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三十八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五年九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三十八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五年(壬子,1072)

  全  文

  九月丙午朔,兵部員外郎李復圭權判吏部流內銓。復圭前坐生事,責知光化軍,於是御史張商英言:「夏人積謀聚兵犯塞之日久矣,與破金湯適相會,非復圭生事也。」故召用之。吏部銓舊制,職官注擬,上下超折【一】不過一資,而選人閡於資序,注擬不行,復圭奏乞通注權入,各理本資俸,選集者便之。復圭奏乞通注,據復圭紀聞,附見,當考。

  詔以木征弟結□延征為禮賓副使、鎮洮河西【二】一帶蕃部鈐轄。初,秦鳳緣邊安撫司言,木征自鞏令城敗走,結□延征舉其族二千餘人并大首領李楞占、訥芝等出降,已量補職名撫遣之,因言延征可遂授一官,使統部族收其用,故有是命。後又封其母實壘卒為永安縣太君,賜以器幣。新、舊紀於前月甲辰書王韶破木征於鞏令城,按甲辰非本日,既因新、舊紀載前月甲辰,仍增奏本【三】,今因結□延征授官又出之,更須考詳。

  權三司使薛向言:「延、秦、慶、渭等九州舊皆有折博務,召商人入芻糧錢帛,償以解鹽,歲收緡錢一百六十六萬,而秦州當四十萬。今割秦之古渭寨以為通遠軍,兼新城鎮洮軍皆未有折博務,故商旅未行。臣愚以為並邊新造之地,宜有儲積,以待警急。願以其事下張詵、張穆之,使並置折博務,仍分十五萬與通遠,七萬與鎮洮。」從之。

  雄州言北界欲以兵來立口鋪。文彥博、蔡挺等欲候其來,必爭令拆卻。上曰:「拆卻若不休,即須用兵,如何?」挺曰:「不得已須用兵。」上以為難,曰:「彼如此,何意也?」王安石曰:「或是因邊吏語言細故,忿激而為此;或是恐中國以彼為不競,故示彊形;或是見陛下即位以來經略邊事,以為更數十年之後,中國安彊,有窺幽燕之計,即契丹無以枝梧,不如及未彊之時先擾中國,以為絕遲則禍大,絕速則禍小,故欲絕中國,外連夏人以擾我。」上恐其計不及此,安石曰:「敵國事豈易知,苟有一人計議如此,而其主以為然,則遂有此事矣。」上曰:「何以應之?」安石曰:「今河北未有以應,契丹未宜輕絕和好。若彼忿激及示彊而動,即我但以寬柔徐緩應之,責以累世盟誓信義,彼雖至頑,當少沮;少沮,即侵陵之計當少緩;因其少緩,我得以修備。大抵應口鋪事當□柔徐緩,修中國守備當急切。以臣所見,口鋪事不足計,惟修守備為急切。苟能修攻守之備,可以待契丹,即雖并雄州不問,未為失計。若不務急修攻守之備,乃汲汲爭口鋪,是為失計。」□充言:「當愛惜財用,閑處不要使卻,緩急兵食最急。」安石曰:「兵食固不可乏,然非最急。今河北連歲豐熟,民間非無蓄積,緩急要兵食,即民間蓄積便是兵食。雖有兵食,以何人為兵;雖有兵,以何人為將;緩急有事,陛下如何應接,一事應接失機,便繫中國安危。當擾攘之時,陛下自度應接能昭然無所疑誤否?此所以難輕用兵也!」

  樞密院退,安石白上,宜修河北守備。上曰:「除什五百姓。」安石曰:「獨此可以為守備。」上曰:「誰可使?」安石曰:「不得已須令曾布去。」上乃欲韓縝為帥,令了此,然亦不果。安石又白上:「天下事有緩急,如置口鋪是生事,人所罕見,故陛下亦以為憂。如河北都無以待契丹是熟事,人所習見,故陛下亦不以為慮。臣以謂人所罕見者乃不足慮,人所習見者乃足憂,足憂宜急,不足慮宜緩。」上以為什五百姓如保甲,悠悠難成,不如便團結成指揮,以使臣管轄。安石曰:「陛下誠能果斷,不恤人言駭擾,縱有斬指、斷臂,何患,譬如有契丹之患而不能勝,即不止有斬指、斷臂之苦而已。即便團結指揮亦無所妨,然指揮是虛名,五百人為一保,緩急便可喚集,雖不名為指揮,與指揮使無異,乃是實事,幸不至火急,即免令人駭擾,而事集為上策。」又白上曰:「秦、漢以來,中國人觽,地墾闢未有如今日。四夷皆衰弱,數百年來,未有如今日。天其或者以中國久為夷狄所侮,方授陛下以兼制遐荒,安彊中國之事。天錫陛下聰明非不過人,但陛下用之於叢脞,而不用之於帝王大略,此所以未能濟大功業也。開國承家,小人勿用,小人所知淺近必不能,濟國家須君子,臣以謂陛下待君子當使之無所嫌疑,得自竭盡,乃能濟國事。」上以為兵須久訓練乃彊。安石曰:「齊威王三年酣飲不省事,一旦烹阿大夫,出兵收侵地,遂霸諸侯。人主誠能分別君子、小人情狀,濟以果斷,即兵可使一日而彊。」陳瓘論曰:安石勸神考兼制夷狄,則奏曰:「四夷皆衰弱,數百年來,未有如今日。」及論神考包置契丹不得,則又奏曰:「夷狄人觽地大,未有如今日契丹。」兩對所論,同一契丹,取快而言,乍彊乍弱,況隨其喜怒而論君子、小人哉!

  丁未,詔鎮洮軍獻木及運木蕃部,並優與價錢,仍自今應役使及有所獻,並酬其直。

  詔文思副使李景倩、供備庫副使王敞各降一官,坐為成都府路都監所轄兵謀欲行劫而不覺察故也。

  御史張商英言:「近日典掌誥命,多不得其人,如陳繹、王益柔、許將皆今之所謂辭臣也【四】。然繹之文如□段逐驥,筋力雖勞而不成步驟;益柔之文如野嫗織機,雖能成幅而終非錦繡;將之文如稚子吹塤,終日喑嗚而不合律呂。此三人者,恐不足以發揮帝憲,號令四海。乞精擇名臣,俾司詔命。」不報。

  先是,上謂王安石曰:「直舍人院文字如許將,殊不佳。」安石曰:「將非但文字不過人,判銓亦多生缙不曉事,為選人傳笑。臣怪陛下拔令直舍人院,不知何意。」上曰:「止為將狀元及第。」安石曰:「陛下初未嘗以科名用人,何獨於將如此?」安石又曰:「制誥誠難其人,然於政事亦非急切。」上曰:「說事理不明,不快人意,要當審擇。」又問:「起居注見闕,何人可修?」安石曰:「呂惠卿喪欲除。」上曰:「惠卿最先宣力。」安石曰:「非為其宣力,如此人自當擢用。」上曰:「惠卿勝曾布。」此段見日錄七月二十七日,今附見。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