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七十六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七年八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七十六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七年(壬申,1992)

  全  文

  八月壬子朔,詔諸軍已自毀傷避征役者,不以首免。中国古籍全录

  中書舍人孔武仲言:「臣伏見前日近臣論奏,乞罷侍從官轉對,而專責以朝夕論思之效,朝廷尋已施行。臣以謂論思者,侍從之事,然苟不持之以法度,則責無所歸。言與不言,各從其意,論思之效,果安在也?昔唐太宗聞直諫則銟激之,久不言事則誚薄之,風聲所感,髃下自勵,是以終貞觀之世,中外無壅蔽之事,朝廷無佞媚之臣,政理之效,優出近世。仁宗皇帝嘗御迎陽門,親策髃臣;又嘗開天章閣,召執政八人賜坐,授以紙筆,使條陳政事之要。嘗謂輔臣曰:『近日上封章言政事得失者,何其少也,豈非言路壅塞所致乎!』英宗皇帝嘗謂范純仁曰:『近日風俗可嘉,髃臣能屢來言事,如此人君日有益矣。』仁祖、英宗汲汲求人言如此,是以至和、嘉祐、治平之政,至今稱頌。昨日陛下親御經筵,講讀官進對,凡預講讀者不過五六人,陛下聞其規戒之言亦多矣。況侍從官不止五六人,其能言天下之事固多,患在未有以率之而已。伏望遠稽唐太宗及仁祖、英宗勤求人言之義,近推經筵許侍臣進對之意,輪流侍從官一人,以次進對,令各陳所見,擇其是者推行之。則轉對之法雖廢,而論思之責猶在也。」(五月十八日,八年正月二十一日。)

  錄猺人田忠穩男洪照為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國子祭酒、知京賜州。

  癸丑,都水監南外丞李孝博言:「黃河埽岸夏秋水漲,由往來偷折梢木,遂成墊陷。今欲乞每埽各置二百斛船兩隻,般運修河物料,遇夜於埽下巡視。」詔南北兩丞地向著埽岸,每埽各置船一隻,餘並從之。(新無。)

  遣中使賜修河官兵特支茶藥。(政目二日事。)

  甲寅,秦鳳路經略司言:「秦、鳳州達隆堡安遠寨守禦人足用,請罷鳳州梁泉縣差來保甲。」從之。

  管勾成都府等路茶事閻令言:「熙州獲人戶趙世亨造假名山茶二千餘斤,從不應為重斷罪,不足懲艾。欲乞應於禁茶地分造偽濫茶,許人告捕,除依治平陸行路通商茶法斷罪理賞外,其犯人送禁茶地分鄰州編管。」從之。(新無。)

  乙卯,知大名府、資政殿學士張璪為資政殿大學士、知揚州。

  吏部尚書、資政殿學士王存知大名府。存自揚州召入為吏部尚書才儙歲,時在朝朋黨之論寖熾,存言:「人臣朋黨誠不可長,然不察則濫及善人,東漢黨錮之獄是也。慶曆中,或指韓琦、富弼、范仲淹、歐陽修為朋黨,賴仁宗聖明不惑,今日果有進此說者,願陛下察之。」由是復與任事者不合,請老不許,求補外。既除大名,辭之,改杭州。(存改杭州在十二日,今并書。存論朋黨,據本傳,蓋因曾肇墓銘也。)

  樞密直學士趙彥若為國史院修撰。(七月十七日已有修史之命。)

  召輔臣觀穀於後苑。中国古籍全录

  丙辰,詔:「宗室犯私酒,尊長應取旨者,止坐本位同祖尊長。尊長自犯,即坐本宮同祖尊長。」(蘇轍為中丞時,嘗有論列。)

  臣僚言:「伏見法寺斷大辟,失入一人有罰,失出百人無罪。斷流、徒罪,失入五人則責及之,失出雖百人不書過。常人之情能自擇利害,誰出公心為朝廷正法者。今乞於條內添入失出死罪五人【一】,比失入一人;失出徒、流罪三人,比失入一人。」從之。(記得此有駁論者,當檢附。)ARTX.CN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