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三十三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五年五月盡其月 ARTX.CN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三十三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五年(壬子,1072)

  全  文

  五月庚辰朔,御文德殿視朝。

  命供備庫副使陳珪管勾作坊,造斬馬刀。初,上匣刀樣以示蔡挺,刀刃長三尺餘,鐔長尺餘,首為大環,挺言:「制作精巧,便於操擊,實戰陣之利器也。」遂命內臣領工置局,造數萬,分賜邊臣。斬馬刀局蓋始此。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并五月十七日可考。ARTX.CN

  召東作坊使、廣南西路安撫、都監兼知欽州石鑑赴闕,將議經制南、北江也。召石鑑據御集。經制南、北江在此年閏七月,其月二十一日以鑑為湖北鈐轄,今先見於此。又恐初召鑑時非為南、北江,會劉策死,因令鑑代策耳。閏七月六日日錄:石鑑【一】,邕州人,知□丁次第。

  辛巳,詔以古渭寨為通遠軍,以王韶兼知軍。古渭,唐渭州也,自至德中陷於吐蕃,至皇祐中始得其地,因建為寨,上將恢復河隴,故命建軍,為開拓之漸。先是,上嘗言古渭可建軍,王安石曰:「蕃人但見貴種則已悅慕附從,若說以中國威靈而懷之以道,何憂不集?近羌夷盡來古渭決曲直,既盡來則易成臨長之勢,臨長勢成則化為內地不難矣。」上乃遣劉宗傑往與韶及高遵裕議之而降是詔。上因論郭逵、韓絳議小城寨不可併云:我費人,彼亦費人,併則我省人,在我之利害等爾。安石曰:秦與六國並時,秦併小邑為大城而秦終以強,蓋如孝公者有謀略,能完其氣勢。苟有入吾地者,雖小獲利,吾能報之以大害,故雖無小城寨而敵不敢犯也。苟不能如秦有謀略,則不免多置小城寨矣。郭逵、韓絳議見二月五日,於古渭無與也,朱史強附見,今不取。是月二十四日癸卯,王中正乃往秦鳳緣邊司,更詳之。四年十二月四日,劉宗傑代呂大忠立秦鳳封溝。

  上批付中書:「近不往【二】據雄州繳奏,北界涿州來牒理會白溝【三】增修館舍及添駐兵甲事,未知因依虛實,可令緣邊安撫司勾當公事李舜舉、提點刑獄孔嗣宗密切仔細體量,詣實事狀,速具聞奏,仍各實封劄與。」此據御集。舜舉代李憲勾當,見御集五年四月一日。

  樞密院上開封府界諸縣教閱法,令有五指揮處日輪一指揮赴都教場,都監、監押臨視。無都教場,即就本營日一教,事藝疏者日兩教。應輪當赴教,指揮內守衣甲、巡倉之類,亦差人抵替。子□方一丈,射帖方二尺五寸,距所射五十步。弓以九斗、八斗、七斗為三等,弩以二石七斗、二石四斗、二石一斗為三等,槍刀手亦以事藝之高下分三等。遇旬休、節假、請衣糧草日及為雨雪沾溼,并許權住教。餘分四日,初射等第弓弩,次射親,次打陣,次射,周而復始。提舉官所至縣,因教閱日並以酒食犒軍員如春秋大校,其弓弩手射親并床子弩砲手並支銀楪。在京及京東、西教閱準此。詔從之。其開封府界仍差官提舉。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初教閱;今年五月七日,議番上。

  詔修金明池橋木止用常材。先是,發運司調橋木,悉取嘉樹幾千計,而上以游燕不急之用,懼勞遠民故也。

  詔:「宗室非袒免親許應舉者,試策三道,論一道,或大經議十道【四】。初試黜其不成文理者,餘令覆試。所取以五分為限,人數雖多,不得過五十人。累覆試不中,年長者當議量材錄用。」新紀書云宗室非袒免親應舉法,舊紀無此。

  癸未,內藏庫副使、知儀州郭固同編修經武要略。

  詔密州觀察使向傳範【五】所占陝府等兵級二十八人可罷歸,以剩員八十人代之。先是,上患近臣、戚里多冗占吏卒,命提舉司勾當公事錢昌武磨勘減放,而傳範輒抗章請留,上曰:「朝廷立法,當自近戚始,奈何以傳範撓吾法?」故有是詔。

  又詔塞決河,逃卒許首身與免罪,死者人給本家三千。京東夫及本路續發急夫適妨農時,及京東夫以道遠,並免戶下支移、折變一年。部夫官以工料不及被劾者,案上取旨。京東部夫官任滿注家便官。以上批「黃河大役,今已休工,宜有□恩及勤事者」故也。

  又詔增中書審官東、西、三班院,吏部流內銓、南曹,開封府吏祿,其受賕者以倉法論。上曰:「中書吏俸已厚,恐堂後官已不受賕矣。」王安石曰:「中書下等吏人亦多是近上吏人子弟,恐未免受賕也。今欲清諸司,即宜自中書始。今所添錢,除用坊場稅錢外,合支三司錢二萬六千緡,然坊場錢方增未已,亦恐所支不盡三司此數。若行此法,即自中書至諸司皆不受賕,亦足觀示四方聖政之美也。前人稱孔子為政,亦以賓至不求有司為善。」上曰:「然。」朱史移此段附三年八月癸未,蓋失先後之序,今移。日錄仍見本日。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