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二十一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元豐四年十二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二十一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元豐四年(辛酉,1081)

  全  文

  十二月癸丑朔,詔:「高遵裕自去月丁酉後未有奏報,不聞軍前攻戰次第。令鄧繼宣厚以金帛募勇士齎書閒道走軍前取報,及體探見今措置次第以聞。仍移文與潘定、劉僅等,亦令選募或差人展轉往探伺,及承接文字轉遞前來。」

  是日,林廣軍次阿徐池。(并入前月二十七日,又此月十八日當并此。)

  甲寅,知諫院朱服言:「伏見在京發解禮部試進士,隨所通經以十分為率而取之。自今考試,乞以義理、文辭為高下去留,罷分經均取之法。」(朱本刪去,云無施行。)

  詔:「環慶、涇原行營回師將入塞,令李憲、苗授更不往,並歸本路撫定所分地。」

  乙卯,詔前淮南東路提點刑獄、金部員外郎范百祿,通判揚州、太子中舍傅扆,簽書判官邵光、林旦、陳奉古,各展磨勘二年;右班殿直張歲閏罰銅二斤。歲閏監高郵縣樊良鎮稅,有市易司經稅饒、潤竹木過鎮,更稅之,百祿再委扆等定奪,稱合盡稅,市易司提舉張次元言百祿等意在沮壞市易法故也。

  詔:「諸路大軍出界,雖各有斬獲賊級,克復城寨,今並回師入塞【一】,然興、靈未拔,賊之根本猶存,既經討蕩,賊必謀報,須當預圖制其侵寇及向去可以破滅之計。令諸路經略使與出界帥領同轉運司官,據昨入賊界見聞利害,共議將來攻守長策以聞,毋得互有形跡,或但為空言,致朝廷不見事實。」

  盧秉言:「鎮戎軍熙寧等寨申,靈州河水圍城,官軍去城一里累土囊成隄約二丈,靈州城高三丈,盡以□裹水沃之。大軍糧盡,人皆四散,漢蕃兵投靈州者甚觽。」

  丙辰,刑部言:「福建路轉運使賈青、判官王子京、提點刑獄閭邱孝直舉劾沙縣令施聞等枉法自盜,委泉州簽判范伯玉同鞫,青等奏伯玉翻變施聞情節,從輕放罪人出外【二】,結託情弊,意欲出逐人罪,已先衝替。今南劍州再劾伯玉皆無前罪。」詔令賈青等分析以聞。(其後青等以赦免,伯玉亦改為差替。)上曰:「監司朝廷耳目,案劾官吏,尤在詳審。每一制獄,連逮者觽,窮冬盛夏,寧無冤濫?苟有不當,亦不可輕捨,庶有所懲也。」

  樞密院言:「近累據种諤奏斬獲首級,逐時所奏人數不多,慮以軍前逃逸人夫、蕃部及在路死亡之人首級為數,以希功賞。」詔令种諤指揮諸將嚴約束士卒,除討殺殘黨外,不得以軍前逃逸及道路死亡之人斫取首級;及令种諤,凡有斬級,子細驗認。

  詔:「三路保甲每都保旗上並建州、府、縣名,所載禽獸等物,可依先降指揮次序圖識【三】,令提舉保甲司製造。」

  丁巳,詔:「李憲大軍已入並邊西歸,芻糧自可于所由倉場勘給,元隨行人夫顯為無用。百姓轉餉日久,若不亟使休息,必妨異時準用。爾速相度牒轉運司,除委的須賴為使人,餘並放散,各令寧家。」

  戊午,詔:「聞陝西諸路州軍自邊逃來廂禁軍、漢蕃弓箭手、蕃兵、義勇、保甲、人夫等甚觽,雖已牓諭令自陳,尚慮諸處不能究宣恩詔,致逃散之人未敢出首。永興軍路委安撫使呂大防【四】,鄜延路委權陝西路都轉運使李承之,環慶路委權管勾陝西轉運使錢勰,涇原路委永興、秦鳳等路提點刑獄李寧,熙河、秦鳳路委秦鳳等路提點刑獄杜常,指揮轄下州軍,開導詔旨招撫,限一月許令自首免罪,廂、禁軍令納器甲復本營,義勇、保甲、人夫等聽歸所屬。」ARTX.CN

  高遵裕言:「大軍徑趨靈州,會合兩路兵至城下,自丁亥併力攻擊。緣靈州城廣闊,守禦備具,近城賊兵萬數不少,日夕與諸將分頭竭力,且攻且戰,雖屢獲首級,然獨堅城未下。至庚子,(十一月十八日。)賊決黃河水浸營,難於駐留。兩路轉運司元計置一月糧草,合大兵出界一月,以羌人于清遠軍、韋州、鳴砂川【五】、烽火平以來多出兵邀擊糧道,驛遞不通,彭孫兵護涇原摺運糧草,為賊抄略,諸軍闕食,士有飢色。今若不統領大兵先討除抄略之寇,使道路通快,然後攻取,即恐官軍坐致疲弊,加以冬寒日甚,別致生事。臣已于兩路總管、將副等議定統兵通活道路,迎接糧草。」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