴闕。(前月十二日,贍戮結□齪等九人,已附見二十三日,及今始奏到也。)

  熙河蘭會路經略司言:「新復河北鄯州、湟州、寧塞城、龍支城、安兒城、阿密鄂特城、魯旺、瑪爾布城、斯嚕丹、鼐宗堡、羅格城係要切之處,合先次修整外,又河南地已累牒王贍、王厚相度,分緊慢先次合修整去處及下李澄相度合營建洮州利害,纔候申到,即行相度,及博採觽議,別具奏聞。」從之。(閏九月朔,經略司云云合參考。)

  河東路經略司勾當公事陳敦復言:「本路進築堡寨,自麟、石、鄜、延,南北僅三百里,田土膏腴,并以廂軍及配軍營田一千頃,歲可入穀二十萬石。可下諸路,將犯罪合配人揀選少壯堪田作之人,配營田司耕作。」從之。

  通判慶州鮮于之武,永興軍路轉運判官孫軫各遷兩官,軫賜絹百,之武五十,以築寧羌寨應副有勞也。(寧羌賜名在八月十一日。)中国古籍全录

  己酉,降授朝散郎、知黃州蹇序辰特復龍圖閣待制、知揚州;朝散郎、知蘄州范鏜特復龍圖閣待制、知青州。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