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二十六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五月庚午盡是月庚辰 中国古籍全录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二十六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中国古籍全录

  全  文

  五月庚午朔,中書舍人彭汝礪次當轉對,上言曰:「臣伏念治亂之機,在於好惡,好惡之端,在於謹其始。其始正,無所之而不為正;其始不正,雖有智力不能善其後。是以人主必務學,學莫大乎近正人。昔者成王始謀於廟,其言憂深思遠,慄慄危懼,若隕淵墜谷,所以求助甚至;而髃臣進戒,反復曲折,獨以學問為先急,其君臣可謂知本。其詩曰:『訪子落止,率時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將予就之,繼猶判渙。惟予小子,未堪家多難,紹庭上下,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又曰:『日就月將,學有緝熙於光明,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當時外則周公、召公、畢公、史佚相之,內則伯禽、叔虞與游焉。夫左右前後無非正人也,雖欲為不正,亦無為之者矣。成王幼則能治身,能事親,長則能治其天下國家,制禮作樂,刑措不用,本不在茲乎?陛下盛德至行,得於天甚厚,見於政事甚善,非臣下所能窺度高下、淺深、小大。近侍進讀,儒臣勸講,其見聞可謂甚博;耆俊在位,才能在職,其輔翼可謂甚觽。然學者,非聽誦之而已,聞乎其言,得乎其中,將見乎其外。今臣下論說,使陛下誠能不疑,誠能有得,則善若猶未也,是幾為文具而已。夫德義之士,孰不竭忠畢誠,以致其君於道?隔於內外,限於上下,有不得而見,雖見有不得而久,雖久有不得而言,雖言有不得而盡。輔弼之人少,順從之人觽,善或莫能告,過或莫能知。臣甚懼所以輔成聖德者未至,而神明之或遺也。夫以一人治天下甚難,以天下而望一人甚重。凡事之是非可否,轉徙於無窮;人之真偽邪正,藏於不可知。而侈麗之玩好,方雜遝而陳於前;便嬖之使令,方並進而隨其後;議論辨說,方日蕩其心術;聲音顏色,方日眩其視聽。一好一惡,治亂自此分,此不可不察也。記曰:『三王、四代惟其師。』詩序曰:『自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須友以成。』王者師友不可無,久矣,何獨於今而疑之?然則如之何?曰:尊有道者,以時使見,游燕或俱,言動使相接焉;簡上下之分勢,盡君臣之底裏,問以所疑而無愧,質之所欲而無間;有善焉,使必告,告焉而必從;有過焉,使必諫,諫焉而必改。如是,其庶幾乎?傳曰:『正君而國定。』此之謂也。」貼黃稱:「臣竊聞皇帝在宮中無他,惟好留心典籍,比御邇英,數垂清問,此太皇太后陛下慈訓切至,皇帝陛下明德濬發,天下聞之,抃蹈相慶。然人主之學實不止此,臣不勝區區,願因左右供奉之官,分正輔道規諫之任,以明是非,以救過失,庶幾裨益聖智萬一,以惠天下,幸甚!」

  又言:「臣竊以古之王者能治其國家,非獨修諸己也,內亦有助焉。后妃夫人能輔佐君子,非獨天性然也,教亦有素焉。后妃,人君之配也。天下國家安危治亂是繫,宗廟社稷禍福是繫,子孫之賢不肖是繫,豈特其身哉?此可謂甚重。以天下之事望乎未笄之女子,此可謂甚難,然則擇之可以不謹乎?擇之,必知所以教之。自寒而暑,非一日之積也,教之成功,亦必有漸矣。禮:『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聽從,執麻枲,治絲繭,織□組紃,學女事以供衣服;觀於祭祀【一】,納酒漿籩豆菹醢【二】,禮相助奠。』詩曰:『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恭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天下以婦道。』古之人其教之也素,故其成之也至。詩曰:『誰其尸之?有齊季女。』祭祀,婦事齊;母道,自其幼時。婦事、母道,苟非教之有素,曷能與於此?周南之治盛矣,其德為關雎,其應為麟之趾,溯原反本,固有所在。臣以為皇帝陛下春秋方富,宜蚤擇淑德之女,以定后妃之儀,以正天下之本。不顯休命,立其師傅,設其保姆,擇其姪娣,嚴其宮室、車馬,為環佩之節。陳國史之戒,非正之玩好不得至其前,非正之聲音顏色不得亂其視聽。及其歸也,凡所欲皆其所嘗聞之者也,凡所嘗聞戒焉者也,此可謂甚善。以陛下之仁孝恭敬,得賢妃之助,其治天下國家何有?詩曰:『天監在下,有命既集。』『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周既受命矣,至配立而後言固,則人主所以待內助如此。凡臣言,其事若緩,察其微則甚大,惟太皇太后陛下留意毋忽。易曰:『正家而天下定。』此之謂也。」中国古籍全录

