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二十一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来自:中华古籍全录 [http://guji.artx.cn/]
字体: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四年三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二十一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四年(辛亥,1071)

  全  文

  三月丙戌朔,上批:「聞太原府有鄉村婦人數千,叫號入府門,納農器,未知虛實。其調發荒堆夫速放散。令河東緣邊安撫司體問其事。」安撫司言,無之。

  又詔陝西轉運使修囉兀城等堡寨,其見科買物並權罷。guji.artx.cn

  丁亥,判大名府韓琦言:「懷州災傷最甚,自春下戶闕食。近申轉運司貸以米粟,已下諸縣支給,而提舉常平倉司指揮罷給,止令轉運司以省倉米賑貸。」上批:「方今河北有災傷甚處,省倉歲計有限,必不能多賑給,常平、廣惠倉斛斗須相兼支借。令河北轉運、提點刑獄、提舉司覺察,州縣無得阻抑,人戶不盡支散,致逃移失所。」

  夔州路轉運司孫構、張詵言:「杜安行等奏討平夷賊,斥地七百里,獲鎧甲器仗三百,糧六百餘石,見安集夷戶佃蒔,起輸租賦。」詔遣著作佐郎章惇乘驛同轉運司制置以聞。

  又詔:「夷賊梁承秀、李光吉雖已授首,尚有王笃未獲。可令轉運司速選人擒捕,及諭使歸首。」六年二月末御批可考。

  中書欲支章惇見任料錢、添支并給驛券。上批:「惇已請添支,又請驛券,恐礙條貫,檢嘉祐以來至近歲例呈。」馮京言:「近方有此例。」王安石曰:「嘉祐、治平已有例,且陛下患人材難得,今無能之人享祿賜而安逸,有能者乃見選用,奔走勞費,而與無能者所享同,則人孰肯勸而為能?如惇以才選,令遠使極邊,豈可惜一驛券?縱有條貫,中書如臣者,亦當以道揆事,佐陛下以予奪馭髃臣,不當守法,況有近例。」上曰:「有例須支與,兼其所得不過數百錢,不為多也。」四月二日丁亥,罷惇行。

  先是,李承之薦惇於安石,安石曰:「聞惇極無行。」承之曰:「某所薦者才也,顧惇才可用耳,素行何累焉?公試與語,自當愛之。」安石見惇,惇素辯,又善迎合,安石大喜,恨得之晚。此據邵伯溫見聞錄,或移入四月丁亥。

  免河東運糧草入西界;義勇、強壯、捉生戶今年兩稅支移、折變,仍免一料和糴支移。義勇凡一萬五千人,其逃亡者五千餘人並放罪,令復業,及權倚閣隨軍係役人未納殘稅,從轉運使韓鐸奏也。

  權發遣延州趙焑言,西賊犯撫寧,新築堡不守,將士千餘人皆陷沒。上閱奏閔然,曰:「近遣人至囉兀城探視來,見所築堡殊不堅完,但一土牆圍爾,固已憂之,今果亡千人。邊城舉動,後宜深戒也。」

  先是,焑奏:「二月甲戌,賊圍撫寧,折繼世、高永能等重兵駐細浮圖,去撫寧咫尺,囉兀城兵勢尚完。种諤在綏德城節制諸軍,若令永能等會囉兀城兵,與撫寧相應,賊必奔潰。聞諤茫然失措,欲作書召燕達,戰悸不能下筆,顧轉運判官李南公等涕泗不已,乃追折繼世兵回,方議戰守,賊已得志而歸。前此,臣數與韓絳言諤、繼世皆不可用,恐貽朝廷憂,而絳不聽也。」達時為鄜延路都監。永能,文岯從孫。始,諤以兵六千屬永能,先驅入銀川囉兀城,五戰皆克。新、舊紀於丙戌日並書夏人陷撫寧堡。

  戊子,上巳假,上召二府對資政殿,出陝西轉運使奏慶州軍亂示之,上深以用兵為憂。文彥博曰:「朝廷施為,務合人心,以靜重為先。凡事當兼采眾論,不宜有所偏聽。陛下即位以來,勵精求治,而人情未安,蓋更張之過也。祖宗以來法制,未必皆不可行,但有廢墜不舉之處耳。」上曰:「三代聖王之法,固亦有弊,國家承平百年,安得不小有更張?」王安石曰:「朝廷但求民害者去之,有何不可?萬事頹墮如西晉之風,茲益亂也。」□充曰:「朝廷舉事,每欲便民,而州縣奉行之吏多不能體陛下意,或成勞擾。至於救敝,亦宜以漸。」上頷之。

  彥博又言行交子不便。上曰:「行交子誠非得已,若素有法制,財用既足,則自不須此。今未能然,是以急難不能無有不得已之事。」馮京曰:「府界既淤田,又修差役,作保甲,人極勞敝。」上曰:「淤田於百姓有何患苦?比令內臣拔麥苗,觀其如何,乃取得淤田土,視之如細民□日然。見一寺僧言舊有田不可種,去歲以淤田故遂得麥。兼詢訪□□馽近百姓,亦皆以免役為喜。蓋雖令出錢,而復其身役,無追呼刑責之虞,人自情願故也。」彥博曰:「保甲用五家為保猶之可也。今乃五百家為一大保,則其勞擾可知。」上曰:「百姓豈能知事之曲折,知計身事而已。但有實害及之則怨,有實利及之則喜。雖五百人為大保,於百姓有何實害而以為勞擾乎?」安石曰:「交子事誠如陛下言,行之非得已。然陛下宜深思,財用不足,人材未有足賴者,於邊事姑務靜重而已。若能靜重以待邊事,則夷狄未能為患,於是可以修內政;內政已成,人材足用,財力富強,則為之無不可者。」 …

  登录会员查看全文。