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三十九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国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元豐六年九月盡其月 中国古籍全录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三十九 中国古籍全录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元豐六年(癸亥,1083)

  全  文中国古籍全录

  九月癸卯朔,日有食之。

  詔:「內外官司見行敕、律、令、格、式文,有未便於事理應改者,並申尚書省議奏。輒畫旨衝革者,徒一年。即面得旨,若一時處分應著為法,及應衝改者,隨所屬申中書省、樞密院奏審。傳宣內降若需索,並隨處覆奏,得旨施行。即本司官親承處分須索,仍畫所得旨錄奏,請實奉行。」於是上宣諭執政曰:「傳宣內降及面得旨覆奏法,屢付有司討論,終未允當。今通內外為一法,可更看詳。」乃行之。(元年十一月十八,又三年五月十三,又五年十月二十二、又十一月十五日。)ARTX.CN

  是日,尚書右丞王安禮面奏:「比者,舒亶坐自盜贓罪至除名,楊畏論列,以為失誤,有司觀望執政,致以贓罪。蒲宗孟躀究西府事,楊畏論奏臣擅行省事,以快所欲,徇私壞法,無復綱紀。及令楊畏根治,乃與所言不同。前後論事枉直輕重不當如此,乞付有司劾治,或即加重貶。」上批:「今日安禮面論御史楊畏論事挾情不直,理當付獄,否則重加貶逐。朕未深究悉畏付吏可黜之狀,三省官論有與安禮同者,宜條列以聞,當付近臣博議,詳處其當。」已而三省進呈,乃詔畏分析。

  甲辰,東上閤門使曹偃言:「閤門使、副舊以有兼局,故輪差一員直日,餘官前殿退即各歸私第。今新制行,既罷兼局,自當隨三省、樞密院,仍乞著為令。」從之。

  乙巳,詔中書舍人分領六房,隨所領命詞。(墨本云後復分日。朱本削去,云復分日乃元祐元年正月二十八日指揮。今從朱本。)

  廣西經略司言:「勾當公事譚掞言:『陶宗元等稱,廣源尺寸之地,難議分畫,欲自作章奏,以朝旨決可否。』宗元既不聽命,見已回安南。」詔:「熊本指揮計議官,如與陶宗元等計議,仰詳朝廷降去文字,執持理道,折難商量,毋得留連督迫,以啟蠻人輕侮之意。」(六月戊申,七月辛亥,八月乙亥。)

  錄故西京左藏庫使、果州刺史、入內押班張允誠子左班殿直鉉為左侍禁,孫之雄、之純並為三班借職,以逮事先帝藩邸,特推遺表恩也。

  丙午,工部言:「都大提舉清河輦運司等乞以舊廣濟河并清河行運。」詔:「除霧澤陂水,令工部相度其餘水可與不可接應廣濟河行運以聞。」(廣濟河與清河並行運,當考。元豐五年二月十一日,初罷廣濟運;七月二十日,王桓云云;七年八月十九日。)

  上批:「提舉河東路保甲王崇拯建議,本路教騎人以十分為率,從上取二分【一】,依麟府路和市為價,每匹官給錢二十五千,責令買及格馬,依五年買足。據見管人二分當得六千九百一十八匹,為價錢十七萬二千九百五十緡,可支京東路元豐六年上半年鹽息錢,不足,即續支下半年錢【二】。令京東路轉運副使□居厚便置以往,付王崇拯,月具買馬數以聞。其請給之際,官私人有分毫取與,並依在京河倉法。」(本志亦有此。)

  戊申,權發遣京東路轉運副使□居厚為天章閣待制、京東都轉運使。先是,居厚言:「本路元豐三年秋季至今上半年終,酒稅課利比元豐二年前官任內祖額增百七十五萬九千餘緡【三】。其前官任內二年酒稅,比祖額虧二十一萬緡。」上批:「居厚將命一道,不辱使指,無黷乎上,不擾乎下,不諠于聞,而於二三年間坐致財用數百萬計,前日縣官窘迫,一朝變為□紓。經費之外,又能應緩急之求。內外理財之臣,未有出其右者。三省可議賞典。」故有是命。(居厚以二年六月初除運判,五年六月為運副。居厚本傳云:居厚即萊蕪、利國兩監官自鼓鑄,贍足一路。事在此年九月。陳瓘云云,當檢附。范純粹元豐末為陝西路轉運判官,當五路大舉後,財用匱乏,屢請于朝。□樞密居厚時為京東都轉運使,方以冶鐵鼓鑄有寵,即上羡餘三百萬緡,以佐國用。神宗遂以賜范,范得報,愀然謂其屬曰:吾部雖窘,豈忍取此膏血之餘?即力辭,訖弗納。此葉夢得石林燕語所載。按:詔旨欲撥徐州所鑄折二大錢二十萬付陝西,范純粹具奏不納,乃元豐七年三月十四日事。)

  三門、白波提舉輦運司乞借本司所轄阜財監上供錢萬緡,遣官於鄰州市木,於本司造船場造六百料運船,下陝西轉運使依數撥還。從之。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