  辛未,著作郎范祖禹為右諫議大夫,依前兼侍講、充實錄院修撰,賜三品服。祖禹即上言:「臣蒙陛下擢授諫職,受命以來,夙夜不遑寧處,深思天下之事,自非遠者大者,未之敢先。恭惟祖宗受天明命,百三十年,自三代以來,未有承平如此之久。累聖基業,付畀子孫,成之至難,壞之至易;四海之廣,萬民之觽,失之至易,安之至難。是以古先明王欲治天下,先正其本,在於人君一心而已。天下治亂,出於君心,君心一正,則萬事無不正【三】。臣侍經筵,每及人君正心修身之要,君子小人繫於治亂之際,未嘗不反復開陳,伏計陛下聞之已熟。今有言責,不敢忘此,伏望太皇太后日以祖宗之艱難、治天下之勤勞、萬民之疾苦、髃臣之邪正、政事之得失,說諭皇帝,存之於聖心。若皇帝陛下聖心曉然,明於邪正是非,他日觽說不能惑,小人不能進,則萬事定矣。」

  詔賜蔡挺神道碑以「顯忠」為額。

  詔諸州旬具有無雨雪申戶部,開坐縣分所降尺寸及月日時,本部逐旬繳進奏。

  安州言:「蔡確所作詩,初題於牌,及移鄧州,行一驛,復使人取牌去,盡洗其詩,以牌還公使庫。」

  是日,太皇太后諭執政:「確黨多在朝。」范純仁進曰:「確無黨。」呂大防曰:「確誠有黨在朝,純仁所言非是。」劉摯亦助大防,言確誠有黨在朝。先是,文彥博同三省入對,太皇太后曰:「蔡確事都無人管,使司馬光在,必不至此。」彥博以下皆臱懼不知所對。是日,執政俱不敢進呈文字。大防、純仁既退,各上疏,並留中。(此據王巖叟所記增修。王鞏隨手雜錄云:「初,處厚繳詩至京,莘老常問鞏曰:『如何施行?』余曰:『此難行,前日諸公自罪李定以詩罪人矣。』莘老曰:『豈可已乎?』余曰:『一則收煞,一則創興,蔡確所知。』堯夫亦以見問,余語如前。堯夫曰:『吾弟更語莘老。』莘老曰:『次第須謫,重則分司,輕則小州。』余曰:『必若謫之,當與處厚並命,此風不可長也。』後一日,莘老召余入密室,見其顏色慘沮,曰:『九重之內,安知有英州、新州耶?此必有博士。』又曰:『今日進呈,此老卻不入來。』指文潞公也。余意以莘老賣潞公,遂往見之。潞公問余曰:『近事如何?』余答曰:『蔡確外議以謂過當。』潞公聲色皆厲,曰:『見無禮於其君者,如鷹鸇之逐鳥雀。』又曰:『曾見司馬康否?』余曰:『見之。』潞公曰:『前日被旨召梁燾、司馬康,執政面問邢恕語言,梁燾言與司馬康同坐。問恕言蔡確社稷臣事,康乃曰:「不聽得,時第三杯矣,康是時飢,貪食肚美,不聽得。」』潞公曰:『康如此不肖耶?』余曰:『司馬康,溫公子也。溫公,道德人也。康不證人於罪,真肖矣。』潞公索湯,余引去,始知莘老之言不妄也。」據鞏所錄,則新州之命,端出彥博也。與王巖叟所記頗不同,當考。司馬康不肯證邢恕語言,或附是月末恕責官時。)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